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六十六 途中

第四百六十六 途中(1 / 1)

手握着胸前的那颗紫色晶石,姜笑依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和哀色。这一路中,他用不断心灵连接能力,尽力和晶石内李凌香的灵魂沟通。可是所能感知到的,除了李凌香欣喜,孤独,渴望和寂寞的情绪之外,就别无所得。不同于那些修炼成元婴,本身魂力根基强大无比的真人和真一境强者。李凌香本身魂力的等级,就距离出窍期很远。虽被护魂晶收入其内,保住灵魂没有消散,不过却无法和外界的其他人做交流。事实上,若非是她本身的魂力,较之同阶修真者要强大得多,即使是护魂晶,也无法护得住她的性命。姜笑依的魂力,倒也是可以如之前对王虎一般,将魂力凝聚成丝进入到李凌香的灵魂之内,以探知她的所想。可是这种方法却极其危险,他那高达第九阶,甚至比之第十阶也弱不了多少的魂力等级,对于李凌香现在藏于护魂晶内的这抹残魂而言,无异是毒药一般的存在。一个不慎,就会导致少年魂飞魄散的结果。而这种情况,是他不愿交流。这护魂晶,虽是护住李凌香生命最后一丝希望的宝物,但也同样是困缚她的牢笼。姜笑依不敢想象,灵魂被困在里面那个紫色的空间,视觉听觉以及一切对外界的感知都被封闭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样子。但他知道,他和少女的灵魂接触,对李凌香来说,恐怕是她在里面唯一的慰藉。“大人。您去幽云谷,是想去收服幽云谷地那位妖王殿下么?”左侧一头金发的少女,正眼带探究地望着身侧,那年轻得过分的主人。倒不是她有多好奇,只是看着姜笑依那憔悴哀伤的神色,也不知道为什么,让她感觉到有些心痛。问出的话。即有给自己解惑的意思,也有转移姜笑依注意力的想法。当初被紫发少年以炼妖壶收服,毫无疑问。她当时心内是充满了憎恨。而当她地身体和灵魂,被强制和那只金鹰结合之后,于是除了更强烈的憎恨之外,她心内更有一丝畏惧和窃喜。毕竟姜笑依的举动看似可恨,却也让她避免被杀或者重新被封印地结局。至于身体和金鹰结合,虽然过程痛楚万分,却更让它的资质和战力。蓦然提升到了不逊色于中阶神兽级的水平。而时至如今,对少年的那丝惧意,早已发展成敬畏和崇拜。少年这几年用太一真水,让她脱胎换骨,让她修为迅速提升到真正s级的举动,更让她无限感激。莫名其妙的。当初无比憎恨的人类,已经变成了她所依恋崇拜着地对象。寒玄抿了抿唇,金阳所问的,同样也是她想要知道的。不过不同的是,她早知道姜笑依的目睹,可奇怪的,却是紫发少年这一路中地行为。慢条斯理,明明有着三倍音速之上的速度。却偏偏在用金丹级的脚程在赶路。这不像是去办事情,反倒像是在游山玩水。而且丝毫都不掩饰一下行踪,生恐别人不知道,他是去幽云谷似的。“自然是去收服他,我想扩张势力,算来算去,楚国内的几位妖王。现在能够找到了。也就只有幽云谷的那位了。而且恰好,我也有些事情。想要问问这位妖王殿下”姜笑依叹了口气,将护魂晶重新放入到自己的衣内。他也知道,现在沉湎于伤痛之中,其实并无益处。李凌香被困锢于晶石内,确实让他心痛自责,但如今最重要的,却是如何想办法让她复活,尽早摆脱那等境地。“可是我大人您好像一点都不着急地样子?”金阳眨了眨眼,有些奇怪道:“如今这时候,大人不应该是分秒必争才对吗?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姜笑依摇了摇头,依旧是以不紧不慢的速度,向南部幽云谷的方向飞行着:“火候未到,现在去也没用。火候未到?”金阳顿时一脸的不解,不止是她。旁边的寒玄,也挑了挑眉,姜笑依刚才的话,她也同样没有听懂。看着金发少女手指头点着下巴,一副冥思苦想的神情。姜笑依心内一阵莞尔,倒是被对方那可爱地样子,冲淡了几分,自李凌香死后,就弥漫着心头挥之去地自责感。虽仍旧哀痛如故,却没有之前那般难过。“别白费功夫了。我问你”拍了拍金阳的脑袋,紫发少年淡然道:“幽云谷地那位,到如今为止,活了多久?一万年了吧?不对,应该是一万一千多年的样子。”金阳哭着脸回忆着道:“反正自从我出生起,那位殿下就已经存在了。比我的祖父的祖父,好要高很多辈。”寒玄闻言脸上露出异色,她出来的这些天,虽也一直在阅读修真界这些年的历史。不过重点,却放在搞清楚,最近神州大陆的形势上。幽云谷的那位妖王,虽也知道其存在,却没有予以太多关注。这个名词,在典籍中出现过很多次,却一直没有注明这位妖王殿下的具体名字。而她最初也以为,幽云谷的掌权者,应该轮替了好几代了。现在才知道,实情并非如她想象的那般。在她傲视神州的时候,幽云谷还未曾出现,不过既然是有着一万一千年历史的妖王,那应该是和她同时代的人物。或者,还是她认识的熟人。这么久都不飞升,还留在这世间做什么?哪怕是资质再差,一个妖王级别的人,在世间停留两千载的时光。