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七十章 师徒

第四百七十章 师徒(1 / 1)

“好一个天罡阵!好一个四象二十八宿!”潜心看那些法宝的运作轨迹和分布位置,姜笑依越是细思,心中就越觉精妙。那年轻人身周以神器和法宝所构成的法阵,倒未必是叫做四象天罡阵,不过却与四象天罡这两个名词,有着极大的联系。看那四件神器的样式,分别是火玉元阳尺,青木八极琴,太阴盾,以及觜宿环,恰好是金木水火四种属性。作为法阵枢纽,各统七件普通的法宝,暗合四象二十八宿周天星象。走的却是阵道的另一条路子。事实上,在上古洪荒时代,法阵还刚刚兴起的时候,这一门的祖师巫神句芒。就是得自于天象和诸天星辰的启发。当年句芒单身狙击东海妖圣烛龙以及伏羲之时,就是以句芒定阵柱主布下了大周天幻阵,活生生的将烛龙和伏羲两位妖圣足足困了四日之久,最终导致东皇太一的陨落。而在洪荒巫妖大战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阵法都走得是师法天地以及周天星象的路子。这些套路不仅威力浩大,而且布阵的方法也较为简单,唯一的缺点,就是所需要的材料级别较高。像如今通用的能量晶石,在那个时代,只能算是末品。根本就没人能瞧得上眼。直到很久之后,当天地元力渐渐稀薄,如句芒定阵柱这种神器级的布阵工具,也日渐稀少,很难发挥出这种形象法阵的威力之后。阵道才渐渐的演变衍生,终至如今这番面貌。不过也正是因为元力潮汐的衰弱,以及各类天材地宝的急剧减少的缘故,才间接的让巫妖两族,在这方面的实力衰弱了下来。法阵,逐渐成为人类独有地手段。不过星象虽然在固定的法阵中绝迹,在由修真着组成的阵势当中。却仍旧未曾淘汰。譬如南天地宫的北斗真武,又譬如苍茫道的四象归元,都是以攻击力和防御能力强悍,运作灵活而在修真界中著称。天阙门地五行乾元阵,威力或许要远在这两个阵法之上。但论及变化,却远逊于这两个阵势了。妖族的计算力很差,放弃现在的法阵模式。而走数万年前地老路子,师法天地星象,这妖王确实走对了路子。而以神器和法宝,来作为布阵器具。以自己的妖力,来支撑法阵的运作。这个想法。则更是别出心裁。不过这个世上,恐怕也只有他才能够凑齐到这么多,分属金木水火数的神器和法宝。更只有这位存活了万年之久地妖王,也有那么庞大的妖力,来支撑这个能够媲美梦幻级地法阵正常运转。人阵结合,四象二十八宿地存在,使得他不用如人类那般的结印施咒,亦可在挥手之间。轻易施展出金木水火四系。不逊色于3s级道法的自然威能。再加上还有诸多2s级的手下倾力相助,也难怪此人能够在四位真一大成联袂攻击的情况下。仍旧能够生存下来。事实上,若非是那些神器和法宝中,有几件纯属是凑数的劣品。,别说是单独支撑六个小时,即便是再来个一天一夜,也未必能够将他拿下。那可是连领悟了寒冰法则的寒玄,也未必能办得到的事情。而光用外力,就把自己地战力提升到这种地步,眼前这妖王可算是异数中地异数。自洪荒一下,千万年来,只怕也只有他一位。“这法阵,你认识?”听得姜笑依的言语,金袍青年先是脸露讶色,但旋即就认出眼前来人,正是他在资料影像中见过无数次地少年时,想及对方那阵道宗师的身份,顿时自嘲的一笑。比之对方在法阵上的成就和造诣,他自己历经万年才算勉强完成的这个法阵,不过是小儿科而已。现在他心中最大的不解,就是为何姜笑依这个人类,会参杂在这两位高阶妖族之间?当然,他心内还有着更感奇怪的事——譬如这个资料上,只有金丹顶峰的少年,为何会突然有了真一级别的修为?真一境界,加上对方的空间掌控,在修真界已经算得上是强大,至少不是现在妖力几乎耗尽的他能匹敌。此外,按照他的情报,这个少年应该已经横死在了北方才对。为何此时,他还好好的活着?毕竟以他对那些的了解,哪怕是少年的实力有了巨大的突破,也不该有存活的机会才对!隐然之间,青年感觉到自己今日会被围攻,恐怕是和对方,有着巨大的关联。但是一时之间,却又不敢确定。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和那些围攻他的几名人类强者们,还是盟友和同谋的关系。但是短短几个小时之后。原先的盟友,却已转为必欲除他方肯甘心的死敌,而之前共同要除去的那个少年,却活生生出现在他面前。今日所发生的一切,实在让他看不通,想不透。略过姜笑依,他的目光,又看向了姜笑依身后的寒玄,紫发少年的到来,虽然让他疑惑。但是说到这三人当中,他最在意的,却并非是姜笑依,而是这位寒玄,之前虽然由于3s级强者的心灵感应,早在他们进入幽云谷之前,就感应到这位同级的存在。不过因为双方间的神识强度,都相差不多的关系,他的灵识镜映,并不能感知到这位妖王的相貌,更无法知晓,对方的来历。那四位真一大成境,肯在即将成功将他击杀之前,选择了退走。而这个时间,恰好是这三人踏入幽云谷范围内之时,若说这两者之间没有关系,他是绝不肯信的。说不定,就是忌惮于这个和他同级的妖王。