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八十二 议战

第四百八十二 议战(1 / 1)

“——预定的集结地是江州和通定,渝州三城。分别对应第一到二十,第二十一到四十。以及第四十一到七十三。这三个集群,分别由傲穹,道通和沈英雄负责指挥。所有的大行,必须在三天之内完成集结,到达这三个地点,并按照建制进行编组——顺便说一句,通脉期以下的我不管,但凡是凝液期以上,却必须全数抵达。若是哪个大行,未能按照预定计划完成,我会对负责人进行重责!至于如何惩罚,我觉得,你们还是不要听得为好——”说话的同时,姜笑依冷冷的扫了下面一眼。虽然未曾特意去看什么人,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是针对会议室内,位置靠前些的那些大行长们。这些都是天阙门内,正经出身的弟子。而此时,却无不都面露凛然之色。紫发少年的唇角向上弯起,可是这丝笑意,怎么看都透着股寒意。而所有在皓月分堂,呆过两年以上的人都知道,这是他们的次座大人,开始认真起来的征兆。既然是从他嘴里说出的话,那么就必然不会打什么折扣。而且绝不如刑堂那般,有情面可讲。凡是未能完成任务的,只怕真的会死的很惨。“每个集群,我会分配三到五名s级高手。此外,每个大行,也会配备一到两名金丹级强者,以增强战力。当然,战斗单位中增加新的实力,可能会有些不方便。我会给你们一段时间,重新训练以磨合队伍,练习法阵配合——”见会议室内的众人,都面露了解之色。姜笑依满意地点了点头,收起了唇角的那丝笑意。其实说实话。下面的人里,除了跟随他几年。道法学院出身的正式天阙门弟子之外,其他的人,他都无法完全地信任。三年之前。他动手招纳楚国内。那些凝液期散修的时候,不少金丹期以上地高阶修真者也慕名而来。当时他的魂力等阶,因为真人境修为的关系,只到第七阶,无法对这些人地心智和思维模式进行影响。更无法辨别这些人地来路,是否真正可靠。加上长老会那边,也不允许。所以当时他都未曾将这人。纳入到天阙门分堂系统内。不过若是就此放弃,他又觉得可惜。毕竟散修中高阶强者不多,而其中大部分,都是资料不错的修真者.若是能纳为臂助。对他而言是不错的实力补充。即使不能让他们加入到天阙门内,招揽入家族,也是很好的选择。经过细思之后,他把这些人,都隐匿安排在皓月分堂各地。一方面,可以让应舜臣,细察这些人的来历。另一方面,则可以等待到他的魂力增长之后。再择选录用。而现在。这些人加入天阙门内的所有阻拦,都已经消除。他地魂力。已经达到连真人境都无法轻易抵御的第九阶。而长老会,则再无法对他招纳散修的政策,进行干扰。至于之前,之所以会说完全的信任。是因为这些真人和金丹境高手,被洗脑地时日实在天多,虽已形成了对他忠诚的潜意思,不过还未经过时间巩固。关键的时候,只怕是多半不起作用。此外,其中尚有少部分人,就连应舜臣,也在历经三年之后,都未能调查处他们的具体人生经历。是否某些人的暗子,他也无法确定。不过好在这一次的山之战,主力却并非是这些基层弟子。而是他们这些3s级以上,神州顶峰强者间的角力。安排这些基层弟子攻山,也只是掩人耳目的噱头而已。如今地时势可会所是一目了然,一旦那两个人,再无法对他进行有效地牵制。那么以六万弟子,攻破山的护山法阵,可以说是顺理成章地事情。而让这些金丹级强者加入其中,却只是为了壮一壮,他们皓月分堂的声势。以相当于整个天阙门,将近六分之一的力量,攻出皓月行省。那将是对天阙门内,乃至楚国之内所有势力的震慑。无论是对如今统合整个门派之力的过程,还是未来执天阙之权柄,都有极大的好处。“——集结后在这三地停留十天,我会为你们准备好足够的丹药,暗器和道符。这段时间里,相信也已经足够你们熟悉彼此。而十日之后,无论我们准备的如何,都必须出发。”用教鞭指点着水镜中的大楚地形图,姜笑依的目中,再次闪过冷厉的寒意:“我需要你们在七月二十四日之前,到达山之下。七月二十五日,我想要站在接天峰上,看到明欲的头颅!”当话音落下,会议室内落针可闻.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总部的护山法阵,是以整整十一根句芒定阵柱。作为枢纽核心的超梦幻级阵法。以六万弟子围攻,即使里面无人主持,在正常的情况下,那也需要五日之久,才能将这法阵打破。而紫发少年,却只给出一天的时间,实在是让人感觉有些古怪。不过虽是如此,却也无人站起来质问。他们这位上司的言语里,充满了自信,显然对此,是有相当的把握。而姜笑依,又到底会采用何等的手段。十四天之后,自然会见分晓。他们只需像两个月前,叶月镇一战般,只需听命行事,然后等待胜利便是。接下来,就是分派各自的临时训练和具体的集结补给地点。这点自有沈英雄三人负责,倒无需姜笑依亲自去讲解。至于十日之后,具体的行进路线,却非是此刻的会议,可以透露的。虽说此次山之行,声势是越大越好,而沿途也并无强敌。但姜笑依却不想给人机会,预先准备好应对他们的手段。而等到这一切都忙完之后,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空旷的会议室内。