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五十一 凌香

第四百五十一 凌香(1 / 1)

将王虎的元婴,收入到炼妖壶内。折磨完元凶祸首,姜笑依却并没有觉到丝毫快意,反而感到空寂异常。然而随即,这份空寂,就被疯狂的杀意所填补。他的视线,看向了身前这些苍茫道和天阙门的弟子。紫色双瞳内的那抹深红,更加的鲜艳。前面的一千余人,也都静静的在看着这一幕,看着一个让他们平时就连直视都不敢,甚至毕生都难得见到一个的3s级强者,在紫发少年的手里,如玩具般摆弄。而当发现姜笑依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时,所有都悚然一惊。十四名真一强者,被姜笑依弹指之间灭杀,已经让他们感到惊讶。而王虎这样一个当世绝顶的3s级强者,在姜笑依面前,竟仍是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甚至人都跑出十几公里外,却依旧被紫发少年轻轻松松的夺取掉性命。这个事实,却更让他们震撼!他们看得很清楚,少年没有动用任何法宝,修为也只有真一级别而已。但是他简简单单的一抓,就把王虎的心脏,握在了手中。此刻,姜笑依在他们的眼中的形象,并非神魔,但比神魔更让他们感到恐惧。虽说都是分属三方,不同的阵营,但是他们却没有继续争斗下去的意思。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收束住了真气,深恐会引起姜笑依的注意。哪怕是天阙门,残存的百余名体术高手和烈山东成,此时也不敢靠近,不敢和紫发少年。有任何言语和目光上的接触。姜笑依脸上那仍未消退的疯狂色泽,让他们下意识的感到危险。紫发少年已经失去了理智,这是很明显地事实。偏偏这个人,又是掌握着连3s级,都无法抗衡的力量。只怕少年一念之间,一挥手的功夫,就能把他们碎为齑粉。而这些人所不知道的是,他们的生命。确实在这一瞬间,落入到最危险的境地。前世幼时父母被枪杀的画面,还有刚才李凌香被捏碎心脏的影像,渐渐在脑中重叠在一起。巨大而无法抑制地悲伤和自责,积在心头无法宣泄。全都转换成了最疯狂最炽烈的杀意。杀手生涯中,那一幕幕被刻意遗忘的杀戮场景,那一次次的逃亡经历,如潮水一般涌入到姜笑依的脑海。意识之中,都只剩下了深红滚烫的凶横意念,全都要死!全都给我死!暴虐的杀意冲击着脑海内那丝残存的理智。就连投入视网膜的影像。也在脑中被染成了鲜红色、姜笑依缓缓地,再次抬起了他的右手。然后整个世界,在他地眼中变得异常的简单。那都是一些密密麻麻的点和线的结合。很容易的,只要把些线条稍稍改动——“阿笑——”乳莺初啼般,却又透着虚弱地清婉呼声。在姜笑依地耳旁响起。紫发少年一怔。体内激荡澎湃着的道力也骤然停下。脑中虽仍旧昏昏沉沉,徘徊着无数暴虐的念头,不过,似乎自己,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做——为什么这个声音,这么熟悉。“阿笑,你不肯理我了——声音在笑。不过话音未落,就转为剧烈的咳嗽。而姜笑依的识海之内,却仿似闪过一道灵光。模糊的意识中,渐渐出现了一个人的名字。对了,凌香!凌香!艰难地转过头,那个胸口被破开一个血洞的女孩,正躺在金阳那毛发柔软浓密的尾巴上。温柔地望着自己。就如被雷电劈中。姜笑依身形微震。然后心内的那些杀意和杂念,就如那涨至极点的海潮一般。开始从意念里消退。代之而起的,是胸内撕心裂肺般的痛楚。而有限情形地思绪里,更只剩下眼前少女地身影。真是该死!自己怎么就忘了凌香!自己怎么就忘了凌香!什么报仇雪恨!现在这时候,还有什么。比他的凌香更重要地?“凌香,凌香——”口里有些神经质的反复低吟,紫发少年深一脚,浅一脚地女孩走过去。虽然已是盖绝当世的强者,但是这一刻,少年却和失去了至亲的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两样。