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九十六 列阵

第四百九十六 列阵(1 / 1)

枫林镇内,望着高空远处天烛峰上,那淡金色的能量护壁,光芒由浓转淡,终至溃灭。严子沛不禁一怔神。风鸣峰被突然攻破,还有着合理的理由,可天烛和天元二峰,除去是内中暗鬼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缘由可以解释、刚才他亲眼看见那白衣女子,以一种看不见的能量束,穿入到能量壁之内。虽然无法用肉眼去辨识,但他的神识和本能,却能感应到,那股能量流所具的危险性和破坏力。有这种杀着在,风鸣镇的失陷并不奇怪。可是那白衣女子,却从未对天烛和天元二峰出过手!右手悄悄的摸向了空间戒指,严子沛的额间大滴大滴的滴落着冷汗。他用视野的余光,注意着右侧烈山家那位同门。只见对方虽是依旧神色如常,但是偶尔扫过他的眼神中,不经意间总会透出一丝寒芒这让他惊惧不已。天灯和天元,严格来说,并非是烈山家掌控的区域。在这两个山峰,烈山家的弟子并不多,倒是万俟家和宗政家,在这两座山峰上的巡山堂弟子中,占有极大的比例。如果不出意外,天烛和天元二峰的陷落,应是出自这两大世家其中之一的手笔。可是严子沛绝不相信,这是单独的事件。能这么轻易的,瘫痪这二峰的防御,四大世家若说是没有默契,只有鬼才会相信。虽然自凤鸣峰的护山法阵被攻破起,他就知道,今日自己只怕很难逃的性命。可是党真正要面对死亡时,却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心平气和去面对的。双眼微睁,严子沛注意到那位列山家的弟子,向自己这边动了动。几乎下意识的,就打开了空间戒指的封印。然而他还未来得及,从那戒指上面的空间门中。取出自己的仙兵。就忽觉身子另一侧,一阵诡异的元力变化,当他愕然中回过头,就见两道长虹般地剑影,向自己的面门直袭而来、在枫林镇内,还有极乐。秀云几峰之上,接二连三发生的那相似一幕,姜笑依和沈英雄几人,自然没有多少心思去关注。此时他们的所有心神,都被接天峰上,那浩大的灵力波动,吸引了过去。这波动自然非是来自接天峰的护山大阵,而是在法阵之内!那附近地元力都是震荡不安,几乎影响到护山法阵的运行。“3s级的元力反应。他们这是要逼掌教真人他飞升?”沈英雄的虎目内,闪过强烈的不安之色。在接天峰的顶部。出现这样的变化,就是用脚趾头去想,也能猜到里面,到底在发生着什么。虽说他和那位师祖真正接触的时间,可说是少之又少。但是这不妨碍,他对清虚的身后感情。特别是幼时。清虚对他地关爱是情真意切,那是他在孤独之中唯一的慰藉。明知道这只是离开这个晶壁系而已,过程中不可能有什么危险,可他心里,却总有种强烈地不舍情绪。“阿笑?”回过头,沈英雄看向了身后正默然中的紫发少年,眸子里带着哀求。“接天峰上既然有他们的3级强者坐镇。又有明欲的亲信弟子看护法阵的元转,那么只怕万俟和烈山家的人,很难找到动手地机会,”姜笑依自然明白好友的意思,苦笑着摇头道:“我仔细算了一下,我们想要按部就班。在其他几峰陷落后。再集中攻击接天峰,至少还需要一个半时辰。而如果是现在。就把所有的火力,都集中到接天峰,所需的时间只会更久,只怕真人他,也撑不到那一刻。“眼神一阵黯淡,沈英雄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言。身形御空而起,就直奔接天峰而去。“好了,给我回来!我没说不救”姜笑依以手抚额,脸上露出无奈之色。沈英雄那离去时的神情,他不用想也知道,他这位好友只怕已经是下定了决心,哪怕拼着一死,也要把清虚给救出来,而这是他最愿意见到的。眼看着沈英雄回过身,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姜笑依心里却又是一阵犹豫。这清虚,他到底救还是不救?这次攻山,清虚的飞升早在他意料之中。别说是那两人,便是他自己,也对清虚地算无遗策感到忌惮。所以明知会如此,他也是乐见其成,并未着手做什么准备。而且,哪怕是清虚没有那,能把他和天阙门所有血脉世家,以及宁还真和李青莲那等绝世人物,都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大智慧。他也没兴趣在自己接任天阙门之后,再让一个太上皇级别的人物,压在自己的头上。清虚对他的照顾,确实让他感激,甚或他能一路走到今天,也是这位掌教真人,在暗中为他铺就的路。可是对于清虚地被迫飞升,他却完全没有丝毫愧疚。毕竟又不是死去!凡是渡过劫地真一大成,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不过是早一点和晚一点的分别而已。至于清虚毕生地心愿,他也会代他完成,他会让天阙门继续存续下去,以毕生精力将它发展壮大,甚至统一整个神州修真界。想来天阙门由他接手,清虚也可以放心的离开说实话,把清虚救下来,他并不是没有办法,可是这样一来,也必将暴露他又一张底牌。