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二十五 陷害

第四百二十五 陷害(1 / 1)

“暗处?有流羽和尤明堂这两个人在,我现在哪里需要那么多3s级高手藏在暗里?所以与其让你像流羽那样,倒不如跟在我身边为好。”姜笑依一声哂笑,关于有苗一族在为他效力的事,他也没刻意瞒着寒玄。“我自信如果让我藏在暗处的话,能够帮得上你更多。”寒玄那又长又媚的眼睛,不悦地眯成了一条缝;“如果只是能够跟在你身边,那么又与监禁何异?可问题是我辖下的区域有限,即使有什么事情,即使不用流羽他们出面,也会有人帮我办好。再多出一个3s级强者,怎么看都是多余。我的手下,可还没有充裕到能够养闲人的地步。”姜笑依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神情:“还有,你说是监禁这个词,是很不准确的。除了每年额定的正常上班时间之外,作为天阙门的人,平时是非常自由。你可以在影响工作的情况下,随意去你想去的地方。不过不能做出什么过分出格。比较会引人注目的事情,而且必须是以寒十月这个身份活动。要知道,为了伪造这个女性金丹高手的存在,我可是让应舜臣花费几乎整整一年的时间,过程真的很不容易。以我现在的能力,能够以人类修真者的身份呆在你身边,确实不是什么难事。可既然不能暴露出真正的实力,那么我即使跟在你身边,又能帮得了你什么?”寒玄拧着眉头道:“无论你怎么说,我都还是倾向于我本人在暗中活动为好。你知道的,我们妖族的寿命非常的长。当年我那些可以信任的亲信和族人,如今很多都还存活在这个世间。即使在帮不上你的忙。我暗地里,也可以为你聚拢一批可以放心使用的力量。”正因为这样,才不能让人放心吧?姜笑依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嘴角微不可查的撇了撇。不过这个理由,却不能对寒玄明说。那样一来不就等于是摆明了自己,对寒玄其实并不信任。“问题不在这里,其实如果有办法的话,我也是希望你能够在暗中帮我招拢一批人手。可现实地情况是,让你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物。彻底摆脱监视我的那些人的视线。可不容易。”姜笑依摇着头道:“而且最近一段时间,我也确实需要像你这样的3s级强者帖身保护。”这些话一部分是借口,一部分说地却是实情。随着他地位的升高,那个监视他的小组,非但没有撤销,反正增加整整十个小队的人手,在他可能出没的场所,批阅过的文件,下达过的命令。都有人在负责监控。不过关于这方面,姜笑依并没有什么不满。事实上,天阙门凡是中高层以上的人物,都有只对长老会和掌教真人负责的秘密部门负责监督。硬要说有什么不同地话。那就只不过是监控他动静的人,特别多一些而已。至于让寒玄保护他的安全,却也是非常有必要的。愈来愈强烈地危机感。让他不能不未雨绸缪。“我没听错吧?你也需要人保护?这个理由。是不是太牵强了点?”寒玄嘴角露出讥诮的笑容,很是怀疑的看了看对面地少年地眼睛:“如果我估计得没错,以你现在的能力,就连真一大成的顶级强者,也应该拿你没办法才对。还有,身为空间能力者,摆脱那些人的监视。不正是你擅长的么?摆脱他们的监视很容易。但若是没有必要,我不会去做这种傻事。得益于我这几年接连不断的大动作。长老会和我们掌教,对我已经是非常疑忌。这种情况下,我不想让他们对我更加地忌惮。事实上,若能够让他们暂时放心,哪怕是在这段时间里,整天呆在他们视线范围内,永远不用使用空间能力都行。再说了——”话到这里,姜笑依忽而满脸戏谑地笑了笑:“谁说我就不需要保护了?说不定那些人,也会为我出动几位3s级的真一高手。当年地你,不也是如此么。实力强到已经几乎无敌的地步,但是最终却被围攻导致封印。我现在的能力远不及你,只是逃命的功夫要胜过一筹,可不敢狂妄到认为他们现在拿我没办法。玄姐,依我看啊,你现在与其花时间在这里和我争论,倒不如现在就赶快去享受一下,这难得的自由为好。我本人马上就要奉命北上,担任天阙门东北战事临时指挥之职,十天内做好准备就要动身。玄姐你现在的身份,是我从总部挑选出来的护卫中的一员,所以,能留给你的时间,可不多。罢了,不跟你争了。你这样说法,根本就是在狡辩吗!”说你几句,见紫发少年已经在装模作样的在处理公事,寒玄有些生气的站起身来到办公桌前,地把姜笑依笔下的文件全都扫到一旁,然后用如小鹿一般清澈的眼神,对上了讶然抬头中的姜笑依的眼睛。“阿笑!求你了,人家真的有很多人很多地方想要再去看看,别让我呆在这里,好不好?”声音甜的让人发酥,那哀求的眼神,更令不由迷醉。姜笑依心中一慌,连忙稍一低头,避开了和寒玄的对视,然而这样做的结果,却让他的处境更加的糟糕。此时的寒玄,正俯扒在办公桌上,由于地心引力的存在,使得那硕大的胸部看起来愈发的宏伟。领口的那几粒纽扣,或者是因为主人对这套制服心存不满的缘故,并没有扣上、视线从这里穿越进去,可以看见大片雪白丰腴的肌肤。