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四十四 封魔

第四百四十四 封魔(1 / 1)

只观那道剑芒的速度和真气的凝实程度,就知绝非是已有真一心动晚期以下的修为,能够发出来的。世间的修真者可以凭借先天血脉能力。以及种种奇功异法改变血脉,来越阶提升战力。像沈英雄姬傲穹等人,甚至不到真人境界,就可以施展2s级的道法。但唯独这种剑气,却一丝一毫都做不得假。涉及到体内道力的强度,以及纯净程度的问题,也只有修为达到一定的境界之后,才能发出相应威力的剑气。明空在天阙门内的十几位首座当中,一直都是非常低调的一个,资质在天阙门所有真人级以上高手内,也只是中等偏上的程度。却没有想到,在他真人分神期的修为之下,竟还隐藏着这等惊人的实力!姜笑依自己能够以绝灵辟魔铠,来掩饰自己的修为,那么以那两个人,在阵道和法器制作方面,所积攒的人才和实力,自然也可以轻易的办到。不过姜笑依却不明白,明空为何要这么做。若是明空不掩饰自己的真实修为,那么此人必然是掌教大位最有力的竞争人选之一!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可能,就是那两个人,其实是在互相牵制。不过若单单只是这个理由,却并没有太大的说服力。“还有,笑依师侄说我在为那两人卖命。这句话老夫当真是不知所云了。”用剑气把越剑如逼出来,明空却连看都没有兴趣看他一眼。只是目光森然地盯着紫发少年的背影。“老夫这么做,也只是为帮至交好友明欲真人一把而已。说来老夫和明欲认识已有二百余载,相交莫逆。如今他既然执意想要问鼎掌教大位,老夫又怎能不从旁帮村一二。你说是么?指挥官大人?”说到此处,明空嘿然一笑,拍了拍手掌。而随着他地这个动作,周围忽而一阵轰然声响。毫无预兆的。附近的山丘竟都齐齐化为齑粉,而底下的地面,也凭空生生的削平三尺有余!随着那些灰尘,在人为的大风吹拂下飘然远去。展露在众人面前的,却是一个奇幻般地巍丽场景——只见一个占地一千二丈,符文极尽繁奥,满布极品能量晶石的法阵,赫然出现在他们的脚下。地面上的那些晶石,都散发着耀眼的红芒。却并不刺目。它们以各种深奥莫测,却又暗合天道的方式组合在一起,看起来美奂美仑,壮观之极。而在阵法的外围,整整十二根周身闪耀着电芒的柱状巨石,分列十二点钟的方向,矗立在法阵地最边缘处。外形和句芒定阵柱酷似,但是却又不尽相同。在姜笑依的灵识感应中,这些石柱的成分,明显是用各种材料合成得来。虽然同样都具有着五行能量。却远没有五色神石那般坚硬。强度只和普通用来建设法阵据点的黑玄石,青罡云石之类差不多。所蕴含的能量,也仅仅只是五色神石的十分之一。上面所刻画的符文,更没有真品那般密集繁复,应该只是句芒定阵柱的仿制品而已。然而恰恰是这点,却更让姜笑依心惊。句芒定阵柱的对阵法的作用,和其稀有程度,注定了这种东西。会被天下各大修真门派全力追逐。它们虽只是上古时代地小神器,但价值却更在那些威力强大真正神器之上。所以自洪荒以下,这几万年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有多少个门派,试图仿制过这东西,以求能够得到再造句芒定阵柱的办法。即使不行,能得到一种可以提升法阵威力的新材料,那也是好的。就连姜笑依本人,在他为姜家组建的秘密研发团队中,仿制句芒定阵柱。也是其中最重要的项目之一。但是包括他的研究团队在内。这四万载以来,都从听说有人成功过。而他眼前的这十二根柱子。威力虽不足句芒定阵柱地十分之一,但是却已足够把他脚下这个法阵的威力提高二到三个层次。如果再考虑到它的成本和泛用性,比之真正的句芒定还要实用。就连这种东西都能开发出来,那两个人地底蕴,实在不能不让他感到心惊。