也正是因为此,他才才早早的吩咐那些部下们放,任由这三人进来。反正以对方的实力,绝不可能是他们现在这样的状态,能够抵挡得住。同是妖族,哪怕是要对他不利。却也不如人类的大成真一级强者一般,一照面就是不死不休,无法以言语来说服交涉。即使有什么误会,那也可以商量着解决。此外,也不知为什么。这股妖力气息,总给他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自从感应到的那一刻起,就有想要见一见地欲望。移目左望。当寒玄那张笼罩着寒霜的俏脸,进入到他的眼中,青年的眼睛却蓦然一张,瞳孔急剧收缩。“是你?”短短两个字内。却蕴含着无尽的惊讶和愧意,而除此之外。隐约间又似乎喊着几分欣喜。“是我!想不到呢。这么多年,老师你竟然你还记得我。”寒玄淡淡地一笑,她眼中的血色已经褪尽,不过里面闪动着的光芒,却更加地危险:“老师你这么惊讶,是不是想不到。我们之间,还会有见面的一天?”姜笑依这才惊觉,身旁寒玄的异常。而对方口里说出的老师。则更让他惊讶。此前他也曾猜测。这二人既然同样是万载之前地妖王级人物,可能互相间会有程度上的关联。但却绝没有想到。寒玄和这幽云谷妖王,竟然会是师徒!稍一思索,姜笑依微摇了摇头,决定继续听下去。听寒玄地语气,这两人间地关系,恐怕并不只是师徒那么简单。“看玄儿你的样子,大约还是在记恨,当年我们把你封印的事情对么?”金袍青年一声苦笑,寒玄那冷漠中,又带着刻骨恨意的神情。把他那一肚子想要对她说的事情,又全都憋了回去。“恨!呵呵!老师,记得你以前教过我,要想成为妖族的霸者,首要的非是实力,而是能够包容四海的心胸。可是,直到今天我才发觉,我只怕是做不到呢!”寒玄目中一阵茫然,似乎是回想起这万载以来,被封印在镇妖塔下那空间里地日子:“老师你大约是没有经历过,那暗无天日地生活吧?我被你们封印在那里面,不能走,不能动。因为担心自己的妖力,被封印阵完全抽空,导致实力下降,甚至连如其他妖兽那般沉睡都办不到。在那里面,我只能一日复一日地去想事情,去重新推演我的所学。刚开始的时候还好,但是当过了几千年之后。我却有一天惊讶的发现,当初记忆里的东西,竟然有很多,都已经渐渐的淡忘了,想不起来来了。能够清晰记得的事情,也就只有你们在背后给我的那一击。““嘻嘻!东溟妖师徐悲。冬木妖王展荆,西海妖王成冰——自那以后,我一日日的反复念着你们的名字,就是怕有一日,把你们对我做过的那件事情,也全都忘记掉。你叫徒儿我怎能不恨?怎能不恨——”寒玄脸上那疯狂的神情,那歇斯底里的语气,让金袍青年和紫发少年,都禁不住悚然动容。就练亲手将寒玄释放的姜笑依,也没有想到,在寒玄平时那一脸散漫的表情之下,竟然隐藏这么炽烈的怨恨。“小玄,当年的事情,恐怕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不知道你信不信,这万年以来,我无时无刻,都在想办法,把你从封印中救出来。”那金袍青年皱了皱眉,言辞间的逻辑也有些混乱,似乎是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跟寒玄解释才好:“而且我们这几人,当时也是情非得已。情非得已?不就是担心东海龙族,从此凌驾于你们几族之上么?救我出来?呵呵,就更可笑了!能力抗四名真一大成境的人,竟连这点小事,也办不到么?你可别忘了,当年将我的封印,移入到山天元峰上的时候,他的修为,也不过只是真一境而已。”寒玄收敛起刚才瞬间流露出来的疯狂意态,紧接着就是一声冷笑;“说出这等言语,徐悲你就不怕惹人发笑?玄儿你听我说!这些我都可以解释。我们是担心龙族,地位会凌驾于我们几族之上是没错。可是我等几人,远没有你想象的那般不堪!即使是当年围攻你的事情,我也可以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见对面寒玄散发出体外的妖力,已经渐渐充盈到了极致,青年的眉头,顿时结成了个一川字。别说是此时,他并没有抗衡对方的实力。即使有,他也不想和他这位弟子动手。“我不相信,也不想听!”寒玄目光冷然,不屑的挥了挥袖。幽云谷内,只有尽在咫尺的姜笑依和徐悲,以及有限几个2s级,尚留有几分余力的强者才能发觉,在地面数里之下,以及天空上方处,那因为这白衣少女,而引发的元力剧变。“徐悲!我只记得,我一统妖族的梦想,因你而起,亦因你而终。当日正是老师你,在我背后发出的第一击!“话音落下时,两人身周的地面,突然冲出了数道巨大的水柱。寒玄竟是将他们下方的地下河,生生的以妖力引出来。而天空中,也是乌云疾走,雷敏电闪。那非是常年笼罩着幽云谷的雾状黑云,而是真正的雨云。金阳的脸色顿变,她也知寒玄乃是妖王级别的绝顶人物。不过那日在苍龙原,见到寒玄任由姜笑依搓捏蹂躏,就连反抗也做不到,以为其实力不过如此。却万没有料想到,对方挥手之间,竟有如此威势。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