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八十四 若兰

第四百八十四 若兰(1 / 1)

“请进!”听到办公室的门被敲响,姜笑依也不抬头,继续处理着手里的文件。这两天是他最忙碌的时间,八千人的补给调配,还要从各地调度,购买大量的丹药符。虽说大部分都是由沈英雄他们负责,但是财政支出,却必须他来批阅。原因无他,是由于财政拮据的缘故。八千人的大行动,即便几个月前从月墟门那里获得的财力,也无力职场。缺额的部分,必须从他家族产业里调度,或者向皓月和静海三省富豪募集。而这一切,都非得由他亲自出面方可。而沈英雄和姬傲穹的能力,虽都是万中选一,可终究还是不能替他处理所有的事务、“笑依大人。”门打开,走进来的,却是幽若兰的身影。“若兰?何事找我?”将手中的笔暂时放下,姜笑依抬起头,不过脸上并没什么意外之色:“大人,这次的行动,为何大家都有任务安排。唯独我却是闲着?”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幽若兰的脸上,露出疑惑之色。“原来是为了这个。”姜笑依微微一笑道:“怎么说只有你是闲着,像我的父母,不同样是没有事做么?可是——”幽若兰的脸色微红,摇着螓首道:“那不同的,我是大人您的仆人,怎能和伯父和伯母相比。若兰!记住了,你现在已经不是我的下人。而是我姜笑依正正经经的师妹!这话可别在方南姐面前说,否则地话,你师傅非得埋怨死我不可。”见幽若兰嗫嚅了一下嘴唇,似是想要说些什么。姜笑依挥了挥手,脸色严肃了起来:“我知道你想说些什么,无非是若兰你既然是天阙门的一员,又是我的师妹。这一次,自然要为我出一份力是么?”姜笑依的话,刚说到第一句时。由若兰就在重重点头。显然是她的预见能力,已经知道紫发少年接下来会说些什么。而此时的姜笑依,也注意到,他后面的言语,总共花费的时间。几乎长达半秒。也就是说,如今在不大量动用道力的情况下,幽若兰也可以准确预言到,半秒钟后地情形么?想及此处,姜笑依的心内,不由微觉寒意。也不知,是否是因为幽若兰在目盲之后。常年都未停止过,在平常状态下使用预见能力的缘故,她如今的预演能力。比史籍中那几位前任次神级能力掌控者,要强大的太多。特别是在如今突破金丹级之后,战力地跃升,可用突飞猛进来形容。粗略的估计,实力已可与姬傲穹和李道通比肩。若非是姜笑依,如今已经完全掌握了领域,面对这少女,也都不敢言轻胜。至少在幽若兰的道力用完之前。根本无法伤及到她分毫。此女若是能为他臂膀,即便敌手是宁还真和李青莲,他又有何惧?可惜——心中一叹,姜笑依从深思中回过神来。面对盲眼少女期盼的神情,紫发少年却摇了摇头:“你的心情,我全都知道。可是若兰,我确实不想你加入到这次的行动中——可是为什么?难道现在我的实力还不够强么?或者是我的能力还太弱?笑依大人。告诉我,若兰会努力的。我,我真地想帮你——”幽若兰越说脸色却越白,在她识海里,预见到姜笑依的神情,根本就没有变化,那是再坚定不过的拒绝。“若兰。不是这方面的原因。这段时间。你真的很努力。”手抱着胸,姜笑依向后微仰:“老实说。只是四年时间,就从先天到达金丹,这种成绩就连当初的我,也是远远不如。不过我有句话想要问你,你这么想帮我,到底是单纯的想要报恩,还是喜欢我?那年我被拍卖时,以为自己这一生,都已经没有了希望。最后是笑依大人你把我救出来,对若兰可说是恩重如山。”幽若兰低头垂目,望着脚尖,吹弹可破的俏脸上满是红云。可爱得让人看了,都忍不住想要扑上去咬一口。“如果是报恩地话,大可不必。我那时搭救你,目的并不单纯。”姜笑依摇了摇头:“这些年来,你可见我对不认识的陌生人施以援手,或者搭救施舍过么?我的为人,若兰你该非常清楚了。而且救你之恩,早在当初你用预言能力,助我逃脱公冶家三才昊阳剑阵追捕时,你便已经还过了。若是喜欢我——”见幽若兰的脸上,再没有了一丝血色。紫发少年稍显迟疑,又坚定的开口:“那就更加不必。相反的是,你现在不但不改喜欢我,反而应该恨我才是。能知道吗?这是为什么?”幽若兰地声音,也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竟有些嘶哑。“对不起,若兰!”姜笑依的面色沉凝,他的心情同样不好过:“此时还未到跟你交待这一切的时候。几年前决定教你修真之法时,我曾在自己心里许下五年之约,决定五年后告诉你一切。现在虽然远未到时候,但我还是决定将这个日子提前。二十五日,当我顺利进入山时,我会告诉你所有的幽若兰无力地摇了摇头:“我也是天阙门人。即便不为报恩,这次也有义务,为门派出点力。知道吗?