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七十五 封印

第四百七十五 封印(1 / 1)

“不知大人,你到底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炼妖鼎所在的高台,徐悲刚刚从鼎内出来,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不止是因为,在鼎中刻印灵魂烙印时,对他的灵魂本源所造成的伤害。更是因为这炼妖壶,本身的存在。这个元力比之世间更充沛了十几倍的半位面空间,很显然已经不是他所熟知的那个位面,无疑更适合像他这样,已达3s级的妖族修行。但是最令他惊讶的,却还不是这个,而是身后的炼妖鼎。就在刚才,他这位年青得过分的新主人,就给他补齐了四象天罡阵,而且几乎所有星位,都换上了极品级别的法宝。让四象阵的威力,凭空增添了三成以上。而代价,却是台下数十名s级的妖族。他刚才亲眼看到,总数三十二名s级的妖族被扔进去,然后换出来的,是十六件极品法器。怪不得,这少年会在短短时间内,聚敛起如此庞大的实力。怪不得,以寒玄的高傲,也会甘心做他的灵宠,而无法反抗。姜笑依此举无论是在向他示好也罢,示威也罢。总之他这次,确实是震骇到了。这样级别的法宝,已经不能用神器二字来形容了。姜笑依现在的实力强横至极,徐悲自己估计,哪怕是五位以上的真一大成境联手,也未必是其敌。这固然是因他地天才所致。但这其中,这个炼妖壶的存在。对他也定是助力非小、而姜笑依此前说妖族兴亡,全在他一念之间,倒也并非是虚言。光是这神器所显示出来地这些功用,就足以让他获得一定的实力,与那两人分庭抗礼了。也确实有着。换神州于危澜的本钱。一旁的寒玄,则是眼神复杂的看着徐悲,眼里有孺慕,有同情。也有痛恨。正是因为此人。她才会落到今日这般地步。姜笑依虽辱人太甚,但说到始作俑者,却还是他。可是看着这位她昔日地老师。也被人刻下灵魂刻印,寒玄不知怎的,心中却有些悲凉。徐悲本可飞升了事,却只因紫发少年的口头威胁,便肯甘愿被对方吸入炼妖壶内,成为姜笑依的奴仆。这般看来,他对妖族地爱护之情,倒是非假。这让她地恨意。又消减了几分。不过无论如此。到得此时这等情势,已经容不得她再对徐悲出手复仇了。除非是姜笑依死——从自己背后投过来。那道略带着淡淡恨意的目光,姜笑依并非是没有察觉。不过对此,他却完全不在乎。只要能办好他交代的差事,寒玄心理再怎么恨他,他也不会去在意。虽然实力上,双方并未相差多远。甚至修为,还低了一个层次。但是少年,却完全有着将寒玄失之为蝼蚁一般。试问一个蝼蚁地恨意,又如何值得他去关注?倒是徐悲的话,让他目露欣赏之色。这徐悲确实聪明,知道他此来幽云谷,将之收入麾下只是次要,想从徐悲那里得知一些讯息,才是最主要的目的。淡淡地笑了笑,姜笑依也不矫饰,直接就以探究地目光,望着徐悲的眼睛:“那么,你又知道多少?老夫知道很多,却只怕对大人您却没什么益处——”徐悲摇了摇头:“比如盘古之体,比如最初将玄儿逼至封印的那人的具体来历,以及如今那两个人的真实身份。甚至这万年来,我妖族内地一些秘辛,我也可以告诉你。不过笑依大人你若要问我那两人地实力到底如何,如今的方位,在楚国地布置。徐悲却要让大人你失望了。老实说,这方面在下虽有所知,却不是太多。这几千来,也并未刻意去遣人打探——姜笑依心中确是有些失望,那两人实力的深浅,正是他这次幽云谷之行,极想知道的。尽管到目前为止,应舜臣那边形势喜人,却还远不足以帮他拿下山这场关键的战役。之所以这么久,还不想赶回皓月主持大局,原因正是为此。那两人的手下的3s真一大成境的强者,即便是最保守的估算,只怕也有两位数以上。而作为最强战力的自己,却又被同样有领域能力的他们牵制,无论怎么算。自己这方都是居于劣势。守有余,而攻不足,这就是他目前,最大的困境。不过他却也不是很意外,不刻意去过问那两人之事,恪守本分,本就是徐悲的存身之道。若是徐悲知道了他们太多的秘密,只怕这幽云谷妖王,也早已不存于这个世间。这也大概是那两个人,只怕出四名真一大成境的原因之一——最主要的原因,固然是因为他们如今派不出多少人手出来。但这又何尝不是因为,那两人笃信,他从徐悲嘴里问不出什么。“那么最早谋求盘古之体的那人,又到底是谁?”既然无法获得他最想知道的那些信息,那么也就只有退而求其次之了。“那人名唤裴云岚。”答话的同时,一直关注着姜笑依面色的徐悲,心底也是一沉。这少年果然知道,盘古之体的事情。“——这人的名字,还是我的一位前辈,告知于我。他猜测是此人,恐怕乃是来自上界,而非我们原本这个世界之人。不过此事一直都未经证实。我也只知,这人早在洪荒时代起,就已经存在。而且早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着手布局。