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我的机械章鱼 > 第二八二章 全军覆没,恐怖的毒液(2/2,求订阅~)

第二八二章 全军覆没,恐怖的毒液(2/2,求订阅~)(1 / 1)

“#¥%……甘奈将军嘴巴里面骂出了几句韩潇听不懂的话,然后拔出腰间的手枪,“砰砰砰”地朝着韩潇连开几枪。韩潇身前触手微微抵挡,所有的子弹都被挡了下来,嘿嘿轻笑一声:“不管你记不记得,反正你记住,老子今天来找你,就是来找你报仇的。话落,韩潇控制着章鱼触手用力一挥,直接把甘奈将军砸死到了地面上。甘奈将军一死,那些正准备从周围汇聚过来营救的士兵们都开始开枪。韩潇触手向着前方一扫,瞬息之间就杀掉了十几个人,两辆坦克掉转了炮口,瞄准着韩潇,一边移动着一边开炮。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韩潇微微眯眼,让了开来,紧接着便看到他原先站立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个大坑,周围的树木燃烧起了火焰。呵呵……”扫了一眼后方的诸多运兵车,还有排在运兵车两侧的装甲车、坦克什么,头上传来“嗡嗡”的声音,还有两架武装直升机在树丛中找寻起了韩潇的所在。拼一拼,虽然能杀得了他们……只不过,章鱼君的触手又要遭罪了,而且万一被打中了怎么办?不值当啊……只要这些人都冲到了岸边,上了运兵船,生死哪里还由得了他们?到时候,解决起来可要轻易太多。突突突突突……空中,两架武装直升机发现了隐藏在树顶的中的韩潇,机载机枪炮喷吐着火光,一颗颗的子弹向着韩潇的位置射了过去这种机枪炮的子弹,威力惊人,一旦要是被打中,断成两截都是轻的!韩潇章鱼触手挡了两下,直接跳入了树丛中。身形两个闪烁。隐匿了起来。车队中,那个坐在另外一辆装甲车里面的参谋脸色发白:“甘奈、甘奈将军死了……低头看看时间,已经耽搁了半分钟还多一点,他立刻下令道:“不要停!马上离开!马上离开这里!十颗毒气弹的定时装置已经开启,他可不想最后死在毒气中。车队再度启动,就犹如是一条长蛇一般,赶到了湄公河岸边。车子的速度,比起老鼠、蛤蟆的速度毕竟要快许多,后方追赶而来的老鼠、蛤蟆被拉开了差不多八百米的距离。这里有一个甘奈将军修建的简陋码头,几艘运兵船都靠在岸边。从甲板上放下了可容五六人同时通过的大型移动船梯。岸边的炮台运转起来,向着后方追来的老鼠、蛤蟆轰击着。残存的人数不够六百人,大概只过了一分钟左右,所有的士兵就都登上了船,进入了船舱里面。那个参谋看了看停在岸边的坦克、装甲车什么的,立刻下令更换船梯,让一部分坦克、装甲车停在了甲板上。甲板上已经没了地方,参谋抬手看了看时间,然后咬牙道:“来不及了。全部炸……话音未落,却听甲板下忽然响起了巨大的声响,然后便感觉运兵船剧烈晃动起来,其中一艘更是直接翻覆。向着河水中沉没而去。踏马的!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参谋死死地抱着船沿栏杆,感觉到船体在一点点的倾斜着,大声地质问着。不过,他的质问显然没有得到什么答复。伴随着运兵船的沉没。他在水底依稀看到了一道巨大的影子。大量的河水灌入船体,在漩涡的吸力下,就算河岸近在咫尺。他也无从逃脱……河岸边,韩潇两条触手支撑着身体,快速地破坏掉了几个炮台,看着缓缓沉默中的运兵船,嘴角咧开了一丝笑容。果然还是这样做解决起来要更轻松一些……正嘀咕着,忽然间,韩潇腰间的通讯设备响了起来:“谁?是我,罕山儿!在营地这边,我们控制的老鼠、癞蛤蟆大量死亡,都是被毒死的……对面传来了罕山儿的声音。老鼠、癞蛤蟆死的模样,她只要略微观察一下,就能看得出来死因。毒死的?”韩潇愣了一下,“怎么会毒死?能是毒气炸弹……”罕山儿恨恨地开口,“我刚才用巫术做了一个简单的测试,空气里面的毒气很强!幸亏我没有让罕韩寨的军队立刻跟着过来,要不然的话……她是巫师,有几种办法能够隔绝那些毒气,安全上倒是不用担心。而罕韩寨的士兵们可没有那个本事!要是这些士兵也跟在他们身后出现在这里的话,现在或许已经开始有人死掉了。毒气炸弹?你自己小心!韩潇愣了一下,脑中给机械章鱼下达命令,让他从水底扔几个看上去地位不低的人上来。