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三十四 担忧

第四百三十四 担忧(1 / 1)

从水镜之外,仅只是目测,就可见那山顶处被整整削平了十丈有余。整个山体,也出现大规模的滑坡。不过能成为天阙门防御据点的选址地,这里的地质自然有过人之处。存在于山峰内部的海量青罡云石,在爆炸之后,顽强的支撑着这个烛型山峰的存在。而零九五号据点就没有这个好运气了,至少从画面上看去,已经完全看不到它以前存在的痕迹。“可惜了,这个据点当初建立的时候,我记得好像是整整花费了三十七亿金元的样子。每年提供的替换能量晶石以及维修费用,也有三亿多。这么一爆,以前投进去的钱就全没了。”虽说眼中全是心疼之色,但是区伏云的脸上。却还是欣慰和狂喜居多。这两千余邪道修真的覆灭,可以说是从根本上扭转了幽并行省内的战局。如果在河东方面,姜笑依的皓月分堂以及方南的河东分堂,能够稍稍施压。那么苍茫道就没有选择,必须重新调拨弟子,以加强河东的防御力。而如此一来,至少在幽并行省内,天阙门的实力将反而占据优势。这样的情况下,苍茫道再遣弟子南下突防,短时间内将再无成功的可能,也毫无意义可言。这也就意味着,这场令他们伤亡惨重的反渗其实心内却没有丝毫喜意可言。这次的风头。实在是出得大了。原本按照他的预计,这次能够留下其中一半人的性命,就已经算是不错的成绩。零九五号据点的法阵虽经过他改造,但是在自爆之前,只要两位以上的真人境强者出手,干扰一下周围地元力场,就可将爆炸的时间,拖延个几十秒。而这段时间,已经足够让其中部分人逃出生天。只是他却没料到,为了消除天阙门的警惕。苍茫道竟然真的连一个真人级高手没有派。而且,当时在袁厌率领据点内的人手,从下方逃脱的时候,据点内有幻术运作,维持着里面尚有人在守卫的假象。但是一个稍微有经验一点的上位者,在遇到这种情况下。都会采取谨慎一点的做法。不会像刚才那般,所有人都一窝蜂的冲进去。真不知道。这是那些邪道修真们,对己方地计谋太自信,又仰或是其他的一些什么缘故——比如说修真法门。早就闻说苍茫道的血修功法,在真人境之前,会影响心志,变得好战嗜杀。他在制定计划的时候,虽也将这点考虑在内。不过到底。还是低估了。这种修行法门对于心志的作用力。总之这一战的结果,完全超出了他当初来之前。韬光养晦地想法。这次的时间,单就战果而言,就已经可以比拟他偷袭叶月镇一战了。而若是再看过程,那就更加地华丽,将计就计,与绝境之中反败为胜,一举扭转了即将崩溃的北方战局,此次的事情一旦传开来,可以想见门内关于他能力的那些传言,将更加的喧嚣尘上。早弟子如此的光辉衬映下,作为老师的芮晔,所要面临地压力不问可知。可是明知如此,他这次却又不能不出手。因为北方战局地溃败,天阙门的衰弱,同样不是他所愿看到地。要怪就只能怪坐在他旁边的四个人,竟连这样的陷阱,都没能够察觉。一瞬间,对于明空真人,姜笑依心里也掠过了一丝怨恨。拿起红酒,和其余几人碰杯,姜笑依装模作样的应付了一下,就再没有兴趣在这里继续呆下去。水镜之中,那些战斗虽然还没有结束,但已经提不起他任何兴趣。虽说那三百名弟子,失去了据点雷系法阵的支援,但是从邻省借调的六百名精英弟子,早在半天前就已经赶到附近潜伏。而袁厌领着的那两百人,也会在逃出之后,加入到战斗当中。而在人数差不多持平的情况下,天阙门一方几乎是稳操胜券了。毕竟以修真功法而论,天阙门的弟子根基要扎实得多,对于像苍茫道这样的修真者,往往能够以一敌二,战力远胜于后者。幽并行省,天阙门之所以会处于劣势,只是因为一方是攻,只求在防线上打出一个缺口南下。而另一方是守,只能不计代价的,被动的拦截。所以,这场战事基本上已经宣告结束了。若是不胜,那才是咄咄怪事。临时指挥部准进不准出的禁令,在零九五据点法阵爆炸之后,就已经算是结束了。不过呆在山顶上的天阙门人。依旧很多、很多人都拿着领回来的通讯工具,如手机和传讯晶石之类,兴奋的向外界传递着大胜的消息。而当姜笑依步出石质大厅的门口,所经之处,从附近投过来地,全是一些敬佩和崇敬的目光。这就是战争的红利。经此一战,他在这个行省内,一万七千名天阙门弟子中的声望,将全面超越明空和明算等人。加上这两天来回奔波的成果,可说是把目前在这个行省内的,哥哥势力团体彻底地掌握在手中。