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九十九 协议

第四百九十九 协议(1 / 1)

“道友身后的这些东西,我们倒不一定,非要毁掉不可。”李青莲突然开口,目光闪烁着道:“道友你只需应承,十年之内,不得动用此物,我等三人今日便可退去!若是不然,即便是拼了性命不要,青莲也要将它们击毁!”言辞之间,竟是和宁还真一样,已经把姜笑依,当成了同辈中人看待。姜笑依闻言一挑眉,用询问的目光,向另两人望去。李青莲身后的裴云岚微微颌首,表示认可李青莲的意见,而宁还真沉吟了一阵之后,失笑道:“青莲道友这次倒是想出了个好办法,不用两败俱伤,正我所愿耳!即如此,那么笑依也无不允之理。”姜笑依轻吐了一口气,神色异常的严肃:“吾以神魂起誓,今日之后十年之内,三位只要不主动犯我天阙,吾也绝不动用身后这群星矩阵。若是有违此誓,天人共诛!”随着姜笑依的誓言,在场几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几分轻松的神色。然而此时宁还真却又皱了皱眉:“可若是你天阙门的爪子,实在伸得太长,那又该当如何?”而李青莲和裴云岚顿时也是神情一动,等待着紫发少年答案。姜笑依淡淡一笑,心知三人在担心些什么。若没有他们的掣肘,天阙门在这十年里,自可毫无忌惮的,在修真界中大肆扩张势力。这种情形,自然非是他们三人所愿见。头略摇了摇。姜笑依依旧是郑重之极的神色:“那么在下再追加一个承诺,我天阙门这十年中活动的范围,只局限于楚越两国便是。出了这两国地面,我们间的争斗。便各凭本事!”宁还真和李青莲三人面面相觑了一眼,虽还有些不满意,但这已是他们所能争取到的最佳结果了。姜笑依一句话,就将楚越两国纳入囊中。并且还未断绝,向其他地方伸手的可能——除此之外,甚至还有挑动他们之间。互相争斗地意思。如今天下间的形式渐已明朗,隐在暗中布局再不可能。三人想要再保存和扩张手中势力,只有浮出水面。可如今楚越已稳当当落入姜笑依的口袋,那么剩余的,就只有五国地盘。如何分配,就只能看谁的手腕更高明些,谁的人手财力更多一些。而坐拥二国地天阙门,大可据有东南半壁神州,扎实根基。然后坐观他们龙虎争斗。细究起来,姜笑依此言的用心,实是险恶之极、可若是今日不应承,真要硬拼的话,三人胜率也只有八成左右。而且必须,付出两人重创的代价。细算起来,实在有些不划算。这等于是在今日,就分出盘古之体的归属。那个胜利者,更在姜笑依的一念之间——这绝非他们所愿见。他们宁愿多出十年,准备一些底牌,让自己的胜机达至最大。再说,姜笑依有群星矩阵这个绝顶杀器在,本身实力和势力,都不逊色于他们三人。强势一些,那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要怨也就只能怨他们,今日准备不足,实力确实不如人。李青莲也不再说话。向姜笑依抱了抱拳后,就御剑冲入到大气层中,向北部的方向疾驰而去,眨眼间便消失不见、而宁还真则是笑了笑:“今日之事便到此为止。听说那围棋之术,乃是道友所创,想必棋力定然不凡。他日有闲,道友可来燕国,与还真对弈几局。”说完后也是一礼,紧随李青莲之后,御空飞往北方。两人即走。裴云岚也没有留下地理由。他嘴唇动了动,似想说些什么,可是临到最终,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只是友善的,冲着姜笑依点了点头后,也御空离去,不过方向却是西部。看着三人都渐渐远去,姜笑依眼中满是复杂之色。沉吟了一阵后。轻声一叹。再次穿梭空间,回到了先前所坐的位置。而此时附近绝大多数人。都仍在仰望上的群星,甚至未曾发现姜笑依有离开过——至于上方三万丈高空,大气层外外太空中的战斗,以这些人的目力神念,根本无法察觉。沈英雄自然不在此例,一见姜笑依回来,便一脸忧色的回转过头:“那裴云岚日后,会不会和他们联手?”他虽不知上面的具体情形,但即便是猜也能想到。姜笑依今日暴露出群星矩阵这样地底牌,等于是一手打破了他亲自所建立起来的平衡。裴云岚固然是姜笑依所救,但以这种枭雄人物的心性,也如何会将这点恩惠放在眼内。又岂会坐视,群星矩阵这等让任何修真者,都感到莫大威胁的存在。“呵呵!怎会?他也当明白,若无我在。宁还真和李青莲他们,第一个要动手除去的,便是他。日后或者会有限度的联手,以获得我们四人间的均势,但却绝不会出尽全力。”看了沈英雄一眼,姜笑依笑着摇了摇头:“不用担心,我和他们已经有了约定,至少三年之内,我们天阙门可以安坐无忧,”之所以会说是三年,是因为姜笑依心里明白。破解群星矩阵,或者找出与之对抗的方法,以宁还真和李青莲这两人之能,三到十年之内,便能办到。十年时间,不过是两人把时间放宽了之后的结果。至于楚越二国之约,也非是那么稳当。他二人不会在研究出对抗群星矩阵地方法之前,对天阙门动手。但是暗中鼓动支持,越国南天帝宫和正一道与他对抗,却不算是违规。