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八十三 烈山

第四百八十三 烈山(1 / 1)

枫林,木质的殿堂内,一位青衫男子慢步走了进来。他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径自不到大殿中央处盘膝坐下。在他的上首对面,一位满脸刀刻般皱纹的中年人,早就盘坐等候在此。他的是旁边,作者一个明眸皓齿,年约十八的少女。而在他们的两旁,各有数位老者和中年,皆是面色铁青,眼神肃然。“——这些天来,我就在奇怪。巡山堂和除魔组上下,包括轩辕,万俟,宗政三家的子弟在内,都是鬼鬼祟祟。似有什么隐私串联,不可告人之事。不过仔细想想,却又觉着不可能。明欲入主山,万俟,宗政两家出力最多。若无人牵线搭桥,他们又怎敢对明欲轻易背离。而这天阙门上下万余弟子当中,凡是嫡系一脉,又或者与明心,明非,姜笑依等人过从稍密之人,都无不在明欲那些亲信的监控之下。按道理来说,姜笑依那厮即便要遣人策反,也应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而这山虽非铁桶,却也该滴水不漏。但老夫却想不到——”殿堂的上首中央,列山鹰眼望着对面的青衫中年,眼神锐利如刀:“这个代姜笑依串联山上下之人,竟然会是厉沧海你!正是我。”厉沧海的脸上,始终挂着一丝笑依:“大约五年前的时候,在下已是效忠于皓月姜家。在姜李二氏的所有从族当中,位列第三。呵呵!这么说来,早在学院中的时候,你便已对那孩子效忠了么?这么多年来,竟然一点风声都不露。于众人不知不觉中,在长老会里布下你这么一颗暗子。那孩子,真是好深的心机。而你厉沧海。也是好大的气魄!”列山鹰摇着头,脸上露出感叹之色。“我家大人,本就天资聪颖。论资质谋略,当世之间无有二选。他的布局,又岂是常人可以测度?至于说到在下的气魄。此话大谬不然。当年在下之所以答应效忠于姜家。只能说是我那位大人的气度心胸,实是让人心折。让人甘心俯首,为之效力。”说这句话时,厉沧海自己都觉好笑。之所以答应会效忠姜家。虽也是觉着那少年可能前途无量,但其中多半还是那颗续命金丹地诱惑。而在七日之前的时候,他当时还以为姜李二家和嫡系一脉。都已无翻身之机。却不料只是过了短短半日,姜笑依已是翻掌为云,硬生生的吧局面搬砖。此时进退失据,惶惶不可终日地,反倒是当日踏入狼上,将清虚真人架空时,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明欲真人。不过这些,却没必要和烈山鹰多说。他此来是说反身为四大世家之一。明欲此刻最大支柱的烈山家族,而不是跟烈山家的这些人,解释他如何效力于姜笑依麾下的经过的。“厉长老即是代表姜家和皓月分堂而言,可是想要策反我烈山家族?却不知,姜笑依那厮肯为此付出多少?”洪郎如钟地声音。非是出自列山鹰之口,而是来自右侧的首位。厉沧海觅声望去。见是烈山鹰之弟烈山度之后,不在意地摇了摇头,脸上露出讥讽之色:“还请在座诸位别搞错了!在下此来,可不是要策反你等。而是给你们烈山家,送一条生路!好大的口气!”烈山度不屑地一笑:“如今这山附近,光是3s级的强者,便有数位。姜笑依有何能为。敢说能拿下这山?送我烈山家一条生路?嘿嘿,此言何其可笑?又凭什么?就凭我家大人以一人之力,于苍龙原内斩杀十四名真一和一名3s级强者!就凭那些人,动用十数位真一大成,却莫能动摇皓月分堂和我家大人分毫!就凭这山之外,我天阙门上下一心的六万弟子!”厉沧海一声冷笑,声线渐次激昂:“列山族长。看在你我这百年来交情的份上。我再劝你一句。烈山家如何选择,可要考虑清楚了。此番天阙门之变。缘由便是那些人,要奔着我家大人而来。可如今怎样?除了大人之妻被重创之外,却连他的毫毛都未曾伤到。而明欣被杀,他们也是无可奈何。而如今天阙门内,大人他已是众望所归。此间力量的对比,你当心中有数才是。楚国之内,如今大局已定,烈山家万不可一错再错。难道非要到族灭人亡才肯醒悟?未必吧?”木殿内一阵良久的沉默后,那坐于烈山鹰身边的少女突然开口:“姜笑依乃是我学长,相处数年,我知他为人重情重义。如今这枫林镇内,姜李二族和姬素两家,皆被明欲控制,只恐他不会坐视不理。这个不劳闻樱姑娘操厉沧海却连看都没有看烈山闻樱一眼。“此事我大人早说,他自有办法保全。当然,如果办不到,那也该是天命如此。为了天阙门,为了家族,我家大人不介意牺牲一些人地性命。总不可能为了他们,坐视明欲在这山逍遥自在。”烈山闻樱抿了抿唇,心中暗恼。她想提醒厉沧海,明欲尚有个极大的筹码在,却哪知对方根本就不予搭理。而对厉沧海的话,她更是不以为然。以姜笑依的性格,又岂会不在意他那些人族人。他真要把他们弃之不理,那才是咄咄怪事。不过此事,却也委实上不得台面。修真界者,不止是个大家族。就连个大门派,惯常的做法,都是将失陷敌手的弟子族人,当做不存在。以此事作为谈判筹码,不止是厉沧海不屑,就连她地族人也不大认可。