不过姜笑依却不觉得高兴,反而更加的郁闷。在没野心更进一步的情况下,声望太高,对他来说反而不是好事。而且现在这样的局面。似乎也离他当初事成退隐的愿望,越来越远了。“指挥官大人。”少年沉思间,一阵他所熟悉的空间元力反应后,明算出现在了他的身旁三步处,与少年并肩而行。“能不能冒昧的问一下,我想其实笑依你,大约已经有了结束这场战争的方法了吧?哦?师叔祖为何会这么想?”挑了挑眉,姜笑依讶异地转过头。“因为刚才笑依的神态。”明算的脸,勾勒出一丝和蔼的笑意:“刚才在爆炸之后,我注意到你特意看了一下北方的形势图。那种略带嘲讽的神情,和胸有成竹的姿态,让我忽然就萌生了这个猜测。”姜笑依闻言失笑道:“师叔祖,只凭几个表情,根本就说明不了什么吧?大约笑依你不知道,其实这两天。我一直都在注意你。”明算摇了摇头:“面对苍茫道这等大敌,又是第一次执掌这么多的弟子的生死。哪怕是换作像我们这样的真一级。也会感到紧张。可是笑依你虽然做事雷厉风行,不喜拖泥带水。但从头至尾,都没有过这类情绪。不是没有表露于外,而是跟本就没有。这样地人,要不就是已然对此战胜券在握,要不就是自大到根本就不将苍茫道放在眼内。而我宁愿相信前者,像你这样的人。是绝不会对敌人轻视的。”姜笑依一阵默然。良久之后方才叹了口气,苦笑着。径自走向了分配给自己的那所简易房屋。“师叔祖大人,我胸中是有几分成算。不过您知道的,弟子我现在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念在您我这两天相处融洽地份上,还请大人您莫要与我为难。”他是看到了胜机,想要击溃面前之敌,也并非是什么难事。但是芮晔的存在,注定了他必须将之前萌生地谋划胎死腹中,那是一个他永远也绕不过去的坎。明算驻足,也是一声叹息。身在他这样的地位,自然知道眼前这个紫发少年,到底在顾忌着什么。心里顿时间,再一次的,升起了造化弄人之感。眼前这样一个惊才绝艳的天纵之才,却偏偏出生于血脉家族。若非如此,他即便是倾尽全力,也要将之服上掌教大位!那个位置,修为什么的,并是很重要。但却绝对需要,像少年那般能够将一切的一切,都掌握在手中地智慧。并不是没有留意到明算地神情,姜笑依却加快了脚步,走入了自己的简易房屋。关上了门,姜笑依马上就是一声苦笑。这几日,明算看他地目光,他又怎会没有注意?其实不只是这位师叔祖,包括明岩,区伏云甚至明空,都在有意无意的,试探着他的能力和器量。而且无论走到哪里,都免不了被审视的目光打量。基层弟子如此,那些代表着身后利益集团的门派中高层人物,也同样如是。而类似于明算的那种惋惜的神情,他也见过不止一次。这就是受声名所累了。如果姜笑依能够成为下任掌教那该多好?——这样两年之前还只在基层弟子中传播的流言,在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有了莫大的影响力。而随着他在静海的大胜,持这种想法的人,也越来越多。可越是如此,他就越感到情形不妙。现在很难猜测,他的老师芮晔,到底会是怎样的想法。不过以他的看法,天华多半会是感到压迫力居多。而当这些压力越积越多,越来越沉重,那么迟早有一日,会成为他们师徒翻脸的契机。如果这样的毒计,真的是出自长老会某些人之后。那么他真的不能不感到佩服,只是一个小小的传言,就轻轻松松的,让他们这对看来牢不可破的师徒联盟间,出现了几乎无法弥补的裂缝。而这个流言的目的,还不仅仅止此。它更有着创造一个,能够在声望和实力上,和下任掌教并驾齐驱的存在的作用。可以想见,一旦某日他们师徒,真的如那些人所愿开始冲突。那么他姜笑依想要试图制衡,身为掌教了芮晔,那就不能不联手那些世家不可。而芮晔酝酿已久的报复计划,也将以另一种形式流产。在某种意义上,这也可以算得上是阳谋了。重要的是,他虽然明知道那人的目的何在,却无法逃避。为了自己的家族,跟本就没得选择。总而言之,可以预言的是,只有这个流言还存在,那么他们师徒必将有翻脸的那日。无奈地摇了摇头,将烦恼暂时抛下。姜笑依开始了布设法阵的过程。距离真一之境,仅仅只需一个月的时间。在危险感越来越近的现在,他连一分一秒,都不想浪费。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