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越南1954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尊重

第二百一十七章 尊重(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戒看书」地址:www.8jks.com  越南1954更新最快!

出于政治考虑,兰斯代尔和李察逊不想给外界留下美国政府干涉越南内政的印象,所以刚结束的“反间谍行动”,名义上是越南内政部和国防部的联合行动,行动中所抓获的北越分子,自然要关押在内政部警察系统的监狱。±,

只有北越公安部副部长阮文才等大鱼,才有资格被关进中情局“黑牢”。

范春安同样属于“大鱼”,暂时羁押在远离政治漩涡的富国岛,而没及时押解去西贡,主要有两个原因和一个考虑。

第一个原因与兰斯代尔有关,他之所以能够获得陈金宣信任,成功渗透进秘密警察系统,完全得益于兰斯代尔的帮助,甚至帮他争取“亚洲基金”奖学金,送他去美国留学。如果在西贡处理,如果这些事搞得沸沸扬扬,必然会影响到兰斯代尔形象,甚至会成为一个大笑柄。

二是他在中央邮政局干新闻检查员、在参谋部心战局工作、在美国留学,以及之前在越南通讯社以记者身份收集情报期间,认识许多国外媒体记者,交了许多“无冕之王”朋友,那些人会对他持同情态度,甚至会利于舆论施压,给他提供帮助。

再就是出于“交换”考虑。

美国总统肯尼迪尽管对军事介入一直持谨慎态度,但鉴于南越越来越恶化的局势,提出了“特种战”这一概念,派遣“绿色贝雷帽”进入越南,多次赤膊上阵,对南解游击队采取军事行动。行动中有两名战斗人员和一名军事顾问沦为战俘。

用阮文才换显然有些得不偿失。西贡方面也不一定会同意。而用范春安夫妇交换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富国岛特区警察局和检察官办公室,在管委会主席武安东授意下强势介入,声称对在特区落网的北越分子拥有无可争议的司法管辖权,一下子打乱兰斯代尔和李察逊的计划,二人不得不飞抵富国岛,寻求“工投系”的配合。

李大老板正在收拾行李,准备明天率团出访。

三个大行李箱放在客厅里,西服准备了五六套。董事长夫人忙得团团转,几个秘书在花园里同另外几个助理商量日常,一看就知道他要出远门。

兰斯代尔对李家太熟悉了,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从陈妈手中接过咖啡,翘起二郎腿笑道:“李,如果你稍晚点走,或许我们可以同机。”

李为民一边示意妻子带天天出去玩,一边似笑非笑地说:“上校,您刚来没几天。这么快就走,琰总统肯定会很失望。”

兰斯代尔耸了耸肩。一脸遗憾地说:“昨天在嘉隆宫谈了两个多小时,他比之前更固执,不愿意在任何问题上作出哪怕一点妥协。作为共同的朋友,相信你深有同感。”

作为美国驻越南的几位主要官员,李察逊对眼前这位年轻的越南政要兼商界领袖并不熟悉,相互之间几乎没打过交道。

事实上不仅李察逊这个中情局西贡站长,连大使和军援司令部头头都很难见到他。在几乎所有驻越官员心目中,他是与吴廷琰拥有同等政治地位的人物,所打交道的对象全是华盛顿那些高官,而不是他们这些“小喽啰”。

针不进,水泼不进,遇到什么事就把msu推出当挡箭牌。

正因为如此,使馆和军援司令部对“工投系”印象并不好,认为“工投系”太傲慢,对待他们这些官员没体现出应有的尊重。

然而,官大一级压死人。

人家是可以与白宫、国务-院、五角大楼及国会山直接对话的,不管前任副总统尼克松,还是现任副总统林登-约翰逊访问越南,都把工投公司头顿总部或富国岛作为第二站,都要会见眼前这位董事长或陈世国。

李察逊很直接地认为,武安东这么干是眼前这位对中情局不把“平小组”移交给他们的不满,直言不讳地说:“董事长先生,为了一举捣毁北越在南方的地下组织,在一些问题上我们必须持谨慎态度,事实证明之前的保密措施是非常有必要的。”