就如他先前所言,想要救清虚,首先就必须那下接天峰的那层能量护壁,而若是正常的方法,哪怕是他结合手里所有实力,哪怕是有烈山和轩辕家的人作为内应,也至少需要一个时辰以上,很难说清虚,在四到六名的真一级围攻下,能够支撑多久。他可以肯定。那老狐狸必然有自己暗藏的底牌。但却绝不如徐悲历经万年时间,所准备的二十八宿四象阵。而他自己,有那两人在旁牵制,也是无法出手的。唯一的选择,只有动用他千方百计想要隐瞒着的群星矩阵。看了看沈英雄那满脸地期待之色,姜笑依顿时苦恼地揉了揉眉心。他知道即使今日自己不出会手。日后沈英雄也不会怨他什么,毕竟沈英雄也知道他的苦衷。可是他却不忍好友失望,也不想看到对方孤身跑到接天峰去冒险。此时此刻,他说不出的拒绝的话语。稍一犹豫,姜笑依还是下定了决心。不止是为了沈英雄,他也同样有些事情,想要好好问问那老狐狸。虽说哪怕对方飞升之后,他也有自信能够找寻到真相,不过从对方口里得知。到底要快捷一些。“寒玄,去让徐悲。流羽,尤明堂还有林惊鸿他们准备好,等到凤鸣峰上的法阵被击溃之后,你们一起杀上去,定要在清虚飞升之前,把他救下。”说话的时候。姜笑依并未回头,而是仍旧专注地看着峰顶。让他失望地是,激烈的元力反应仍在继续,而且还有愈演愈烈之势,显然一段时间内,激战不会结束。清虚想要继续留在这世间的意志,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坚强。寒玄闻言。则是诧异的看惊喜中的沈英雄,以及依旧仰躺在椅中的姜笑依一眼。她想不出,这紫发少年还有着什么样的底牌。天阙门的法阵不愧是梦幻级别,哪怕只剩下接天峰上,单一地子阵,也不容易对付。有3级的人类修真坐镇。哪怕是她和徐悲他们全力出手。也难在一两刻钟将其破开。而看姜笑依地意思,竟还是不用他们动手。便可将接天峰的能量护壁拿下,这未免有些匪夷所思。若是换作往常,她定然不会相信,这种几近异想天开的事情。可是相及苍龙原内,让她后悔至今的那一幕,寒玄却不由得一阵犹豫。这紫发少年的底牌,她从来都没有看透过,而看沈英雄的模样,竟是对姜笑依信心十足地样子。狐疑的摇了摇头,寒玄向后腾空离去。姜笑依手下的几位三s级强者中,除了她始终看不清深浅的那位罗伯特,依旧坐镇在皓月分堂总部之外。其他几人,此刻都隐藏潜伏在山附近,其实用神念稍微知会一声即可。可是看姜笑依的意思,竟是不希望她此刻,继续留在此处。“张成,把那东西给我拿过来!”待得寒玄远去,姜笑依才冷冷的回头,望了空中那窈窕身影一眼。其实他之后要做的事情,即使给寒玄看到了,那也没什么。可是自苍龙原之战后,他就不想也不愿,让这个曾经地妖族至尊,看到自己最隐秘的东西,那是发自于心底的,对寒玄的不信任。应了一声,同样在后面站着的张成,领着几名弟子,从各自空间戒指中拿出一些机械零件,在姜笑依的面前架设。当这台机器成型,竟是一台拥有着巨大天线地大型计算机。而就在天空中,众人天阙门人不解,而张成和沈英雄几人期待兴奋地目光中。姜笑依开始在那计算机的键盘上,快速操作起来。云层之上,一颗颗在日光辉映之下,仍旧散发着两芒地小星,开始改变自己的轨道。向山的正上空处汇拢。整体呈梅花状,一颗颗到尾排列。若是从地面向上望去,只有对阵道稍有了解,便能查知这群星,与法阵中的六芒星结构,极端的相似。“第三十二号已到位,进入既定轨道,时速同步化完成“第三十三号引擎启动,轨道偏离完成,三十妙种后到达指定地点”随着那计算机发出的机械女声,姜笑依的操作也是越来越快。其实以群星预设的智能,无需他的指挥,也能自动完成攻击准备。可既然今天注定了,他要暴露出自己这张底牌,那么自然希望,使这群星的攻击力达至最大,给予那两人以及其余七门六派排遣来的观战者,以最大的震慑!而阵法之道的魅力就在于此,根究当地环境,任何能量结构上的些微改变,都足以让法阵本身的威力,上升和下降几个等级。而这种复杂的工作,单凭群星矩阵卫星内,只知按预定程序工作的人工智能,显然是无法完成的。当第四十九颗卫星到位,那碧蓝天空之上的变化,也终于引起所有人的修真者的注意。此刻所有天阙门弟子,还有那些观战者,都齐齐向上空望去。事实上,此刻的他们,想不注意都不行。周边的温度迅速降低,阳光的强度也减弱到了一定程度,就仿佛是太阳真火和光线,被什么东西遮蔽了一般。而当他们抬起头,第一眼注意到,就是那呈梅花状,整齐排列着的四十九颗人造天体。以及周围围绕着的二十七颗群星。稍微有些见识的,目中都露出骇色。而那些对阵法所知甚少的,却是一脸的疑惑。“太阳帆张开度百分之百,能量吸纳中调用备用能量,数额百分之十点三七!目标锁定完成,地面北纬37度29分,东经1度67分“能量输送完成,所以准备就绪,可以进行攻击!”唇角勾起了一丝笑意,姜笑依按下了确认的按钮、与此同时,一股庞大的青蓝色光束。从那群星矩阵的中央,被众星环绕着那颗人造行星的底部射出,划破了长空,向接天峰的山顶直射而来。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