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三十八 雷音

第四百三十八 雷音(1 / 1)

“——那个小家伙不但聪慧过人,而且时刻都对周围的人和事保持足够的警惕,本身又直觉灵敏,整个人几乎没有任何的破绽。这种人,往往是最难对付的。虎儿你要知道,即使是从未在这方面有过失败记录的我,对这次的计划,也不是百分之百的把握。所以不到最后一刻,就绝不可大意!徒儿明白!”王虎笑容一敛。神色郑重地答道:“这人的能力过人,远超当世所有成名智者,徒儿亦不敢有所大意疏忽,不过哪怕他再聪明,只怕也想不到,这三年来楚国所发生的事情,看似和他毫无关系。其实却都是引他入局的棋。只是不对等的一副棋局罢了,没什么好称道的。若是那小子,能够和我站在同等的高度,拥有同等的势力和情报渠道,我和他之间的胜负,远未可知。不过也正因为此,我才要将他封杀于萌芽状态。席白那孩子,为了不能和他公平一战而可惜。可是他又哪里知道,我这个当老师的,又何尝不是如此。”虎脸青年顿时悚然动容,他早知道自己的老师,对那个紫发少年评价很高。但却远没想到,姜笑依在他老师心目中的,竟是已经当成了对等的敌手来看待!不过知道这个事实,王虎心内也不是很意外。姜笑依的能力,就是他本人,也是非常推崇的。“且不说他,等到那小家伙落网那日来临,还需一些时日。我现在,倒是有些忧心另一件事情。”中年道人目带忧色的。从那张蜘蛛网上收回目光:“我听说最近有一些关于姜笑依的流言,在天阙门内流传。你可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件事,徒儿也暗网那里听闻。现在无非是一些,认为姜笑依比他老师更胜任掌教之位地传言。我也曾仔细调查过,只知道是三年开始,但是关于其源头,却始终未有所得。”王虎沉吟着道:“不过想来。应该不外是出自某个对芮晔不满,又或者畏惧他报复的家族手笔。再加上很多人,在暗地里推波助澜,所以流传甚广。究其根本,并无什么可疑之处。倒是如今那家伙的声望,此时更胜于天阙门的那九位2s真一强者。甚至还有,只有他才能膺任下任掌教的呼声出现。这一点,倒是颇为可虑。这样啊——我知道了。”中年道人皱眉摇了摇头,独自向办公桌的方向慢步踱去。一边走。一边低声呢喃着:“奇怪了。难道真是那些不安分的家伙们搞的鬼?可是,好可疑。真地可疑——”王虎神情一怔。他从没有见过老师,露出这等神情。而与此同时,在远距万里之外的一个,建立在高达数千丈的山峰顶部的大殿之内,一个白发长须的老者,正悠然一叹。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而该做的。他也已经做了。只是不知道那个孩子,还有这天阙门,究竟命数如何!“嗡!”震颤着的剑鸣声充斥在天地之间。随着一圈圈恍若实质的波纹扫过,周边千丈空间,草木岩石都纷纷碎为齑粉。原本坚硬的地面,也在波纹触之之后,纷纷变得松软起来。就在这周边因为战斗波及,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迹象存在地荒原之间,芮晔御空傲然而立。而在他地前方处。同样当空站着两名同一修为等级的真人境强者。位置隐隐间互为犄角。只不过,形象却狼狈得多。身上的衣物没有一处完好,右边的那位肩膀处,更是隐透血迹。战事的失利,似乎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眼神依旧锐利,而看着身前这两名真人级的目光,更是冰冷得毫无感情。“这是大慈雷音剑,阁下应该就是芮晔吧?堂堂一个天阙门北方战事的总指挥,巡山堂地首座。不在你们指挥部里坐镇,却跑到这里来拦截我们还兄弟,还真是感觉受宠若惊呢!”话音来自那位的真人境高手,虽然左肩受伤,但是却意态自如,只是看着芮晔的神情,满是毫不掩饰地讥讽。而芮晔却是恍若未闻帮,即未答话,脸上也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他只是轻弹了一声手中的三尺青锋,随着嗡的一声剑鸣再次响起,产生的音波带起强烈的气流向前重卷而去。而芮晔的身形,在二人地眼里忽然一阵恍惚,竟然人随音走,直奔位于左侧地那一位。虽然从外表来看,这位的情形无疑要好得多,但是只有芮晔和那人自己知道,刚才地战斗中,真正受创最重的,正是他!于音速等同的速度,并没有让两人很吃惊,在他们这个级别,除非是超出几倍速度以上,否则的话,并不足以形成压倒性的优势。他们的神经反应,和仅次于音速的速度,甚至足以让他们在最密集的弹雨中悠闲漫步。不过眼看着芮晔全速袭来,两人却都是如临大敌,眼中的神情变得无比的凝肃。而先前的讥诮,则仿佛未曾在他们脸上存在过一般,全都消失无踪首先是出手的,是那受伤的真人境,先是数道凭空召来的巨石,由上而下的击向芮晔,不过尚未接近,就被他身前那道几乎肉眼可见的音纹给粉碎。不过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以元气控制力召出这些石头的目的,就是为了拖延一下芮晔,哪怕只是一瞬也好。而下一刻。一个青铜色,刻着一个鸟形图腾的小鼎,从他的手中浮空而起。