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视死如归魏君子 > 第140章 魏·大儒·君

第140章 魏·大儒·君(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戒看书」地址:www.8jks.com  视死如归魏君子更新最快!

第140章魏·大儒·君【为“柏墨清皓”的万赏加更、2000均订加更】

一个曲折离奇的身世。

母亲从小死亡,当然,也有可能神秘失踪。

因为修炼天赋差,被身边的人称之为废物。

长大之后,被身份高贵的圣女未婚妻退婚。

母亲给他留下的戒指里有一个残魂老爷爷。

修炼的功法普通人根本无法修炼。

有高人特意为他洗精伐髓改变他的资质。

当这些客观条件都集齐在一个人身上之后,魏君直接好家伙。

这厮不会是天定的未来皇者吧?

有些生灵确实生来就气运加身,这点魏君是知道的,也见过很多。

但凡所有取得伟大成就的生灵,基本都是三分努力,三分实力,四分气运。

即便是天帝都一样。

要不是天帝运气好,早就该死在道祖手中了。

道祖也是如此。

道祖也是从弱小中崛起的。

气运这种东西看似虚无飘渺,却真的能够决定很多东西。

大皇子的气运,在魏君看来就很强大。

配合他的身世,他还真的有可能完成种族融合的伟业。

当然,这些只是魏君的想法。

大皇子并不知道魏君在想什么,也听不懂魏君的话,很疑惑的问道:“魏大人,什么齐活了?”

“你距离成为一个劫运之子的主角,所需要达成的条件基本齐活了。”魏君道。

千年一个大劫大皇子是知道的,听到魏君这样说,他急忙否认道:“魏大人不要捧杀我,我文不及二弟,武不及明珠,肯定当不了劫运之子的主角。”

“你文有没有二皇子厉害我不知道,武绝对比明珠公主厉害。”魏君幽幽道:“也就是还比陆元昊差点,不然你未来的成就会更大。”

“魏大人,你在说我?”

陆元昊凭空冒了出来。

魏君都吓了一跳。

大皇子只宴请了他和白倾心,并没有请陆元昊。

所以魏君也没发现陆元昊跟着来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魏君问道。

陆元昊看了大皇子一眼,然后道:“我是你的护卫啊,你去哪我就去哪。”

“大皇子宴请,不会有危险的。”魏君想把这个小胖子赶走。

万一真的有危险呢?

上次去任天行那儿,魏君也以为肯定不会有危险。

结果狐王突然冒出来要杀他。

结果全都被陆元昊给毁了。

同样的错误,魏君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

以大皇子的实力,还真的有能力杀掉他。

白倾心是个聪明人,她应该也不会阻止的,毕竟她隐约猜到了自己想死的事情。

但是有陆元昊在,他就很难死。

所以魏君完全不希望陆元昊跟着他一起。

不过魏君不希望,大皇子却主动开口了:“这位就是陆元昊陆大人?”

大皇子的神情中带着诧异和探究,很显然,对于陆元昊他慕名已久。

但对于陆元昊现在的盛名和地位,他都有些疑惑。

“既然来了,都是朋友,陆大人一道里面请吧。”大皇子道:“之前我在皇宫也和陆大人见过两面,但都是点头之交,还真没有发现陆大人竟然如此的深藏不露。待会酒足饭饱,本宫想领教一下陆大人的高招。”

他有些技痒。

狐王说他在年轻一代当中实力仅次于陆元昊。

魏君刚才也说他的实力只比陆元昊差。

大皇子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有自己骄傲的。

他很想看看,昔日的那个监察司之耻到底有多强。

当年他可是一点都没看出来陆元昊隐藏的这么深。

魏君听到大皇子这样说,幽幽一叹:“又是一个不信邪的人啊。”

大皇子和陆元昊其实走的不是一个路子,不过气运显然都很爆表。

论实力,现在的大皇子还没有陆元昊强。

魏君不觉得大皇子能打的过陆元昊。

气运这玩意也不是恒定不变的,当你一直输的时候,天命就不会再眷顾你。

陆元昊已经靠实力坑了那么多人,魏君真的不觉得大皇子和陆元昊放对能讨的了什么好处。

但大皇子不信这个邪。

他也没有办法。

陆元昊不知道魏君对他这么有信心,他完全不想跟大皇子打,所以他对大皇子道:“殿下,我们两个都是废物,废物何苦为难废物呢?”