所有人都已急匆匆的离开。整个三百坪大小地房间内,就只剩下姜笑依和沈英雄他们几个亲信之人。“笑依。这次我们的行进路线,虽都是明月,明礼几位师叔祖他们几位地辖区。可沿途上。却也有不少曾经跟随那些人。向我们皓月动手的家族势力,你打算拿他们怎么办?”姬傲穹抱着胸,目带探询之色地,望向了主位上的紫发少年。虽是未明名言,不过在场几人中,除了为曾在三零零一宿舍呆过地幽若兰之外。所有人都明白,姬傲穹真实地目的。非是问这些家族该如何处置。而是想知道,沿途上的水家和楼家,还有葛天家。他们该怎么对待舒力的目中的精芒,也是一阵闪动。他的那些族人。这几天都已经聪明地选择退到了皓月。有阿笑的力量护翼,安全再不成问题。可是和水无月他们地交情,注定了他无法,对姬傲穹的这个问题不在意。“无月和千夜的性格我了解,若不是家族逼迫,他们不会对我们动手。而且从当日的情形看来,他们两人只怕也都留了手——”姜笑依皱起了眉头,放下了手中拿着地文件。沉吟着道:“不过错了便是错了。这世间所有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若是他们肯降。那族中长老和主事长全部扣下,待拿下山之后,由刑堂处置。但如仍是冥顽不灵,想要拒抗,水家和楼家,那也没有了继续存在的必要——”姬傲穹和沈英雄几人对视了一眼,都轻松了口气。刚才姜笑依的语气,虽然非常的严厉。但是这处置的办法,显然是已经留了几分情面,并没有想要,真正将这些家族赶尽杀绝的意思。交由刑堂判罚,此举看似公允,不过以这些家族联合起来的潜势力,足以使得大事化小。不过家族被重创,族中地当权者领罪,却都是免不了地。反倒是舒家,因为舒力而免过了这一劫。“阿笑,你要一天之内,拿下山的护山法阵,这难度可不小。”沈英雄眼睛眨了眨眼,好奇地猜测道:“如果我记得没错,七月二十五日,正好是张成,将群星计划完成之时。这么说,你是已经打算动用群星?”姜笑依点了点头:“大致没错,我让长成以最快地速度去完成计划,就有着动用它的意思。可是如此一来,不嫌可惜了吗?”素冰城面露惋惜之色地道:“我听梦琪姐说,群星光只是如今的威力,即便三位真人大成联手,只怕也难以抵御。而一旦完成,当是这世间的无上杀器。虽都同是超梦幻级别的法阵,可是以群星矩阵轰击总部的护山法阵,实是大材小用了。为此而暴露它,有些不值——”听着素冰城的话,舒力以及幽若兰两人,皆是面露惊疑之色。他们从不知道,姜笑依的手里,竟然还握着这样的底牌。而其中的舒力,更是直皱眉头,如此说来,那日竹林一战,即便不用他出手相助,他们那一方,也断然没有胜机。“冰城你无非是担心,我们最后的底牌暴露而已。其实我们在这一个月,接连发射三十余颗卫星上天,诸门猪派,还有那些人,也岂能没有警觉。如今只是还没搞清楚它们的用途,而一时之间,有些迷惑而已。我相信以那人在阵道方面的宗师造诣,只要肯潜心要就,它们的能力,迟早都要暴露的。所有是否继续雪藏,并没有多大的意义——”姜笑依轻轻一笑道:“何况,我也说了,这只是最后的备用方案。小小的一个山,确实还不值得我动用他。一日之内,拿下山,我另有其他的手段。““族长大人,还有个问题,”张成皱着眉道:“我们,还有素家姬家的族人,如今一小半都被扣在山,若是明欲打算以此威胁,我们该怎么办?”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姜笑依,这也同样是他们,最关心的事情。“是你姑父大人让你问的吧?”姜笑依又是一笑,张成虽然能力极强,但是在他面前,素来都是极为拘谨。这些话,多半是代李书瑶和姜云涛问的。而此时长成也是略带歉意地笑了笑,印证了他的判断、“此事我也仔细想过,牺牲这些族人的性命,以换取我们几个家族的万世基业,这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以如今我们的形势而言,已经没有了退路可走,更不可能为了他们,而放弃争夺生存的权利——”话到这里,姜笑依却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摇了摇头:“不过说到底,我还是办不到。若是这霸业宏图,一定建立在亲人尸骨血肉之上,那么不要它也罢!如今凌香已遇不测,我不想更多的亲人,在我面前死亡。”包括舒力在内,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姜笑依刚才所言,可不应该是出自一个,即将手握整个楚国修真界,大半权利的上位者之口。在修真界中,以壁虎断尾的手段,来保全家族,并不罕见。所有族人,更不会有易议。而相较之下,姜笑依此举,倒是连妇人都有所不如。如此的优柔寡断,那么此次山之战,也必然是束手束脚。可是在不以为然之余,众人不自觉的,心里却又有几分轻松、“担心什么?我的话还没说完——”众人的神情变化,姜笑依自然都看在眼里。绝美的紫发少年。却又是冷冷一笑:“我知道我有些心软的毛病,不过还在这一次,我们也不用为此付出代价。那些被困的族人,我自有办法,保全他们的性命!”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