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七十一 水漫

第四百七十一 水漫(1 / 1)

只有有了一个合适的比较,对姜笑依的实力,才能有一个正确的概念。寒玄只是念动之间,便可使天地风云变色,那么姜笑依呢?当日苍龙原内,能够将寒玄如玩具般搓捏的姜笑依,又是何等的强大?想及此处,金阳不由深深地望了身旁的紫发少年。目中的崇敬神色,愈发的浓厚。而此时的姜笑依,则是目带玩味的神色,看着寒玄和徐悲。不愧是战斗经验,丰富之极的妖王。寒玄所属的东海龙族,亦是水族一支。而她虽然乃是先天掌控着冰系和风系的白玉龙,但是翻江倒海,操云弄雨的本事,却也是本能。这一族的妖兽,越是在水汽,和水属性元力越多的地方,战斗力就愈是强大。而幽云谷,虽然常年乌云笼罩,但是那不过是灰尘和一些瘴气构成的雾状物质,并非是真正的云层。论及水元素和水汽,这里其实相当的稀少,并不很适合龙族在这里战斗。所以寒玄在战斗之前,第一个采取动作,就是改造这里的环境。召来雷雨云不够,还冰封下面那几条地下河的通道,将附近十数里内,地下的河水全都硬生生的引到了这里地面。一时之间,这幽云谷,水元力浓郁到了极点。由于水流量太大。不过眨眼间,这幽云谷中央区域的某些低洼处,甚至已经形成几个小湖——这已是古籍记载中,移山平海的功夫了。“玄儿,难道你真的要跟我动手?”徐悲脸露哀色的一叹,整个人仿似老了十几岁一般。寒玄展露出的敌意,比她的憎恨,更让他觉得难受。“记得当年,即使是我第一个在你背后出手,玄儿你也始终不肯伤我——是呢!当年我就是太蠢,蠢得无可救药,所以才会被你们封印——”轻轻地笑了一声。寒玄腾空而起。从地面冲出来的那几道巨型水柱,在她的御使下,咆哮如龙一般,向徐悲所在的方向喷涌而去。而那银铃般的笑声,怎么听,都让人感觉到一股刻骨地寒意。徐悲眉眼间的哀色更浓。也不见他有何动作。他身周那四象天罡阵,就突然自己开始了运转,特别是位于北方的太阴盾,和那分别代表斗、牛、女、虚、危、室、壁七宿的法器;亮起一阵黑色的强芒。玄武属水。至阴至柔,空中那几道水龙。刹那间就转变了方向。向上空喷射。“咯咯!你不过是麒麟后裔而已,仗着这破烂法阵,就敢跟我龙族一脉斗水么?”空中的寒玄又是一声轻笑,那些地下河地水柱,突然又重新落入了地面。金阳开始还不解其意,但是转瞬之后就明白过来,她地神识感觉到,就在地面下。数道庞大的水流。正向徐悲的脚下汹涌而去。似乎想从那里,破土而出。而徐悲。也是想方设法的。让这些河水回流。双方再这转瞬之间,意念神识,也不知道交锋了多少次。而姜笑依则看得更深一些,他地神识能够笼罩的范围,比之金阳要宽广地多。寒玄和徐悲之间地争斗,远远不仅限于他们足下这一域之地而已。就在百十里外,寒玄不断的用冰层封堵,让地下水只能流到此地,而徐悲则是尽量的疏导,减少汇入到幽云谷中心区域内的水流。双方间的交锋,已经延及到百里乃至数百里之外。姜笑依还在前世杀手训练营中,就学到过。两个势均力敌之人的战斗,一点点环境的改变,就足以决定胜败的知识。事实上,这个道理,不仅仅适合于人间地争斗,在修真界中,亦同样如是——寒玄和徐悲对水流地争夺,虽非是正面的战斗,却是对大势地争夺。而地面下那种河流涌动,山石崩塌,波澜壮阔的场面,说实话,姜笑依也是第一次看到。3s级强者的实力,让他也小小的震惊到。以前并非是没有见过,3s级别的高手。身边的寒玄,流羽,甚至尤明堂,罗伯特,都是这个级别的强者。此外,还有死在他手里王虎,同样是修真界中,战力最为强横的那个级别。不过,亲眼看到3s级巅峰高手间的战斗,却还是第一次。至于之前的那位王虎,由于他能力的特殊,根本就不能把真正的实力,在他面前发挥出来。徐悲借助阵法之助,操水之能到底是不如寒玄这个先天的水族。不过顷刻,他的脸上就有了些吃力之色。地面下那些水流,距离他的脚下,也是越来越近。而此时周围处,有几名已经大致恢复了一点妖力的2s级妖将,已经陆续地围过来。目光带着敌意的,望着空中的寒玄,以及地面上的姜笑依,似有插手相助之意。“退下!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似事,尔等不得插手!”察觉到周围,那些属下们的移动,徐悲不禁皱了皱眉。他不单单只是不愿,自己这些手下们,插足到他和寒玄师徒之间的恩怨,以免横生枝节。同样也是忌惮,和寒玄同来的紫发少年。这位空间掌控能力者,既然有着真一境界以上的修为,那么其真实实力,已经是不弱真一大成境分毫,他若不用这四件神器组成的法阵,只怕也不是其敌。而他手下这些妖将级别的人物,在他人眼里,或者实力强横无匹。但对于紫发少年来说,却根本就是视若无物,蚂蚁般的存在。在实力未曾恢复完全的情况下,贸然动手,只是自取死路罢了。此时的徐悲却不知,姜笑依此时根本就没有想要插手此战的意思,反而是兴致盎然,打定了主意,要眼看着此战结束。近距离观摩3s级顶峰强者的战斗,对他来说,亦是难得的经验。