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五十六 接天

第四百五十六 接天(1 / 1)

“掌教,天华他已经死了!”接天峰,空旷的断事厅之内,明欲脸色平淡地看着大殿正中上首处,那正垂目端坐着的清癯老者。“我以为此情此势,掌教还是认命为好。天阙门能否继续存续下去,就看掌教真人您一念之间了。小晔的结局,早在你在见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你勾连外人,伤残胁迫同门之罪,本座此时也不想问。不过明欲,把掌教之位交给你,就真能让天阙门延续下么?”一直都是闭目不语的清虚,终于睁开了眼睛,目内既有着毫不掩饰的讥诮,又有着几分伤感:“只不过是为人傀儡而已,存亡兴衰都由他人掌握。既然如此,存与不存又有何区别?掌教此话差矣,”明欲一脸的不以为然:“存续下去就有希望,不存的话,一丝希望也无。”清峰脸上的嘲讽之色却更浓:“那些人的实力,你自己是最清楚不过,你以为当上掌教之后,就能摆脱他们的控制?我看与其如此,这天阙门倒还不如不存在的为好。能不能办到,那也要做过以后知道。”明欲摇了摇头,然后认真的看着清峰的眼睛:“掌教真人即使不为这天阙门上下十数万条性命着想,也该为家人的安全想一下。覆巢之下无有完卵,眼下若是能把门内乱局稳住也就罢了,万一大乱一起。只怕就连我,也护不住掌教族人万全。你莫以为我不敢杀你!”清峰双目一睁,那双眸子曝出一团精芒:“你以为有三名真一大成护持。我就拿你没办法么?慢说他们不在此处,就是此刻还在,我杀你也易如反掌我知道!”明知言语出口后只会有这种结果,但在清峰的气势压迫下。明欲却仍止不住面色微白。“我知道掌教若是真想要杀我,那么哪怕那几位同时出手。今日明欲也断然走不出这个极乐峰。不过想来掌教也知道,我只不过是被他们暂时选中之人而已。至于这天阙门的掌教之位到底由谁接掌,对他们而言都不重要。明欲即使今日死了,依旧还有其他人,做我今日所做之事。你倒是看得很明白。除了我那徒儿明望之外,门中的明字辈里,论心机聪敏,你也可以说是顶尖了。”清峰微微颌首,再次闭上了眼睛:“不过这掌教之位。本座绝不会传你。哪怕是以我族人性命相挟,也是一样。你无此命,不可强求。那么你们嫡系一脉,就有此命了?”明欲皱了皱眉,接着怒极反笑:“当年六代祖师不以嫡长为念,将掌教之位交于三徒问道。而七代祖师资质绝佳,修为在同辈中也是顶尖。更曾为天阙门建有殊勋。将门派大权交托给他,大家也无异议。只是此后,无论贤愚,这掌教大权以及所有膏腴职位。都被掌握于你们嫡脉之手,而其他几系,甚至数百年都无出人头第之机。我倒是想问问,这究竟是何道理?这天阙门,就是轮也该轮到我等外系做主之日。掌教之位之所以几代都在我这一系手中,非是因为我等好权,实是门中英杰。尽出于我脉。我徒沈望。还有芮晔笑依,那一个不是当世人杰?你敢说他们不配掌教之位?不交给他们。难道交给你这等勾连外人丧心病狂之徒?”见明欲脸有不服之色,清峰淡神色然地笑了笑,也想再不与之争辩:“何况此时大局未定,你就要让我传你掌教大位,不嫌太早了点?回去吧,若是明日你还能笑得出来时,那时再来找我也不迟!大局未定?敢问掌教,你还能指望谁?”明欲嘿然大笑,唇旁浮起说不出地讥讽之意:“如今芮晔已死。你那几个徒子徒孙,在我看来也不过是庸碌之辈。掌一堂一地尚可,若要他们翻转乾坤,还真是难为他们了。倒是那姜笑依,确实有几分本事。若是由你着个曾徒孙担任掌教,即使是我,也无怨言。不过他如今自身尚且难保,恐怕是帮不上掌教真人你了。自身难保吗?”想起那个紫发的绝美少年,清虚神秘的一笑:“那可未必。我看如今这世上,只怕少有人能伤得了他——兄长,怎样?”明欲刚踏出接天峰上那片,隶属于掌教的专属建筑群。封无瑕就迎了上来。走上汉白玉地台阶,他的心却是一沉。明欲地脸色很不看,此行多半是没有讨要到传位的掌教均令。“他没答应。”明欲脸色沉凝摇了摇头,接着一声冷笑:“他认为我命中与掌教大位无缘,即使是以他族人要挟,也不肯呢!那个老顽固!”封无瑕咬了咬牙,目光阴沉的盯了断事厅那个方向。“兄长,干脆请那几位前辈,逼他飞升如何?这掌教之位,也未必需要他的均令才可。”明欲稍一沉吟,还是摇头:“清峰师叔闭了死关,至少要到大劫将起之时才会出来,清虚若是飞升离去,那么这十几年的时间里,我们拿什么来制衡其他门派?而且若没了他的认可,我名不正,言不顺,以后只怕是麻烦多多。如此,就这么算了?”封无瑕皱起了眉头。他知道兄长还有一点,没有明说。若是清虚真的走了,那么他们兄弟,也就只能安心做那些人的傀儡。不过心里的这点小九九,如今却是不能诉诸于人前地。