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四十八 瞬杀

第四百四十八 瞬杀(1 / 1)

法阵之外,两个门派那些因为同伴突然辣手相向,而被打得一阵懵懂的弟子们,已经初步回过神。苍茫道的人,第一时间就是慌张的结阵自守。而天阙门那剩下的百六十余名弟子,在审时度势之后,竟然大部分都向全封魔阵的方向奔来。领头的,除了烈山东成之外,赫然正是那个已经撤去幻术,紫发少年熟悉之极的窈窕身影。给我回去!想找死么?看着千丈之外,那一脸焦切的俏丽面孔,姜笑依几乎目眦欲裂——宁还真和李青莲给他布下的死局,又怎么可能是你们能够破坏得了的?此时恰好明空,又是一剑刺来,姜笑依也没拿眼去看,信手就是一刀横斩。此时他脑内除了李凌香之外就无思无想,无意间竟然激发出七色刀决最大的威力,原本淡红色真气转为深红。刀剑交击,明空那柄极品的仙兵,竟然被整个震为齑粉。而明空本人,则在这股庞然巨力的作用下,身形抛飞到数十丈外。口鼻渗血,惊疑不定的看着紫发少年,脸上再次浮现出一丝,微不可查的惧意。若非是还有全封魔阵,若非是有两仪六和阵压制,他现在,几乎失去了再次向眼前少年动手的勇气。而姜笑依现在,仍在看着全封魔阵用来分割空间的,那红色的光幕之外。那些突然背叛的内线们的拦截,可以说卓有成效,绝大多数天阙门弟子都被拦在外围。但是这些体术高手们,却挡不住李凌香。当少女一声唿哨,如小狗一般蹲在她肩上的金阳,体型突然骤增。没有了冰和风系的掌控能力,但是它那强横至极的肉体,在苍龙原,在s级以下,却几乎是等同于无敌的存在。瞬息之间。就有三人在少女的配合夹击下,被撕成粉碎。此时李凌香,离最近的那根句芒定阵柱。已不到四十丈。而紧跟在她身后的,正是列山东成。别过来!会死地,求你了,快点回去!姜笑依那紫色的眼睛里浮上一层血色,瞳孔中全是哀求和绝望,他想使用心灵连接。可是有空间屏障阻隔,心灵的触角根本到达不了外界。测试文字水印6。他想改动空间法则,哪怕是暴露了自己拥有领域力量,也无所谓。可是,哪怕他把体内地道力催逼到了极致,被全封魔阵凝固住的空间元力,却依旧没有相应他的召唤。而往常练习时,那些已经可以轻易改变的点和线,此时无论他怎么催展脑内的通神图,也没有哪怕丝毫的动摇。十五丈。一个身长七尺,额上有着王形纹路地青年,蓦然从一无所有的虚空中重重跃下。他手指掐着道决大袖一拂。平地间掠起的狂风,将烈山东成和金阳一人一兽吹得倒卷而回。李凌香却是个例外,就在奔行的途中,真气的颜色瞬间由黄色转为橙色。在天列山东成和金阳,都不得不蜷缩身形,以抵御风劲的时候。少女的身影,竟然硬生生的刺破了虎脸青年以道法刮起的罡风,向眼前的那根刻满了符文地柱子扑去。七色奔影,合气术!紫发少年只觉心脏都差点停止了挑动,嘴里面满是苦涩的味道。平生第一次开始后悔憎恨,被自己创造出来的这两门功法。那渗透到骨子里地,深深的无力感。自出生以来。也从未有像今日般强烈。“不错!”看着离那仿句芒定阵柱只有一丈之隔的李凌香,虎脸青年脸上露出一丝讶色。旋即就略带可惜的一笑。身形闪烁,下次出现时,已是在李凌香的身后不到一尺处。这个动作,彻底把姜笑依推入绝望的深渊。能够在这里施展道法,能够不受限制地使用瞬移,除了3s级强者之外,没有别的答案!虎脸青年的右手,突然兽化,手指长出短而尖利的指甲。李凌香尚未来得及反应,就被青年的利爪刺入后背。当青年的手臂,从女孩的前胸探出,那掌心握着地,赫然是一颗鲜红尚在跳动着地心脏。不要!此时姜笑依的视野里,只剩下了黑白两色。而视野地中心点,唯有那几夺从女孩胸中冒出的血花,仍维持着鲜红的颜色。整个身子挂在青年的手臂上,李凌香唇角流出一抹艳红的液体,脸色也因为大量的失血而变得无比的苍白。但是她手中的剑,却依旧是挣扎着,义无反顾的向那巨柱刺过去。而这一刻,虎脸青年握着那颗心脏的手指,也向内紧紧的一攥。