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五十九 退敌

第四百五十九 退敌(1 / 1)

当长剑与黑影相撞,众人也未听到什么异响,就只见一股漫天的寒气,从那素白的剑身上向四周弥漫开来。再定睛看时,那黑影却是一支金箭,已被冻结在了地上。而姜笑云手里的雪剑,尖端处竟有几分缺痕。“原来千夜也来了!何不出来一叙?”素冰城纤手一扬,暴雨般的银针,向竹林中那箭支来处的方向打去。然而刚到半途,她用能力控制的这百十根金针,却像是遇到了什么阻力一般,全都向两旁一偏。一毫之差,谬之千里,银针全都打到空处。素冰城也懒得去启动针中的爆裂法阵,只是脸色有些异样的把目光,投向竹林中的某处。那里,正是刚才产生元力反应的方向。“两极元磁,可是东海财团的赫云琴小姐?正是!”随着声音,一个美到了极点的年轻女子,袅袅婷婷的从林中走出来。赫云琴眼波流传,先是仔细看了沈英雄一眼,才笑着望向了素冰城:“刚才多有得罪了,还望夫人勿怪!我倒不会怪罪你什么,不过小姐既然出现在这里。也就是说,东海财团和幽云谷,也是一定要与我丈夫和皓月分堂为敌了?”说话的同时,素冰城仍旧是看着竹林中,刚才箭支来处的地方。在场几人中,对方除了两位真一大成境强者之外,赫云琴是2s级的实力,水无月的战力也不错,但是给他们造成最大威胁的。却并是他们二人,而是林中来自楼千夜的箭!那种几乎可以媲美光速的箭支,也亏得是姜笑云。换作是她和沈英雄两人中地任意一个,都未必能够在战斗之中顾及。偏偏杀伤力又强的惊人,哪怕是她这样,金丹已经达至顶峰。中上一箭都会陨落。那箭尖上的黑洞,即能对姜笑云手中的神兵造成伤害。那么其威力,就已绝非是几年前在学院中和那妖狐激斗,楼千夜在那时所射出地黑洞箭可以比拟了!箭支的来处,已经没有了元力反应,也没有了修真者的气息。显然楼千夜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且同先前一般,有人替他遮掩住了行踪和存在。来自未知方向的袭击。将会显得更加的可怕!素冰城心中叹一声可惜。他们三人的真人境傀儡,都留在总部保护韦梦琪。不然的话。有傀儡守护一旁,倒也不用如此忌惮。“我此来只是私人的行为,和东海财团幽云谷都没关系。”赫云琴摇了摇头,见素冰城有些心不在焉地神色,心知女孩在忧心楼千夜的箭。顿时又是一笑:“不是我一定要与你们为敌,而是情非得已,不得不然。相信夫人,也能理解我地苦衷。我能理解,不过阿笑他就难说了。你也知道他对我们这些家人朋友很在意,若是知道你今日也曾参与此战,未必就能听得进你的解释!”素冰城回过神,冷笑着回应,然后转头看向姜笑云:“小云。他们两人就交给你了。是千夜哥哥和这个大姐姐吗?”姜笑云眨巴着眼睛问道,见素冰城微微颌首,咯咯笑着比了一个没问题,一切都交给我的手势。看了看远处的水无月,又嘻嘻笑着道:“不过冰城姐姐你也要小心哦,我感觉无月哥哥,他刚才也留了几分力呢!”水无月此时正在借机调整经脉内。那因为刚才姜笑云攻入他体内的压缩剑劲。而紊乱地真气。此时听得少女的言语,顿时间心神一震。差点就走叉了气息。完全被看穿了啊!水无月苦笑一声,睁开了眼睛,神色无比凝肃的踏前一步,这次他的视线,却是看着素冰城:“冰城,你我当年在学院中并称三强,却从未在真正全力出手的情况下分过胜负。今日,你我就了结此憾如何?我倒也有此意。”素冰城笑了笑,从戒指中,抽出那两把凝碧若水般的长剑。“不过,只怕你的主子不答应呢!”看到素冰城手中持着的双剑,众人不由再次感觉到呼吸困难。那又是神器级的兵刃,而且一次还是两柄之多。就剑地品质而言,更在刚慈爱才拿出来的雪剑之上。特别是那白衣人。眼中更是深深的惊异。别人没有所觉,他却能从神识感应中察觉,这套碧蓝色的双剑,已经并非是普通意义上的神器级仙兵了,其作用反倒类似于姜笑云,那两个化身持有分碧风珠和雪魂珠,兼有法器和仙兵的作用,能够增加素冰城,与风属性天地元力沟通的控制。特别是空气,就连他这个真一大成,也不得不退让出这一领域。算来这姜笑依地麾下还真是了不得,实力方面已是极尽强横,不逊色于顶尖大派。而财力,比他们组织或有不如,却也差不到哪去。而这些信息,在以前收集地情报中,都是没有的。一个年纪不到二十地小孩,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聚集起如此庞大的实力。也难怪,他的那位主上会如此重视。他又望了望沈英雄,眼前三人中,姜笑云和素冰城都持有数量惊人的神器。那么这牛角青年手中所持的法器仙兵,只怕也不会差到哪去。若是有一两件,和他自身属性及领域相合的神器在,其战力恐怕要重新估计了。水无月闻言怔然,对素冰城的剑反倒是没那么在意。他回头望了望白衣人,果见这位真一大成境强者的脸上,有些不耐之色。心中一叹,自知这次的行动,不是自己能够做主的。水无月再次踏步前奔,速度竟比之先前。还要快上数分。