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七十二 憎恨

第四百七十二 憎恨(1 / 1)

早在战斗之初,寒玄就开始在幽云谷的天空中,汇聚周边雨气,却一直都没有动作。此时空中这雨云气候成,也差不多,是寒玄要开始施展真正实力的时候了。“你说你们情非得已,那么我被封印了万年时光又怎么说。别以为我不知,那个人早在五千年前就已经消失,你还有什么顾忌?”寒玄凌风卓立,念动之间,幽云谷内顿时风鸣云动。那一波波的滔天巨浪更盛数分。而天空中的杀着,也开始显露出雏形。在金阳和周围围观的妖族们,那带着惊惧的目光中,天空中一个粗可百余人环抱,楼层般大小的巨大冰柱,渐渐的坠下云层。先是一个,两个,然后是无数个,如暴雨般的蓝色小点,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当中。这些前端尖锐如锥的冰柱,开始的时候,还只是正常的下坠速度。但随着幽云谷内的罡风越来越大,下坠路线上的空气被全速排开,它们的速度慢慢的激增。转眼间,就已超越了数倍音速。几乎是立刻,那些修为底于2s级的妖族转头就走,以最快的速度,向幽云谷的外围跑去。这许多冰柱撞击地面,所产生的震荡波,绝不是他们这个级别能够承受得了的。寒玄的实力,或者还比不上那四位真一大成,但是她的破环力,却要远远凌驾于刚才那四人之上。姜笑依也同样皱了皱眉头,这许多堪比陨石的冰柱若是降临地面,只怕幽云谷周围几千里之内,所有的生物都没有了活路。不过仔细想想,这幽云谷二千里方圆。除了妖兽之外,只怕也没什么人迹存在,紫发少年顿时笑了笑,也就不去在意,径自撑起一个肉眼不可见的空间屏障,将他和身后的金发少女护在其中。而同一时间。金阳那有些慌乱地心跳,也在这一刻安定了下来。妖族敏锐的灵觉,让她在瞬间就发觉了周边的异常。虽然周围看似没什么变化。然而她就是有种感觉,自己这主人的身边。是再安全不过的地方。不过两人仍旧是站在战斗中心处,不闪不避的行为,却也让幽云谷地那些2s级的妖将们纷纷侧目。哪怕是实力已经完全恢复情况下的他们,面对此等情形,也不得不稍微推开。以暂避锋芒。这一人一妖,又到底有何能为。竟也敢在这毁天灭地般地威能面前,不闪不避?甚至连防御类的道法能力,都未动用?他们看不见,也不知,姜笑依身周这空间屏障,乃是直接改变法则,置换空间地产物。他们二人虽然看似仍旧站在这幽云谷的中央处,但身形所处的真实方位。却应该是百里之外才对。无论是那大到骇人的冰柱也好。又或是它们撞击地面所产生的震荡波也罢,都无法直接伤及到他们。看见天空中那水汽凝结地产物。徐悲并无什么意外之色,。这段时间空中云层内的变化,早在他地神识感应中,虽未能阻止,不过却也做好了应付的准备。在寒玄操纵水浪,一波又一波的攻势接踵而来的时候,他却始终未曾御空而起,为的就是这一刻。他的四象阵,也只有紧帖地面,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寒玄对风系和冰系的操纵能力,他早在万年之前,就亲眼见识过。相较起来,哪怕是如此实力大增地现在,他也没有和对方在空中战斗地本钱。以己之长,克敌之短,本就是战斗中的精要所在。四象天罡阵地最后一部分,也终于启动,他身后那分别代表井、贵、柳、星、张、翼、轸七星的火系法宝,以及神器火玉元阳尺,纷纷闪动着红芒。与之相应的,是周边数里之外,升腾起炽白的火焰,温度之高,几不在太阳真炎之下。以此为界限,所有接近的水液,不论是波涛还是巨浪,尚未靠近,就被蒸发的干干净净。而那些腾出手来的树木巨藤,则是继续疯狂成长,在徐悲的上空处,结成了一层又一层的参天巨罩,将之护在其中。徐悲仍未就此罢休,脚下的那些金属,一根根金属柱子拔地而起,在他的头顶形成了伞状的巨亭。足足九层,如金字塔般,层层叠叠的立在上方。每一个巨亭,都有八根以上的金属巨柱作为支撑,姜笑依看得眼瞳微缩,那火焰的威势,上古典籍中所谓的焚山煮海,也不过如斯。而那些防御措施,哪怕是几个真一大成境联手以道法攻击,都未必能在短时间内将之击破。这些手段,都是在那些冰柱降落云层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显然是对寒玄的真正杀着,以及后续的手段忌惮已极。而徐悲的战略,也极为高明。他知道风系和水系掌控,乃是寒玄的看家本领。以普通的战斗方法来应对,极端的危险。所以自战斗开始以来,就从不轻易离开自己所站的这个,地势最高,且经营已久的地方。更不让风和水,这两样事物接近已身。没有了依托,哪怕是再强的能力,也发挥不出实力来。“玄儿,那个人确实在四千年前的时候,就不存在于这个世间,但是你既察觉到此事,当也知道,这个世上,更多了两个比他更可怕的人物!”徐悲眼神焦切的望着上方,他的脸色有些苍白,那是妖力消耗,已经快要超出他所能支撑的极限的征兆。