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五十七 约战

第四百五十七 约战(1 / 1)

“——您倒是蛮有信心的,只有一百多人被你修改过记忆。主人您难道就不担心,盘古之体的秘密,被那些人泄露出去?”苍龙原的边缘高空处,寒玄小心翼翼地问着姜笑依。不是以前如朋友姐弟般的平等对话,而是用仆人对主人的恭敬语气。虽说心理上已经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但这种地位上的骤然落差,却仍让她极不适应。“你看烈山东成他们,像个笨人么?”姜笑依神色平静的看着前方。“不是很蠢的样子。”寒玄摇了摇头。“那就对了。”姜笑依目中精芒一闪:“既然知道我修改了他们脑中的部分记忆。那么他们也就应该知道,这些记忆中的东西,是我不想让他们知道的。一定要穷究,只会召来杀身之祸。只要稍微聪明一点的人,就会乖乖的去帮我把那些人灭口,而不会试图唤醒那些昏迷的人,去打探他们失去的记忆。人终究还是有好奇心的。”寒玄一声哂笑:“不论人类妖族,都是好奇心很重的物种。我担心主人您,太过一厢情愿了。可是我展示了力量!那种压倒性的实力,普通人都会选择退避而不是去开罪吧?如果在那样的情形下,还想着要去探究自己失去的记忆,那我也无话可说,只能用不知死活这个词在形容了。而且——”姜笑依脸上也浮起一丝嘲意:“即使盘古之体的秘密泄露了,对我又有何坏处?现在的局面越混乱,那么对我就越是有利。所以封锁关于盘古之体地消息。应该是那两个家伙要做的事情才对,又与我何干?之所以改掉他们地记忆。只是想要保住他们一命。若是他们一定要自取死路,那我也无法可想。”寒玄微微一怔,停下了身形。她原本以为姜笑依没有想到这一点。却不料紫发少年其实早就心中有数了。不是已经早就见识过这人的谋略了么?为何自己。对他还是心存轻视?大概还是因为,这个主人的年纪实在太年轻了吧?苦笑一声,寒玄为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后,又追上御空而行地姜笑依和金阳。这时候才发现,姜笑依飞行地方向有些不对劲,即不是他在幽并行省的临时指挥部。也不是皓月行省,而是往东川行省的方向。“主人,我们现在要去何处?不回皓月么?”寒玄有些诧异。对那些人的行事手法,他多少有些了解。既然已经对姜笑依动了手。那么少年麾下的那些实力,同样也在他们的目标之中。而且,既然在肉体上已经无法消灭姜笑依,那么那些人唯一地办法,就是让紫发少年失去和他们对抗的势力。所以在寒玄看来,姜笑依此时不急着赶回老巢,而去往别处。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何需回去?那边我早有布置。根本就不用担心。有三个3s级强者坐镇,我又何用着急回去?”姜笑依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尤明道早就奉他之命坐镇天阙门地总部。而沈英雄也有着能和3s级纠缠一阵的能力。此外,还有罗伯特,以前是修为境界低了,所以没看出来。此时想来,这个所谓的异大陆圣阶强者,其实早已点燃了神火,成为有着不亚于真一大成境修真者实力的半神。再有那把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更改法则的寄生树之剑在手,战力总和已经站在了人类巅峰的程度。一两个普通的真一大成境,根本就不是其敌。而皓月分堂,早已被他经营地如铁桶一般。那两人想要把这个楚东最富有地行省,从他手里夺走,除了强攻和暗杀他的心腹,进而掌握分堂权利两个方法之外,就别无他法。可惜皓月分堂并无叛门之举,天阙门本部并无借口,也不愿对皓月分堂采取大规模地敌意举动。而那两人势力再强,也不愿在这么早就大规模的,把手底中的实力暴露出来。那么剩下的,就只有诱杀沈英雄他们一途了。只要那两人不亲自出手,姜笑依有信心他们能够自保。毕竟这个世界,真一大成境的数目,究竟还是有限的。寒玄却是再次以惊诧的眼神,看了看身边的姜笑依,她还是从流羽嘴里知道,姜笑依身边可能有着另一个3s级强者的存在。但是这个数目,不应该是三个——“至于我们现在去哪里——姜笑依一声冷笑:“当然是幽云谷!”只是瞬间,寒玄就明白姜笑依的意思。少年的魂力已高达九阶,在需要急速扩张实力的时候,有这种想法,并不奇怪。“无月学长,如此说来,你们是一定和我们为敌么?”竹林之内,沈英雄目中有些不敢置信,又有些哀色地看对面。素冰城和姜笑云并肩在站在他身后。而在他们三人的前方,赫然正是水无月,舒力和葛天纵云三人。“我也不想,不过为势所逼,不得不如此。”水无月的神色同样有些黯淡:“聪明如你,应当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对。为了家族,我等今天不能不拼命呢。我知道!不过却万没有料到,我和笑云冰城姐的对手,会是你们。