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三十二 预感

第四百三十二 预感(1 / 1)

“想不到阿笑他竟然这么厉害,就连明算,明岩师叔祖他们那样的人物,刚才也被支使得团团转呢!阿笑说话的时候,他们屏声静气俯首帖耳的样子,看起来还真是好笑。”山顶南侧,两位绝色女孩正手牵着手,漫步在一条小道上。左侧的那位皮肤白皙,穿着一袭白裙,五官精致得宛若瓷娃娃。而另一位的美貌,也绝不在身侧的女孩之下,肌肤的色泽是健康的小麦色,加上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看起来充满活力。在两个女孩的旁边,还跟着一个二十岁许的青年。样貌本来颇为俊俏,只是额前出,一道鲜红色的十字刀痕,破坏了整体的美感,青年略低着头,双眉拧在一起,似乎胸中在郁结着什么心事。“没你说的那么夸张!明算真人他们之所以会听阿笑的使唤,只是职责所在而已。脱了那身临时指挥官的皮,几位师叔祖才不会理他。”轻锤了锤身旁女孩的肩膀,李凌香一脸的娇嗔之色,不过眉眼间那丝笑意,却把主人的真实心意暴露无疑。“真的吗?我可不觉得。我是看出来了,刚才明算,明岩和明空真人他们,对阿笑他是真心佩服。这次若不是阿笑来得及时,说不定现在的局势会变得怎样呢!”螓首轻摇,姜妙妙感慨着道:“记得以前凌香你跟我说过吧?以后要嫁,就要嫁绝世强者。我想阿笑他现在。虽然还算不上。但也相差不远了吧?二十岁的金丹凝神境,这个世家上又能有几个?说不定未来某天,他可以突破真一境界呢。”姜妙妙话音落下的时候,两个女孩都并没有留意到。在她们地身旁,列山东成的脸上,正露出一抹苦笑。作为他血脉的金银妖眸,让他比其他普通修真者,看到更多的东西。那个人的修为。又岂止是金丹凝神而已!明明有着空间这种强力的血脉,但是那人的修为进境,却已完全可以用史无前例来形容。在以前,他还可以在那个有着一双紫瞳的少年面前拔剑。但是现在,他根本就提不出与那人为敌地勇气。在那个人面前,这个世界上任何所谓的天才,都只能是藏在太阳光辉之后的诸天星辰。“有这种可能吧、”李凌香的唇角,有些神秘的向上弯了弯。和姜笑依朝夕相处,她自然知道紫发少年的真实实力。现在是何等的可怖。不过想起几年前时自己的天真,女孩又有些赧然。“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突破真人境啦!不过说他是盖世强者,倒有几分确“咦?我只是说说而已,倒没想到凌香你对他这么有信心。”转过头,姜妙妙面带诡异的笑意,转头打量着自己地好友。“好了。别说那家伙了!”李凌香笑着移开了话题:“还是说说你们吧,自从那次的事情之后。就没听到你们的消息。也不知道姐姐你现在过得怎样——劳妹妹你挂心了。”姜妙妙神情有些黯淡的望向了前方:“托阿笑的福,如今我夫妻的情形不算好。也不算坏。自那天之后。我们就被打发到这个地方。别人顾忌着姜家和烈山家地势力。虽无人加以照拂,却也无人敢于欺侮我们。只是东成的前途,却全因我而毁了。妙妙你能不能劝-列山东成突然抬头插口,目中满是冰寒,“妙妙!好好地,说这些做什么?是我失言了!”姜妙妙苦笑,眉间掠过一丝阴影。“刚才的话。凌香你就当没听见好了。对了凌香。先前在潭州那边地时候,你和阿笑见面的情形有些不对劲。该不会。你这次是瞒着他过来的吧?谁瞒着他了?请假来看看好友不行么?还摆出那种臭脸色给我看!”想起在车站中,紫发少年下车望向自己时,脸上的那阴沉,李凌香就恨得直磨牙。一声冷哼后,旋又歉意地望着姜妙妙:“对不起啊妙妙姐,家里对你的消息一直都瞒着。我还是直到几天前,才知道你们的下落。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帮上你们什么忙,不过我一定会尽力而为——“你与其担心别人,倒不如担心一下自己!”突如其来的清朗声音,打断了李凌香地话语。三人愕然中抬眼向前方望去,只见一个美到了极点地紫发少年,正寒着一张脸,闲庭漫步般向他们走来。“姜笑依!”烈山东成下意识的用手按上了自己地空间戒指。眼前的情形,曾在他梦中无数次的发生过。也无数次,梦见自己拔剑,然后彻底击败眼前的这人,消去额前代表着奇耻大辱的疤痕。可是直到亲身面对,才发觉平常时简简单单的动作,此时做来是很等的困难。紫发少年,只是用冷冽的眼神一扫,就让他几乎动弹不得。少年虽没有动用真气压迫他,但那种来自层面,无所不在的压力,却让他的心志,出现前所未有的动摇。自己真的能战胜他么?拔剑,只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意识到两者之间的力量差距,绝非是同一个级别,烈山东成有些颓废的,将手从戒指上移开。说来奇怪,一等他放弃怀着敌意的举动,着种压力也自然的消失无形。列山东成脸色铁青地一声冷哼,拉起姜妙妙的手,转身调头就走。而对于离去的两人,姜笑依也没在意。无论从何种角度而言。这一男一女都与他没什么关系了。若不是刚才烈山东成按上戒指的举动,他甚至都没兴趣看他们一眼。而至于对方心中地敌意。在少年眼中看来,就像是站在大象面前的蚂蚁般可笑富有可怜。他现在眼中注意的,就只有站在小道当中的李凌香一个人而已。