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七十三 徐悲

第四百七十三 徐悲(1 / 1)

话音落下,空中寒玄终于再支撑不住,如断线的风筝一般,从天空中摇摇晃晃地坠落。除了那些冰块,依旧遁着既定的轨迹,向那徐悲所在的方向砸去之外。手里的风卷和那些冰刃,都因为失去控制,而四散开来。至于那些被引入地面的地下河水,也开始迅速的消退。只是由于量实在太大,一时之间,还看不出来罢了。这次不止是徐悲,就连在战场最外围旁观的妖族,也脸露骇异之色。再看不出,寒玄失去战力,从天空中骤然坠落,与那人类少年有着莫大的关系,他们也就枉费是这个世界顶尖级别的强者。事实上,就在刚才,他们就已察觉,寒玄对她所使用的几种,移山倒海的神通,已经有失控的迹象。而这一切,都是在那紫发人类少年出言之后。他们也看不出,这少年到底使用的是什么手段,更未察觉任何的元力反应。只知对方言出于口,刚才还威风凛然,不可一世的寒玄,就彻底失去了战斗能力。甚至连御空而行,都无法做到。“你叫我怎么说你才好——撤开了空间屏障,姜笑依缓缓踏出。此时地面上的积水,才开始消褪,而紫发少年就凌空走在水面上。“你总是不听话,苍龙原时如此,在幽云谷也是如此!我的命令,你就这么不在乎?我这个主人,你又到底有没有放在心上?寒玄,你说,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才好?”跌落在地面,寒玄满身的泥泞,那秀丽白皙的脸蛋。因为从灵魂深处传来的强烈痛楚,已是扭曲变形。只是寒玄,却对姜笑依的话,依旧是恍若未闻一般。她艰难地手支撑着身形,身形匍匐在地,试图向徐悲地方向爬去。一双本来长而媚的眼睛此时圆瞪着。里面满是血丝,以及无尽的恨意。“寒玄,我的威严。你就是打算用这种举动,来蔑视的么?”站到了寒玄身旁。姜笑依眼神复杂的,望着脚下,在泥泞地里挣扎地白衣少女。在学院最早开始接触之初,他对眼前这妖王,心中倒是非常的敬佩。平日对她也极为尊重。直至今日李凌香的死,让他对寒玄地好感。都荡然无存。不过说到恨意,却又还谈不上。凌香身死的主因,其实还是在他自己。那时对寒玄,只是迁怒后地发泄而已。而到得此时,却又发现这位曾经叱诧一时的妖王,真的很可怜。不过这小小的怜惜,却还远不足以,让姜笑依改变心意。两世以来。他所见过的。让他感觉可怜地人很多,却也没特意帮过什么人。没道理要对寒玄。特别的对待。“——让我杀了他!”寒玄最终还是放弃了继续前行,轻喘着气,坐倒在地上:“主人,只要让我杀了她,我发誓,寒玄以后整个人都是你地!无论是什么事情,无论什么要求,我都会照你的吩咐去做。奴隶也好,仆人也罢,寒玄都是你的——““啪!”清脆的声响,蓦然传入到那些2s级妖族的耳内。只见那一头紫发的人类少年右手轻扬,而寒玄那吹弹可破的脸上,则多了一个清晰的掌印。“你明知道我来这里地目地,竟然还敢提出这种要求。是想让我为难么?”放下了右手,姜笑依目带讥诮地俯视寒玄:“你以为你现在是谁?还是那个纵横神州,一时无敌的玉龙寒玄?别忘了,你本就是我地奴隶,你如今的一切,也都是我的。那些空洞的承诺,就想打动我,让我任你为所欲为么?如果以前的差事办得好,那么作为酬劳,我同意给你复仇的机会,也未为不可。不过你之前的表现,我实在看不出,需要奖赏你的理由——”幽云中的那些妖将,已是目瞪口呆。更有一些人,已是目眦欲裂。虽是敌对的关系,但是眼看着妖族中3s级的顶尖强者,身份无比尊贵的妖王殿下,被一个人类少年如此折辱。无论也让他们接受不了。而更让他们难受的是,那跪坐在地,满身泥浆,毫无反抗之力的少女,还是他们曾经的偶像,身为上阶神兽的玉龙寒玄!而刚刚应付完那波冰陨石的许悲,则是满面冰霜。藤出空来的他,第一时间就指挥着万象森罗,伸展出千万根锐刺,击向了紫发少年。而那白色的炽焰,也开始向姜笑依的脚下蔓延。寒玄刚才那毫不留情的杀着,他并不懊恼。毕竟当初,首先的他自己,对不起这个天才横溢的弟子。但姜笑依对寒玄的所为,却让他怒极。“就这点本事,也敢来插手我和她之间的事么?”姜笑依抬起头,一双紫目,满是冷意地望了徐悲一眼。就在那一刹那,那些向他席卷而来的树木巨藤,全都被莫名其妙的切割成碎粉。至于地面的火焰,明明都已经延伸到了他的脚下,紫发少年却依旧是不在意。明明是站在温度越升越高,每秒都要攀升百度的炽焰之中。他却始终都是意态自如。视那能够燃烧一切的火焰,仿如无物一般。徐悲心底微沉,再要有所动作时,却发现身皱的四象天罡阵,突然不听使唤其他。定睛望去,只见那法阵之中,几件最劣等的法宝,也不知何事,被整个割裂、宝光黯淡,再无往日的功用。心里下意识的闪过一个名词,眼见着远处几名手下,正欲对紫发少年动手,徐悲顿时大惊失色。