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六十一 化身

第四百六十一 化身(1 / 1)

警钟鸣了九响,是有人侵入总部内的示警。玄问和谈修更加的不解,心想莫非是天阙门的人,已经攻到这里不成?可是此时即便天阙门离此最近的门人,那也是在数千里之外。而且这也只是巡山堂的示警,控鹤堂那边,却没什么消息。若是有其他修真门派大兵压境,那边也该有钟鸣提前示警才对。正搞不清楚情况的时候,二人忽见远方一个青色的人影,正疾速向这里飞来。以二人的视力,远远的就认出,那是巡山堂的首座谈痴。“掌教真人!”谈痴御空在花园的边缘处落下后,马上冲着玄问行了一礼。“刚才我手下弟子禀报,外面有人试图闯入我苍茫窟。而且到刚才我来此地的时候,已经突破了第四层防御阵。多少人?可是天阙门?”玄问背着手,神色震惊看向远处那洞窟的入口出。“秉真人,确实是天阙门没错。不过,似乎只有一人。”回答的时候,谈痴的脸色难看之极,似乎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一人?”玄问目中露出一丝讶色,也不知是为天阙门,真有人入侵到他们苍茫道的总部而惊讶,还是为了谈痴所述的人数。“谈痴,就只是一人,用得着你们巡山堂警钟九响?六千弟子,还有法阵相助,都拦不住么?真人,那人实力实在是太过强横,我手下的弟子根本就无能为力。”谈痴摇了摇头,一脸的肃然:“若是那人的突破速度稍慢,师侄我也赶去相助了。合我巡山堂的实力,哪怕是真一大成境。也可将之拒之门外。可是那人突破第一层防御壁的时候,只用了二十二秒,其中还取得连伤两名真人境,其余金丹以下多达百数的战绩。而第二层的时候,更夸张地缩短到二十秒多一点的时候,我手下的弟子,甚至在受伤的时候,大多数人连那人的衣服颜色都没看清楚——“谈痴师兄,可弄清楚么?到底是谁,有这般的实力?”谈修突然插言。打断了谈痴的话语。他的脸色同样也凝重之极,目中甚至带着一丝震惊。不到二十三秒的时间,那怕是真一级的强者,御空以音速从第一层防御壁到第二层地时间。也只比这个数目稍快而已。也就是说,对方很可能从头到尾都未曾稍做停留!而防御阵,也可能根本就没起作用!守护苍茫窟的法阵虽共有九层之多,但每一层的防御能力差不多。那人既然以如此快的速度突破到第四层,那么其他五层防御壁,对他来说自然也不是什么难事。谈痴现在赶过去主持御敌,也确实是有些迟了。不能集结到巡山堂地全部实力。哪怕是他去了,也栏不住对方。谈痴只有真人分神的修为,那人即能于顷刻之间,连伤两名真人境,他这点修为,也不会被对方放在眼里。不过,谈修奇怪的是,到底是谁,有如此惊人的实力!不说突破的时间,光是那夸张的战绩。就已足够让人震撼了。如此这般,将他们苍茫道的法阵视若无物,不可能籍籍无名。而能有这般地速度,除开是真一大成境以上的3s级盖世强者外,也没有其他的可能。可若是清虚的话,玄问不可能没有感应。而天阙门的另一位真一大成境清峰,听说正在闭死关。即使这是烟幕,他也同样逃不过玄问的感应才对。再说了,他们独自闯入苍茫道的总部。又有何意义可言?蚁多咬死象,哪怕是真一大成境,独自进入到苍茫道的心腹之地,只怕也是陨落的结局,就连飞升逃脱的机会都没有。天阙门那两位3s级强者,只怕不会做出这等傻事。“来之前我仔细看了手下弟子,给我发回来地影像。如果我没看错。那人应该是天阙门的姜笑依没错。”谈痴淡淡的扫了谈修一眼。胸中虽有些不悦。但也心知他这位师弟,最近声望日隆。乃是苍茫道下任掌教呼声最高之人,而且还深得玄问信任。此时此地,对方问出的话,就于出自玄问亲口无异。“姜笑依?那个名号奇迹之龙的姜笑依?他不是在东线幽并行省,主持天阙门和我苍茫道的战事么?最近把剑如那孩子逼得很狼狈,怎么突然跑到这来?还有,情报上说他修为,不是才金丹顶峰的程度么?怎么会有如此实力?”玄问回过头,看着谈痴,“真人,这个我也不知。到底究竟如何,还要问控鹤堂的人才能知道。”谈痴摇了摇头,知道玄问的最后那个问题,才是重地。姜笑依是拥有空间控制能力没错,也是天下间所有法阵地克星没错。但哪怕他修为达到真人真一境,实力也不该这般夸张。以一人之力,也如此快的速度,突破他们的护山法阵,那已不是3s级战力所能达到的范畴。不过情形到底如何,他也确实不是很清楚,现在就连他自己,也是万分的不解、“控鹤堂么?”玄问嘿然一声冷笑,回过头继续看着洞窟入口处,目中异芒连闪。资料上只有金丹期的少年,不但突然显示出这般惊人的实力,而且还欲以一人之力,闯入他们苍茫道地总部,真是有意思。他现在,是真地对那即将闯进来的少年感兴趣了!“掌教,要不要先启动血河阵?”谈修皱了皱眉头,他虽猜不出对方地来意。但他生性谨慎,首要的是防范,对方此来是心存恶意。若真是真一大成境以上的实力,那么即使是他们将之留在此地,苍茫道的总部也将承受巨大的伤痛。“血河阵么?”玄问视线扫了一眼下方,大阵还剩下最后一个小小的缺口未能完成。不是说不能启动,但是启动之后。将会留下永远的缺憾。“用不着!刚才谈痴只说伤不说死。如果我猜得没错,对方应该是未下辣手吧?掌教真人明见!”谈痴点了点头,一脸正是如此地神情。