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六十五 逆亡

第四百六十五 逆亡(1 / 1)

黑夜,大雨倾盆,宁冲在泥泞的山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疯狂地跑着。被芮晔传送距今,差不多已经有三个半小时,而他现在,也逃出了那凶案现场万里之外。道力早已经在之前耗尽,甚至身上仅有的一瓶冲灵丹,也因为大量的使用幻术遮掩行踪,而全部用完。至于体力方面,更是接近疲乏,如今就连站稳,也很是困难可是他仍旧不敢停,也不敢入定以恢复到顶。说不定什么时候,明欣那些人会追上来,目睹芮晔被明欣暗算的那一幕,注定了对方,绝不会放过他这个活口。而现在,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元力反应,也会引来杀身之祸。一路上经过的大型城市,也已经有六个,宁冲却没敢进入,也尽量避免着和人接触。他没敢采取混入人群当中的做法,这里是明欲经营了几达百年的地方。明欣既然敢在这里出手暗算芮晔,那么他和明欲之间,必然也有着某种默契存在。他也没敢去向那些平时交好的世交好友们去求援。这一路上,他早就想得很明白,天阙门内必有大变发生。只怕不只是天华真人,整个以清虚为首的嫡系一脉,都会遭受到打击。而面对明欣和明欲的重压,和利益收买下,所谓的交情,就脆弱的如纸一般。何况以宁家才只是两代修真者的地位,本身就交游不什么真正的权势人物,或者大的世家。如今这世上,真正能够给予他庇护,给予他安全的地方,就只有两个。首先是天阙门的山门总部,在那里。只要有时间说出真相,那么没人敢明目张胆的杀他。其次,或者姜笑依掌控的皓月分堂。以及如今暂时由他控制地幽并行省而后者,自然要比前者的安全系数大得多。当然,这个前提是对方,至今为止还活着。宁冲选择的逃亡路线非常讲究,他知道如今无论是天阙门总部,又或者幽并行省地方向,如今只怕被明欣的人封锁。所以这一路。除了选择荒山野地之外,也尽量沿着天阙门和苍茫道的战线跑因为担任着芮晔的助手,长期的呆在指挥部的缘故,耳渲目染之下,几个行省的形势和地形他早已熟记于心,这一点很容易就能做到。而条战线附近,也是天阙门地修真者高度集中的地方。看似危险,其实不然。毕竟绝大多数的修真者,并未有参入到这场阴谋。和天阙门的高层斗争当中去。明欲和明欣想要顺理成章的继任掌教,就绝不能让暗算同门的事情,被传播出去,而在这附近大规模的调动人手搜查,只会启人疑窦罢了。他也打定了主意。一旦情势不对,就潜入到苍茫道控制的区域内,之后再想办法回到幽并。虽然此举非常的危险,但是比起明欣那群人,却要安全得多。而宁冲地小心谨慎,也都收到了回报。这一路上,虽然遇到了几组正在搜寻他行踪的小队,力度却并不是很大。非常容易的,就被他避过。而再前面一点。就是幽并盆地的边缘处,只要爬山眼前这个山峰,再沿山而下,那里就是幽并分堂控制的区域。且不说那里,是区伏云精英已久地区域。光是这一个月以来,姜笑依在东线一万七千名弟子当中,所积累起来的威望。就注定了明欣的人。无法为所欲为。虽说到了那边,也能说是绝对的安全。但至少明欣那些人,再不能如现在一般,肄业的调动人手,甚至将那些元力监控仪,也作为私用。三个小时在大雨中的逃亡,让他满身都是泥浆。而连续不停的,以奔腾术赶路,也让他浑身酸痛,疲惫欲死。可是宁冲却管不了这些,他清楚的知道,只要再有数里,就能逃出升天!艰难地爬上山顶,宁冲终还是支撑不住,脚下一软后摔到在地,整个人更加的狼狈。不过此时地他,心里却充满了欣喜。透过雨帘,他已经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下方那笼罩在雨雾中的平原。