大皇子:“……”

你tm骂自己就骂自己,把我捎上做什么?

就很气。

但还得面带微笑。

白倾心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然后站出来打了个圆场:“好了,陆大人,既然大皇子诚心邀请,我们就一起进去吧。你们都是天纵奇才,肯定有很多共同话题。”

陆元昊摇头道:“干爹之前刚说过我,说我就是个废物,根本没长脑子,比同龄人差远了。”

陆总管表示陆元昊在放屁。

他确实说过陆元昊没脑子,但是那是拿陆元昊和任瑶瑶比的。

而且比较的是智商。

他可从来没说过陆元昊没实力。

这全都是陆元昊自己脑补出来的。

陆总管也很无奈。

大皇子就更无奈了。

陆元昊说自己是个废物没关系,他也不关心。

但是陆元昊把自己和他绑定在一起,他就高兴不起来了。

轻咳了一声,大皇子决定放弃和陆元昊交流,对魏君和白倾心道:“魏大人,白大人,里面请。”

一刻钟后。

大皇子坐在主位,主动举杯:“魏大人,白大人,我敬你们一杯。”

陆元昊很自觉的没有跟着一起举杯,而是忙着吃菜。

大皇子的厨子是从西海岸带回来的,做的也都是边关那边的菜肴,和京城中的菜系很不一样。

陆元昊很少出京,甚至很少出宫,所以吃这种菜系的时候并不多,现在饭菜比大皇子更吸引他。

魏君他们也没管陆元昊。

今天大皇子本来宴请的也是魏君和白倾心。

大皇子继续道:“两位,我再敬你们一杯。二位应该都清楚,你们虽然是无意,却帮了我的大忙。”

魏君和白倾心自然明白大皇子的意思。

魏君提醒道:“大皇子,你别误会,我和白大人只是出于公心,并没有站队某位皇子的意思。”

大皇子洒然一笑:“本宫清楚,魏大人和白大人都是纯臣,你们不会做那种投资押注皇子的事情,你们只想做实事。”

魏君闻言也笑了,和大皇子碰了碰杯:“大皇子是个明白人,和明白人说话就是省事。”

“两位大人虽是出于公心,却实实在在的帮了我的大忙,此恩我不能不谢。”

大皇子亲自为魏君和白倾心斟酒,然后碰杯的时候主动把杯子下放,以示自己的诚意。

这姿态确实低,平易近人的有点过头了。

白倾心传音给魏君道:“魏君,大皇子这人,不是至真就是至伪,礼贤下士这一套玩的太溜了。”

“他玩他的,我们做我们的。”

魏君保持淡定。

无论大皇子怎么做,他都没什么兴趣参与夺嫡之争。

魏君的态度是很明确的。

夺什么嫡?

要么君主立宪,要么直接走向共和。

夺嫡?

小了,格局小了。

“魏大人,本宫今日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大皇子道。

魏君和白倾心对视了一眼。

来了。

肉戏来了。

魏君没有配合大皇子的表演,直接道:“既然是不情之请,那就不要说了。”

大皇子:“……”

你这不按套路出牌啊。

魏君看到大皇子憋着话说不出来的样子感觉有些好笑,淡定道:“大皇子,你有话就直接说。那些说自己有不情之请,或者说自己有些话当讲不当讲的,最后还都是讲了出来。既然如此,废话那么多做什么?”

大皇子感慨道:“不愧是魏大人,简单明快,一语中的,本宫受教了。”

魏君:“……”

这也能拍马屁?

大皇子不知道魏君此刻内心正在吐槽他,他拍了拍手,然后对魏君道:“魏大人,本宫得知你和瑶瑶中间有些误会。本宫想做一个中间人,帮你和瑶瑶化解嫌隙。”

大皇子话音落下,任瑶瑶也已经出现在了宴会厅。

魏君看了一眼一身华服的任瑶瑶,倒是并没有太诧异。

他和白倾心已经查到了大皇子的身份,那大皇子和任瑶瑶应该是表兄妹的关系。

有这种关系在,大皇子为任瑶瑶出面很正常。

任瑶瑶主动向魏君拱手道:“魏大人,上次的事情是我草率了,希望魏大人能原谅我的冒失,我先自罚三杯。”