如果是往常,姜笑依遇到这仿制的句芒定阵柱,必然要花个几天时间,仔细一番才肯罢休。但是如今,他却没这个闲工夫。只是用神识一扫,就把注意力移开,关注起足下这法阵的结构。当那些符文晶石的作用,一一在他的脑中分解组成,紫发少年的胸中顿时一片冰凉。这个由大量极品晶石,和十二根仿句芒定阵柱组成阵法。竟是当世之中,唯一能够克制他那空间掌控能力的,真正地全封魔法阵!其实它地作用,早在法阵在明空示意之下发动之时,他就已经注意到了。当时周边的空间元力,就已经完全地脱离了他的掌控。而这个区域,于其他能量位面的以太连接,也被人为的割断。不过既然是法阵,那就一定有破绽存在。当年学院中那个沙系金丹血脉能力者就是如此,若非是林通真的修为,高他实在太多,说不定就能从那个临时的封魔阵中逃脱。而像这种大型的非防御类法阵,又是整个整个神州修真界,都未有多少经验积累的封魔阵,更是缺陷多多。仔细寻找,未必就没有生机。而这也是他刚才,要分析阵法构成的原因。但是结果,却让他感到绝望。脚下的阵图,竟是借助那十二根仿句芒定阵之力,把他现在所处的这个阵法内的空间,与外界完全的分割开来。而且本身对下方这些符文回路,以及能量晶石,都具有强劲的防护能力和自我恢复力。除非是他以元婴自爆,又或是施展2s以上的道法,跟本就拿脚下的这个全封魔阵没辙。而它的一切缺陷隐患,都放在了全封魔阵的外围。只有人在法阵之外,才能对其进行破环。可问题是,这个空间已经完全的被封锁。而在这里面,别说是一个2s级,就连最低的e级道法,只怕也发不出来。至于他的空间掌控,没有了元力支持,在也是等于没有一般。明空负手信步走到了姜笑依的身前,看到紫发少年,始终都没有丝毫的表情。眼中不由透出一丝讶色,微笑着道:“看起来,似乎指挥官大人,对我们给您准备的这个法阵,不是很惊讶呢。不过也难怪,你是楚国有数的阵道宗师,想来区区全封魔阵,还入不了笑依师侄你的法眼。只是苦了我们,这等繁杂的阵法,又是一千二百丈方圆,即使以我们真一级的记忆力,也要累得够呛。偏偏封魔阵的布置,非是对元力感知达到知微境界之人,就根本无法着手,我们只能自己动手,完全无法假手于他人——让人恼火的是,要布置的封魔阵的数量,还不止是我们脚下的这一座,因为不知道你的埋伏地点,为了保险期间,我们在苍龙原的南边,所以地势适合于埋伏的区域,整整布下了三十座同样的封魔阵!知道为了刻画我这个阵图,我们总共花了多久的时间么?呵呵!说出来会让人吓一跳的,一共整整两年零四个月,我们每天几乎是日夜不停的布阵。为了一个小小的真人境,让十二名真一境的修真者,不眠不休的花费了如许多的时间,整个修真界中,笑依师侄你是也独一个了。所以,你要感到荣幸才是!”姜笑依心里苦笑。看到脚下这样的全封魔阵,他又怎么可能,不感到惊讶?无论他外表再怎么镇定自若,也掩盖不了他胸中,现在正波澜起伏的事实。刚才明空对他展露敌意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这一次,他是完全落入这些人的算中。事前那四百人的名单,虽完全都是由明空等人挑选出来,但是名单,姜笑依却也是仔细审核过的,对家世战史,这都有一定的要求。绝没有因为胜券在握,而放松过警惕。而他防范的,正是那两个人要插手此事。按通常的情况而言,那两人即使是对天阙门渗透得再厉害,安插在天阙门中的钉子的比列,也不该超过十比一才对。而经过他的仔细筛选,这个比列应该还要降低。可是眼下,这些带进苍龙原的这些弟子中,却是依旧出现了大规模的反水,而且比重更是接近一比一!唯一的解释,就是早在三年前,他们就已经开始着手,把属于己方,精通体术的人员大规模的调到了幽并。因为这种大规模的调动,哪怕是时间在一年前,也会引起他的疑窦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