总之逼迫清虚飞升,对他们而言,也确实无甚好处。“我看他是另有仗峙。才会如此。现在就先这样,待到明日大局已定时,再说此事不迟,那时候。也由不得他不答应——”明欲话音嘎然而至,看向天空。之见远处一道人影。御空在罡风中向此地扑来。那人显然是没带有天阙门地徽章,刚一接近,接天峰顶的护山法阵就自动运转。然而深蓝色的梦幻级法阵屏障,却无法拦住那人影分毫。只不过一个瞬移神通,就已出现在了阵内的接天峰顶,明欲和封无瑕地神奇身前。当然,这也是法阵无人主持,大部分功效也被关闭的缘故。两人仔细看时,只见眼前这人一袭黄色儒服。三十岁许年纪,面白无须,气度沉稳如渊停岳峙。明欲认得,这是那三人中他唯一能识得身份之人。道号常青真人,乃是修真界中当世九大散修之三,以一介无门无派地散修身份,踏上修真者的顶峰真一大成。依附越国皇室。在神州南部可说是名声遐迩。没经历过此事,他再如何也想不到,这也一个鼎鼎大名的宗师级人物,却也在暗中为人效力。甚至还是骇人听闻的主从关系。不过让明欲奇怪地是,自从他们接触以来,这些人就只是暗处帮衬,从不现身明处,今日此举,确是让人有些费解。诧异地互相看了一眼,明欲和封无瑕忙疾步走下台阶。神色恭谨的冲着黄衣人一礼。“见过前辈!无需多礼。”常青点了点头。眼睛看着明欲:“我此来,是有两件事要通知于你。第一件。你那位名叫姜笑依的师侄孙没死,反倒是我们的人,死伤惨重。总共十四名真一级强者死于他手,就脸我主上那已达3s级实力的徒弟,都不能幸免。而且过程,不到三分钟。”明欲和封无瑕面面相觑,眼中都身露出深深地骇色。那个紫发少年,怎会有这般实力?若非是此言,是出自一位真一大成之口,绝无虚妄,他们真要怀疑自己的耳朵。见两人地神情,常青一声叹息道:“也难怪你不信,听到这消息时,我也怀疑是我听错了。不过既然乃是我主上亲口所言,那么想来不会有错。总之,姜笑依尚在,原本地计划已不可行,你要早做准备为好。”明欲自然知道他意在何指,嫡系一脉在天阙门内本就根深叶茂,二十二个分堂中,倒有一小半的人手实力,被这一脉地人所控制。而他之所以有信心将之压服,是因为这个派系,包括清虚在内的所有现任和潜在领袖级人物,都在他控制计算当中。余者互不服气,很难形成合力。但是如今,有姜笑依这个变数在,性情就又有不同,他在门内素来就有着绝大地声望,本身又才智绝佳,很容易就可以代替清虚,把一团散沙的他们,重新捏成一团。这种情况下,想要顺利接掌掌教之位,根本就不可能!而且那时门内反对的声音,只怕还不止是这些人而已。若是他用正当的手段去谋取掌教位置,尚还可联系其他几个外系派阀,联手压制住来自嫡系一脉地声音。可是如今,那些往日的盟友,不在背后插他一刀,就已经不错了。然而,如今让他更在意的,却是姜笑依那恐怖的战力。十四名真一境,再加一名3s级强者,被他在三分种内击杀,这怎么可能?岂不是说,他现在比修真者的顶峰真一大成,还要更强数倍?他再明白不过,那些世家,那些总部内各个关键位置的当权者,今日之所以肯听他之命。只是因为他身后这些人的威胁,但若是门中有人,显露出完全不惧于他们地实力,那么事情,就很难说了。“难道以你们地实力,还杀不了他一个小孩不成?”封无瑕挑了挑眉:“他最多也只是真人境,你们几位前辈合力,只怕上古巫神妖圣再世,也不是你们对手吧?不是真人,而是真一。他在被我们暗算之后,临时突破了真一之境。”常青苦笑道:“说来惭愧,按照我家主上的说法,他现在所使用地,是连我们真一大成,也无法理解的力量。别说是我们这些人联手,即便是加上主上之力,也未必能将他拿下。”封无瑕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此战力,那么他还不如直接认输了事。一时间,也不知常青所言,到底是真是假。倒是明欲尚还能沉得住气,只是面色阴沉的看着常青:“前辈刚才,是去追索那姜笑依的父母。明欲敢问前辈,不知如今拿下他们没有?未曾!”常青再摇了摇头:“这是我来这里,要通知你的第二件事。姜云涛和李书瑶有妖族高人接应,虽不是在下敌手,不过此人的本体乃是三足金乌一脉的上阶神兽,一展翅十二万里,在下追之不及。”明欲一怔,目中透出隐约的怒意:“那么贵主人,是打算将我兄弟放弃么?”封无瑕也是一阵黯然,本身实力不及,又无得力的人质在手,他实在不知眼下的情形,到底该如何应对。想来把他们作为弃子,也是最佳的选择。“怎么会?”常青却是淡然一笑:“我只是说主上奈何不得他,可没说他能够胜得了我家主上。这个天阙门掌教之位,你尽管安坐便是。他若是要亲自动手,自有我家主上来应付。”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