也已经是极限了。“这就对了!”姜笑依点了点头:“活了这么多年,我想他即使是一只永不出头地乌龟。对这万年来天下间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秘辛,也总该知道些什么吧?比如最早想要得到盘古之体的那位,是如何陨落。还有那两个人,又是如何崛起。他总不可能一无所知才对。”寒玄眼神一亮,似乎想到什么。而金阳,则是皱起了眉头:“大人刚才说想问他一些事情。就是指的这些?没错呢!就是想从他嘴里,知道一些关于那两人的事情。”姜笑依唇角浮起一丝冷笑:“那么你说,如果那两位知道了我的意图。自己地某些机密,有可能让和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察知,他们到底会怎么做?会杀人灭口?”金阳抬起头,不敢确定的征求着紫发少年地意见。“没错!就是杀人灭口!”姜笑依眼带赞赏的,拍了拍金发女孩的脑袋。这金阳的悟性和资质,确实很不错。记得还在学院中,灵智才刚刚开启的时候。就知道审时度势了。意志力方面,更是令他惊讶。原本他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念头,却不料这条小狼,却真的熬过了太一真水脱胎换骨地药力、只要好生培养,他日未必不能成为他的一条臂助。恰好收服幽云谷那位之后,他也要一位新的代言人。安插在幽云谷内,替他辖制楚国中部的妖族。眼前的金阳,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大人刚才为何说火候未至呢?”金发少女依旧还有些地方,没有彻底想通。“这个不是很简单么”姜笑依眼望着南方,风轻云淡地笑了笑。对金阳表现出来的笨拙,他非但不觉恼怒,反而更加的满意。替他掌控那么大的势力,没有一定的能力不可能把差事办好。但若太聪明了,却也非是一件好事。“若不把他逼至无处存身的绝境,我又怎能轻易将他收服?说这句话的时候,紫发的神情冷酷地,宛如万载玄冰。而望着姜笑依的背影,寒玄则是若有所悟之前被姜笑依所展现出的战力震撼到,她却全然忘记了。眼前这紫发少年。真正的修为。毕竟才只是真一级而已。这样的境界,凭着他的空间掌控和领域。想要杀死3s级,并不是什么难事。但要将妖王或者真一大成级强者困住,却非常的困难。而以真一地修为架奴炼妖壶,如非对方自愿,确实很难把修为层次,高他几个层次地妖王收入其中。姜笑依这一路来,毫不掩饰行踪,竟然是在造势。逼迫着那两人,对幽云谷的妖王动手。可是难道他就不怕,他尚未赶至,那位妖王殿下,就已经殒命?“必须承认,这一次制定地行动计划,我父亲确实是大意了些。不过大部分的责任,还是情报不全所致。谁也没想到,在姜笑依的麾下,会有两位3s级强者”眼望着东海三行省的形势分布图,水无月皱紧了眉头。而他对面坐着的,正是那位白布蒙面,身份神秘的真一大成。见对方始终不动声色,蓝发青年的心里,顿时蒙上了一层阴影。之所以会选择背弃,一直都紧跟着的天阙门嫡系一脉,就是因为看到了这些人的实力。没有相应的实力做为依托,就选择拒绝和对抗,无异是螳臂当车。与其被那滚滚巨轮碾压成碎末,倒不如入其中。而且在刚接触时,他那位被人称为静月幽狐的父亲,也依稀看到了让水家规避修真界大劫,并在劫数之后让家族境况,更上一层楼的希望。从很早之前起,父亲就知道他们的存在,可是一直苦无门路去接触。现在难得对方找到他们,趁机把他们的家族,也纳入到对方组织的体系之内,无疑是最佳的选择。只有永远跟强者的那一方站在一起,才能始终生存,这是他父亲很早以前,就教给他的道理。所以为了水家的未来,他最终选择牺牲自己的意愿和友情,而屈从于家族整体的意志。但是至始至终,他们都没有想到,姜笑依麾下的皓月分堂,竟然不知觉间变得如斯强横。原本以为轻易便可将他那位学弟,只花费四年时间经营的势力瓦解。却没有料到,整个皓月分堂,就如坚硬的石头般,让他们无法搬开,难以下咽。也总算了解,那些人为何对皓月分堂如此忌惮,又为何要为他那未满二十的学弟兴师动众。而不详的感觉,自从暂时撤退之后,就萦绕在他心头。现如今他最在意的,就是沈英雄对他说的那句话。“你的父亲和你的家族,这次确实是站错位置了!”沈英雄的样子,不像是对那些人一无所知。言语之中,也似乎对他们背后的这个组织,多有了解。可是为何当时,他还有那种底气,毫无畏惧的说出那番话语。莫非,他那位学弟,确实有着不畏惧那些人的本钱?想及那两位突然出现的3s级,水无月心中的忧虑顿时更深一层。既然姜笑依能笼络到这样的强者,那么就并非没有可能,拥有抗衡他身后这个组织的实力,总之,水家的策略,这一次确实是错了。原以为越早表态,那么得到的好处越多。但是以如今的情形看来,是不应该加入的这么早的!哪怕是当初迟疑个两三天,也会让现在水家的处境好得多。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