同时支撑四象阵,以及森罗万象这等大型的道法,对他来说,确实不是件很轻松的事情,特别是刚刚与四名真一大成境大战之后,情形更是雪上加霜。“那又怎样?你该不会是想对我说,那两个人,已经注意到几千年前就被封印的我。所以,你们就一直都不敢放我出来?”空中的寒玄身姿翩然,脸露讥诮之色。她衣袂飘舞,宛若仙子临凡一般。只是双目中透出的,那种刻骨的怨毒,却让人不禁遍体生寒。徐悲一声苦笑,实情虽非是寒玄所说地这般,情形却也差不多。这些年来他都被监视得死死的。根本无法踏出幽云谷一步,根本就没可能,在不引起那两人注意的情况下。解除寒玄的封印——不过到得此时,他已经没机会继续解释下去。空中那些冰柱。终于在此刻坠下。粗至百十人乃至数百人,方可将之环抱的锥状冰块。放在平常,只是一颗坠落,便可引起海啸地裂之类的巨大灾难。而如今这些流星雨一般地冰柱,目标却只一个。那就是徐悲所站的,那个废墟顶部!——它们坠落的方式。和流星相差无几,不过却比同等提及地陨石,要更具破坏力。没有了空气的摩擦,让他们地速度成倍数的增加。那种毁天灭地般的气势,光是远远看着,就让人感觉窒息。冰锥和那些伞盖般,围拢在徐悲上空中的巨木相撞。一阵咯咧咧的声音响起。先是势如破竹般,将之直接击穿。但是随着一层又一层地树木折裂。冰锥的下坠之势。渐渐放缓,最终被最下方处地金属壁障轻轻地弹开。而此时。如果从上方处望去,就可以看到。那些被下坠冰柱击穿,形成一个个巨大孔洞的树伞,正在不断的愈合。冰柱虽是破环力惊人,却始终无法真正伤及到,站在那中央处的徐悲。甚至连大一点的声响,都未有发出,一派波澜不惊的样子。倒是落在外围处,几个寒玄自己都无法完全控制住的冰块,掀起好大的威势。先是一阵巨浪和轰鸣,接着是蘑菇云般地灰尘,被卷起到了半空中。就连躲在空间壁障内地姜笑依和金阳二人,也感受到了几阵震荡波的冲击。而徐悲此时地面色,却是更加的苍白。应付这一波的冰制陨石的坠落,让他的妖力,愈发的捉襟见肘。不止是那些冰柱要应付,在外围处,那些被寒玄引到此处的地下水,也牵扯了他想当大的一部分精力。麒麟乃是仅次于大日金乌和凤凰的火系神兽,火焰掌控正是行家。加上法阵之助,维持周围的那些火焰并非难事。不过将这些靠近的地下水全数蒸发,并不意味着它们,就这样退出战斗了。水汽在升腾十余米之后,就在寒玄的妖力输送和神念控制下,化作一道道的风刃,斩击那些木藤。从根部破环着,这个由3s级木属性道法森罗万象,所构成的防御体系。这些消耗虽小,却如非洲那成群的吸血蚊般,正试图榨干他体内,每一分的精力。现在的徐悲,就连说话也是困难。而更糟糕的是,在天空中。第二波的锥状冰柱,已经在云层内成型。在紫发少年的眼中,寒玄的战略也同样是高水准。她并没有想要去和徐悲,比拼对道法和能力的掌控应用,而是想尽了办法,让本就已消耗极大的徐悲,更接近油枯灯尽的状态。掌握了冰系法则,虽说离领域,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要走。但是得到的好处,却还是不少。同样是施展冰系道法,哪怕是达至真一大成境的冰系血脉能力者,威力也要远不如她。而且因为对法则的了解,寒玄动用冰系和风系能力时,所需消耗的道力,只需常人的五分之一到十分之一。无论是哪种打法,寒玄都能占据绝对的上方,不过让徐悲仅存的妖力耗尽,却是速度最快的一种。“知道么?徐悲,被封印万年的时光,我已经不在乎,你们有没有在这段时间,想过来解除我的封印,我甚至也可以不在意。你们为了自己族群,而背叛我的事。”第二波的冰柱雨已经接近,而寒玄就站在这些银光闪耀的冰块,即将在天空划过的轨迹当中,眼神淡淡的望着下方:“可是我想知道,当初第一出手在身后袭击我的,为什么不是别人,而是老师你!”寒玄的纤手轻抬,以她的手心处为中心,一个小型的龙卷风暴,在她掌前成形。与此同时,周边无数的的冰刃冰箭,加入到这风涡当中,而那风暴也由小至大,从最开始的十米,到最后笼罩身前百丈方圆。当身后那些冰柱流经过,寒玄的身形,也化作了一道白光。驾御着身前的龙卷风柱,尾随着冰柱雨的尾流,从天空中直坠而下。头望着上方,徐悲一时色变。寒玄看得很准。当他应付完这一波锥状冰柱之后,刚好是妖力彻底耗尽,而新力尚未来得及补充之时。如此强力的道法,加上寒玄的体术,他根本就没有生机。而寒玄问出的那句话,却根本就没想过,从他那里得知答案。“够了!”骤然间,清朗的嗓音,轻轻响起。声音不大,幽云谷内却处处可闻。而这年轻地声音来处,正是身为人类的紫发少年,还有那金发少女所站的方向。那些2s级的妖族,尚来不诧异的当口。天空中,寒玄的身形,却突然一顿,紧接着却又俯身冲向了徐悲,只是面上,满是痛苦之色。姜笑依闭目轻轻一叹,再张开眼时,却满是毫无感情的冰寒。“——我刚才说,够了!”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