同时,韩潇联系上了枭龙特种部队的齐彦斌:“你们现在在那儿?韩先生?我们就在营地附近……立刻戴上防毒面具,然后躲得远远的!啊?这些混蛋引爆了毒气炸弹,现在那里附近充斥着致死毒气,我们控制的很多老鼠、癞蛤蟆都死掉了。当然,你们要是想死的话,也可以继续留下来……这就离开!”齐彦斌脑门上流出冷汗。难怪他觉得脑袋晕晕的……岸边,伴随着几声轻响,几个穿着高档次军装的人被丢到了岸边,一个个都迷迷糊糊的。韩潇两脚过去,让这些人吐水的速度又加快了一些:“营地那边怎么回事?是不是毒气炸弹?你们哪儿来的毒气炸弹?呜呜……”一个家伙又吐了两口水,一脸茫然。什么毒气炸弹?他只是二团团长,根本听不懂啊……甘奈将军的那个参谋也在其中,听到了韩潇的问话,眼神躲闪起来。韩潇身后触手卷动,把这个参谋卷了过来,冷声问道:“你知道?、我不知道……嘿嘿……我觉得你好像知道啊?你是老老实实地说出来,还是让我收拾一顿后再说出来?”韩潇狞笑着。水中,机械章鱼巨大的身躯从水中浮现出来,“看看你的背后,信不信我把你撕成一份份地,喂给我的章鱼?看看眼前这只体型巨大而又恐怖的章鱼,那个参谋怕了。、我说……营地里面一共有十颗毒气炸弹,都是甘奈将军下令炸掉的。这些、这些毒气炸弹,都是倭国人从实验室里面偷运过来、让我们做实验的……十颗毒气炸弹?尼玛……还是小日本让他们在这儿做实验的……韩潇心里面骂了一句,嘴角咧了咧:“这毒气影响范围会有多大?多长时间才会彻底消散?有没有什么克制的方法?周……周围十公里的范围内都会被波及,一公里的范围内很有可能会寸草不生。想要全部消散。至少也得半个月以上……没有任何克制的方法……该死的家伙!”十公里远,都已经波及罕韩寨的领地了!韩潇触手一甩,把这个参谋有甩进了河水里面。el,你有什么办法没有?”韩潇问。韩潇、ariel、罕山儿,韩潇自个儿肯定是没招,罕山儿也不见得有本事克制得住,唯一有指望的,就是ariel这个海精灵了。el眉头轻轻皱了皱:“……我可以试一试,不过不保证一定能行。果这毒气炸弹是在海面上爆炸的话。ariel解决起来,肯定是非常轻松。试试也行,总比不管强。”韩潇道。el点了点头,小手从身前缓缓摊开。看向刚刚卷起几个巨大漩涡的湄公河中奔腾而过的河水,口中音调忽高忽低,念着常人根本听不明白的巫咒。大约十几秒后,ariel语气一顿。紧接着便看到前方约莫半公里长短的湄公河河水似乎一下子消失了一层似的,周遭也出现了一层薄薄的雾气。韩潇看看周围情况,然后惊愕的目光看向了ariel这小丫头。居然把水变成了水雾?韩潇犹自在惊愕中,ariel又开口了:“潇潇哥,让你的章鱼带着我,立刻返回营地!那里是源头,先解决掉那里再说!呃……好。”韩潇虽然看不太明白,但还是立刻让机械章鱼上岸,抱起了ariel,在水雾中向着营地的位置冲了过去。没过多久,韩潇和ariel便回到了甘奈将军的营地那里。在营地中转悠的同时,ariel的口中又小声地念叨着巫咒,然后便看到ariel的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越来越多,却是一团墨绿色的液体。约莫一分钟后,ariel才停了下来,睁开眼睛,挥手间驱散了身周的水雾。水雾在空中凝聚,最后居然形成了一片淅淅沥沥的小雨,降落在了营地之中,打在了满是血色的泥土中,溅点红。韩潇?ariel?是你们吗?前方的墙壁上传来声响,罕山儿站在巨大的蟒蛇头顶,开口问道。罕山儿?这里刚才有人施展巫术,周围散逸出去的毒气似乎又都被吸收了回来……是ariel做的吗?”罕山儿知道韩潇不是巫师,直接想到的,就是这个年纪虽小,但应该是大巫师的ariel。el小脸有些发白:“没错。好在这里是在河边,要不然的话,我也支撑不住。el,你手里面这个是……”韩潇问。el口中念动巫咒,最后那一团墨绿色的液体快速缩小,最后变成了一个绿色的小圆球,被ariel系在了身前:毒液。这种恐怖的毒液,一毫升可以毒死五万人!”

热门推荐
临时妻约 我要我们在一起(雨久花) 无敌兵王 似曾相识妻归来 冥夫你别来 爱上傲娇CEO 重生之书女无敌 阴间之死后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