桂青山“借刀杀人”,给北越劳动党南方局沉重一击,并像割韭菜一般,顺便把这两年缓过气来的堤岸“华-运”又清理了一遍。

祸水东引,可以想象北越接下来会对美国驻越机构和参与行动的南越部门展开什么样的报复行动。

尽管心里偷着乐,但李为民仍一脸不快地提醒道:“站长先生,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贵方刚刚结束的反间谍行动中,‘平小组’发挥了重要作用。而‘平小组’是在我们支持下成立,在我们授意下打入北越地下组织,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换言之,他们是我们的人,应该为我们服务。”

必须承认,中情局西贡站在这一问题上确实扮演了不光彩的抢功角色。

兰斯代尔连忙道:“李,关于‘平小组’的归属,我已经跟江说得很清楚。虽然事先没跟你通报,没与第四战术区司令部共享情报,但我们履行了我们应该履行的所有义务,比如同时铲除堤岸华人区和富国岛特区的越g及‘华-运’地下组织。”

他们不是不想共享,而是不能共享。

昨天晚上,桂青山最终证实伏击建和省长阮玉草,纯属中情局采取的单方面行动。嫁祸给南解游击队,吴廷琰自始至终被蒙在鼓里,这种事怎么能泄露出去。要不是“平小组”极具利用价值,恐怕杀人灭口的事他们都干得出。

李为民不想跟他们绕圈子,放下杯子道:“二位,关于范春安等间谍,特区司法部门态度明确。特区警察局已正式立案,对这些在特区进行非法活动。危害国家及特区安全的嫌疑人展开全面调查。

如果一切属实。如果证据确凿。特区检察官办公室将依法起诉,而东阳地区刑事法院也将全权受理。如嫌犯对判决不满,亦可委托律师将该案上诉到特区法院。我咨询过法律专家,根据现有法律,特区官作出的判决将会是终审判决。

虽然越南远称不上一个法治国家,但在各工业村尤其富国岛特区,法律是至高无上的。我可以保证他们会受到公正审判,在接受调查和被羁押期间会受到公正对待。”

从吴廷琰上任总理到现在。未经审判就被处死的北越劳动党分子数以万计,跟北越间谍律,开什么玩笑?

兰斯代尔被搞得啼笑皆非,可老朋友的所作所为又非常符合“主流价值观”。其它不说,光富国岛率先推行的政治改革,就赢得华盛顿一片赞誉。

成立特区议会、民选特区议员,设立独立于特区管委会和特区议会之外的两级法院,由特区议会选出的特区管委会主席提名法官,被提名的法官人选再经议会通过,据说刑事法院在审理刑事案件时还组织大陪审团。整个一美国司法体系的翻版。

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谈法律。根本谈不到一块去啊!

兰斯代尔头疼不已,干脆直言相告道:“李,其他人可以交给司法部门,范春安不行,因为我需要用他交换战俘。”

“交换战俘?”

“一个中士,一个二等兵,一个陆军中尉,他们的亲人在等他们回家。”

李察逊不失时机补充道:“国务-院和五角大楼给了我们足够权限,使馆和军援司令部会密切配合。董事长先生,涉及到三个美国公民的安全,您不想让这点小事惊呆华盛顿吧?”

李为民紧盯着他双眼,冷冷地问:“站长先生,从施行战略村计划到现在,至少有500名国-军军官和士兵被俘。光第5步兵师,就有30多名小伙子落入南解游击队之手,难道他们的安全不重要,他们的亲人就不担心他们的安危?”

国-军有多少人被俘他才不会关心,第5步兵师就不一样了,那些全是他最忠实的支持者。

兰斯代尔权衡了一番,提议道:“李,你范春安交给我,我可以把第5步兵师那30多个战俘纳入谈判范围。当然,这件事需要保密,不能让西贡方面知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剑动山河 冥婚中介所 神级护卫 重生之最强高手 神魔天尊 我在阴间有个约会 祸水红颜 穿越火线之AK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