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何日请长缨 > 第一章 临危受命

第一章 临危受命(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戒看书」地址:www.8jks.com  何日请长缨更新最快!

1994年秋。

京城三里河,机械部二局。

“全国的机床行业,已经连续五年大面积亏损,今年上半年的形势更加严峻。咱们机床行业的十八罗汉厂,一半严重亏损,余下的情况也不太好,有些企业靠重点项目订货维持,也仅仅是达到了盈亏大致平衡而已,如果国家订货减少,这些企业会马上转入亏损。生产‘长缨牌’机床的临河第一机床厂过去两年的产值不到从前的一半,现在光是欠银行的贷款就有4000多万。在这个节骨眼上,临一机的领导班子又曝出了集体贪腐的事情,被全部拿下。对于这个情况,老周,你有什么看法?”

局长谢天成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语气低沉地问道。

坐在谢天成对面的,是二局机电处的处长周衡。他今年54岁,是全局资历最深、年龄最老的处长。谢天成刚到二局工作的时候,周衡就在机电处当副处长,谢天成只是他手下的一个小科员。如今,谢天成已经当上了局长,周衡却只提了半格,当上了机电处的处长。

周衡难以得到提拔的原因,在二局里有不同的说法。有人说是因为他过于讲究原则,得罪过不少人;有人说是因为他淡泊名利,每次晋升的机会都不去争取;当然还有一些更阴谋论的,就不足为道了。不过,不管是谁,都不认为周衡得不到提拔的原因是他的能力不够,事实上,局领导乃至一些部领导都曾表示过,周衡是个非常有能力的干部,头脑清楚,对分管的行业情况了如指掌,尤其是在机床行业里,简直堪称是一部“活字典”。

周衡对于自己的职务问题也的确毫不在意,看着一个个比自己资历浅得多的干部被提拔上去,成为自己的上级,他没有任何怨言,依然兢兢业业、乐乐呵呵地管着他的一亩三分地。用他自己的话说,当个处长多省心啊,只要埋头干活就行了,天塌下来有局长顶着,自己用不着去琢磨各种麻烦事,这样的工作有什么不好的?

此刻的周衡,还没意识到自己所追求的逍遥日子已经走到尽头了。听到谢天成向他询问,他只是照着自己知道的情况回答道:“临一机领导班子的事情,是他们咎由自取。其实,早在两年前,我就已经向局里反映过他们的问题,只是……”

“局里对于你反映的问题是非常重视的。”谢天成赶紧接过话头,解释说:“只是涉及到这样大一家企业的整个领导班子的问题,局里不能不特别谨慎。这一次,组织上能够查出临一机班子的严重问题,也是和你的反映有关系的。”

周衡不吭声了,谢天成说的也没错。两年前他向局党组反映临一机的问题,也只是从一些印象出发,并没有什么实锤,局里自然不能随便大动干戈。

谢天成岔开这个小插曲,接着前面自己的话,说道:“局党组认为,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马上重建临一机的领导班子,恢复生产,尽快实现扭亏。临一机的总工程师,局党组打算调机械设计院的老秦去担任。”

“秦仲年?”周衡问。

“对,就是他。”谢天成说。

周衡点点头:“他水平非常高,当临一机的总工没问题。”

“总经济师,由部里计财司的宁素云担任。”

“小宁可是远近闻名的铁算盘,让她去当总经济师,是个不错的安排。”周衡笑道。

“副厂长的人选,现在也已经有考虑了,就差个掌舵的人。局党组的意思,打算任命一位有经验、有担当的同志到临一机去,厂长和书记一肩挑,把全部责任担负起来。”谢天成说。

“有经验、有担当,让我想想看,有谁比较合适……”周衡沉吟起来。他想,谢天成跟他谈这个问题,自然是希望他能够给局党组推荐几个合适的人选,以方便领导考察。他对全国的机电行业都颇为了解,认识的人也非常多,要说符合“有经验、有担当”这六个字的,在行业内也有不少,但这些人现在也都在重要的岗位上,管着一方水土,不是轻易能够抽调出来的。

谢天成看着周衡苦思冥想的样子,笑着提示道:“老周,你糊涂了,这样的人,我身边就有一位啊。”

“你身边?你是说小吴?”周衡试探着问道。他说的小吴,是指谢天成的秘书吴均,因为只有他才符合“身边”这个界定。吴均的能力倒是不错,人也很机灵,但实在是有点年轻,够不上“有经验”这个要求。

谢天成哈哈大笑,用手指着周衡说:“老周,你现在不就在我身边吗?”

“我?”周衡一愕,他万万没有想到,局领导的考虑居然是让他去担任临一机的厂长兼书记,这实在是一个他觉得不可能出现的选项。

“临一机的级别是正局吧,我的级别也不够吧?”周衡首先想到的是这个问题。

中国的国有企业也是有级别的,临河第一机床厂是机械部直属企业,厂长是正局级,与谢天成是平级。要严格地算起来,二局并不能算是临一机的上级领导,而只是受机械部的委托对临一机行使领导权而已。

不过,企业的级别与机关里的级别又有所差异,机关干部调到企业工作,提升半级是惯例,反之,企业干部调到机关工作,就要降半级使用。周衡是个处级干部,如果调到临一机是当个副厂长,是没问题的,直接一步担任厂长,就属于越级提拔了,所以周衡会有此一问。

谢天成摇摇头,说:“这个不重要,现在搞市场经济,企业迟早是要取消行政级别的。很多部委的企业现在都已经直接下放给地方了。比如说岳亭矿山机械厂,原来是冶金部的企业,副部级,现在下放给岳亭市,岳亭市经委才正处级,你说岳矿机现在是什么级别?”

“倒也是。”周衡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90年代初,中央提出搞市场经济,很多原来的管理模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航天部变成了航天总公司,纺织部成了行业总会,许多原来部委里的企业都被下放到地方去,原来的行政级别肯定是无法维持下去的。临一机原来是正局级不假,但如果持续亏损,最终也可能被下放给其所在的东叶省临河市。临河市自己也就是局级,临一机还想摆原来局级单位的谱?

“可是,为什么是派我去呢?”周衡甩开级别的问题,转而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局长,你是知道的,我能力不足,年龄也这么大了,局党组把这样一个大厂交给我,不怕我把事情搞砸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征战乐园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 天启预报 美女总裁的极品高手 恋战新梦 餮仙传人在都市 苍穹九变(邪帝传人在都市) 神话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