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三十六 定策

第四百三十六 定策(1 / 1)

光秃秃的山顶,虎脸青年看着身前不远处,那零九五号据点的遗址,一脸的概叹惋惜之色。“——越剑如此人,也算是北方首屈一指的智者了。能够仅以不到二百个大行的人手,力抗北辰剑派长达百年之久。比之凡世间那些所谓的名将又或兵法大家,都不遑多让。可惜这次实力太过自信。三千精英弟子,竟然葬送于一役之中。我料苍茫道此次纵然能胜,也必将衰落下去。确实,听到姜笑依已经接手东北战局之时,就该给予足够警惕的。不过这也怪不得他。所谓的奇迹之龙,威名也只是在楚国内部流传甚光。那个人的年纪,又实在太轻。越剑如乃是成名多年之人,尽管表面上非常重视。但是越剑如内心深处的傲气,又怎会容许他将一个小毛孩。当成一个处于平等位置的敌手来看待?若非是亲自交过手,又有几人会真正重视于他?明白那人的恐怖之处?”王虎的身旁,一位一袭白衣的黑发少年,正笑意盈盈:“我听说那个人到达纪州城之后,只是第一眼,就察觉到了越剑如的意图。而下秒,就有了反败为胜之策。这等鬼神难敌的智谋,诚然是可叹可怖。奇迹之名,并不虚传。越剑如虽是成名已有百年的名宿,但败在他手里,其实也并不是很丢人的事情。姜笑依此子,确实是修真界这数千年来。唯一可以于老师和我们那位师叔,相提并论的人物。若是再给他几年时间。能够化蛟成龙,于我们师傅斗一斗也未可知。不过——王虎淡然点头,但当说最后一句话时,唇角处却勾勒起一丝诡异之极地笑意:“我最佩服的,却还是老师。那个人再聪慧,再小心。又岂能料到,他到幽并后地一举一动。师傅他老人家早在三年前就已有预料。不是预料,说是引导他才恰当吧?老师他针对智计高强的人物布局的时候,素来都很是小心。而且对方的越谨慎,越聪敏,就越有耐性。这次布局历时三年,也该到了收网的时候了。”这么说着的时候,席白的眸子里。却并没有什么很高兴地神色。反而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眼神专注的往着东方纪州城的方向,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怎么?还在为不能与那人公平一战而惋惜?”王虎笑着回头,对于席白现在的心事,他是再了解不过。“小师弟,不是我说你,那人的真实修为,其实早已经突破真人之境,绝不是现在地你所能匹敌。而若是任由他再发展下去,那么不出数年。就会成为老师他的心腹大患。此人,已经到了不能不除的地步。““我知道的。师兄。可是一想到从此以后,自己再没有了能够击败此人的机会,还是会感到很难过。”席白低头,神色间有些黯然。王虎叹了口气,心知席白之所以会如此,倒也并非是纯粹的在争强好斗。他这位师弟,素来都是心高气傲。年纪轻轻。能力和成就却远超一些已过百岁之人。同龄人中,更无能与其抗手一二之人。却唯独在几年前。数次惜败于年龄比他还要小的姜笑依手中。不但是修为方面,如今被远远的拉下,在智计比拼方面,更是全面惨败。那个人的阴影,这几年始终留存在席白的心底深处。除非是亲手再将之击败,否则地话,几年前发生的那些事,将成为困扰席白一辈子地心魔,阻滞着他的修行进境。甚至日后领悟大圆满心境时,也将异常的困难。而老师此举,却是彻底的断送了,他这位小师弟除去自己心魔的可能。“师弟,仲孙召奴那边怎么样了?他答应了没有?条件我可以开出。”席白皱了皱眉头,从低沉的心绪中醒过神来。“他的反应很奇怪,即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不过,我看他似乎并无倒向我们老师地意思。情报是不是有误?仲孙召奴那家伙,真地对藏在洞里的那个女人用情至深?我不知道。不过仲孙召奴每回到北方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那个山洞中度过,却是事实。算了,既然那边没进展,就暂时不管他。”王虎摇了摇头,目光也望向了东方,席白先前所看地方向,虎目之内,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精芒。“现在最重要的,是把那个已经快要落入网中的猎物,彻底抓到手中!既然都已经到了这一步,那就再不容许他逃掉!”尽管姜笑依暗中祈祷了很多次,希望芮晔能够一帆风顺。可是事与愿违的是,北方的战事,仍旧在向他事前所预料中的那样发展着。初时确实是势如破竹,天阙门几乎是未用吹灰之力,就将苍茫道的人,逐出了东林和中州四省境内,攻到了接近楚越交境处。然而轮到苍茫道防守时,情势却突然急转直下。苍茫道的几万人盘踞在几个据点内死守,芮晔数次强攻,都是拿之不下。原本预计,从苍茫道的核心区域,将那些畜养的人口救出,会牵扯对方很大一部分精力。哪知对方却完全不介意,反而主动动手,将附近人口全部血祭,着实以邪道法门让天阙门小小吃了几个闷亏。