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九十三 亮牌

第四百九十三 亮牌(1 / 1)

山之外,密密麻麻的低阶修真者,在法阵威力的牵引下,一一飞腾到空中。而从这些阵中发出,并击打在防护罩上的,都是毁灭性的元素能量。这些凝液期修真者的实力,或者并不怎样。若是单个,最多只有b级或者弱a级的道法,恐怕脸消耗这梦幻级法阵的能量都做不到。但若是当他们百人乃至数百人,以阵法的形态结合在一起,再以金丹以上的高阶强者的神识作为中枢来统御,那么别说a级,便是3s级的道法,也可以合众力使出。当然这只是理论,前提是建立在,法阵内的绝大部人,对这个3s级的法术,有一定的了解的基础上。而阵内作为阵眼的统御者,则更需精通的程度。可这世上毕竟没有多少,如宁还真和姜笑依那般的天才,在还没有结丹的时候,去越阶了解3s真一大成境级别的道法、事实上,那些在门中,能通晓高自己两到三阶道法知识的人,已经是门中的精英级人物。一旦结阵,这些人都是无可置疑的绝对核心。但若是跨越四到五阶的,除了部分天纵之才外,基本上是绝迹。而3s级,距离弱a,何止是四阶?足足有八个级别的差距。而越到后来,想要了解透彻,就越发的可能所以这个理论,除非是真一境亲自来作为法阵的核心,基本上是没有实现的可能。但即便如此。这些阵势的威力已经足够巨大,它们能够让阵中修真者地战力,在短时间内提升两到三个级别。当数以万计的a级法术。不停击打在枫林镇,以及七峰之巅的防护罩上时。几乎可以用肉眼看见,那些能量罩在晃动,若非后继的能量及时补充,几乎濒临溃灭。还有那些更高一阶的修真者,也同样纷纷在空中结阵。到了他们这个级数,或者法阵对他们的提升。并不如底阶修真者那般明显。但是有那庞大的基数在。哪怕只是提升个一级半级。合起来地威力,却已远超那些底阶修真所组成地法阵数十乃至数百倍。而空中众多阵势之中,最引人注目的,却是位于四千米之上,接近云层的高度。那套由清成,清云。明算,明岩,明觅五名2s级真一境组成的,正规小型的天阙五行乾元阵。这在高空动不动,就是几百上千人盘结在一起地法阵之中。显得异常的显眼。之所以没有和他人,结成大阵,是因为到了他们这个级数,和低阶修真者混合在一起,只会被拖累。s级以上地高手交锋,分秒间就足以分出胜负。而无论是道法和体术,讲究的都是速度!与那些底自己一到数个级别的修真者们,一起结成阵势。固然能够借用他们的道力。以及对天地元力的感知控制。来加强自己地道法威力和阶级,但是相应的。道法完成所需消耗的时间,也会大量增加。这在高层次的战斗中,反而不利。事实上,他们也无需在攻山这天亲自出手,去轰击护山法阵的能量罩,这些工作,自有底层弟子来负责。而他们的任务,就是防止来自七峰和枫林镇内的反扑。采用这种小型但却灵活的阵势,自然更有利一些。而像他们这样,小型一些地法阵,在空中,还有数十上百个。都是引而不发,虽未出手,却一个个都是面色凝肃,周身都是剧烈地元力反应,给人一种异样的压力。“果然,结构和能量活动,都改动了不小!我想领域能力,应该根本就没有效果吧?”问这句话地时候,姜笑依是坐在一个巨大的太阳伞下。当所有人都是在空中忙碌着结印,或者调节身旁的元力构成之时,他却稳稳当当,庞若无人的,端坐在距离枫林镇不到五百米的一处空旷所在。仿佛不是在指挥一场战事,反而是来这里休闲一般。可说来奇怪。他在今日正式攻山之期,做出这般惫懒的举动。这天阙门数万弟子们,非但不觉恼怒和不满,反倒是信心百倍,上下用命。既然连身为主帅的姜笑依,都这般的有信心,那么他们自然也不用担心什么。旁边站着的沈英雄闻而不答,只是斜眼看了姜笑依下方的那张躺椅一眼,噗嗤笑道:“阿笑,你这副做派,就不觉得太过分了点?这样的紧要关头,还有闲情逸致坐在这里,千古以来,恐怕你也是独一人?若是事事都需我亲自出手,那我还要这些人干什么?”姜笑依面容不变,只是唇角勾出了一丝,几乎无法察觉的冷笑:“布局我早已完成,我现在要等待的,只是收获胜利的果实。至于这些体力活,他们就可以办到,就无需我去关心了。”沈英雄摇了摇头:“我知道阿笑你这次已是胜券在握。可他们以后都是你的手下。哪怕只是为了笼络人心着想,你就表现的严肃一点?至少,也要装出愿意和他们共同努力的样子吧?人心?呵呵,这可是奇妙的东西,也是最难掌握的呢。”姜笑依眸中的笑意更浓了。“英雄你想的不错,这人心是要笼络,可那绝不现在。”沈英雄挑了挑眉,讶异的望向好友。“你忽略了几点。首先我如今威严虽立。但门中绝大数人,对我并不熟悉。所听到的只是些传言,对我有些概念而已,其实他们对我的信心,并不如你想象的那般足。我的年纪实在太轻,若和他们的靠得太近,反而会让他们心生轻视。还不如把距离拉远了。让他们只能仰望的为好。我此举虽说略显轻狂了些,但若是此战胜了,谁又会说我少年轻狂?