“凌香,记得我好像说过,让你在分堂总部那里呆着的吧?怎么声都不支一下,就一个人跑到这里来?”来之前心里一肚子的火,然而当找到李凌香的时候。看见对面女孩有些慌张的神情,姜笑依却发觉自己胸腔内地怒火,根本就无法冲眼前的这女人发泄出来。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让他感觉自己一个头变成两个大。“人家只是想来看看妙妙姐和烈山东成,他们到底过得怎么样——”声音在姜笑依冷冷的目光注视下,变得越来越轻。说到后面,就连李凌香自己,也觉得这个理由有些牵强,最后只好低着头。有些手足无措的,把双手背在身后紧握交缠着。“我只是,我只是,想跟在你身边而已。最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若不这样,你就会离我而去似的。”姜笑依闻言不由愕然。他倒是没想到,对方会是这样的答案、再次仔细的看了看李凌香。少女脸上那凄惶的神色。让他心内燃烧着的火苗。不自觉地就转化成满腔柔情。李凌香所述的这种感觉,应该是对危险的直觉。一些拥有部分预言资质的修真者。在修为到达一定程度之后,会本能的预测到自己,以及身边亲人的危险。而李家继承赢氏一脉,倒确实有这种血脉。再想起自己最近,心里那挥之不去地不详感觉,姜笑依的脸色不由得更加地阴沉。神情一阵变幻,紫发少年深呼了口气。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柔一些:“凌香。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有这种感觉。不过这一次,我有预感。你留在这里真地会很危险。听我的话,回去好么?又是回去,回去!你总是这样,哄小孩子的语气!有什么心事,也从来不肯跟我说!”李凌香压抑的情绪,却蓦然爆发开来。一双明眸,满是恼恨和伤感地望着眼前的少年:“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呆在你身边更安全的地方么?真人分神期的空间掌控者,还有谁能奈何得了你?”姜笑依神情微怔,不过只是惊讶于李凌香地心里,竟然已经积累了这么多不满而已。对于女孩地言语,却并不是很生气。回过神,姜笑依的神情有些无奈,不过声音依旧轻柔如故:“凌香,你太高看我了。至少就我所知,这个世上能独力杀我地,就有两人。而其他隐时的真一大成高手,更不在少数。其中只要有三人联手,我就处境堪忧,更不用说照顾你的安全。我是真的担心你。这样吧,你再在这留两天,和姜妙妙聚一聚,另外我也会抽空陪陪你。但是再过几天,我会派人送你回去。乖乖听话,好不好?鬼才会理你!”出乎姜笑依意料的,李凌香竟跺了跺脚,转头飞奔而去。看着女孩越去越远的婀娜背影,姜笑依只觉一阵莫名其妙,又不知道自己的话,到底触动了李凌香心里哪根神经。正想追上去,紫发少年却忽一皱眉,停下了刚欲迈出的脚步。“怎么了?好像正在老别扭的样子呢。”走到姜笑依的身旁和他并肩而立,寒玄一脸玩味的笑意,看着姜笑依视线所注视的方向:“很抱歉,不是我要打扰你们两个卿卿我我。是上面的那几个老家伙,已经等你等得很不耐烦了。”姜笑依的脸色变了变,初来乍到,本来需要从明空手里接受的事务就多。加上又恰好遇上,零九五据点被苍茫道盯上的时候,需要忙碌的事情,就更加的不得了。而这次,他也的确是百忙中抽空跑出来。“算了!我回去。不过任凌香她不管的话,我真的很不放心。这段时间,就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她的安全。无奈地转过身,紫发少年向那间石质大厅走去。而脑子里,仍旧在想着李凌香离去时的表情。看得出来,李凌香是真的很受伤。可问题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原因何在,也不知李凌香,为何会对他有那么大的怨气。就常人的标准而言,除了有个三个妻子这一点,可能会为人诟病之外。这几年,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模范丈夫。虽说偏爱素冰城,对几个女孩的态度,却从来都是不偏不倚。时间也是平均分配,做到一碗水端平。所以实在想不出,李凌香对他的恼恨,到底源自何处。“明算师兄,刚才你发现了没有?”石质大厅的左侧,是一块被专门开辟出来的休息去。从这里临窗眺望,可以俯瞰整个山顶的南侧,以及远处的济州城区。而此时在可以容纳五十人的休息区内,却只有明算和明岩二人。“嗯,第一眼的时间,就感觉到了呢!那个孩子,已是真人之境。”明算眼看下方,那里一个紫发少年,正疾速向这边赶过来。“那么,要通知长老会和掌教真人么?”明岩的目中。掠过了一丝忧色。“用不着。”明算这次摇了摇头,脸露概叹之色。“依我看,最好还是装作不知道的为好。明知道依靠那件盔甲,已经无法在我们这些人面前遮掩自己的实力。却仍旧大摇大摆的站在他们面前,我想那个孩子,只怕是已经不惧于和门派翻脸了吧。有他这样的徒弟,芮晔那小子,还真是可悲。”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