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六十二 结盟

第四百六十二 结盟(1 / 1)

其实说到底,姜笑依的空间领域,还有要有强大的神识,真气和对空间元力做基础的。没有了空间元力,即使是领悟了领域这种恐怖的力量,那也发挥不出来。之前在苍龙原,那个全封魔阵只是冻结而非排斥,所以留下了让他发挥出这种力量的余地。若是那些人在此之外,再采类似于黑狱墟内那种,可以排斥空间时间和光暗元素的法阵,只怕情形,又截然不同了。不过姜笑依有炼妖壶在手,上空处更有群星矩阵随时待机,无论哪种情形,都无法真正威胁到他的生命。而现在,玄问虽然不知道,紫发少年所使用的力量,到底是什么。但他排斥掉身周空间元力的举动,却有如釜底抽薪一般,让姜笑依虽有画图之能,却没有了供他涂作画鸦的纸张画板。当然,这并不意味着,领域能力就被玄问以这种方式克制住了。也不是说,姜笑依拿他就没有丝毫办法,不过以他现在的情形,还办不到而已。那需要真正真一级的实力,和第九的空间掌控能力,借用通神图之助。然后控制空间元素,硬生生的挤进,被玄问人为制造出来的空间元力缺无范围之内才行。要真正完全的实力,才有和玄问一战的实力。不过他现在这具身体,确实办不到。光是刚才施展空间领域的时候,他就必须得依靠手里地这把。能够让他和空间元力沟通连接更加通畅地月冥长刀。才能够勉强使用出来。那就更何况,是去和玄问这样的真一大成境强者,去争夺元力的控制权了。而现在通神图,也不在这具身体上。“就是小友想要跟我谈话的态度么?”玄问的神情有些阴沉。他现在确实是有些心有余悸,就在刚才。他亲眼看见,就在他原本站在地方,那里一道狭长地空间裂缝一闪而逝。而之前,他甚至连一点元气和真力波动,都没有感觉到。现在虽说是尽力把空间内的天地元力,都排斥到身周七米之外。也隐隐猜到了对方,是使用了何种能力那很可能是参悟透了天地法则,才可能拥有的力量。可是老实说,即使是如此,他心里依旧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紫发少年刚才使用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令人心寒,也实在太诡异了。谈修和谈痴的脸色,也同样是难看之极。目中都是即惊怒。又带着疑惑地望着紫发少年,他们的修为,还不足以让他们弄清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右手,却在姜笑依瞬移到他们身后地瞬间,就被齐腕断掉,却是个无比真实的事实。而这期间,对方甚至连一个手指头,都没有动一动。眼前的这个紫发少年。实在是强大的过分,也实在是非常的危险。“我只是想试探一下,真人有没有与我合作的资格而已,真人何用如此生气?晚辈留了余地,也并未真正有过杀意。这一点,想必真人您应该清楚才对。”姜笑依笑了笑,轻描淡写的用手。在身后的空处锤了一锤。说来奇怪。在众人地视野里,那明明是除了空气之外。一无所有的地方,被他这一锤之后,却像是玻璃,被硬生生的打穿了一般。中间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洞口,而周围,则出现蜘蛛网般的裂痕。玄问看了那黑洞一眼,里面都是他非常熟悉的事物,成分相当单一的元力,以及各种各样复杂混乱,让他这样真一大成,自身自给自足的修真者也感到厌恶而右的气息。那是星界,他在瞬移之时,也常经过地一个位面。玄问也能够轻松的打通两个位面间的联系,但却自问做不到,如姜笑依这般,把联系着两个位面的通道,长久的具现在众人的面前。他还知道,在这个黑色洞口的另一端,此时还连接着另一个空间门。不过,那里应该是远隔这里数千里之外姜笑依先是把手里地月冥长刀,送入到身后地黑洞内,然后冲着玄问三人摊了摊手,证明自己现在很无害;“如今我已经证明自己的诚意了,那么现在,该轮到真人了吧?前辈能不能让他们停下?虽然这样也可以继续谈,不过人数一旦多了,到底还是很麻烦地,搞不好就能伤到我。”姜笑依指了指周围,那一个个由金丹级以上的飞天高手组成的,杀气腾腾的阵势。虽然言语中这么说着,但是少年的脸上,却始终都是满脸轻松自如的笑意,丝毫不见紧张之色。“可以!”玄问也不思索,就向点头谈痴点头示意。刚才他也感觉到了,失去了手中那把神器级的兵刃,少年对空间的控制能力,确实是被削弱了两到三成,可以说得上是诚意了。在他这样的强者面前,想要再打破虚空,从数千里之外拿回那把神器级的兵刃,可不什么容易的事情。而且对方既然有如此神通,哪怕是没有长刀在手的情况下,除非是全封魔阵那样的法阵,又或是几位真一大成境强者同时在此。否则的话,都伤不了姜笑依分毫。其他人修为境界底了,人数再多,只怕也没有什么用处。而让谈痴去收束住这些人,本身也有将其支开的意思。见御空飞在空中的众多修真者,在谈痴的指挥下,渐渐散去。玄问回过头,神情淡淡地,再次看向少年那淡紫色的眸子:“不知小友现在,可觉得满意了么?如果满意,就请小友移步,跟我到老夫的密室一谈吧。在那里。哪怕是上界天仙临此。也休想听到我们地言语。我想小友你即然为了见我。