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七十九 杀性

第四百七十九 杀性(1 / 1)

“哈哈哈”整个太和殿,只闻姜笑依的狂笑声响。不过此时,却已没有任何人出来指责他的狂妄。林惊鸿收起剑,微带笑意地眯起了眼。而其余的大臣。则是个个都面如土色。以一人之力,瓦解皇家在京城所有实力。人数近万,却莫能当之,这个少年,确实有这般大笑的资格。“季涛!属下在!”季涛踏前一步,看向姜笑依的眼内,满是崇敬之色。早就听闻门内的传言,皓月分堂的次座姜笑依,乃是更胜芮晔的掌教人选。之前还有些不信,然而就今日所见,此言却是再确实不过。不论战力如何,光是这份将皇室视若无物的魄力,就远非巡山堂的那位天华真人可比。他但任驻楚皇京的外事人员,已有数十年之久,却从未有向今日这般畅快淋漓,强势的让皇家哑口无言。他并不觉得,姜笑依的行为,有什么不妥。修真界,本就是强者为尊。有时候用手中的剑来说话,比起其他的手段,要好用得多。,如今天华真人已薨,明欲勾结长老会中的部分人,以及几个大世家,在山之上,将掌教清虚真人生生架空。原本都道是这次嫡系一脉,基本都要翻船,不过两天前却又出消息,姜笑依怒杀明欣,将劣势的局面,硬生生的给搬砖了过来。而如今一旦天阙门总部被攻下,除去那般叛徒贼子,这天阙门的掌教,除去在门中声望日隆的姜笑依之外,就别无其他合适的人选。有这等强势的领导者。天阙门实是大业可期!没有去仔细理会季涛地心思,紫发少年仍是冷冷地看着台阶上,那般已经恐惧到了极致的官员。“下任楚皇,就由你们外事部门来选择,要选个贤能之君,聪明不聪明倒在其次,不过一定要听话!至于我之前说的那五个条件。也一个都不能少!自当从命,季涛绝不会让大人您失望!”见季涛躬身躬身应是,姜笑依满意地点了点头,又看向了林惊鸿:“我这属下的分量,还稍显薄了些。还请前辈,帮他压压场面。一旦这里的事处理完。前辈可到我皓月分堂的总部在找我。关于这个世界法则的排斥之力,晚辈也可以为前辈解决。大人放心,这里有我坐镇,皇家之人。不敢造次。”林惊鸿笑了笑,站起身来一拱手,竟是一副自居属下地做派。“如此最好!那么在下就告辞了!”冲着林惊鸿施了一礼,姜笑依也懒得理会殿内的其他人,领着金阳转身便走。一脚将殿门踢开。门外面踌躇着是否要进来的那些修真,仿若受惊之鸟般,纷纷四散离开,再次退到了五百丈之外。姜笑依见状,顿时旁若无人的再次大笑数声。大踏步的,向宫外走去。望着紫发少年,那越去越远的背影。太和殿内。所有地人都是满脸复杂之色。有敬,有畏,更有恨意夹杂其间。而林惊鸿,则是底不可闻的一声叹息。“如今成就,一代天骄四字,亦不足以彰其名。此子可惊,可畏好狠辣的手段,好大的手笔”办公室内。罗师有些失神地喃喃自语。水镜中的影像。还是停留在之前那个角度,俯望了姜笑依和金阳两人。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他们在楚神京的力量,到底有限。能够在这么近的距离,拍摄到战斗,已是不错。至于之后,在宫内发生的事情,却无法通过水镜得知。原本以为,姜笑依此去楚皇京,最多就是逼迫皇室,签下一些不平等的条约。但就在一分钟前,传来的消息是,皇家供奉中的3s真一大成级强者林惊鸿,被姜笑依说反。砍下了楚皇雄明的头颅。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弑君!虽说凡是修真者,对皇家都不会真正去在乎。然而七国皇室,都是利益一体。平时或有摩擦,但若是触及到他们地根本利益之时,却必然会相濡以沫。得罪其中一家,就等于是和其余六家为敌。冒天下之大不韪。杀害楚皇,等于是将皇室得罪至死,这也确实是需要大气魄。“好奇怪”席白的眉头深深皱起:“以他一向谨慎小心,深藏不露的行为来开,这可不像是他地性子。以姜笑依的智慧,不可能不知道,杀死楚皇的后果才对确实有些奇怪。”办公桌的后面,宁还真看着窗外,也是一脸深思之色:“我曾仔细研究过,他所有的战斗记录。无论是他亲自负责指挥策划的,那几次战事。还是他本身,经历的战斗。对无辜牵连进来的普通人,都是尽量予以保全。其本身,也非是好杀嗜血之辈。他去楚神京,早在我地意料之中。可今日地情形,确实在是古怪。一刀毁去半城,不像是他往常的手笔。我听说此人对他那些亲友极为重视,师兄就是因为杀死了他地妻子李凌香,而导致他突然爆发,骤然间突破真一之境,手刃师兄”罗师沉吟着道:“会不会,就是那次的事情,使得他受了刺激,而性情大变?毕竟对修真者而言。一死可说是百了,杀人分尸,可不是什么人都做得出来的。