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勾魂儿 > 第六十九章 梳头

第六十九章 梳头(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戒看书」地址:www.8jks.com  勾魂儿更新最快!

这个时候,傻子也知道遇到流氓了,小雪尖叫一声往外跑,男人用脚把门踢上,顺手把她抱在怀里,

小雪拼命挣扎,大声喊:“有流氓啊,救命啊,”

男人把她往床上重重一摔,拿着酒瓶子对着桌角一磕,顿时打碎,酒瓶子前端变成了碎碴子,他两眼血红,用啤酒瓶茬子对着小雪:“喊啊,你他吗喊啊,我先花了你,让你以后变成丑鬼,”

小雪在床上蜷缩着,我看不到她,想来已经害怕到了极点,

我心怦怦跳,现在我该怎么办,按说小雪连自己师父都能杀,这么个流氓应该不在话下,可看她娇弱的样子,又好像抵抗不了,

男人背着窗站在阴影里,阴森森笑:“本来你这样的乡下丫头我是没兴趣的,但是没办法,有人让我来招呼你,我的把柄在人家手里攥着,不干不行啊,今晚就委屈委屈你了,你也不是雏,有什么可害怕的,这可是男欢女爱的事,可舒服了,”

小雪在床上哭:“我求求你,你赶紧走吧,要不然来不及了,”

男人把酒瓶子放在桌子上,开始脱衣服,这人长得相当健硕,胳膊的肌肉高高隆起,像是黑猩猩一样,他抄起酒瓶子,赤着脚往床上去,

我心跳成一个了,虽然我这人贪生怕死,但绝不可能看着一个弱女子在眼前被人欺凌,这是做人的原则问题,

我鼓起勇气,要从床下爬出去制止流氓,能感觉床明显一沉,流氓已经上了床,

我心脏狂跳,不能任由他胡作非为,

小雪大声哭着:“你快走吧,求求你了,你快走吧,”

伴随着她的喊声是那个男人沉重的喘息,我脑子都快炸了,豁出去了,干他吗的,

我从床底下钻出,正要站起来,忽然听到床上没有了声音,像是一切都消失了,

不知是怎么的,突然这一瞬间后脖子的头发根竖了起来,有一种很难形容的东西似乎就在身后,

这东西无法描绘,阴森而危险,绝对不是来自那个男人,

我满腹狐疑,求生本能让我退回床底,刚钻进去,“砰”一声巨响,那个流氓竟然从床上推下来,重重摔在地上,

男人的脸摔在地上,侧着脸,两只眼睛正看向床底下的我,可以肯定,他死了,

我浑身腻歪,想躲开他的目光,这个男人像是苍老了十几岁,脸颊深陷,头发花白,身体也极为消瘦,和刚才龙精虎猛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床上传来女人咯咯的笑声,听声音觉得笑的人很开心,就是声气儿有点飘,让人心里发寒,

我摒住呼吸,笑声确实恐怖,但最让我毛骨悚然的是,这笑声根本不是小雪的声音,

我可以肯定,床上只有流氓和小雪,再无第三个人,现在正笑的这个女人是谁,

这时床上这个女人用东北腔在喃喃碎语,轻轻说着什么,我仔细听,像是戏词,

“凤凰得病在山中,百鸟前来问吉凶,十姊妹双双来看病,八哥儿忙着请郎中,请了天鹅来诊脉,气坏了鹞子向天冲……”

她开始用腔调来唱,声音发飘:“孔雀弹琴在山中,乌鸦前来报病凶,杜鹃鸟哀哀来哭叫,黄莺儿报告驾已崩,鸬鹚急忙来穿孝……”

阴森到了极点,

我藏在床下,鸡皮疙瘩爬满全身,月光透窗而进,落在不远处的地上,光亮中映出了床上的影子,能看出是个女人,盘膝坐在床上,应该在梳头,手一下一下动着,一边梳头一边唱着诡异的歌,

声音我越听越耳熟,突然意识到什么,等想明白了,我瞬间像是崩溃了一样,

这声音难怪这么熟,妈的妈我的姥姥啊,这不就是李铃铛吗,

李铃铛的嗓音很有特点,发尖,平时说话不觉得怎么样,她一旦凄厉起来,要跟谁打仗的时候,嗓子愈发尖锐,什么感觉呢,像老鸹在那叫,叫的你脑仁都疼,

我对她的声音印象很深,刚才笑的时候还听不出来,也不敢往那上面想,现在一开口唱歌,怎么听怎么像,

那问题来了,李铃铛不是已经死了吗,就死在大衣柜里,我亲眼所见啊,怎么现在又冒出来了,既然她冒出来了,那小雪哪去了,

屋里充满阴森之气,透着诡异和不合情理,我趴在床底下都快尿了,意志就在崩溃的边缘,

我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有个很老的恐怖片,男主人公精神分裂,分裂出两种人格,他和自己的妈妈,一个人同时扮演母子两种角色,

我想到的可能性是,小雪会不会也精神分裂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大娱乐帝国 仙侠世界 极品美女校长 索马里大领主 大道凌天 我捉鬼的那些年 长安曲 辉煌之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