“这就对了!”玄问脸上浮起了笑意。“如此说来,那少年此次多半不是心存歹意,或者,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们谈谈也说不定?”九声钟响,让地面上那些正在工作的人类有些不知所措,无论是工人还是督工,都停下了手里的事情,茫然的向上空望着。而苍茫道的巡山堂弟子。以及那些居住在总部内的门人,却是表现得训练有素、当钟声响起时,就纷纷或升空而起,或在地面集合。在门派长辈和上司的指挥下纷纷结阵。玄问三人也没去管他们,只是静静的等待。在没有高层指挥的情况下,弟子能够知道怎么选择最佳的方式去应敌,这是身为像苍茫道这般大派门人地最基本素养。而且,既然对方并无敌意,那也不用特意去指挥什么。顷刻之后,洞窟的入口。就出现了一个浑身发散着红光的人影。谈痴算算时间,不过只是一分四十一秒多一点,比他预料中的还要快上二十秒。此时从这边看来,那人影还只是一个小黑点。不过这只是对于普通人而言,对玄问和谈修这样地人来说,只要没有什么障碍物,三十公里的距离内,都可纤毫毕见。千里目的神通,在金丹境的时候就可拥有。而修为到达他们这种程度,已可说是登峰造极了。只见远处的那人紫发紫目。隔着老远。玄问和谈修就认得,这少年的模样,于那姜笑依的资料中地照片中一般无二。少年先是四下里打量了一下洞窟,对那些五光十色,因为道法不断形成,而纷纷亮起的绚丽光芒浑不在意。而最后,他的视线,停留在城堡上方,他们三人的身上。触及到少年的眼神。谈修和谈痴都是一惊。也不知道为什么,少年的目光,竟给他们一种惊电似的感觉,让他们几乎不敢直视。神色淡淡的,把目光锁在玄问身上,少年的身形骤然消失,让诸多攻过去的道法剑气。都打在空处。而当他地身形再次出现时。却已是在玄问的面前百米处,脚踏虚空。悬浮而立。三人再次一惊,瞬移这种空间系神通,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姜笑依本人,也是神级能力中的空间掌控者。但是这一跨越,却是将近二十公里的距离,这不能不让他们感到惊讶。要知哪怕是真一大成,一次瞬移,也就是十公里左右而已。“你就是玄问?”紫发少年定定的望着站在栏杆后的老者,神情始终都是淡然自若。仿佛这苍茫道的总部,就是他家的后花园一般。“正是老夫!”玄问微笑着微微颌首:“小友是名叫姜笑依可对?不知小友今日来我苍茫窟,可是有何要事?”他看着姜笑依地目光中,仍旧有些惊异。少年的护体真气,在他的灵识感应中,已是真一级别,但在少年的体内,玄问却只感觉到一个元婴存在。对于这少年,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形,他已经隐隐有了一个猜测。不过这个猜想,他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如此,那我就没找错人了。”姜笑依的唇角勾起了一丝笑意。“我是有事要找你谈,不过,那也等你能够接下我一招半式再说。”话音落下,姜笑依的身形再一次消失,而同一时间,几道被压缩到了极点地电流风刃,刚好扫过此处。谈修和谈痴看得极清楚,这几个道法,都是来自几个阵法组合,只是单一法术地威力。就堪比2s级。而那些门人弟子和长老们,也是打得极有章法,因为估计到玄问三人,就在少年身前,所以道法剑气,都来自两侧。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在一昧的攻击,有些人在影像地心磁力以操纵重力,有些人在远距离构建保护玄问三个人地力场防御壁。还有一个由九位真人境强者组建的法阵,甚至试图争夺少年周边的空间元力。但是这种种方法,却仍旧栏不了姜笑依分毫。下一秒,姜笑依就已出现在玄问的身后十五米处。手中持着的长刀,脸上带着一丝冷笑。而就在感受的姜笑依杀意的那一刹那,谈修和谈痴都齐齐从空间戒指中拔剑而出,然后未等他们回身,就只觉右手的腕部一凉,然后手部再无感觉。注目看时,竟是整只右手,被齐齐的断去。玄问也感觉到喉部,这时也有些不对劲。不过到底是真一大成境的强者,感觉到异常的同时,刹那间突破人体极限,身体以接近光一般的速度,向后撤出一米。而再看向少年时,玄问的神情,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刚才若非闪得快,他现在只怕已是身首异处。“不错!能在这瞬息之间,就能想到应付我这种能力的方法,真人不愧是和我掌教师祖齐名的天才人物。”看着玄问黯然避过,姜笑依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欣赏之色。玄问在感应到危机的那一瞬间,采取的应对方法,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而在遭遇骤变之后,并没有慌了手脚,而是冷静的,尽力将体内和身周的空间元力排开,更是令人赞赏的做法。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