当年在学院的时候,还真想不到我们之间,也会有站在敌对力场上的一天,”沈英雄微微一叹:“不过我还是要多谢你,没有像道通和傲穹的对手那般,用的都是偷袭手段。而是大大方方的,以书信约我们三人出来一战。不用谢我。”水无月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眼露歉然之色:“我虽不忍以你我之间的交情施以暗算之事。但是用书信把你们约出总部,本身却也是不怀好意。因为我知道你们一定会赴约。“光是这一点。我和英雄就已经足感盛情。”在沈英雄地身后,素冰城的唇角浮起一丝笑意。“同学数载,我等之间付出地感情。换来的终究非只是背叛。冰城你的话。还真是让我惭愧地无地自容。”水无月长叹一声后,看着沈英雄地眼睛:“不过我还真的很奇怪,英雄你言语中似乎早已经知道,道通和傲穹会被偷袭的事情。却不知,你究竟是从哪得来的消息?而且,既然已经猜到在这里等你们的。并非只是我等三人。那为何,还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如何知道的?呵呵!“沈英雄摇了摇头,笑着解释:”你们错就错在,在行动开始之前自作聪明地。去联系傲穹身边的公冶成都和公冶彻。你们以为,他二人是受迫于阿笑的强势,这才肯甘心为他效力。一点利益,一点承诺足以让他们背叛。却不知,他们投效笑依麾下,却是心甘情愿,而且早于阿笑荣辱一体。又怎会背叛于他?”水无月挑了挑眉:“联系他们两个。是在十分钟之前。是我父亲亲手制定的计划。成则刺杀傲穹地把握更添几分,不成对计划也无影响。他二人行踪。其实早在控制之中,与此地也是相隔数千里。而且不止是通讯水晶的信号,就连阿笑发明的那种依靠信号塔的通讯系统,也被我们封锁。消息不可能传得这么快。静月幽狐吗?可惜呢,我们在此之外,还掌握着另一种通讯方法。至于说到准备,像这种级别的战斗,普通的弟子即使带出来,也无多大效用。而且,也无必要——”抬起头,沈英雄看向水无月右上方的竹梢。在那里,一个白色人影站在上面,蒙着脸,目光淡漠。他好像毫无重量似地,未曾把脚下地那根竹枝压垮一分。又仿似是脚粘在上面一般,身形随着整个竹子的树冠,在清风吹拂中不停飘舞,却又不离那竹梢分毫。“这就是无月学长你地底牌吧?”沈英雄脸上仍带着笑意:“3s级真一大成境,还真是看得起我等三人。““会这么约你出来,就是因为这位前辈在。”水无月脸上露出歉意:“你既知道他是真一大成,那么想必也该知道,这一战,你们绝无生机!那可未必!”沈英雄风轻云淡的一笑,也未见他有何动作。竹梢那白衣人身周的风,突然如利刃一般,势如破竹的割裂着他身周的护体真气。显然对自己身边骤然发生的危机也很是意外,那人的瞳孔一缩后,身形微晃,伴随着一阵空间元力反应后,出现在了几米开外的地面上。然而危机。还远未到此终结。就在他脚下,那沙尘毫无预兆的,就像火焰一般燃烧起来。而白衣人,也仿似踩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般,身形毫不停留的再次闪烁到后方二十丈处,恰好距离沈英雄百丈开外。而直到这时众人才看清,那人身上的白衣几乎被割成了碎片,额上更有一丝血痕。而足部的衣服和芒鞋,更有被火焰稍灼的痕迹。水无月露出愕然之色,显然是为刚才发生的事情,而很是意外。“是领域吧?怪不得,几年前能以一人之力,扫灭整个泰王府。”对自己现在的狼狈形象,白衣人倒是并不很在意,他负手而立,仍旧是给人一股闲雅自如的印象,目光很是感兴趣的,看着脸色稍显苍白的沈英雄:“可惜因为修为的缘故,神识无法及远。而且道力方面,也不大跟的上。否则的话,本座刚才就已经死了。不过,我承认你已经有资格,能与我一战。虽然还不能完全掌控,但刚才确实是领域!”沈英雄点了点头,就只是这一瞬的功夫,他的脸色就已重新恢复了红润。不比三年前,离真人境只有一线之隔的他,在道力方面要充沛得多。“晚辈可能不是你敌手,不过想来前辈要将我拿下,也要花上一番功夫。而且你看到了,领域能力就是胜在变化多端,又没有元力波动,可说是防不胜防。你我之间真要战斗起来,生死胜负实未可知。确实!”白衣人目中露出笑意:“不过今日,本座可不打算,与你公平一战呢!”声音落下时,另一股不逊色于他的庞大神识,骤然从远处传来。强大的压迫力,让沈英雄,素冰城和姜笑云一阵皱眉。虽还不至于因此而畏惧,却觉得极不舒服。“英雄,束手吧!”水无月轻声一叹,不过那声音在静谧的竹林里却格外的清晰:“我倒是没想到,数年不见,你已经成长到能和真一大成境一战的高度。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办到的。不过现在的情势,你是没机会的。阿笑这次已无生还之理,但是三位,我身后这位前辈,却未必一定非要了你们性命不可。是吗?可我不这么认为呢!”沈英雄下巴微扬,面带怜悯之色:“无月,我只能说,你的父亲和你的家族,这次确实是站错位置了!你以为笑依的实力和底牌,就只有你们看到的这些么?这个世上,没人能够伤得了阿笑!”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