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九十五 变故

第四百九十五 变故(1 / 1)

“实在太过残忍了一些,凤鸣峰上近千弟子,竟然无一存活。”明岩叹了口气,这能力虽然强大。而放在往日,他也会为门中有这样的杀器而惊喜。可是如今,死在凤鸣峰上的这千余人,却都是天阙门的弟子。有些,好与他们深有渊源!虽说如今在与他们为敌,可是众人心里也知道,其中大半都非是出自自愿,而是被明欲裹挟。“我看那孩子,已是仁至义尽了。他手里有这样的手段,却藏而不用,反而等了足足两个时辰,分明是想给这些人一个机会。这些人犹豫不决,自己断绝了生机,也怪不得他人。”此时清成的脸色,亦不怎么好看。在他神识感觉之中,那凤鸣峰上的千余具尸体皆已烤熟,散发着肉香。而且满身都是硕大的水泡,看起来恶心之级。依稀可以辨认出来的面容上,满是痛苦的神情。真不知道在死前,他们到底承受着怎样的疼痛。绕是他见惯了这种场面,心里有些发迹。凤鸣峰上,无论修为如何,皆是一样的死法。两个真人境周旁,散落着大量的道符,身边也有着不弱的各系元力梵音,似乎在死前,正做着殊死挣扎。可似乎对于素冰城的那种诡异的攻击手段,他们的道法和护体真气,都就没有抵抗的能力。听得清成此言,众人心里均是鄙薄不已。自那日亲手将自己爱徒地首级,斩成粉碎之后。清城的表现,就一再让他们这些,在门中同样身份的老家伙难看。在那个少年面前,不断的摇尾乞怜,不像是姜笑依的长辈,反而倒像是那少年的奴仆之流。虽说也知道清成,有他自己不得已的苦衷,可感情上却让他们难以接受。不过此时不管他们心里如何瞧不起。却也不得不承认,他的话确实有些道理。若非是想要网开一面,那少年也不至于直到此刻。才展露自己的底牌。“难怪那孩子这么有信心,要在今日之内,踏上接天之巅。有这样地能力在,所谓的护身法阵,根本就拦不住他。”清云苦笑着摇头:“今日此战已是尘埃落定,而数日之后,此战的过程,也必将震动整个修真界。我现在只希望,攻山地过程中,伤亡能够少些。”众人顿时一阵沉默。素冰城的能力犀利无比,不过这种无法控制的无差别攻击,却又让他们心中直皱眉头。用在他人身上,他们自不会感觉不妥,可现在要对付的,却是自己人。、要知道,天阙门的这万余弟子,同样是门派精华。而枫林镇内那十几万户家属,以及天元峰上那些学员。亦都是无辜受累。“我看也不用担心,其余六峰,都已经有反应了。”明觅忽而一笑:“那孩子最先选择的,是人数最少的风鸣峰。确实是用心良苦。他只是打算以势促变,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而已。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各大世家首鼠两端,若不先敲打一番。只怕绝不会主动倒戈。”众人拿眼望去,果见天元和天烛二峰上,护山法阵的运转。已经有些迟滞混乱。按说这二峰人手充足,晶石储备也极多,又未被素冰城地那钟能力打击,原不该如此才对。可那力场屏障的强度,却仍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下降着。唯一的解释,是内中已然生变。“这些所谓的世家大阀,真正是为祸之源!”明岩和清云皆是一声冷哼。凤鸣峰上那千余弟子的死。既然怨不得姜笑依,那就只能把一腔怒火。全算在烈山,万俟几个血脉世家头上了。若是他们及早动作,这千余弟子也不用往死,而若非他们鼎立相助,半月前的明欲,也不可能那么顺顺当当的拿下山,这个天阙门的山门总部。真地只是因为凤鸣峰上,驻守的弟子最好么?明算却有些狐疑,凤鸣峰乃是天阙门的控鹤堂总部所在。所驻弟子,除了明欲的亲信之外,便只是些控鹤堂的成员。联想到最近天阙门内,多达数次的情报失误。只怕姜笑依此举,是大有深意。与其接手这个烂摊子,倒不如毁掉重建容易些!天元和天烛两峰上的变故,位于地面的姜笑依和沈英雄几人。