这些关节,沈英雄自然不清楚,但他却也知道,即然有了约定。那么这群星矩阵,也就等于废了一般。神色不由有些郁郁,若非是他那么着急想要救清虚,笑依也不回暴露出他最后的底牌。察颜知意,只看沈英雄的神色,姜笑依便知他在想什么。又是一笑道:“别哭丧着脸,其实打从一开始,我就未曾将这群星矩阵,当做抵定乾坤的后手。以前不是说了吗,以那两人的智慧,这东西的迟早都会暴露,不过是早还晚而已。”见沈英雄仍是一脸愧疚地样子,姜笑依心中暗笑。他真正的底牌,不是群星矩阵。也不是至今都未曾暴露的炼妖壶,更不是罗伯特尤明堂玉龙寒玄之辈,而是你们这些伙伴才对啊!沈英雄距离真人境,也只有数天的功夫而已。而姜笑云,几天之前地时候,已经跨越了真一之境的关口。只要得到阴阳辟邪塔,可以和他同时渡劫。还有李道同,姬傲穹,以及获得操控电磁波能力地素冰城。这三人的结丹。都在他指导帮助之下,有很大的可能突破真人境,甚至达到更高的阶层。当十年二十年之后,当他的这些亲朋伙伴成长起来,试问这普天之下,有谁能与他抗手?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以群星矩阵,来换取他们地成长空间,对他来说。是再划算不过地交易了不过群星矩阵以后还要加强,他是答应十年内,不动用这些人造天体。却不介意,在那三人在破解和寻找对抗方法的时候,非他们增添一些难度。除此之外,还有幽若兰——想到这个名字,姜笑依站起了身,望向身后某处,那位一脸黯淡地盲眼女孩。今天也是时候,告诉她所有的一切了。“果然是那两个人没错。想不到他们。还真的存在于这个世间。”从高空中,那群星环列的所在收回目光,清云轻声一叹,脸上的震骇渐渐消退。和其他人不同,在那几万丈高空,他们这些真一级强者虽无法达到。却不妨碍他们,通过眼睛和神念观测那四人唇形,来了解所有的事情。“真是侥天之幸!那剑修之祖李青莲。邪法之宗宁还真固然可惧。我天阙门却也出了个姜笑依!”明算那铁板一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十年的缓冲时间,天阙门必然可以振兴!有笑依那孩子在。雄霸楚越二国,不难办到。笑依大人的手下,3s级强者多达数位,他本人更是与宁还真和李青莲之辈,同一级别地神级强者。若是连一个越国都拿不下来,岂非是笑话?”明觅轻哼了声,沉思着道:“我现在最在意的,是这些人造星体。记得第一颗出现的时间,是在三年之前——也就是说,笑依那孩子早在三年前的时候,就开始在这盘棋局上布子了!”明岩神色冷漠地接口,而其余四人闻言后互望了一眼,心中都齐齐生出寒意。这同样也意味着,姜笑依很可能从几年前起,就已经做好了和天阙门翻脸的准备——毕竟今日天阙门之变,不是能预料得到的事情。即便只是为了空中那三人准备,姜笑依的心机,也只会更让人觉得可怖。那孩子的手段,实在是层出不穷。狠辣老到之处,便是他们这些几百上千岁的老人,也远远不及。其中清成更是脸色数变,他若早知如此,定会阻止明欲,做出这等蠢事。不过万幸地是,最后他总算未曾站错队。否则自己倒霉也就罢了,还要牵连家族亲朋,使得后代子孙永无翻身之机。“说这些做什么?”清云拂了拂袖,皱着眉头道:“别忘了,阿笑乃是我天阙门日后的掌教,他的所为,又岂是你我等人可以非议的?”众人顿时心中一醒,明算微微一笑,率先转移开了话题:“我看阿笑设计的这法阵,简直就是大材小用。若是能保留未发,我天阙门日后几百年内,都可立于不败之地。若是掌教真人早知如此,只怕是宁愿飞升,也不愿笑依那孩子出手救他。确实!此物一出,便是真一大成,也要退避三舍。看刚才那剑修之祖的模样,只怕这个法阵,对他们那个级别的威胁,也是非小!”清成说完,和其他几人同声一叹。“真正是可惜了——”莫名的,众人胸内又觉心安。姜笑依肯暴露出这样的底牌,去搭救对他有提拔之恩,而且还非是必死,而是飞升异界的清虚,可见非全然是无情之人。身为一门掌教,这虽是缺陷、但以姜笑依地心机智谋,却可补上不足。除了清成之外,心中同样在后悔着的,还有寒玄。此时她正和流羽,徐悲和林惊鸿几人一起,御空向着海拔数千丈的接天峰方向飞去。姜笑依此前的安排,是让他们在接天峰的护山法阵,被群星矩阵发出的粒子束攻破之后。冲上山去,接应正被成围攻中的清虚。却不想那粒子炮的威力,就连姜笑依自己已低估了。那几名真一大成,早在法阵被攻破之前,就已经在震骇之下,仓皇逃出。到得如今,其实他们已无出手地必要。不过姜笑依此前地命令未改,四人又不过尤明堂一般,可算是客卿的身份,固然仍旧按照旧有地命令,向接天峰顶攻去。而寒玄此刻的心情,确实是复杂了极点。当天空那群星矩阵成型之时,她便已知道,当日在苍龙原内。姜笑依即便修为不曾在那时突破,王虎那些人,又伤不了他分毫。小小一个全封魔法阵,又如何挡得住这群星矩阵的半分威力?她心中凄苦,又有些暗恨。若是姜笑依早把自己的底牌,全告诉她。当日自己,又岂会背叛?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