随着他道决接近尾声,鼎口处大量的蓝色笑鸟从中喷涌而出。不多不少,刚好是一百地数目,形状和鼎上铭刻的图腾一模一样,扑扇着翅膀,围绕盘旋在他的身周。形状小巧可爱,看似是无害的生物。但如果仔细看,便可发现,这些蓝鸟随随便便的扇一次翅膀。都会发出青蓝色的罡风,就连身为他们主人的那位真人境高手,也不得不以护身真气和法器抵御,方才能在它们身边安然无恙。而此时距离目标只有四箭之地的芮晔,终于微微皱眉。他手中地剑,再次开始震颤起来。一边随着芮晔的身形,在半空中高速滑行,划出一道玄妙到极点的银色轨迹,一边以某种特定的频率不断抖动。发出仙乐一般的声响。最终。芮晔的手腕一抖,如龙卷风似的圆形音纹波动,一圈圈的以他剑尖为起始点点发出,由小而大的直奔那个被群鸟环卫地身形而去。而这时候,那位左肩受伤地修真者的道法准备,也已经到结束的状态。随着他的眼神骤冷,二十余道青色风刃一一出现在他的身周,然后盘旋翻飞舞着向前急啸而去。那百只蓝鸟。也在这时一一加入到这由二十余道风刃组成的洪流中,并使其迅速壮大。隐隐间,竟有撼天震地的威势。此时姜笑依若在。定然会惊讶的发现,这位修道修真所用地风系道法。明明准备时间,比之他在皓月见过的,公冶离施展天罡太乙大风刃术时短短了足足三倍左右。但是其威力,竟然似乎还在这个2s级道法之上。在这个世间,有着很多专为法宝而开发的特殊道法,它们依赖法宝而存在。都拥有着莫测地威力。而这个风系的法术正是其中一种。法宝本身就可克敌制胜。若是再加上道法的话,两者结合所产生的效用。绝不是将两者的威力加在一起那么简单,而是呈倍数的提升!两股能量划过长空不过只是瞬间,下一秒就撞在了一起。并没有什么毁天灭地的威势,但是两股性质截然不同地能量交锋,所溢出地劲气,却具有毁灭性的破坏力。周边地物事纷纷湮灭,转化成最原始的状态。灾难很快就波及到百丈之下的地面,一个仿似天然形成的圆形巨坑,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这块荒原之上。出乎意料的是,那名邪道修真的这个2s级道法,并没有在交锋中获胜。在碰撞中之是坚持了不到半息的时间,就倒卷而回。当然此时那名左肩受伤的真人境高手已经闪开,但是看着旁边,那一波波定向扩散的音纹,依旧是流了一脑门的冷汗,眼中更是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在他最初的设想当中,这个结合他最强法宝的道法,应该足以成功的将芮晔逼退才对。然而眼前的结果,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芮晔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击,就把这能够媲美2s级,甚至威力更在其上的道法,轻轻松松的击溃。他甚至有些怀疑,眼前这个就他接近真人境修为而言,年轻得过分的中年人,真的只是和他们相同的真人境修为而已?没来得及有太多的思考,不管两人相不相信,芮晔都已经毫无阻滞的,到了右侧那名,正在飞速倒退的真人境高手面前。震颤的剑尖,重击在这人花费数息时间,才造就出来的s级玄冰盾上。不到一秒,冰盾那脆弱的物理结构,就在高周波的音频影响下,碎成粉末。芮晔手中那把银色的长剑,就这样势如破竹的,透过向下崩落着的冰雪,刺到了那人的眼前——这就是天阙十绝之一,大慈雷音剑!这门盖世绝学,几百年前的秋叶真人仗之成名,又以之在而立之年横行修真界,让很多修为高出他许多的真一或真一大成的修真者,见之都要退避三舍,其威力,又岂是小可?就性质来说,大慈雷音剑即非是道法,也非是体术,可以说是结合了两者之后的克敌之法。说起来,和剑修者道是有些类似,无论敌人是主修什么样的道法,又或者是专修体术的类型。凭着大慈雷音剑,都可以轻松的应付过去。而且它以音为攻击的手段,也注定了这种功法,是几乎所有近战者们的噩梦。任何人与使用大慈雷音剑的人接触,都难免会受到对方所发出的音的影响。严重一点,更会导致身体的崩溃。而对于声音,偏偏整个修真界,都并无很好的防御法门,他们所能做的,就只有在战斗之时,离这样的人远远的。而在远程攻击和防御方面,大慈雷音剑亦无什么明显的缺陷。或者,应该说是强劲才是。不过和剑修者又有不同,剑修法门毕生专注于剑,无法兼修其他的法门。而秋叶真人所创的这么独特的功法,却并没有这个限制。然而可惜的是,这样一门几近无敌的绝学,天阙门数百年来,都无人能够真正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以至于很多人都以为,自秋叶飞升之后,这门大慈雷音剑,只怕是再无人,能够再现它当年的辉煌。但是如今,却有个例外。作为几百年中第一个,在真一境之前,就把大慈雷音剑的境界,推至大成境界的修真者。现在的芮晔,几乎已经完美的再现了秋叶当年!此时以他在这门功法上的成就,任何一草一木,只要能够发出声音。那么到了他手里后,都是一件致命的武器。更何况,他手中现在所持的这柄阴剑,本身就是专为他所修这门功法而制的法器!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