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八十五 无题

第四百八十五 无题(1 / 1)

皓月分堂的总部门口,分成一个个小队的修真者,陆续从这里开拔,一路向西方行进。每个小队之间,间距大约二十米左右。既不显得太远。也流出了元力借用的空间。而其中绝大部分,相互间的距离都是分毫不差,竟是训练有素。站在大楼的窗户旁,幽若兰望着门口处,那些整顿有序,列队而出的弟子,心里有如吞了苦莲一般,只觉五味杂陈。“怎么了若兰?还在为阿笑没给你不高兴?他不是已经许你随队跟去山了么?”发现幽若兰略显黯淡的申请,旁边站着的李道通,顿时有些奇怪的转过头来安慰着道:“他既然瞧不起你,那这次到山,你就好好表现一番给他看!说实话,其实若兰你的战力,已经完全不在我之下。真搞不懂,以那家伙的精明,怎么会弃你不用。放心吧,若兰!到了那边,我会给你安排机会的。到时候只要找几个好对手,完全可以让他也惊掉一次下巴。”幽若兰闻言噗嗤一笑,摇着头道:“道通哥,我不是不高兴,只是有些担心而已。这有何好担心的?那个人在有行动之前,一定会把所有行动所需的事物都准备周全,把全部变数都考虑进去。我们只管按他的命令形事,然后取得唾手可得的胜利便是。”说到这,李道通却忽而又面含不屑地一声哂笑:“除了我姐姐的死,他这一生,还从来没有失败过。”幽若兰一皱眉,脸色凝肃地劝道:“道通,凌香姐的死,大人他也不想的。你没见到,那天你走之后。大人他眼里痛苦的样子。要知道,笑依大人他虽然智计无双,但他毕竟还不是神,不可能会面面俱到的。更何况,他现在的对手,又是那么恐怖。那两个名字,这些年里,不都是我们崇拜的对象么?与那样地强者为敌。试问笑依大人怎么可能分毫无误,没有闪失!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每个人都对我这么说。”李道通烦躁地抓了抓头道:“其实我都知道的,我也没有怪他,只是,只是,有些不敢相信而已!我从来没想到过,阿笑他也会被人算计。也从来没有预计到,凌香姐她会那样——”见言语根本解释不清自己的心情,李道通愈发的烦躁。干脆御空而起,穿出窗户后,向不远处属于自己的队列奔去。而看着李道通那魁梧的背影。幽若兰的唇角顿时浮起一丝微笑。然而只是瞬即,这丝笑意便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先前那苦涩地神情。她螓首微仰,望向了天空。虽然看不见,但她的脑海内却能预见,在那云层后面。正不停闪烁着的群星。与昨日不同,在那空中,人工增加的天体,此时已经增加到六十八颗。而群星矩阵所需的数目,其实早在三天前,就已完成,现在增加的,只是备用卫星的数目。幽若兰知道,为了在短时间内,尽快完成这一计划。负责此事的张成。早已把姜氏名下的资产。全部抽干。而此时在依信通讯的产房之内,还有剩下地八颗,正在日夜不停的赶工,已经接近完成的状态。确实如李道通所言,姜笑依在每一次行动之前,会把所有的细节都准备妥当,并搭配上足够的底牌。以保证最后的胜利。几年来。他从来没有失败过,这一次。自然也不会。幽若兰也知道,姜笑依这次准备攻击山的计划,并不准备依靠这群星矩阵之力。但是有这天空中这些人工天体在,他根本就没有失败的可能。她地预言能力,已经能够预见到。当这些卫星,按照预定的位置排列发动之时,那毁天灭地的攻击力。直接吸纳星辰之力,和太阳真火为己用,这已经完全颠覆了修真界的阵道常识。而超梦幻级这个词,更不足以形容出这个群星矩阵的等级。如果换作是往常,知道自己崇拜感恩的那人,其实早已经胜券在握,又将创造出一个奇迹。她必定会为之兴奋,为之雀跃不已。可是如今,这一切,都无法让她开心得起来。距离从姜笑依的办公室走出的那日,已经隔了四天。将近九十六个小时的时间,让她想了很多事情。其实早该她该想到的,早该怀疑地——几年以来,姜笑依对她地态度,总有些古怪。那并不是如他本人所说的防范,而是一种淡淡的隔阂。和对待沈英雄或李道通这些好友们不同,姜笑依对她总是轻声细语,有什么过错时并不责备,她有什么过分的要求时,也尽量为她办到。那种态度,就仿佛是在对待客人。而唯独,不像是对自己买来的下人,又或者是师妹好友。而这些日子里,她也确实未见姜笑依,特意搭救过某些人,甚至有时候,跟本就是视而不见。除了在亲人面前,那个紫发少年,根本就是一个任何时候,心肠都冷酷到极点的男人!可令人不解的是,为何姜笑依,却独独要对她例外?——仔细回想,那些说不清,道不明地地方实在太多。而一直以来,她自己也都是把这些异常,刻意忽略了而已。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即使是已经心生怀疑地现在,她却仍不敢去用自己预言能力,却探究这里面的缘由。甚至于,她隐隐约约地还在希望,姜笑依这一次会失败!那都是缘由于,对那些被姜笑依隐藏的真相的畏惧——这几天里,她总有种预感。