随着内脏血液爆裂的声响,少女的手臂亦软软的垂下,那柄穿越过电芒的剑,最终只在仿句芒定阵柱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剑痕。“不——”有气无力,宛如负伤野兽般的一声浅浅低吟,从姜笑依的嘴里发出。他定定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这一刻,原本就已满是裂痕的不动本心,彻底崩溃。而那两个失去了主体意识指引的化身,也蓦然停止了行动。明空和玄通先是一怔,接着脸上齐齐露出欣喜和庆幸之色。相视一笑后,一前一后,身形再次射向了紫发少年。若非是姜笑依自己的心境出了问题,他们还真没把握,在计划中的时限内将这个少年生擒。刚才的交锋虽然短暂,却已彻底毁掉了他们原本的自信。“可惜了!”而就在两人毫无阻滞的,扑入姜笑依一丈之内的那一刹那,明空玄通,玉龙寒玄,半空中以两仪六合方位结阵的十二明真一高手,还有全封魔阵外的虎脸青年,以及越云龙白晨曦,都齐齐露出惋惜之色。今日他们将在这里,见证一位可能是修真界这数万载以来,最出色的天才的陨落。在这个距离,哪怕是紫发少年现在回过神,以明空和玄通一倍以上的音速,也来不及做出规避和抵挡的反应了。剑锋及体,却没有预想中刺入人体皮肉内,那种略显凝滞的手感。明空和玄通顿时一阵错愕,抬眼望去,只见姜笑依身形一阵闪烁,而同一时间,两人的神识,也感应到了一阵不可思议的空间元力反应。当姜笑依的身形再次出现,却是在几丈之外。王虎的神情凝肃下来,寒玄和越剑如,白晨曦两人则是震惊。可尽管表情各有不同,他们的眼中,却全无例外的充满了疑问和不信。在全封魔阵内施展瞬移能力,这怎么可能!——那可是真一大成,都未必能办得到的事情。一个小小的真人分神境,却轻描淡写的用出,这又怎能让人相信?莫非,是阵图已经破损不约而同的,玄通明空纷纷停手,由十二名真一级强者组成了两仪六合阵也停止了运转。数十双眼睛,都齐齐的向紫发少年存身之地望过去。整个全封魔阵的空间内一片落针可闻的死寂。仿似也察觉到这边的异样,不远处的战场上,三方的人也渐渐的停止了战斗,更多的目光向全封魔阵看了过来。明明是水火不容,明明是都欲杀灭对方而后甘心,苍龙原的这片区域内,却一片诡异的静谧。“呵呵——”直到良久之后,再次从少年口中传出来的,那低哑沉郁的笑声,终于打破了全封魔阵内的沉寂。姜笑依渐渐的抬起头,他的脸色苍白若纸,可是既没有愤怒,也没有特别悲伤。紫目之中,亦无什么特别的神情。然而此刻所有与这道目光,有过交集接触的人,却无不感到透体的冰凉。他们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表情,少年的目光,让他们第一个联想到的字眼,就是死。除了死,还有那浓郁到了几乎化为实质的杀意之外,就别无其他!“——嘿!死,都要死——紫发少年咧嘴一笑,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此时在他的脑内,除了王虎,除了身体被破麻袋般丢弃一旁,已经垂死的李凌香,就别无其他。而原本流动于那条副脉中的真气,渐渐融合进奇经八脉中所产生的痛楚,让他的意识更加昏沉。仅有的理智,都被紧紧压制到了脑海深处。下意识的,明空和玄通的身形爆退。他们不理解,姜笑依现在的状态,到底是怎么回识。但是源自于第六感的本能,却在告诉他们,现在的姜笑依,真的很危险。明明还是刚才那个美到了极点的少年,可是给他们的感觉,却仿如一只被他们惊醒的远古凶兽!他们现在只想远离,离得越越好。哪怕是开罪他们那两位主人,那也无所谓!可是毫无预兆的,两人几乎是同时,感觉到脖颈处一阵冰凉。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