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三十九 揣测

第四百三十九 揣测(1 / 1)

数秒钟之后,两名苍茫道的真人境高手就御空远远的逃离。以牺牲一件护身法宝为代价,芮晔到底没能取得那人的性命。不过这二人也负伤非浅,只从他们飞行时,那摇摇晃晃的身形便知一二。而芮晔却也只站在原地,并没有去追击的意思。刚才虽然是轻描淡写的赢得胜利,但是以一敌二,道力的消耗不低。而前面的那两人,虽说都受了伤,但若是硬要逼得对方来个鱼死网破的话,他自身也不会好过。现在这样的情形就已经足够了,以那两人的伤势,即使使用再好的丹药,也至少需要六天的时间,才能彻底的复原。而六天之后,若是他料得没差,这里的形势,应该又会一次大的变化才对。不过击退这两人,却也并没有让他露出什么高兴之色。就如刚才那人所说,人手紧张到,需要他这个战事总指挥,都要亲自出手的地步,确实没什么值得好高兴的。“首座大人!”神识感知之中,身后地面上一个人影,迅速的向芮晔所在的方向靠近。即使不用去看,他也能听出来,那声音里中充满了喜意,而它们的主人,正是他这几年,非常赏识的一个,名叫宁冲的小家伙。现在的职位,是他的机要秘书。身形缓缓降落地面,芮晔回过头。果见一个戴着眼睛的文雅青年,正满眼兴奋之色的,以奔腾术飞奔而来。“首座大人!这是今日幽并那边发来的文件,刚才您的手机和通讯水晶,一直都接不通,我只好给您送来。阿笑那边,已经有开始行动了!”到得芮晔身旁时,宁冲有些微喘,这是体内真气已经消耗殆尽几乎损及元气的迹象。不过他却浑不在意一般。也不稍歇。就急急将手中拿着的一张复印纸和密封的文件袋,递到了自己上司的手中。接过这些东西,芮晔首先看了看那张复印纸,上面是报备书地格式,第一眼就见那张纸上面地第一行,赫然印着遵总指挥官大人密令,我部准备按四号方案开始行动——的字样。而借来下来的。只有他本人所有的徽章才能打开的密封文件袋,则就是所谓四号方案的具体内容,“首座大人真是瞒得我们好苦,我和指挥部里的其他人。原本还以为这一次是真地完蛋了,却没有想到大人您,其实早就有了安排。现在这样的情形,大人您早在来北方之前就有预料了吧?”说话的同时,宁冲一脸的佩服之色。本来白皙知性地脸上,满布兴奋的红晕。在绝境之后,前程又出现亮芒,任是平时再如何稳重之人,此时也不免有些失态、早就有预料吗?芮晔内心深处一声苦笑,用真气把文件袋连同里面已经看完的东西。全都振为齑粉。然后又小心翼翼的,以无比珍视的神情。将那张复印纸放入到空间戒指内。他这个徒弟。还真是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得极为周全呢!即让摆脱了目前为止的困境,又不损他的颜面,而且还一定的程度上,澄清了外界,关于他们师徒间的关系已有裂痕的传言。而他现在所需做地,就是在文件上签签字。然后再补发一份半个月前给姜笑依的密令就可以。姜笑依在关键时候地援手。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以他那徒弟的性格,绝不会在这关头负他而去。正是因为这种性情。所以哪怕是他的能力因为紫发少年,而最受非议之时,也没有后悔过收下这个徒弟。然而他现在的心情。却依旧是颇为复杂,即有感激,又感到苦涩。少年这一系列的动作,瞒得过下面,却瞒绝不过站在天阙门权利金字塔最顶端的那些上位者们,以及各大世家地掌舵人。即使姜笑依把所有地功绩,全都推到他身上,也不过只是让他芮晔,成为长老会那些人的笑柄而已。靠着徒弟地鼎立扶持,他有着十成的把握,能够获得掌教之位。可是他现在,又有何颜面,坐上那个位置?回想起这些天来所发生的事情,芮晔一阵默然无语。说来说去,还是要怪自己。尽管自认自己的能力,并不逊色于任何人。而他所拿出的作战计划,本身也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这一次,他确实有些托大了。他小视了苍茫道,也把目标订得太高。更疏忽了自己,对于手下这几万人的掌控能力!事前他从来没有想到,当手下的修真者超过万数时,门内各个势力小团体间的私心,冲突和利益纠葛,竟然是这般的难以控制!“——好强的控制能力!”在万里之外的幽并,却正有人发出这样的感叹。这是在一个露天的山坡之上,周围临时仿制了一些用来通讯的仪器、中央是一张方桌,上面平摊着一张地图,两个真一境,一个真人分神期的修真者,围绕在旁边。而刚才的话音,正是出自中间那位猿面中年。虽只是真人期的修为,在两个真一强者的旁边,却并没有低人一等的模样。反而隐隐间似乎有种,三人中以他为主的气氛。“足足一万七千个性散漫的修真,竟然能做到控制自如。就像指挥的,是世俗间那些只知听命行事的军队般,如臂指使。这种能力,委实可怖可叹。”左面那位其余非凡的老者摇着头,一脸的不可思议的神色:“以往在修真界,想要做到这种程度,非需百年乃至数百年的时间积累声望不可。