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七十八 招揽

第四百七十八 招揽(1 / 1)

山河鼎毕竟只是一件器具而已,并不能算是真正的自具自足之体,提供给那些皇室供奉的元力,并不算少,却也相当有限。这是他一路无阻,走进皇宫的原因。皇室供奉的人虽多,不过限于元力,很多神通都无发施展得出来。道法的强度也有一个无法突破的上限。故此,他才可以一敌万,轻松自如。换作是其他的地方,虽也可以在这万人围攻中,取下任何人的首级。不过道力的消耗,却将大得出,也不会出现刚才,一个大型法阵,被他一刀生生击愧的局面。而若是真一大成境出手,那么他防自轩辕家虚体影无的手法,就不大行得通。到了3s境界,对方同样可以控制空间,能轻松打破掉空间屏障,伤及到他的本体。不过只看这位老者,直到三名皇室顶级供奉,死在他的刀下,都未曾有所动作。坐看皇室的实力,生生折损六成。可见和楚皇的关系,非常的微妙。更奇怪的是,在以前天阙门,关于皇室的情报中,并没有此人的存在。正思索间,姜笑依忽见躲在雄明身旁不远的一班官员大臣中,一个三十岁许的中年站了出来。似乎是自峙有3s级强者护佑,非但未见惧意,反而一脸义愤填膺之色。“姜笑依你好大的胆子!我皇乃上古人皇大禹直系后裔,受命执掌一国,天下无不尊崇。即便你们天阙门的掌教清虚到此,也要恭恭敬敬,不敢稍有逾越。你不过是天阙门皓月分堂一介小小副座,竟也敢在楚神京内公然杀人,持刀陛见。莫不是”稍显迟疑,中年官员的眸子又是一瞪:“到底是何道理?”哂笑着轻摇了摇头,姜笑依将从刚才进殿始,就一直浮在他身旁的月冥刀收入到掌心之内。此刻不止是他。就连楚皇雄明,以及他身边之人,都莫不皱起了眉头。那人刚开口时,他们就吓了一跳,生恐这人不知天高地厚的举动,把姜笑依给激怒。姜笑依的傲慢,固然让他们极为恼火。然而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这凶神送走。而不是顾及那该死的皇室体面。之前对方毫无忌惮,踢到山河鼎。将皇宫前那一片建筑物全数毁掉的举动,实是把他们吓得怕了。而中年男子刚开始还气势汹汹,到得最后却显出有些底气不足的言语,更让他们大皱其眉。这不等于是公然将他们这些人,对姜笑依地忌惮表面化么?先前还保留了一点颜面,如今却连最后一层遮羞布也被抽走。不过望见姜笑依收刀的举动,众人提到了嗓子眼的心脏。却齐齐一松,重新落回了肚里。姜笑依到底,还是不敢和皇室真正的彻底翻脸。知道对方的底线,那么后面的事情就好应付。而那中年男子,更是面现得意之色,自觉自己的胆气也壮了几分。这时地姜笑依,却已抬起头来:“你又是何人?林业大臣容衡。”中年男子一脸的肃然。“容衡?嘿嘿。没听说过。”紫发少年的目中寒芒闪动,微一拂袖,一道红色的气劲。直奔那中年人。而闭目危坐的老者,则是双眼微睁,深深打量了姜笑依一眼后。却并未出手阻止。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那容衡的身体,直接化为一团肉色的粉末,爆散开来。“莫说只是他地后裔”紫发少年把双手,再次负在了身后,下巴稍稍抬起。他明明是站在台阶之下,但是一眼望来,居高临下俯视着的。却不是雄明和众位大臣。而是他姜笑依一般。那声音更是斩钉截铁,说不尽的傲慢。“便是是上古人皇大禹在此。我这般对他说话,他也不敢说三道四!”整个太和殿内,一阵窒息般的寂寥。雄明心里更是即惊又怒,浑身如筛糠一般发着抖,自大楚立国以来。历代楚皇,还从未如他一般,蒙受如此羞辱。偏偏此刻,无论是他自己,还是那些臣下,又都不敢对紫发少年的话,稍加反驳。之前那些毫不顾忌皇室威权的举动,不能不让他们心存惧意。而姜笑依的言语,固然狂妄。但是配合他眼里地自信和气势,却不知怎的,给他一种此人所说多半是实情的感觉。不过雄明心中又觉可笑,能够和禹帝平等对话,那不就等于是洪荒时代地神级强者么?此子年不过二十岁,就能以空间血脉之身,拥有真一级的修为,资质确实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那自诩实力堪比上古人类帝皇,实在是狂妄到没有边了。“先前说过,这次来找楚皇,是为代我天阙门,与皇室商榷几件笑事。本来让我天阙门的外事人员来负责商议,也未为不可。却只恐他们地分量笑了,陛下未必会肯答应。所以仔细想想,在下还是亲自赶来。”见台阶上众人那仅余的傲气,也都已经被折腾消逝得差不多,姜笑依这才冷笑着继续说道:“第一件,从今往后,皇室供奉每的数目。当以一万六千人为限。且每五人中,当有一位我天阙门弟子。此外,凡大行长以上职位,都需我天阙门首肯”此言一出,不论是楚皇雄明本人,又仰或是众位大臣,都是脸现惊怒之容。