“到底是否大局已定,此事先抛开不言。我现在只想知道,我烈山若是愿意帮忙,那么你家笑依大人,又准备要我们怎么做?”思虑良久。烈山鹰再次开口,那锐利的眼神,却有些黯淡。“大人他已在皓月进行动员。将于七月二十一日率那天八千弟子东来。预计二十四日抵达山下。二十五日,会同清师叔和明空明岩几位真人一同攻山。”厉沧海脸色凝肃着道:“他想要你们烈山家将功赎罪,配合轩辕家,于我家大人攻山那日,择机毁去天元,极乐和凤鸣三峰的法阵。至于枫林镇其他法阵。自由除魔组和轩辕万俟,以及宗正几家的人负责。”殿内众人互相看了一眼后,都轻松了一口气。厉沧海的要求,在他们的意料之中,也并不是很过分。以烈山家如今地力量,单只是天元,极乐和凤鸣三峰地法阵的话,应该还是能够办到。唯一地难点就是极乐,那里乃是明欲真人防御策略中的重中之重。不过仔细想想办法,也有成功的机会。更何况。轩辕家虽然在明欲掌控总部所有大权之后,族中弟子就被排挤中要职。但在厉沧海所述几个山峰上,仍有着不少力量存在。两个家族若是互相配合得好,基本上没有失败的可能、很显然的是,姜笑依在分布任务地时候,仔细考虑过烈山家如今地能力。“那条件呢?此战之后。笑依大人,又要我们烈山家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肯原谅我等?”烈山鹰又问。而包括烈山闻樱和烈山度在内,所有人都再次露出担忧之色,这也同样是他们最关心地两件事之一。烈山家这次能否继续在天阙门内存续,存续下来后会受到多少损失,都在厉沧海的口中。“呵呵!不存在什么原谅不原谅。烈山家选择倒向明欲。笑依大人他也理解。毕竟那些人的力量,以及他们开出的条件,这世上也没有多少人,能不动心的。大人他也说了,只要烈山家肯迷途知返,你们的事。他会站在天阙门掌教的立场,秉公处理。”翘起了唇角。厉沧海淡然一笑。“那么。请问如何秉公?”烈山鹰神情一动。“首先,若烈山家中途倒戈。在二十五日那天能让大人免罪,可免去灭族之罪。其二,大人听说此次烈山家和明欲勾结,乃是出自令弟手笔。而这次的事件,烈山家也总需要要人站出来承担责任。”说话中,厉沧海扫了静坐不语地烈山度一眼:“所以此战之后,还请令弟当众自裁,以示我们天阙门上下!”话音落下,烈山家的众人齐齐面露惊容,不止是因为厉沧海开出的条件。而是对方竟连烈山家与明欲和那些人间的勾结,是由烈山度来负责联系之事,竟也知道的清清楚楚。这种情报收集能力,实在是非同寻常、“厉师叔祖好没道理!”烈山闻樱冷笑道:“若无我们烈山家之助,笑依学长他们,是否能攻下山都是未知。如此苛刻的件,师叔祖你不觉太过分了些。呵呵,提出条件地是我,不过到底接不接受,却在你们烈山家,若是不同意,大可以拒绝。我家笑依大人不会在意。”厉沧海笑咪咪的看了列山闻樱一眼,又转头望向了烈山鹰:“其三,包括身为族长的烈山大人你在内,还有在座几位烈山家的长老,都请在战后自去刑堂领罪。”、列山鹰眼露沉思之色,淡淡道:“这么说来,万俟和宗政家,也已经同意了?不错,差不多是你们一样的条件。”厉沧海点了点头:“其实不止是他们两家,便是水家和阳家,也是这般处置。不知烈山大人你,如何答复。”烈山鹰张口欲言,眼角的余光,却忽看到烈山度正一脸铁青地坐在那里。于是话刚到嘴边,就又略显迟疑地改口道:“还容我仔细考虑考虑。即如此,那么在下告辞了。”厉沧海笑着站起身,走向了门外。堪堪踏出大门口时,又回过头,带着一丝讽意说道:“我家笑依大人二十一日便要动身东来,如今时日无多。还请烈山大人您万万抓住机会,早做准备才好。”当最后一字的声音落下,厉沧海已是大笑离去。而烈山家宗宅地议事殿内,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片灰白。“刚才兄长明明就要答应,为何因我而推拒?”半晌之后,烈山度目光闪烁着,看向烈山鹰、“这次和明欲的勾结,虽非我之所愿。不过三弟你也是为了家族着想,此次要你一人为家族存续,而付出代价。作为兄长,我不能不顾及你的感受。”烈山鹰一声叹息,望着门口厉沧海离去的方向。烈山度却摇了摇头:“兄长何用在意?此次责任缺失在我。而且,即便我不愿,兄长你终究还是会答应的。”烈山鹰闻言轻皱起了眉头,也不理烈山度言语里透着的怨气,转首看向了自己地女儿:“闻樱,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烈山家地族长——父亲?”烈山闻樱的脸上顿时露出讶色,而其余诸人却是面色不变,仿佛早知如此一般。“闻樱,我们这些老一辈地人,如今都已经毁了。”列山鹰又是一声轻叹,目露萧索之色:“若是得闲,闻樱你便把你兄长召回来。烈山家的未来,还要靠你们兄妹。东成的妻子,与姜李二家多少还有些联系,有她代我们转寰,烈山家未必没有在短时间内崛起的希望——”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