经脉内的真气早已干涸,从半个小时前他就只是纯靠着体力来赶路。不过对下山,却要比上山时容易得多。虽然下面陡峭,对修真者的体质而言,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几分钟的时间,他就可以踏上幽并平原的土地。躺在地面稍稍喘息了一会,发觉任督两脉之内,又有了一些真元在里面流转。而酸乏地四肢,也似乎恢复了些力气地样子。宁冲再次挣扎着,试图从泥浆站起在这里,哪怕是多停留一刻,也意味着危险多临近他一分。“呵呵!小冲,就不多休息一会吗?”中年人的嗓音,蓦然从雨幕中传来。宁冲地身形一顿,以怔然的眼神望向了声音的来处,在那里也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雨幕遮挡着他的视线,影影倬倬的看不清相貌。但是这个声音,他却记得很清楚。记得在指挥部内,对方就如现在这般,唤着他小冲。满脸的慈祥,也透着几分亲切。而就在三个半小时之前,他却亲眼看到这个声音的主人,将他手里的剑,送入到芮晔的身体内!“你这一路,是想去哪里。想去找芮晔的那个徒弟么?”人影闲庭信步般,向这边走来,恰好空间一道匹练般的雷光划过,把整个天地照得恍若明昼。而芮晔也终于看清楚,在雨幕中,一个穿着道服的中年人,正笑意吟吟的望着自己。那熟悉的相貌,让他浑身的力气就仿似全跑光了般,绝望而又无力的跪倒在地。随着电光消逝,山顶再一次被笼罩在黑暗中。而那轰鸣的雷声,直到此时,才渐渐的传来。“你很聪明,竟然知道沿着这条线走。真的让我地那些手下们。找了好一阵子呢。我也几乎都快要放弃了,不过仔细想想,觉得你有可能从这里通过。就到这边来看看。”平和如故,透着磁性,往日里听来只觉身心舒爽的声音,今日却不知为何。让宁冲浑身战栗,只感觉到恐惧和憎恨。“小冲你说,这是不是天意呢?只是一时起意,想过来看看而已。并没有抱着。会有收获的希望。却没有想到,真得会逮到你这条大雨”走到了跪着地宁冲身旁,明欣一只脚仿似无意般,踩到了青年支撑着身体的右手。只听那骨骼一阵阵咔嚓声响,宁冲就只觉右手一阵剧痛后,就再无知觉。心知自己右手的骨骼,已经被对方的巨力碾压成粉碎,宁冲抬起头,透过眼睛的镜片。愤恨地看着那张满面慈祥笑意的脸。“呵呵!是不是很不服气?不过难道你就以为,抛到那边,我就拿你没办法么?姜笑依如果还活着,我的手确实伸不过去。区伏云和明岩明算那几个家伙,如今都是他地死忠。不过难道你以为。有这种可能么?那家伙的尸体,现在恐怕都已经落入妖兽之腹都说不定“是吗?我也觉得,这真的或许是天意也说不定!”清冷而年青的男性声音,穿透了雨幕,却非是出自两人中的任何一人之口。明欣皱了眉,而宁冲的脸上,则露出一丝喜色。一个削的人影,从黑暗中走出来。紫色的头发,绝美的面孔。眉心之间纹着龙凤图案。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目中透着寒芒。真一?明欣地瞳孔一缩,呼吸稍显急促。不过他惊讶的,却不对来人那高他一筹的修为。而是少年的那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看到那紫色地瞳孔,这一刹那,四十五岁不到花甲。就授命执掌一省。被誉为天阙麒麟的他,甚至感觉有些慌张。冰凉的真气。如清泉般在脑部几条经脉中通过。明欣深吸可口气,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的?”没错!无论是怎么算,对方都不可能在他面前出现才对。在那些人的保证里,对方应该已经死亡!而他们的实力,见识过对方三位以上,真一大成境强者的他,是再清楚不过的、被实力这等强横的组织围杀,对方又怎么可能,还有生存地可能?