若兰——”姜笑依苦笑一声,从幽若兰神情执拗的脸上,转移开了视线:“其实若非是沈英雄和李道通他们两个。特意为你央求。我其实就连你现在,在皓月分堂负责的那一点小事,都不想让你为我做地。这不止是防范,更是惭愧!我这么说,你明白了么?”感觉自己地心脏,就仿佛被无数言语化成的锋刃。搅成了粉碎一般。幽若兰只觉胸中一阵绞痛,又空空落落地。她手捧着心,从座椅上艰难地站起,身形摇晃。几乎无法立稳。“——若兰,你的心意,我其实早就知道,可是对不起,我无法回应!不过七天之后。二十五日,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姜笑依没有回头,去看幽若兰离去的神情。只从灵识镜映中,盲眼少女那踉踉跄跄的身形,便知对方此刻的失魂落魄。他心内再次一声叹息,以他现在的魂力等级,心灵联接能力足可联接数万人。若是能再和幽若兰联手,借用她地预言,那将是比他自身所拥有的空间领域。更加恐怖的力量。而即便是只有他两人,也足以和宁还真和李青莲二人抗衡。可惜的是,杀兄之仇,让他几乎没有将这女孩真正纳入麾下的可能。失去亲人地痛楚,没有比经历过前世父母辈暗杀的他,更加清楚的了。虽说他们两兄妹幼年便已失散,没有多少感情,此事还存在变数。可幽若兰究竟会怎么做。他也无法断定。而瞒着对方,更是愚蠢之举。对方终究有一天会发现,会疑虑,当怀疑的种子一旦发芽,任何事物都无法阻挡它的成长。而以幽若兰之能,想要探究真相,那是再容易不过。“若兰她这是怎么了?”几乎是若兰刚走出办公室的门。沈英雄就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份信件,脸上满是疑惑之色。“有些事情,跟她分说了个明白而已。”姜笑依皱眉答道,眼睛已是望了沈英雄的手中:“这封信,是给我的?上面的收信人写地是你,本来该幽你秘书送来。不过这封信,有点不同寻常。所以我亲自送来。”沈英雄心中虽还有些疑惑。此时却也不好多问,只好将信封放在了姜笑依的面前。“这是由一位真一大成境。在五百里之外,亲手交到我手下弟子的手里。我觉得,多半该是出自那些人的手笔,”姜笑依也不觉奇怪,沈英雄是安全总监,分堂总部的安全,都是由他负责。这封信,自是层层叠叠向上交递,最后到他手中。信封的法阵仍是保存完好完好,此前并未被拆开过。姜笑依拿出里面的信纸,在上面只是扫了一眼,面上就油然色变。“上面说的是什么?”沈英雄眉头一挑,只看姜笑依地神情变化,他就知这信中所提,恐非是什么好事。“说明欲已经把我们几家的族人,全部交给他们看管。他约我二十一日的时候,去不夜城一趟。只要我能在二十天内,呆在那里。他们会依约放过我们的族人。”一声冷笑,姜笑依将手里的信纸揉成了一段,丢入了纸篓里。“二十一日,嘿嘿!他们倒是好快的消息。这么说,你之前的计划已经行不通了?那么这次,你可要应约?”沈英雄目露忧色,心知姜笑依,绝不会轻易放弃自己地那些族人。这时候的姜笑依,是相当固执的。“自然要赴约,不过对总体的计划没有影响,只是部分细节,需要再稍稍变动一下而已。”姜笑依一声哂笑,脸上神情依旧淡然:“不过赴约的人,是你而不是我。英雄你的主力集群,就暂时交给冰城姐指挥。在跟上我们之前,先帮我处理好这件事情。”沈英雄听得一头雾水,正要再问世。却见姜笑依忽然神情又是一动,脸上露出隐约的喜色。而下一刻,另一个姜笑依,穿越空间而来,出现在办公桌旁后,又化作一道宏光,马上进入到姜笑依地体内,与其合二位一。“英雄,别露出那个样子。详细我等会再跟你解释,不过现在,不妨先让我高兴高兴。”看见沈英雄地脸上,露出的那更加疑惑不解地神色,姜笑依再次轻声一笑,转动着一起,望向了北方偏西的方向:“我期待着的变数,如今已经来临。只是不知道,那两位,此时要如何应对呢——”而与此同时,燕国北方的那条山脉中,那小山峰上的亭内,剑修者的手,忽然重重的击在了青玉棋盘的一角。唇角间带着笑,而那双丹凤眼中,却满是刺骨的寒意。“老家伙,这时候不乖乖躺着,还抛出来干什么?”他大袖一拂,已经御剑腾空而去。而当话音落下,整个青玉棋盘,连同这个小小棋停,都整片整片的化为齑粉。而几万里之外,那间坐落在花园内的全玻璃办公室内。宁还真也忽然站起了身,走到了窗旁。同样,也是面朝着西北的方向、看着窗外远处,中年道者的脸上,露出复杂之极的神色,喃喃自语着。但更多的,却还是冷笑。“总算肯从封印阵出来了么?果然如此,早在意料之中呢。不过既然出来了,那就别想着再进去。你以为如今性命可保无恙,我却偏要让你知道,这个世界已再没有你的容身之所,如今这修真界,已再不是三千年前!”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