他们只会认为,我是胸有成竹。一旦他们对我地风格有了映像,对以后的战事,大有好处。其次,门中骤逢大变。此时大部分弟子都心态不稳。对自己和门派的前途,都感觉叵测,基本上都是迷茫看不通透的心太,我若这时候,冒冒然就在这众人面前。表现出一副严肃的架势,也不知道。他们心里会冒出什么奇怪想法。倒不若现在这般,我感觉自在,他们也能觉得安心。我说今日内就能攻下山,也是为了稳定人心。至于是否有人对我所为不满,我自有门规约束。也不惧他们不使力气——”姜笑说到这,忽而一声失笑,望向了沈英雄:“其实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御下的手段各有不同,我地做法,倒也不一定,是最正确地那种,你不用学我。可我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你这办法不错。沈英雄苦笑着摸了摸鼻子。也不在这个话题中纠缠,转而神色严肃地道:“刚才我偷偷试过。我的风沙领域,只能破解第一层的防御罩。但是在后面。却会马上生成灵一层,备用的力场屏障。而且能量回路,也其有特殊之处,我无法让这个法阵崩溃。此外,这防护罩后面,至少还有四层屏障,和大量的分流攻击法阵,似乎是专用来防着你这个空间能力者。这是意料中事,那两人既然指望这座山,能够挡下我彻底掌控天阙门地脚步,又岂能毫无作为?这护山法阵只是被稍稍改造了而已,其实拦不住我,但只要能稍稍挡我几秒钟的时间,就足够他们亲自出手来阻拦了。不过我还是要佩服那个人,短短十几天地时间,就能想出能够克制神级强者的法阵。哪怕是从十几年前,他第一次见到蚩尤之时开始设计,那也是惊世骇俗了。”说话的同时,姜笑依抬起双目,有意无意的望了一眼,那远处的云空之中。今日自早晨到现在。他就感到远处地万米高空之外,有两个强大神识波动,以那里为出发点,笼罩着整个战场。还不想就此放弃么?内心之中,姜笑依一声冷笑。“形势不太乐观。若是没有其他的变化。这般攻下去,到得晚间,也不过只是让里面的能量晶石库存,再消耗半成到一成。想要今日内,就将山拿下,不太可能。阿笑,你不是说已经联络好烈山家和万俟家了么,为何至今都不见动静?你若是还有其他的手段,我看也不用再等下去了。”望着几百米外,那层在大量五行元素系道法攻击下飘摇震动,却始终顽强的支撑,颜色也始终是维持着最强状态的淡金色的能量屏障,沈英雄眉头皱起。也不怪他有些焦切,此时距离清晨攻击发起之时,已经有将近两个时辰。眼看已近午时,这枫林镇和七峰上的护山法阵,非但未见动摇,反而在众人眼里更加地坚岿。倒是他们这边,不少人地眼里,已经有了信心动摇之色。“确实不用再等。其实这两个时辰,我一直都在期待着他们出手,只要事情办的漂亮点,日后刑堂处罚之时,稍微厚待一下他们,其他人也无话可说。可是最后,结果却让人很失望。首鼠两端,还真是人地天性。”姜笑依轻叹了口气,面上有些无奈:“我已经给了他们机会,这些人却不知把握,那么也就怪不得我。英雄,传令让冰城她出手吧。极乐峰和接天峰乃是门中重地,天元峰上被困在校园内的学生太多,枫林镇多是门中弟子的家人。让他任选其余四峰出手。是要让冰城姐动用她那种能力么?”沈英雄的神色顿时兴奋起来,通过通讯器,把命令传了出去。他早听说素冰城,使用仿盘古之血,得到一种极为强大的能力。但是素冰城本人不说,而姜笑依和监控过她血脉变异过程的韦梦琪,也未曾向亲近之人透露,其他人自然无法得知,她到底得到了什么能量。这三年以来,不止是他,就连李道通和姬傲穹,也是极端的好奇。“放心,那可是连越云龙的不死进化,都要退避的三舍的能力。之所以这些年来都保密,固然是冰城她不想让人知道,也是因为我认为,这能力太过恐怖。总之,绝不会让你失望就是要知道,这可是我除了群星矩阵之外,最后的底牌呢!”姜笑依的脸上,露出狐狸般的笑意。而沈英雄则是定定的高空的某处,在那里。以素冰城为阵眼核心,由四十名金丹。九百余位凝液期弟子构成的,完全迥异于天阙大无形乾元阵的阵法,正在缓缓开始运转。这些人里,每一个都是皓月分堂最核心的成员。沈英雄也知道,姜笑依为素冰城的能力,特意设计了一个大阵,而这几年来,他几乎每个月都会让这些人,抽出五到十天时时间,配合素冰城进行操练。而现在,是到了看他们成果的时候了。姜笑依也同样在望着,那阵型中央处的女孩。看着少女神色肃穆,不停结印的样子,他眼里闪过了一丝温柔期待之色。自素冰城血脉变异的那天起,姜笑依就自己的这个妻子,迟早有一日也会如他一般,声震整个大陆。而今日,便是她首次凤鸣之时。正专注间,紫发少年却忽而心中一动,再次看向了万米之上的某处。就在刚才,他感觉到了第三股,更胜于那两人的神识波动,驾临此处、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