“你就是让他们帮忙又如何?今日你的帮手再多,只怕也逃不过一个死字!”寒玄冷冷地一哼。就在这说话间的功夫。地面那越聚越多的水流,距离徐悲又近了几分。一旦喷涌出来,必然是河海倒卷之势。“被封印这么多年,玄儿你的实力非但未曾减弱,反而更胜当年几分呢!那时你受伤后,我以一人之力。便可断绝你操水之能。如今有神器和法阵相助。反而落在下风!”徐悲一声叹息,他的右侧地觜宿环,以及代表西方星辰的奎、娄、胃、昂、毕、觜、参的七宝,亦逐一亮起。发出白色的光芒。而同时脚下的废墟和地面。亦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开始金属化。西方白虎。掌天下金属之类。就在金阳一眨眼地功夫。徐悲附近,那大片大片地土地,已转为牢固之极的金属。将下方处汇聚的,那已庞大至极的地下水牢牢地压在下方。而随着下面的地下河水越聚越多,就连在引导着它们地寒玄,亦是不堪重负。堵不如疏,寒玄素手一挥,放弃了控制。汹涌地水柱。顿时在那些金属化地面的边缘处喷涌出来。流量之大。以至于整个幽云谷这核心区域,数十里方圆顿成泽国。姜笑依微微一笑。寒玄看似两次都被徐悲轻描淡写地挡了回来,没有占到便宜,其实却是占据着绝对的上风。无论是她的水系能力,还是冰系能力,都需要大量的水,以及水属性元力。这里的水越多,寒玄能发挥出来的战力,也就越发的强大。“老家伙,也有脸提及此事。当年若非你地暗算,我又怎会输给你们!”寒玄目中地寒芒闪动。地面那已经厚厚一层的湖泊里,再次席卷起滔天巨浪,朝着徐悲奔涌。“我说了,当年我们也是情非得已。若不将你封印,难得真地就眼看着你,把我们整个妖族推上死路么?选儿,那些人实力之强,绝对比你想象中的要强大。我们动手,还可以给你留一条活络,若是他们自己来,不单是你,就连我们这几族,都有覆亡之危。玄儿,当年的你,实在锋芒太露了——”眼看巨浪卷来,徐悲的意态,再不如之前那般轻松自如。非但面色凝肃起来,双手也开始结印。姜笑依仔细看时,却是木系顶尖的3s级道法森罗万象的手印。妖族到了妖王这个级别,虽然妖力不再有大的增长,但对体内的妖力已经可以做到完全控制。理论上来说,已经可以使用人类的道法。而有些妖王,为了提升自己的战斗力,也确实在这么做。自上古以来,就有不少门派,频频发生法术被妖族盗学的事件。不过麒麟乃是火属性的妖兽,使用木系的顶级法术森罗万象,姜笑依怎么看都觉有种怪异的感觉。那四象天罡阵中,这次亮起光芒的,却是左侧代表着东方青龙的青木八极琴。这神器本是以音作为攻击的手段,但此时却是作为统摄木系角、亢、氐、房、心、尾、箕七宝之用。随着这些法宝,一个个在转动之时闪烁出青芒。方圆十里,一时间无数的巨藤和树木,从地面下拔地而起。它们结成了一个环状的形态,不但挡住了波浪的侵袭,而且在顷刻之见,就长成了参天巨木。甚至当徐悲手印结束的时候,它们仍在疯狂的成长。汲取着土地的养分,和地面上的水液,在姜笑依和金阳眼中看来,竟有将地面上,因为寒玄而形成的湖泊生生吸干之势。“说来说去,你们还不为了自己!无论怎样,我被你们封印万年之久总是事实!”对徐悲刚才的话,寒玄根本就没在意,依旧是冷笑着:“水生木!真是好手段。不想这万年的功夫不见,你连人类的木系顶尖道法,也都学会了。你这些花花草草,既要借水成势,那我就再帮你一把!”话音落下之时,那些树木和巨藤,都纷纷出现鼓胀的现象。树木的质地较硬,只是些许时间,就被整个撑裂开来,大量的水液从里面冒出。而那些巨藤,则如吞吃了过大食物的蟒蛇一般,鼓胀着肚子,瘫软在地面。再无之前,如妖魔乱舞,不可一世的地面的气势。而与此同时,又是一波翻天巨浪,涌向徐悲。不过与之前不同,这些波浪旋转着,形成了一个漩涡。挡在它们面前的植物,都无一例外的,被漫过他们的巨浪内,那因为水流搅动而造成的巨大离心力,整片整片的绞成了粉碎。徐悲的神色更难看了几分,他左侧的那八件神器法宝,光芒已亮到了极致,森罗万象也仍在展动。这周边数十里内,树木在连续爆裂,却也有更多的树木巨藤在长成。可是即便如此,在寒玄一波胜似一波的攻势下,却也只能勉强护住他周边这几寸之地不失罢了。,寒玄尚未动用最擅长的冰系和风系能力,仅仅是操水之能,已经迫得他这个四象天罡阵,动用了将近六成之力。在附近旁观的那些妖将和s级的妖族强者,也看出了徐悲正处于下风。再忍不住,纷纷招风育雷,向空中那正气势鼎盛的白衣少女袭去。而寒玄则是看都不看,伸手一招,湖面中自然浮起一团团巨大的水球,然后旋转波展开来,形成了一个个中心处在剧烈涡旋的圆状,如盾般护在她的身手。所有的雷电,都被引入湖中,而其他如风刃,冰菱之类,刚刚触及那些水盾,就被反弹之回去。水至柔,也可至刚!在低级修真者中,水系防御道法,是最没有用的法术。但在3s级顶尖的强者手中,却是无可匹敌的绝佳防御手段。而这时候的姜笑依,却仰头看向天空。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