楚国皇室共有供奉三万,分布二十四省。而姜笑依轻飘飘一句话,就想将皇家的实力,削弱半数。而后面两个条件,更让人难以容忍。代天阙门奉养四千弟子就不说了,大行长以上职位,由天阙门首肯。那么这些供奉,对他皇家而言,岂不有等于无?然而他们只张了张口,就又把到嘴边的话,全数吞了回去。姜笑依仍在侃侃而言,那态度不像是在商量,反倒如上级对下级吩咐似的神情。“第二件。我天阙门这四百年来,共记有二百七十四名弟子在叛门之后,托庇于皇室羽翼之下。虽是叛门重罪,却在这楚神京中,活得逍遥自在。在下还请楚皇,于三日之内,将他们的头颅奉上!”这次众人的反应稍小。姜笑依说话时。虽仍是一如之前,赤裸裸,丝毫都不加掩饰地轻蔑语气。但是此言,却在他们地意料之中,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姜笑依于门派内斗之时,百忙中抽身到楚皇京一行。他们的脑子再蠢,也知道这是姜笑依,对他们这几天地举动。极为不满的缘故。而想要断绝他们,拉拢天阙门那些高层地途径,首要的一条,便是断了他们提供的庇护之所。以往皇家拉拢各门各派的弟子,除了富贵荣华,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能够提供安全的场所避难这恰恰。是令天下诸大门派最为头疼的地方。只要躲入到绝灵区内,任何人都拿那些叛徒们没办法、完全可以想象,一旦没有了这个条件。他们皇家再想要有什么动作,难度必将呈数倍增加。姜笑依此刻即有这种能力,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此事。此举也为了震慑警示。天阙门中其他仍怀有异心之人,一旦有叛门地事迹败露。整个神州,都没有了他们的容身之地。“第三件,我天阙门内部事务,皇家不得以任何理由干涉。第四件,财务部队皇室的供应,今日起消减四成。山河鼎,暂时由我天阙门保管。第五件”说道此处。姜笑依的目光。冷冷一凝:“日后凡新任楚皇人选,都需我天阙门掌教同意方可!”太和殿内。顿时再次哗然。九级台阶之上,即使是最理智之人,也失去了冷静。倒是楚皇雄明,此时一脸的沉静。在极端的愤怒过后,心里剩下的只有平静。“前三条无需商量,朕现在就可以答应下来。可是后两天,事涉我大楚皇室的存亡,是否能再仔细商榷一二?不用再商量了,陛下你没得选择!”姜笑依地唇角微微翘起。“简单一点的说,就是不答应,也得答应!那么”雄成的面色,蓦然间一片铁青:“我若说一定不肯呢!”姜笑依笑了笑,没有答话,而是看向了旁边那位自睁眼后,就一直用很感兴趣的眼神打量着他的老者:“敢问前辈名号,为何在下一直未听说过,这楚神京内,有前辈这样的盖世强者?”七国皇室,每隔三五百载,供奉中都会出现一两个真一大成。这人出现在楚皇身边,他并不惊讶。只是奇怪无论他手下新建立的情报网,还是天阙门地控鹤堂,都未发现此人的存在。只见那老者头略摇了摇:“一介散修林惊鸿,老朽乃是很早之前的人物,苟活世间,已有三千余载,一直以来,都存身于这皇宫之内,大人你未听说过,并不奇怪。原来如此。”紫发少年地瞳孔微不可查的一缩:“晚辈敢问一句,以前辈的修为,为何不飞升?”三千年前,他可没有听说修真界中,有一个名叫林惊鸿地人物。很可能是那段关于他的史料,已经被埋没。却也更有可能,与黑狱门,有些关联。林惊鸿定定的看了姜笑依一眼,然后风轻云淡的一笑:“未知的事物,总是可惧。飞升上界,前途实是莫测。老朽以为,与其在陌生世界中,沦为僮仆一流,倒还不如在这个世界来得逍遥、大人以为如何?所以就躲在绝灵之地,以避这个世界法则的排斥?”姜笑依微微叹息:“此举较之自囚,又有何差别?”那老者只是淡笑不答,姜笑依又是一笑道:若我猜得没错,前辈你休息的,应该是与魂力相关的功法。若我说我能在千年之内,让你掌握魂力法则,达至我今日这般境界,前辈你可肯为我效力?此言当真?”绕是以林惊鸿数千年地养气修为,此时也不由动容。而包括楚皇在内,太和殿中,所有人都齐齐变色。这老者已是他们最后一道屏障。“晚辈绝无虚言!”姜笑依拂了拂袖,神色无比地郑重:“刚才我的九阶魂力,您是见识过地。那种自如掌控空间的领域能力,想必前辈你也印象深刻。这个”林惊鸿开始还有些犹疑不定,到最后,却轻呼了一口气。“故我所愿,不敢请尔!可是,刚才有人对我说的事情,说是一定不肯答应呢!”见那老者答应下来,姜笑依再次轻声一笑。虽然未望向雄成,但是大殿之中,谁都知道他意之所指。“不肯答应的话,杀了便是!”林惊鸿抬了抬眉,从空间戒指内,取出了一般长剑。当青芒闪过,楚皇雄明的头颅,已是轱辘辘的,从龙椅上滚下。而满殿之中,再无任何杂音。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