“都给我住手!”话音未落,几个人头,就已经从原本身躯的脖颈上脱离。紧接着,剩下的无头之躯。也被分尸了事。妖族的生命力,远比同级的修真者强大,即使身体分离,也可以存活一段时间,姜笑依可不会大意,更无想要手下留情地意思。而看着这一幕。徐悲的心一时沉到了谷底。那不是空间能力,而应该是领域!只有领域,才能让他费尽心机。才勉强完成的四象天罡阵,毫无作用。也只有领域。才可以这么轻描淡写地,杀人于须臾之间!泪水,悄悄地落下。寒玄怔然半晌,然后突然头枕着膝,身子蜷缩成了一团。娇弱的身子。不断微微地抖动着。也只有近之咫尺的紫发少年,才能清晰的听到。那轻微地啜泣声。姜笑依知道寒玄是在哭,被封印万年的孤寂,被解除封印后,在他这里所受的委屈,都在这一刻宣泄了出来。无论她实力再怎么强绝,再怎么聪慧,终究只是一个女人而已。“今日仅次一次,下次你若是再不听我令。我不介意。让你体会一下王虎如今所受地痛楚——”没有哪怕一丝的怜悯,姜笑依拂了拂袖。继续走向了徐悲:“幽云谷妖王,在下早闻其名了,听说殿下你,乃是不逊色于静月幽狐地智者。想必到得此时,也当知道在下的来意。差不多猜到了一点!”徐悲铁青着脸,轻点了点头:“大约也是想像玄儿一般,也将老夫收为奴仆可对?那四位真一大成境,之所以会赶至此地围杀于我,只怕也是因为你吧?”也只有知道了姜笑依,有将妖王收做仆奴的本事。而紫发少年,此刻也正有此意时,那些人,才会这么着急的,突然对他翻脸动手,即是为了让姜笑依少一个宝贵的战力,也是为了杀他灭口,避免一些信息,被他透露。看到寒玄,被少年如此折辱,却丝毫都不曾反抗。看到自己地攻击手段全然无效,而那些2s级强者,被姜笑依视如猪狗一般屠杀。很容易就能想明白,今日之事的一切因果。以寒玄至少可以匹敌三名以上真一大成境地战力,以姜笑依那让人只觉恐怖的领域能力。那个围杀他的布局,简直就如玩笑一般。怎么可能,会成功?“是我不错。”姜笑依笑了笑:“那么,想必你也该知道。你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活路可走。除非是立刻飞升,否则的话,无论怎样,都是一个死字。”看着那笑容,徐悲却感觉一寒。紫发少年那绝美的面孔,带着几许笑意,本是让人非常赏心悦目的画面。然而此时,却并未让人感觉到任何温暖,那本就是毫无感情的笑容,只能让人感受到要被冻僵一般的冰寒。而对方所说地话,也是事实。除非是今日,姜笑依将他,如寒玄般收为奴仆,有这个少年作为依靠。否则地话,他除了飞升之外,确实再没有了其他的路可走。那些人往日之所以肯留他一命,只是因为他这个人,作为操控妖族地工具,一向都比较好用罢了。可一旦已经翻脸,那么那些人,绝不会再放过他。若是四象天罡阵还在,他还有几分自保的本钱。可是现在,却连最后的本钱也没有了。“这几千年以来,妖族总共和我人类有两次大的战争。每一次,都是修真界大劫开始之初。而你们妖族每一次的伤亡,都达百万计。更有十数位妖王级别的强者,尚未来得及飞升,就在战争中陨落。不知道,我说的这些,可对?“大致不错,上次大战,就在两千年前。我幽云谷,也是死伤了数万同族。”徐悲的面色,更加沉凝,他已差不多猜知,姜笑依接下来,会说些什么。“原来我没搞错。”姜笑依的唇角,邪邪的向上一弯:“可是真的很奇怪呢!按理来说。自洪荒以下,这么多伤亡惨重的战役,你们妖族,早该有些族系已经灭绝了才对。可是几年之年我翻阅史料,却惊讶的发现,至上古以来,妖族所有的支系,哪怕血统再微不足道,都有后裔留存,能够完整的传承血脉。而且每一大战之后,妖族总能在两千年内恢复元气。虽未能夺取大陆霸主的地位,却始终留存着自保的实力,你说,这奇不奇怪?确实有些奇怪!”徐悲微微颌首。“所以——”姜笑依又是一笑:“我猜这后面,会不会是有妖族之人,在幕后掌控全局。我觉得我,所得对不对?”这次徐悲却没有回答,只是默然地看着少年。“万年之前的那人,我不知道是水。但是如今,这个人,应该是你,幽云谷妖王对么?为了妖族,而拖延飞升之日几近万载。徐悲,你为妖族,确实是苦心孤诣。”姜笑依见徐悲即没有否认,也未承认,摇了摇头道:“你可相信,我能够让妖族在下次大劫中安然脱身,也能让你们全族覆灭。你妖族的存亡,只在我一念之间。这个我信!”徐悲郑而重之的点了点头。且不论姜笑依的领域能力,单是能把妖王也收为灵宠之类的手段,就让人惧怖。事实上,对方只要在下次大劫中,稍稍推一把,妖族就会陷入万劫不覆之中。“你确实是识时务之人。”姜笑依目露赞赏之色:“那么我再问你,你可愿意,如寒玄一般?”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