踉跄着在女孩身边跪倒,看这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姜笑依先是一阵手足无措,然后又仿似突然醒过神来似的,使用他那撇脚的回春术,试图愈合那些几乎已经将血液流干的伤口。“没用的,阿笑,真的没用的!”李凌香轻摇了摇头,她的脸上已是惨白色。她能够活到现在,是因为修真者那无比旺盛的生命力,还有以生命掌控异能,抽取着附近木系生命能量以维持己身的缘故。不过失去心脏这样的伤势,哪怕是2s级的大回春术,都很难治好。而且,王虎所造成的伤势,不止是她的肉体,还有她的元神。只要丹田的真气彻底耗尽,就是她殒命之时。“给我闭嘴!”刚恢复清明的双眸,刹那间又转为鲜红。但是和李凌香清柔若水的眼神一触,少年心底里升腾起的暴虐,又马上转为满腔地温柔。“不许说没用,知道么!你要相信我,凌香你不会死,我绝不会让你死的!我不准——”说话的同时,姜笑依的脑内,就在这瞬息之间,转过千百个念头。那些苍茫道的人里,应该有不错的专修医疗系道法的修真者。不,不行!这里没有元力,根本就用不了道法。对了!怎么忘了,自己还有号称能生死人肉白骨的太一真水。还有炼妖壶,既然能够以他的一滴精血,塑造复制出一个人体,那么救凌香一定也可以。“阿笑,你明白的,我现在的情形,已经没救了对么?”用最后的气力伸出手,李凌香抬起藕臂,附上了姜笑依的面颊。而紫发少年的眼角,也落下了这一生的第一滴泪水。太一真水没有用,那种真正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上古秘方早已失传。而未曾有过任何炼制的真水原液,以李凌香现在的状态,根本就承受不住灵力冲击。而炼妖壶虽好,现在也无法使用。李凌香的经脉破碎,元神也即将消散,根本就无法凝成所需要的精血。无法言喻的悲怆,自心头涌起。即使战力横绝于天下又如何?他能够杀得了王虎,可是现在,就连自己的女人也救不了。这一刻,他无比痛恨自己的理智。如果还是刚才那样的状态,那么至少现在,不必承受这样的痛!“我就知道,你是明白的。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么伤心对吗?”李凌香艰难的笑了笑,轻咳着放下手臂。刚才那个动作,已经消耗完了她仅有的力气。“所以,现在陪我说说话,好么?”姜笑依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好流着泪,重重的点着头。“阿笑,我这一次,似乎又做了一件傻事对吧?他们那些人,跟本就连伤你的资格都没有。还有,如果一个月前听你的话,呆在家里就好了。”李凌香眼神有些空洞地看着,苍龙原那浅红色的天空、“其实就连我自己,开始也很不明白。最初还以为,是在跟你赌气。可是后来心里越来越不安,只想跟呆你在一起,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直到刚才,我才想起明白——就在两年之前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你被人杀死。梦里也跟这里一样,环境差不多,天空也是红色的。然后这个梦不停的重复,于是我在梦里面,想尽了办法想要救你。可是结果,唯一的办法,就只有让我代你死去。我在梦里面想要告诉你的,可是奇怪的是,每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就想不起来梦的内容。可是当知道你要去北方,去苍龙原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特别的不安。“接下来的事,你都知道了吧?我偷偷跟了过来。没想到,梦里的情景全都实现了。只是结果,和我梦到的有些不一样——”说到这,少女的脸上浮起了一丝浅浅的笑意:“说不定,我还真是继承了我们赢氏预言的血统呢——““傻瓜!那只是幻术,不是预言。怎么能当真。”将李凌香的头,轻轻的抱在怀中。紫发少年那满是悲意的目内,一抹厉色一闪而逝。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