“叮”的一声金属交鸣,间不容发之际,素冰城先是以一面空气盾延缓了一下时间,然后利落的格开了水无月斜刺过来地利刃。见蓝发青年借力飞上高空。女孩冷冷一笑,也是踏空而起。手中一双碧剑冻结住周边的空气,竟凝成一双如城门一般的庞然巨剑,砸向了空中的水无月。别人怕水无月地重力控制,正常情况下,都不会试图和水家的人,在空中发生战斗,但素冰城却是个例外。她血脉能力中的空气控制。随时都可以把身周的空气凝结成实体,以借力调整方向。甚至在空中可以如履平地一般,所以并不用怎么畏惧重力的变化。之所以能在遇到姜笑依之前,就与水无月和楼千夜二人并称学院三强,就是因为此故。可以说她的能力,恰好在某种程度上。克制住了水无月重力掌控——至少在低空领域是如此。水无月直皱眉头,姜笑云和沈英雄的实力远出他的意料,而素冰城在实力上地进展,却也同样让他震惊。光是这一手剑外之剑的技巧,就让他刮目相看,这意味着素冰城地体术攻击范围,远比他想象的要宽广得过。别看那空气刃极脆。砍在身上却也足以致命。而素冰城剑上的绿色剑劲,可以附着在那些凝固住的空气中,则更让他感到忌惮。以前在学院中素冰城因为家世关系。始终没有学到什么好武学,所以始终隐隐被他压住一头。而今跟着姜笑依修行的七色劲,其攻击力只怕更在他地家传体术之上!而且显然从一开始。对方就没打算和他公平一战。姜笑云对他身边,那些冰属性元力的控制,始终都未曾解锁。只能依靠那白衣人的帮助,才能获得一小部分冰属性元力的控制权,不过数量少之又少——姜笑云的本身冰系能力就高达八阶。又有那元力反应堪比中等神器的白珠在手。实际阶位比之最高的第十阶也差不了到少。在寒冰元力方面,所以哪怕修为已至真一大成的白衣人。也争不过她。而他明明有着接近七阶的寒冰掌控能力,此时却也只能发出普通道法地作用。没有了重力和冰系掌控,这两种他往日仰仗最大的能力。面对气势汹汹的素冰城,水无月竟感有一中气为之夺的感觉。“阿力,纵云!还楞着干什么,一起动手!”到底是被各大门派的情报机构,誉为仅在五方雏龙之下的天才人物,只是瞬间,水无月的心神就已从沮丧中挣扎出来。他手中一个道决,也不念咒,三道电弧出现在他面前。遁着精心设计过地地角度向前划出,恰好逼得素冰城,不得不暂时停下追击的步伐。而此时他地目中,已然重新恢复了斗志。哪怕没有了能力,他在道法方体术面的实力,却也不逊常人!水无月的话音,也让舒力和葛天纵云那一直板着的脸上,神情终于有所松动。葛天纵云目露挣扎之色,而舒力的脸上,却满是冷笑和决然。冷眼扫了一下地面,素冰城心境丝毫未受影响的继续踏空而行,再次奔向了水无月。舒力和葛天纵云这两个s级的战力是否会加入战斗,她其实并不在意。袖中的金针,虽然要防范楼千夜的箭而无法动用。不过却也不是没有其他的办法,来应付舒力和葛天纵云两人。大不了,就暴露出她那新得的能力——操纵微波!葛天纵云的面色忽青忽白,最终目中露出惭愧的神情,同样御空而起。而舒力此时,也拿出了他那把巨斧。随着巨臂的力道,巨斧被挥舞成一片银光,不过他的目标,却非是空中的素冰城,而是身旁的葛天纵云!未尽全力,也不带杀意,但是却足以阻止葛天纵云,插手素冰城和水无月间的战斗。回身一剑,轻松的将巨斧格开,葛天纵云以不敢置信的神色,回望着身旁的好友。只见舒力一脸的平静,但是那眼中透出的坚定色泽,却让他心中一阵阵的刺痛。做了十几年的朋友,只是几道眼神便可做交流。他也无需用言语询问,就知舒力的意思。而好友的那种眼神,也意味着对方决心已下,而且没有任何回旋商榷的余地!“行动终止,退吧!”目光意味不明的扫了舒力一眼,白衣人干脆的的退入到身后的竹林内。其实早在素冰城拿出那双碧剑之时,他就已萌生出退意。而舒力的倒戈,则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一战的失礼,固然是对皓月分堂所有的实力,实在过分低估的缘故。却也有因为大环境,而无法大规模调集实力的因素。姜笑依把皓月行省,早已经营的如铁桶一般。更以对外贸易的便利,在天阙门内建立了一整条利益连接纽带,将很多人的命运都捆绑在一起。在这个省份,在天阙门内,只要稍有风吹草动,就可能引起他的警觉。而他那位主上,又不愿过早的暴露实力,只想把这次的行动伪装成天阙门内部的权利争夺。故此能调动的人手,也就仅限于在天阙门内,联络好的几个大世家,以及他们几个真一大成级的强者。不过暂时的退切,并不等于他就这么承认失败了。一旦姜笑依身死的消息传过来,一旦总部那边明欲夺权成功,皓月分堂这块石头终究还是会被他们粉碎。只是封锁消息的难度,会成倍增加罢了——此时的他,还并不知道在北方,姜笑依早已经脱身的事情。御空离去的同时,水无月深深的回望了舒力一眼。其实早在这次行动之前,他对舒力的倒戈就早有预料了——无论此战胜负,他这位好兄弟怕都会为姜笑依的活命之恩,而倒戈相向。没有看到好友,伴随素冰城和沈英雄几人战死此处,是他心内最大的慰藉。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