当自己得知那一切的时候,很可能,就是自己离开姜笑依。离开素冰城和李道通这群好友之时。而这种情形,是她最不愿见到的。然而无论如何,三天之后,她都将会从姜笑依那里。得知所有。因为这一次,姜笑依根本就没有失败的可能。他既然说是要二十五日,站到接天峰的山顶,那就必然会办到。“——阿笑,我再问你,你大伯和舅舅他们,还有姬家和素家那些人,你到底打算怎么做?我也知道。此事我原不该问。不过你知道的,你母亲终究还是放心不下。”同样是某处大楼地窗口外,姜云涛正问着自己的儿子。虽然是尽量做到脸上面无表情,不过姜云涛的眼中,却仍不免透出一丝焦切和急虑。而后面的李书瑶。更是把对这件事的关心溢于言表,满脸都是愁容。目光扫了父母一眼,姜笑依笑着答道:“四日前有人来信,说是我们几家的亲族,已经被移到了不夜城。他们约我今日去那里,说是只要我去赴约。在那里呆足二十天,便可放过他们的亲族。哦?那么此事,你是怎么处置的?”姜云涛挑了挑眉,脸色无比地凝肃。李书瑶则是先露出一丝喜色,然后马上皱起了眉头。以她的智慧,自然看出了其中的恶毒用心。以那些人的实力,以天阙门各个山头堂口,各不服气又互不统属的状态。若没有姜笑依亲自压阵。根本就无法拿下山。而一旦二十日之后,姜笑依好不容易在这些人,所形成的势,也必将削弱到最低点。那时候,最好的结局,也就是分割楚国半壁江山而治。至于天阙门,只怕大半弟子,都会重新倒向明欲旗下。虽是担心自己亲哥哥,和姜李两家族人的安全。可若是让姜笑依就这么去赴约,她也不甘愿。几天以来。她对姜笑依所面临的敌人。已经大致有了个了解。而眼下的情形,分明就是不进则退之局!步履稍乱,就或将踏入万劫不复之境。“我既然到现在还站在此处,自然是不打算如他们所愿。”眼看着李书瑶地神色变化,姜笑依神色自若的摇了摇头:“不过我已经派了英雄到不夜城,过去替我赴约。此外,还有两名战力极强的高手。以及两百具金丹傀儡。总之,一定会护住大伯他们无恙便是。既然早知他们。会以我亲族,作为要挟我的筹码。我又怎会不准备,反制他们的底牌?真是妇人之仁!”姜云涛的脸上,掠过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放心之色。紧接却又一声冷哼,训斥道:“你大伯和舅舅他们费尽心机,掩护我和你母亲宏儿逃出来,为的便是让你好心无顾忌。却不料你在这等关口,还要遣出英雄这样地重要战力,却做那无关紧要之事,真是无可救药!”姜笑依笑了笑,对着李书瑶眨了眨眼,即不答话,也不反驳。而良久之后,姜云涛又是一声叹息:“这次就罢了!不过阿笑,你既然已经决定和他们争上一争。这心软的毛病,却是你最大的弱点。日后若是再遇到这种事,切忌要勿以我等性命为念。”姜笑依这次却不敢虚应故事,敛起笑容后,神色严肃的一躬身:“笑依记住了。不过父亲且请放心,有今日之教训,笑依绝不会让自己的亲族,再有机会落到如此境地!”姜云涛和李书瑶闻言,互相看了一眼后,都齐齐露出一丝笑意。“直到现在,还呆在他皓月分堂的总部里。看来那家伙,是不肯来了。小师弟,看来你和老师小看了他呢!像这等枭雄人物,又怎会起估计这些家人亲友?依我的话,现在就干脆将这些杀掉,然后把尸体给他送过去!”不夜城外郊,某个放弃的仓库内。一个鹰鼻少年,正斜躺在座椅上,一边把玩着天手里那轻薄的手机,一边冷笑着说道。而在他的旁边,席白则以若有所思地神情,不停地摇着头:“不对!以他的性情,绝对不会弃他这些族人不顾。之所以到现在未来,恐怕是另有缘故。我和老师观察了他这么多年,应该不会错判——”话到此处,席白想起几天前在燕国那处基地里,和老师说起的,姜笑依自妻子死后,便性格大变的言语,忽而又是一楞,有些不敢确定起来:“总之,还是再等等。我听老师说,自从姜笑依也掌握了和他同等的力量之后。他的空间能力,已有瞬间跨越千里之能。通定城距离此处虽有万里。在我等眼里非常遥远。在他而言,不过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而已。别说只是午时,即便到了傍晚,也不能这么轻易放弃!我看你现在连自己,都不敢确定他会来吧?鹰鼻少年一声哂笑:“倒是他那最得力地臂膀沈英雄,如今已经在路上,正向这里赶来。我承认他有情有义,不过让自己地助手来处理此事,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席白却没有理他,刚才他虽然有些犹豫,可是回过神后又恢复了之前地想法,一个人的性情再怎么改,这种本性还是不会有大的变化的。不以为然笑了笑,他转头看向了旁边,一直沉默着,抱胸望着门口的仲孙召奴:“仲孙师兄,你也那人也照过几次面。你以为他会不会来?别人我不知道。”仲孙召奴面容不改,只是目中闪过一丝冷忙:“不过是他的话,我想他一定会来!”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