有这种可能。”席白点头道:“据我所知,那日他对自己的灵宠,态度也是极为粗暴。不过这样一来,事情可就麻烦了。”罗师有些奇怪:“如此不顾后果,嗜杀妄为,这不是好事么?怎么会是麻烦?师兄你不懂,”席白苦笑一声道:“一直以来。我们预测姜笑依的行为,都是以他以前的行事手段和性格为基准。如今他的性格既然大变,等于说是以前收集的那些情报资料,全都无用,这岂不糟糕?如今我们再无法推测出,他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以前预备好地手段也全然无用。偏偏此人在变得妄为不顾后果之余。又仍是聪明绝顶,这就愈发的麻烦。师儿,你小师弟说得对,现在的情形,确实很糟糕。”宁还真转过了办公椅,面向二人:“但我如今最忧心的。却是如今楚国的局势。楚皇一死,姜笑依声势更盛三分。这一个月,明欲的日子将更加难过。确实!”罗师挑了挑眉道:“普通的弟子,根本就不晓得什么叫做大局和大势。天阙门和楚国皇家早有摩擦。虽是占据强势。但很多时候,却都不能不忍气吞声。姜笑依杀死楚皇,将皇家操弄于掌中之举,只会让这些普通弟子解气,让他地声望更隆。而对于天阙门那些大家门阀,以及高层人士来说,姜笑依此举虽是得罪了神州其余六个皇室,但就目前而言。皇家势力的消退,意味着他们也将得到极大的利益。自然是对他衷心拥护。可谓是一举数得不止如此,主动得罪其实六大皇室,昭示自己的鲁莽。未尝不是为了降低。诸派对他的戒心。而不顾后果的举动,也让这些门派插手楚国事务地可能性更小。此战之后,天阙门对大楚的统治,也将更加根深蒂固。”席白摇着头:“我有种直觉,他如今正在一步步的布局。在将套在明欲头上的绳索,越扯越紧之余,眼光也放到了此战之后。此人精通算计权谋,任何可能性都不可以放过““也就是说。你认为他现在。很可能已经有十足把握,获得山之战地胜利咯?”宁还真目中的精芒闪了闪。“老师。我只是这样感觉。”席白迟疑了一下,仍是不敢肯定。“我却可以肯定呢!“宁还真笑了笑:“虽然到现在,都搞不清楚,他是如何让3级的妖王为他效力。寒玄徐悲那等妖族绝顶人物,又是如何沦为他的灵宠。不过他们的去处,我如今却大致可以推断出来。哦?”罗师目光闪动,躬身一礼道:“还请老师明示!这个说了也无用,既然他用出了这一招,我们也无法阻止。到时候,你们自然知道。”宁还真苦笑着挥了挥手:“倒是这山,多半是守不住。那位闭关的明峰,到底找出来没有?”席白摇着头到:“惭愧!山实在太大,而明峰闭关之处,不但有法阵遮掩气息,地点也是极为隐秘。常师叔他们几位四处寻找,至今都无所得。也就是说,此人到底有无在山,也不能确定?”宁还真的眉头挑起。“老师,常师叔他们已经尽力了。”罗师低声劝道:“若是想要消减天阙门的实力,逼迫清虚飞升,岂不也是一样?蠢货!”宁还真目光如电般,扫了罗师一眼,脸上隐现怒容:“教了你这么久,就连大局也看不请么?真要逼得清虚飞升,明欲的大义名分全失。姜笑依还用得着去攻山?找个灵气强一点地所在,另建山门岂不更好?见罗师面上露出愧色,宁还真稍敛胸中怒意,手指敲着扶椅,再次陷入了深思、清虚啊清虚,难道说,这也是早在你的意料之中么?千百年来,让我堕入局中而不自知,你可算是第一人。我布局杀你爱徒,却并未表现出什么过人智能。而今时今日,只是冰山一角,却让人感觉惊才绝艳你到底,是何许人也?出了宫城,姜笑依也不耐一步步走出去,直接置换空间,联通星界,抓着金阳的臂膀腾空而起。虽说仍是如来时一般,气氛却有些压抑。“大人,你好像变了很多。”金阳终还是忍耐不住,她地面色苍白。此言一出,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何后果。“确实是变了。变得嗜血,好杀,鲁莽了可对?”姜笑依目光阴沉:“我知道,其中大部分,都是故意的-虽是这么说,但是当时从雄明口里得知,死在自己手里的人足以三十万时,那时心里的震动,他至今都是记忆犹新。明明心中不忍,为何在战斗之时,他却又全无所觉?融合第二人格的后果,竟是这般嗜杀么?其实早该注意到的,在杀戮中融合,必然也将继承第二人格的杀性。转念又想,即使继承了那杀性又如何,只要自己的亲朋好友无恙,即便再杀个三十万,那又如何?不过一群蚂蚁般地东西而已、金阳先是心下一送,但是紧接着,却又看见姜笑依眼中闪过地狰狞,心中顿时又吃了一惊。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这位主人的性子,确实是变了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