绕是以姜笑的定力,此时呼吸也不由粗重了几分。不过,也只是那么一下下而已。托李凌香和素冰城这两个绝色美女的福,他现在对女人的定力,比之刚来到这个世界的那时,还要强上几分。寒玄刚刚露出,如得逞的狐狸般得意的神情的时候,姜笑依就已恢复了丝毫都不为所动的神情,一边面无表情地低头俯身,拾捡着那些被寒玄拂落到地上的文件。一边用没有任何感情波动的语音道:“很抱歉!这件事,绝对没得商量。我只能向寒姐承诺,只要你不做出,不符合寒十月这个身份之外的事情。那么我就不会对您,施加任何形式的限制。如果寒姐您实在不想用这个身份。那我也没办法,只能让您回到炼妖壶空间。哪怕是寒姐您要飞升,我也不在乎!真地不行?”再次和紫发少年的眼睛对视,寒玄试图做最后的努力。然而让她失望的是,姜笑依干脆而坚定的摇了摇头。“绝对绝对不行!寒姐,这个世界,不可能有绝对的自由。我现在给你的条件,已经符合我当初对您的承诺了。寒姐如果您想要奢求更多的话,就先让我对您放心好么?”没有再多说什么。姜笑依自顾自地底下头。重新开始批阅着文件。他知道对方,一定会明白自己的意思。寒玄能够做到无视他的心灵枷锁,而飞升到另外一个晶壁系位面,那么也就意味着。她可以在临走前,做出对他不利的事情。这是他无法完全信任地原因,而且作为万年前妖族的往者。对方身上的秘密。实在太多了。他又怎敢,让这个女人脱离他地视线,独自和她地那些部下接触?死死的盯了良久,寒玄终于泄了气,把那份关于寒十月身份的资料抄在手里后,就气哼哼的离开了办公桌旁。看着寒玄转身,姜笑依的唇角微微上翘。知道这位妖王殿下虽然看似对他很不满的样子。其实内心并不是真的很生气。摇了摇头。正想把注意力真正放到自己正在翻阅地文件上,接下来发生地事情。却又让他目瞪口呆。只见寒玄刚走到门口时,那双大眼睛忽而一亮。几步就走到办公桌后他的身旁,然后当着他地面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弄得凌乱不堪,上身的衣领更被拉到了肩膀以下,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就这样肆无忌惮的暴露在外面。难道先前色诱不成,还想来一次更激烈的?姜笑依正疑惑不解的时候,随着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一切的谜底都解开了,只见李凌香的身影,正俏生生的站在门口。“啊,对不起!对不起!”看见李凌香进来,寒玄连忙含羞带怯的站直了身,脸也奇迹一般的,变得通红通红。不但口里没休止的在道着歉,还装作手忙脚乱的整了整身上的衣服。而此时若从李凌香进来的那个角度看过来,也仿似寒玄刚从姜笑依的身上爬起来似的、“很,很抱歉,次座大人。那么这次要谈的事情,我明天下午再来找您谈。”抛出这句话,寒玄就用手遮着脸,低着头冲出了办公室。情形怎么看,都是被捉奸在床一般的情景。而姜笑依反应不及的呆愣神情,似乎也是在做着最佳的注释。“阿笑,我都不知道,你居然会喜欢这种调调。这就是那些杂志上常说的办公室恋情么?”看着办公室的门被关上,李凌香的脸上出奇的,并没有很愤怒的样子,反而一脸戏谑的神色:“那个女人是谁?你新找来的情妇,又或是生活秘书?寒十月,预定是分堂所属第二十七精英大行的大行长。目前来说,因为这个精英大行的人员,要等下一波招聘散修计划之后才能到位。所以现在暂时的身份,是我的护卫、”姜笑依手捂着额头,嘴角不停的抽搐,他倒是真没想到,那位妖王殿下,竟然还有着这么一手,几乎堪比奥斯卡影后级的演技。这算是什么?对他的报复吗?“我说凌香,刚才的事,你该不会是真的相信吧?”虽说刚才李凌香用的是调侃的语气,不过他还是真的担心对方会信以为真。毕竟如果是换位思考,那种情形,换作任何人都会往歪处去想。就连他,如果对方是自己深爱之人的话,也很难保持冷静。“都是亲眼看见了,你还让我怎么想?我是不要紧啦,只是不知道梦琪姐和冰城姐姐她们知道后,到底会怎样想。”李凌香一脸不在乎的神情,在姜笑依的面前坐下。知道看到紫发少年皱起了眉头,才掩嘴噗嗤一笑:“放心好了!刚才那女人虽然演技不错,表情也非常毕生。不过却忽略了一点,你身上并没有可以作为证据的痕迹啦。刚开始是吓了一跳,可是接下来冷静的仔细想想,阿笑你绝不会是做得出那种事情的人。不过好奇怪耶!阿笑,好端端的,她为什么要陷害你?你相信就好!至于原因,我现在没办法告诉你。总之,是做了让她讨厌的事情。”姜笑依轻松了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对于李凌香能这么快的就恢复冷静,判断出真实的情形,他心里也不知应该是高兴多一些,还是失望多一些。总之,胸中闷闷的,感觉很不舒服、“对了,凌香!你不是在月墟门的么,那边的事情刚刚结束,你怎么这快就跑回来了?”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