而且无一不是各门各派的名家。真难以相信,他还只是个不足二十的少年。以前我还以为,那个小子逼亡公冶家,覆灭月墟门,不过是因为敌手太弱的缘故,才使竖子成名。现在看来。那小子的五方雏龙地奇迹之名。却并非是侥幸得来。天阙门这一次,确实是出了一个不世之才。剑如,你这一次败得不冤。输在这等天才之手,非是什么羞人之事。玄先师叔说笑了,我哪里会觉得败得冤枉,上次输在他手里,弟子我是心服口服。”越剑如一声惨笑。面色灰败地道:“轻视于他,恐怕是我毕生最大地疏忽。可惜了那三千弟子,都因我一念之差而亡-此时另一躬身专注的看着地图的老者,也抚须长叹着抬起头来。“非是如此。修真者无论是我邪道还是正道,都难免有趋吉避祸的私心,甚至比凡人更重。加上个性散漫,哪怕是手腕再厉害的人,也无法做到如军队一般指使。可是吾观此子,用兵犀利就不说了。在调度人手之时,就连手下各个团体,还有底下之的想法,都一一考虑到了。分配任务,从不超出下面人的心理底线。故此看起来。方才给我们,他对这手下这一万七千名修真。控制力极强地错觉。老夫苟活时间四百载,像这种级别的用兵大家,也仅见过天阙门那位静月幽狐一人而已。不!应该说,即使是智计如他,比之这少年,也是有所不如才对。”玄先和越剑如闻言脸色顿时一凝,老者口中所说的静月幽狐,他们自然知道到底是谁。大约一百五十年前。他们就在那人手里吃了大亏。事实上。若非是那人出身血脉家族,本身资质亦并非顶尖之流。现在的天阙门掌教应该是他才对。而这次他们苍茫道全师南下,正一门和南天帝宫之所以没有任何动作,与其说他们是在忌惮,尚坐镇于山地那几名真一强者。倒不如说,是在顾忌那个男人的用兵之能。如果情形真如老者所说,他们刚才的判断,只是错觉的话,那么那个少年,恐怕确实有在更在静月幽狐之上的能力。“确实如玄通师兄所说,只是我们的错觉,不过说他对手下的控制极强,却也没有错处。看得出来,他现在底下之人,对他的信心已经越来越强,”看了地图良久,玄先才苦笑着修正了自己的判断:“我记得,资料上说他今年才十九岁多一点吧?这样的年纪,还可以为天阙门效力至少四百年之久。若是能够安然度过此次大劫,那么天阙门即使这次损失再大,日后也可重新崛起。他们地人才鼎盛,还真是叫人嫉妒。真不知道掌教真人,为何好好的,突然要招惹天阙门。天下大势,只有据有边角之地,避免腹背受敌,门派传承方可长久。我们地敌人,应该是北辰剑派才对。不取燕国,却与天阙门拼命,并非明智啊!玄先,这个非是你我可以非议的,掌教既然如此决策,那么你我就照做就是。”玄通沉着脸,看向了越剑如:“我现在关心的是,剑如你现在,到底有没有破敌之策。即便是有办法能抵挡一时,那也是好的。”虽然早知道对方会有此一问,越剑如心中还是一阵苦涩。办法,他还能有什么办法?那个少年,简直就是用兵入神!每一次的攻击,都是击打在他们最薄弱的地方。每一次的人手调度,都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不知所措,进而损兵失地。事实上,这四天以来,他们地防线,已经被天阙门足足逼退了四千公里有余。而临时指挥部地地址,更是连续变换了四次以上。到现在,即使用道法搭建一个临时房屋,都觉得浪费时间,费劲且无必要。再退下去的地,就要彻底退出幽并行省之外了。而他们的后面,就是苍茫道的核心区域。再非先前那些,放弃了也没关系的无人区——也不是没有尝试反击过,这几天以来,他从未放弃过让人趁隙南下。可是等待他们的,不是埋伏,就是有人拦截。在中西两线行之有效的办法,放在东线竟是全然无用。只是四天时间,苍茫道就已折损一千二百余人,而作为攻方的天阙门,损失却只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一百四十余人。双方伤亡比例,接近十比一。双方的指挥能力,以及智略的差距已分上下,而手中实力差距更加明显。试问这样的情况下,叫他能拿得出什么,去扭转局势?慢着!在西线行之有效,放在东线,就不行——越剑如的眼神一亮,重新看向了桌面。“玄通师叔,你觉不觉得。这几天那小子的动作,和西线天阙门开始的那几天,非常相似?”玄通的眉头一挑,也往地图上看去:“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些相似。不过在西线,天阙门的动作远没有现在这般犀利迅捷,有些拖泥带水的感觉。这没什么奇怪的吧?难道有什么不对劲?”玄先直接问越剑如,他知道这位师侄一定是有所发现。“当然没什么奇怪的。不过,我倒是看出来了,那个小子是要向所有人证明,他那老师的作战计划,其实是非常正确的。之所以会失败,只是底下人不听调度而已。那家伙,还真是出人意料的情深意重呢!”越剑如淡然一笑,看着桌上图纸的某处。既然已经看穿了对方的意图,那么这一战,胜负尤未可知!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