也同样都看在眼里。而两人的目内,都齐齐露出隐约不可查地惋惜之色。“可惜了!”头仰望着数千丈外,位于云层内的高峰,沈英雄一声叹息,“若是反应再慢一点,冰城可以名正言顺,对天刑峰下手。”天刑峰乃是刑堂总部,成员之少,仅次于凤鸣峰。若是四大世家再冥顽不灵一点,那么素冰城对天刑峰进行打击,自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你和冰城,倒是领会透了我的意思。这次不成,那就算了,你让冰城收手吧。”姜笑依身子往后一仰,摇头笑了笑。要坐稳掌教之位,而不想受人掣肘,首先要掌握的,变是度支堂。不过明心是他妻子的母亲,双方关系不同寻常,自然不用担心。而其次,自然是控鹤堂。没有这个负责情报的堂口助力,他这个掌教等于是聋子和瞎子。明礼虽和他亲近,能力却稍显不足。而控鹤堂的那些弟子,多半都不可靠,毁掉重建更加省势、其次,就是掌握门内刑罚地刑堂了。这个是长老会所属。其首座也唯一不受掌教任命地高层人物。刑堂被重创后的人事任命,他虽不能插手,望里面掺沙子,还是办得到地。在他任期之内,都可对刑堂进行一定的影响。当然,以他如今的势力,完全可以不去理会天阙门的这些规则,可以强逼长老会屈服在他脚下。可若是考虑到几百年后,这去并非是明智之举。无论是为了家族的未来和门派,他非但不能破坏规则,反倒要使这些规则更加完善。他只能在规则之内,尽量去攫取掌握,天阙门内的权利。而对于在天阙门内根基不深的他来说,没有比将这两个分堂的人清除再重建,更快捷的方法了。不过凤鸣峰和天刑峰的弟子,此时虽可算是敌人。但是由于师徒派系的关系,多多少少和天阙门上下有些牵扯,又或者沾亲带故什么的。若是就这样屠杀,其他人虽不会说什么,心里却会有些疙瘩。而事实上,其他五峰和枫林镇,情形也是差不多。这可算是他今日攻山,最大的障碍。他昨日在会议中,透露四大世家已经答应倒戈的事,而今日半天都未见动静。直到被迫使出杀着,于情于理都有着不得已的理由。旁人自然不会再怨他,而是转而恨上了烈山,万俟这几大世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几大世家哪怕倒戈,也可算是他的牺牲品。素冰城为核心的法阵,在天空中停止运转,再次降落到地面。让天阙门此刻所有能以神识,在凤鸣峰上探查一二的高阶修真者,都轻松了一口气。姜笑依此举,无疑是向众人表明了,素冰城的能力和这套法阵,他不到万不得已时,绝不会再次使用。而此时,天烛和天元峰上的变故,也终于有了结果。护山法阵首先被崩溃的,是天烛峰。这里负责主攻的,是一个由数名真人境,百余名金丹,再上数以千计的凝液期,所组成的,以木系道法为主的攻击法阵。只见那里,成千上万根树枝和藤蔓,将护壁包裹在内,不停的向内突刺和挤压力场能量壁。当这层护罩突然崩溃。顿时不受控制的向里面生长。不过好在,这阵法的几个主持者,都是知晓轻重之人,也知道天烛峰上的那些研究院,对天阙门内有多重要。所以几乎是立刻,停止了道力的输送。险之又险的,在那些致命巨藤和树木,蔓延到群建筑物之前的时候,及时停了下来。紧接着,是天元峰。有了天烛峰的前车之鉴,所有人倒是及时停手。不过仍有几百道太乙青罡刃,以及在风力裹挟下冰刀火刃,击打在那白玉圆盘上。险险将那仿制山河社稷图的神奇击碎。亲眼目睹,继凤鸣峰之后,无比轻松的连续再下两城。山外围,一众天阙门弟子,皆是欢声雷动。这次可不同上次,两个山峰上,可都没有一人伤亡。作为门派根基的研发部和道法学院,也都保存完好。此刻便是先前。一直板着一张脸的明岩明算几人,脸上也微微露出笑意、随着天元和天烛二峰的陷落,其余几峰的力场防御壁,已开始动摇。如前二者一般,兵不血刃,攻下这几处所在,应该只不过是顷刻间事。而此时的姜笑依,已无瑕去关注其他几处山峰的动静,而是皱着眉头,望向了作为门派象征的接天峰顶。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