不等魏君回话,任瑶瑶就先喝了三杯酒。

魏君开了天眼,分明发现任瑶瑶在喝酒的时候,背后的三只狐狸尾巴在欢快的上下摇动。

魏君无语道:“什么自罚三杯,你就是纯想喝酒。”

“呀,你怎么知道的?”任瑶瑶脱口而出,随后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是,我是说魏大人你误会我了。”

魏君:“……”

做戏都不会做全套。

还好,任瑶瑶虽然也不是纯粹的纨绔,但是现在看来脑子不太好用的样子。

这样她应该就不会太坑到自己了。

魏君松了一口气。

他喜欢和比较蠢的四大纨绔打交道。

任瑶瑶这个蠢萌蠢萌的样子,就很符合他的要求。

“坐吧。”魏君道:“反正你也没对我造成什么影响,既然没发生什么事情,那就不必放在心上。”

魏君连想杀他的狐王都不恨,自然更加不会记恨任瑶瑶。

再说了,无论如何也是任瑶瑶为他引来的危机。

魏君还指望任瑶瑶继续害他呢,怎么会记恨她?

魏君只希望任瑶瑶再接再厉,给他带来更大的麻烦。

当然,这种想法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见魏君如此大气,任瑶瑶有些感动。

大皇子也是。

“魏大人,你是我见过最大气而且也最善良的人。”任瑶瑶道。

魏君:“???怎么还和善良扯上关系了?”

“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但是并不因为我的身世就贬低我,态度一如从前。这世上能够像魏大人这样表里如一而且从一而终的人从来都很少,这当然是善良。”任瑶瑶认真道。

大皇子点了点头,道:“魏大人,不瞒你说,过去这些年我一直在想,假如有一天我的身世会曝光,那世人会用怎样的眼神看我?我想绝对不会有太多人和从前一样。”

魏君摆了摆手:“上一代人的事情,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出身又不是你们可以选择的。”

这是魏君的心里话,他没有在做戏。

这件事情最后要怪也只能怪狐王。

肯定怪不到这群妖二代头上。

大皇子感慨道:“真希望这世间所有的人都能像魏大人这样明事理。”

“这个是不可能的。”魏君有一说一:“别指望所有人都客观,你们的身世曝光之后,肯定还是会有很多人拿着异样的眼光看你们。”

“本宫知道,不过还是要谢谢魏大人帮我们。如果没有魏大人,等我们的身世曝光之后,这种情况会更恶劣。”大皇子道。

大皇子有心交好魏君和白倾心,姿态放的很低。

任瑶瑶也并没有传闻中的那么纨绔,所以这顿饭气氛极好。

一群人宾主尽欢,酒足饭饱,大皇子看了瘫在椅子上正揉着自己小肚子的陆元昊一眼,眼皮就是一跳。

这个小胖子怎么看都着实不像是什么超级高手。

他虽然不怀疑狐王的判断,但狐王说陆元昊是乾帝暗中培养的杀手锏,他还是想试试陆元昊的实力。

“陆大人,我们去演武场过过手吧。”大皇子道:“就当饭后的消食运动。”

陆元昊表示拒绝:“我肯定不是殿下的对手,还是算了吧。”

“陆大人这是看不起本宫?”大皇子皱眉道。

陆元昊一脸无辜:“我明明说的是我不是殿下的对手,殿下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颠倒黑白有点过分了吧?”

陆元昊虽然怂,但也是有脾气的。

大皇子也不能指鹿为马啊。

大皇子看着这个一脸无辜的小胖子,手更痒了。

“少废话,我们演武场上见真招。”大皇子率先向演武场走去。

陆元昊看向魏君。

魏君耸了耸肩:“你自己看着办就是了,他不是你的对手。”

“啊?大皇子连我都打不过?”陆元昊惊了:“果然是废物啊,昔年我被称为监察司之耻,大皇子被称为皇室之耻,我们俩果然半斤八两。”

前面带路的大皇子一个趔趄,差点栽倒。

怒气值蓄力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真没有底牌了 莫求仙缘 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 阴曹地府:活人只有我自己 大唐不良人 从逍遥派开始签到 我的识宝系统 末世从全球副本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