想要破环掉晶壁系壁垒。不过一直以来,因为洪荒时代和神州纪元万载之前。陆续出现的一些领域级地强者,尚有人留存在世间。所以此人一直隐忍到大约一万三年前的时候,才开始着手想要得到盘古之体。”姜笑依一挑眉,正要说话时,神识突然察觉到身后静听地壶中仙。脸色竟然有些异常。神色古怪的,回望了垂手肃容的白发老者一眼,姜笑依目中若有所思地,又看向了徐悲:“那么如今在幕后操纵妖族和修真界的那两个人。可是宁还真和李青莲两人可对?正是这二人!“这次轮到徐悲露出讶色:“却不知大人你是如何猜到的?据我所知。这二人地身份,哪怕是对自己的属下,也隐瞒得甚紧。这两人大约是五千余年前的人物。而那时候,正是黑狱门渐渐坐大,控制三国之始。”姜笑依神情微哂:”只是稍加推测,就能知道。若非是因为那时权力变迭,而导致他们暂时没有了能力,以制衡黑狱门。我想不出,有别的理由可以解释,黑狱门为何能够坐拥三国。几乎统一整个修真界。而且。细数这万年以来,修真界地绝顶人物。恐怕也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办到寒玄,所未能办到之事——寒玄地资质能力,皆不下于他二人。可惜的是一个妖族身份,若是人类,未必会有被封印的结局。”徐悲叹息一声,看了看身旁地白衣少女,“宁还真精通算计,于逃亡之中联手李青莲,和数位同样是真一大成境的至交好友,布局将裴云岚除去。可惜他二人自身实力虽强,当时却无多少势力,又要腾出一只手,压服裴云岚旧部,勉强挑动两次修真界大劫已是吃力,根本就无力阻止黑狱门的崛起。老实说,若非是黑狱门衰败的太过诡异,只怕至今很多大派掌门,都仍被瞒在鼓里,没有丝毫警觉。这倒是,黑狱门确是一个败笔。不过以当时的情形而言,若有其他的办法可想,他们也不会走那一步棋。”姜笑依先是笑着摇了摇头,接着又目光灼灼然地直视徐悲的眼睛:“裴云岚死了,那么他的那些手下,现在到底散了没有?或者,已经全被那二人接收?”徐悲轻呼了口气,面色凝肃起来。心知姜笑依问了这么多,恐怕也只有这句话,才是他真实目地。“其实裴云岚未死,当时裴云岚地势力,要强过宁还真和李青莲二人足足数倍。他们只是以计策,暂时支开裴云岚的手下。不过以他二人,再合那几名真一大成境之力,那点时间,也根本就不足以在裴云岚地那些手下们来援之前,将之杀死,只有草草将之封印了事。“姜笑依目中一阵异芒迭起,原本只是撞一撞运气的想法,却委实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他现在,是真真正正找到了此战的胜机,再非此前的全无把握。没去注意姜笑依的神情,徐悲又道:“据我所知,裴云岚麾下那些强者,大多都是他这树万年来倾力笼络而来。他能力不错,诱之以利外,又结之以恩义,所以哪怕是被封印之后,也鲜少有人改换门庭。除了极少一部分,选择飞升之外,大多数人都留在这个世间,想要将裴云岚救出。其实这几千年来,宁还真和李青莲两人,倒有一小半的实力,被他们所牵制,若非如此,这二人对修真界各大门派的渗透,只会更加厉害。大人若想要知道他们的奚落,我只知这些人现在,都已退往西南。其实现在他们的日子,也很难受。若非是宁还真和李青莲互相扯后腿,早就被这二人所灭。西南吗?”姜笑依一阵沉吟,原本还有着,想要招纳这些人为己用的念头。不过听徐悲这么一说,倒是让他迟疑起来。更何况如今,已经有了更好的方法。“那么你可知,裴云岚被封印的地方,到底在哪里?主人你问这个做什么?”徐悲先是一楞,看着姜笑依脸上含着的冷笑,心中默然一惊,稍稍寻思一阵,已是明白了紫发少年的意思:“主人可是想将那人放出来?正有此意,不知殿下以为如何?”姜笑依微微颌首,笑着反问。“大人是想个要多个盟友,帮您分担一下压力吧?”徐悲一皱眉道:“倒也不是不行,裴云岚被封印的抵挡,就在辽国,那两人虽常年都在哪里,驻有六位以上的真一大成境。不过以大人您现在的实力,想要救他出来,并非难事。可是大人您想过没有,裴云岚获取盘古之体的方法,到底是和两人相同,与您则是背道而驰。放他出来,短时间还好,日后却必将平添变数!这个我自然知道,不过如今这个坎踏不过去,也就没有将来。”姜笑依苦笑一声,露出认真的神色:“我想把此事,就交给你和寒玄负责,你觉得怎样?”徐悲细思一阵,心知自己没有拒绝的余地,一俯身道:“老夫遵命便是,只需联络好他的旧部,当不是什么难事。如此最好,”姜笑依点了点头,又转头望向了壶中仙。只看壶中仙刚才听到裴云岚这名字时的神色,他便知其中必有猫腻,有心想问,皱了皱眉后,却又决定先放下此事。他对这个炼妖壶,还未有绝对的控制权,无法真正奈何得了壶中仙。此事,且待日后再与他分说。,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