“我老师被暗算的时候,一定会想办法,让手下人逃出来给我报信。而如果那人稍微聪明一点的话,应该会选择这条路。所以我才说,这是天意”紫发少年缓缓踏近。白皙的脸上浮起了一丝让人毛骨悚然的冷笑:“不过我想,你最关心的,恐怕不是这个。而是我为何到现在,还活着对么?不过就是四名真一大成,再加上一个3级妖魔封印体罢了。你以为他们,就能杀得了我?”明欣怔了怔,如果是换在往常,换作是平常的场合,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认为对方是大言不馋。可是如今,对方还活着。就是再真实不过地证据。还有那货真价实的,真一级接近返璞归真地护体真气。在以前的资料里,姜笑依的修为可是明明确确,写得是金丹顶峰。高达四阶的差距,可以说是天差地别,也不为过。也无瑕去思索,为何情形是如何。明欣稍一转念,就已一掌击向了宁冲的天灵。姜笑依还是金丹的时候,他就已不是对手,如今有真一级的修为,双方间的差距,更是被拉得可怕。而现在最重要的,是毁灭他暗算同门的证据。现场他已命人做过手脚,伪装成苍茫道的偷袭,也让手下预言系的弟子,掩盖过真相,唯一的破绽,就是宁冲的脑中,那段可以经得起任何检验的记忆!冰冷的感觉,出现在肩膀和右臂之间,那是肉体内的神经,触及到外界那冰凉空气的感觉。明欣微楞,注目看时,他的右臂竟在不知不觉中,齐臂而段,向地面掉落。“在我面前还敢出手。你是想死得快一些么?”见明欣断臂之后,就毫不犹豫转身御空而走,姜笑依的唇角,微微向上翘起,目中满是冰冷的嘲意:“宁冲学长,杀死我老师的,可是他?我不知道!”宁冲喘着气,望着身前那条断臂,眼中浮起了一丝快意:“不过明欣师叔祖,是第一个动手偷袭的,也是第一个,让真人他受伤。是么?老师他,果然已经去了?”姜笑依微微一怔神,发生一声底不可闻的呢喃。他虽早猜到,芮晔此时只怕已经遭遇不测,但是当从宁冲嘴里得到证实时,却仍是禁不住心神一阵震荡。眼神迷茫了片刻,少年的眸子里,再次恢复了冰寒。他的手轻轻的抬起,而就在宁冲的视野内,天空中远处那几乎快要在黑暗中的身影,蓦然肢解成了碎片。漫天的血雨,汇合着暴雨喷洒了下来、姜笑依的右手,又向虚空中一抓,那三个慌乱逃窜的元婴,被他捉在手中。一时也没地方放,干脆就笼入到袖中。他再一拂袖,一个圆形的球体,轱辘辘的滚到了宁冲的身前,宁冲定睛看时,那球体却赫然是明欣的头颅,双眼圆睁着,似乎到被解体时候,都是不敢置信。事实上,此时就连他也在惊讶。刚才还是不可一世的明欣,竟然就这般轻易的死在自己这位学弟的手中。“现在西线能够主事的,应该是清成太师叔祖对么?把这个头颅带过去,让他主持和苍茫道停战事宜。你就说苍茫道那边,我已经说好了。”宁冲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脸上有些不解,又有些迟疑:“阿笑,这样做只怕有些不妥。清成真人是明欣师叔祖的老师,虽说明欣真人,犯得是族诛之罪,但就这样拿着他的头颅去指挥部,只怕很多人会不满。而且,贸然和苍茫道停战,如果清成真人不肯答应没关系,照我说的去做便是。面含不屑的笑了笑,姜笑依一脸的淡然:“如果清成不肯答应,那么你就替我转告他一句话,从今日起,楚国之内,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三日内未曾办到,我会亲自去取他头颅。还有”紫发少年的目光,望向了西面。冷漠的眼中,终于有了一丝表情。“告诉我,老师他是在哪里遇袭的?”虽然后期多有猜忌,但是毫无疑问,天华是自他来到这个世界,给他帮助最多的人之一。无论如何,他都忍受不了,芮晔的尸体被曝之荒野。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