而且这些邪道修真,即使在被打到家门口的时候,还不放弃遣人趁隙南下。由于战线的推进,需要封锁的区域也获大了几倍,让天华穷于应付,越来越难以抽出精力和人手。去攻击那几个据点。而前段时间,甚至有三名金丹级苍茫道弟子。成功闯入到东林行省境内,不停的搅风搅雨。若不是当时轩辕望抵达,将这三人扑灭得早,真不知情势会恶化到何等地步。这段日子,长老会和芮晔,也派遣过使者,却和苍茫道商谈合议。不过却无一例外。都被对方毫无寰转余地地拒绝。现在出现骑虎难下之局的,反而是之前,已经占据绝对优势地天阙门。当初支撑姜笑依,认为芮晔那个大而无当的计划,注定会失败的理由之一。就是那两个组织,绝不会在九百年一期杀劫之前,容许楚国。乃至整个修真界的局势失衡。更不会容许,修真者中大规模的伤亡发生。芮晔想要重创苍茫道的野心,即使能够成功,也必将在作战计划进展都某个程度之后,招致那两个人的插手干涉。然而如今,看现在地情况,却是用不着他们动手了。“——现在的形势,真的很不妙。”会议桌上,明算同样在苦笑着。目光在看着上首处的姜笑依。早在十几天前的时候,当时少年就曾私下对他说出。对此战并不乐观的论断。虽然他在此前,就对姜笑依的智略推崇备置。但当时乍闻此言时。明算却依旧是半信半疑。原因为他。以那时天阙门绝对地优势,怎么也不可能落入到,紫发少年所说的那等地步。初始时只以为姜笑依,是因为芮晔的计划把他排除在外,而心理失衡的缘故。但是事到如今,却不能不佩服,这次却真是被紫发少年。再一次的不幸言中了。“天华真人。嘿嘿!”明岩冷笑着摇头:“笑依。恕老夫直言。真论能力。芮晔或者比之明欲还要强些。但是论及掌控一门一派,你那老师真的不是这个材料。这一次。天阙门的颜面是被他丢尽了。”姜笑依微微有些出神,遥想着在万里之外,他老师芮晔现在,到底会有何等样的表情。不甘?后悔?又仰或是愤怒?“形势也坏不到哪去。诸派调停在即,也已经酝酿着向这边派出使者。最多也只是不败不胜之局。”区伏云一声叹息。“只是这一次,天阙门据有如此大的优势,反而被苍茫道弄得灰头土脸,颜面上只怕有些不好看。总之,这次的战事算是结束了。我们便只管在这里等候便是。抱歉!几位师叔祖,这一次,笑依只怕是要任性一回了。”一直沉默着地紫发少年突然出言,众人顿时齐齐一楞,愕然的看过来。“任性?笑依你是说?”明算眉头微拧,脸露狐疑之色。“这一战还没到结束地时候,我老师在那边的失利,却让我看到了胜机。”姜笑依神情严肃的用教鞭在水镜中的地图上一点:“大家且看这里。”顺着少年的目光,看向教鞭尖端所指的那个地方,明空首先一声惊咦:“是苍龙原?”其他人也是目露讶色,那个地域是幽并东部的一处所在,不过却是世间知名地一处无灵区域。所谓地无灵区,是指的是元力稀少,又或者是根本就没有元气地区域。这个世界上,既然有黑狱墟和幽云谷这样,天生灵气充沛的地方。自然也有在元力方面,远较其他地区要稀薄的所在。那是道法擅长者所避讳的禁区,在这里,修真者基本上只能以本身体内的真气,以及体术来战斗。只有真人境以上的高位修真,才能在那里,使用一定程度的道法。无灵区域又分三等,如楚国皇室所居的楚京城,就是最上等的绝灵之地。不过皇室,却有一种秘法,能让皇室供养的供奉,在那里不受限制。所以即便是出身天阙门的修真者,在外界可以任意嚣张,视皇室为无物,但是到了楚京城。却不能不稍加收敛,小心翼翼。而苍龙原虽比不了楚京城,却也是列入第二等的死灵区。姜笑依微微颌首:“正是此地!那里的特性,相信大家也了解。这次就我们在这里,做一番大文章。”明岩稍一思索,便明白了姜笑依的意思,不由得眼神一亮。但是随即,却又摇了摇头:“只怕越剑如,未必会上当。若是平常,自然很难算计于他。可问题是,现在苍茫道和我们天阙门同样,正在为下任掌教位置而争夺。”姜笑依淡然一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当他站起来侃侃而言时,身上竟有股让人不敢逼视的神韵。“你们说,当看见同门大胜在即时。他的心里,可还会如往常时那般冷静。这就是我为什么会说,我老师的窘境,反而让我们这里出现胜机的原因了。”若没有你在,谁能想到这种鬼主意?区伏云心理嘀咕,却没有溢之于表。姜笑依要维护他老师的意思,此时只怕是瞎子,也能看得出来。虽对芮晔有所不满,可那人与他,也并无什么切身的利益冲突。所以明知如此,却没必要把紫发少年的真实意图点出来。而明算的眉头,却更加紧皱:“笑依,掌教和总指挥大人的命令,是让我们守住幽并,维持现有局面即可。你要对对面动手,是不是通报一下长老会,又或者掌教真人。没有这个必要。”姜笑依摇了摇头:“向上请示,一来一回,至少要耗时三日左右,还有泄密之线。而这次的战机,却是稍纵即逝。凡间兵法有言,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等执掌一方,切不可万事都遵遁规矩。这个时候,正需灵活变通才是。”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