而不惜独身一人闯入到这里,那么想必要谈地事情,定然非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可对?非但不是什么小事,而且还耸人听闻!不过用不着另觅地点了,此地就可。以你我的修为。又何惧有人偷听?”姜笑依摇了摇头,走到玄问的身旁。当视野中的余光,扫到下面地阵图时,少年身形微震,露出讶然之色。“好大的手臂,竟然是血河阵?”刚才进来的时候。他的目中,只有玄问一人。所以直到这时才发觉,城堡前面这个法阵的存在。“你认识?”玄问目中闪过一丝异色。血河阵逞凶的年代,毕竟是在数万年前。如今地修真界,知道它存在的,就是几个特意收集过这种法阵自得邪道门派里,人数也不是很多。而能够只看一眼阵图,就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将其来历道破之人更是少之又少。哪怕一些阵道方面的宗师级人物,也未必认识。“在我们道法学院的图书馆里看多过部分残图。”姜笑依轻轻颌首,用手指点着下面:“若是此阵发动,我刚才未必能闯得进来。不过可惜了,此阵并不完全,大约只是再现了血河阵的二成威力。而且有些轻易就可改进之处,这阵图的设计者也没有看到。真人你看,左面的那个句芒定阵柱,若是想左移出三尺。配合这里地地势,应该可以收到奇效。还有右侧第七十六行,位列十四的那块能力晶石,非但没起到应有的作用,反而拖累法阵的运转。我以为既然不可能完全将血河阵复原,那就不要太过拘泥于原图为好-玄问开始还不觉得什么,毕竟天阙门那图书馆的收藏。可是出了名的。当年不至是楚国。就连其他周边的国度,也有大量的洞府。被天阙门的六代秋叶,以考古地名义收集去,让众多门派恨得牙痒痒。姜笑依是天阙门弟子,偶然间看到有关于血河阵的记载,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是听到后来,他却是越听越是心惊。姜笑依不但随口道出了这个法阵,是不完全的状态。而且还轻易,就指点出几处可以改进之处。这少年在阵道上的造诣,实在是显得有些让人恐怖。再想及自己的年龄,比之对方大了足足十数倍。玄问不由得心中发苦,他自问在阵道一途上的造诣,已经可以通玄,但是和对方比起来,却实在是让人有些沮丧。以前看姜笑依地资料时,见到那法阵一道有天才宗师地评语,他还嗤之以鼻。到如今才知道,自己才是那个坐井观天之人苦笑一声,玄问道:“早听说笑依小友乃是楚国内,最近新崛起的法阵宗师,本座之前还有些不信,现在才知道传言非虚。光是那几处改动,就至少可以让法阵地威力提升三成以上。小友在法阵上的造诣,确实胜过老夫数筹。不过,你我分属敌营,小友就不怕,日后这血河阵,成为对付你们天阙门的利器?”姜笑依哂然一笑:“这个世界,可从来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有的只是利益是否相关一致又或者冲突而已。你们这边的防御力强一点,对我来说,也有好处。说实话,这一次,我就是为了和真人你结盟而来。结盟?”玄问微微抬眼:“如果本座记得没错,我苍茫道现在还在你们天阙门死战,小友却跑来跟我说结盟。不觉得突兀了一点么?就如我先前所言,这个世上,从来都没有永远的敌人。而且就目前而言,我也看不到苍茫到和我天阙门,还有继续敌对下去的必要。之所以有这三年之战,不过是认为操纵而已。前辈心里,难道不是这么觉得么?”姜笑依转过头:“而且在下此来,并非是代表天阙门,而是我本人!”玄问一动,脸上却没有丝毫变化:“恕老夫愚昧,不明白小友的意思?不知真人不明白的的地方,是值前者还是后者?你们苍茫道全面南下的原因到底为何,我想真人您心中有数,至于后者,我倒是可以解释一下。”姜笑依神色凝肃起来:“如果我说他们这次挑动这此战局的目的,是为了布局在苍龙原围杀晚辈,不知道真人您信是不信?小友你说的他们是谁?老夫不明白!”玄问底敛着眉。“呵呵!”姜笑依笑出声:“前辈何用我明说?黑狱门覆灭,还有九百年一期的修真界大劫,我想这几个词汇,已经足够真人您联想起什么了。我听说这一次,苍茫道全面南下的决策,最初前辈是持反对意见的可对?想起来了。“玄问轻呼了口气:“那么小友你又如何证明,你说的是实话?非是本座不相信你的人品,而是此事听来,实在太过荒谬。相信真人你也看到了,我刚才使用的力量了吧?”姜笑依身形未动分毫,身前的栏杆,却突然毫无预兆的,整整断裂了长达十米的一段,。后被割裂的粉碎,向城堡前面跌落下去。“在上古时代,那些所谓的巫神妖圣,还有人类的帝皇,之所以能超越于洪荒众多强者之上,被公认为是最顶端的存在。就是因为他们堪破了一条,或者数挑天地法则,并掌握了被称呼为领域的能力,那是普通强者们难以地域的力量。而如今,据我所知那些人后面的两位主谋者,就是这样的存在。他们有着远远凌驾于这个世界上,所有真一大成境之上的力量。可以说,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就是无所不能的神。而如果当有一人,换作你是那两个人,当知道有人能成为和你同样的存在,而且双方之间不可能共存时,你会怎么做?”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