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二十四 先兆

第四百二十四 先兆(1 / 1)

“是吗?那边已经结束了?速度倒是挺快的,不知道伤亡情况怎么样?只死了十七人?看来上次在叶月镇的锻炼效果不错。那么其他的伤者,可以在一个月内恢复么?弥乱既然选择战死,那么就由傲穹你负责,好好安葬他吧。毕竟是连七代和八代祖师都感到佩服的对手,葬礼就不妨隆重一点——存活下来的,大约是名单上的九成?我知道了,这个不要紧。重要的是月墟门那四根句芒定阵柱,一定!绝对要安全无恙的,送回到我们总部。你感觉如果无法保证安全的话,那就让笑云陪同你们一起回来好了。还有月墟门度支部账面上的那些财富,我希望在我离开之前清理好。现金的话,留二成给师叔祖,一成给方南姐。其余的,就全划归到我们分堂。如果总部有人那边问起,就说是我的意思,我们消耗的战争经费,不能没有补偿——”办公桌后的落地窗旁,姜笑依按下了结束通话的按钮的同时,带着些许忧虑的眼神,也在同时投向了大楼外面。一切都已经解决了,就如他所料,当整个残月计划进行到了尾声的时候,皓月行省内以及周边的安全形势,也会到达他理想中的最佳状态。此刻哪怕是那两个人对他的皓月分堂全力出手,除非是选择的强攻。否则的话,无论是什么手段,都动摇不了他在楚东的强势地位。现在剩下的,只是用不着他亲自出面的收尾工作。至于怎么瓜分攫取静海和河东的商业利益,负责经营家族产业的张成,以及他手下建立的管理团队,相信会做得比他更好。然而,弥漫他在心底里的不安,却非但没有如他事前意料的那般消失。反而感觉一股沉重如山般地压力,正向他越迫越近。压得他无法喘过气来。可是不管他愿不愿意,都时候该考虑,倒是什么时候北上了。长老会那边越催越紧,虽然他可以不在意,却不能不考虑日后他不在时。家族和长老会间的关系。计算一下芮晔从万胜天宫返回所需的时间,以及北方那二十几个世家。以及相关权势人物们名下公司的财务状况。他动身赴任的时日,最好是在十天之内。这是一个让他很无奈地时限。修为竟如真人分神期之后,他只要积累修为就可以。这一境界中最难跨越的心境修为方面的门槛,在他而言根本就不存在。当真气量达到足以初步改造身体的地步,就可以自然而然的进入到真一境界。而能够增加修为的太一真水,尽管渐渐的,对他的身体已经没有效用。但是对这一天,他也并非没有准备。以这种蕴含大量灵气的水液为主药。其他一些以妖兽兑换出地药材为辅料,炼制出来的灵丹,早在半年前的时候,就被他未雨绸缪的预先完成了。其实灵丹地药性。和太一真水差不多相同,但是那些作为辅料的药材,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太一真水内蕴灵力的属性。进而规避体内针对太一真水,而产生地抗力。虽然按照他地预测,即使换成是这种灵丹,也只能支撑大约四个月左右,就会彻底失效。但是有这段时间,已经足够让他把修为,推到真一境界了。事实上根本就用不着四个月。按照现在的进度。只要一个月出头的时间就可以。到了那时候,除非是九名以上的3级真一大成境强者联手封锁空间。又或者是那两个人亲自对他出手。这个世界上能够杀得了他的人,几等于无。不过现在的情势,明显是拖不下去了。于情于理,他都没有了再事拖延的理由。让他烦恼地事情,还不只是如此。个人地实力虽然重要,但是却不至于让他感到忧虑的地步。毕竟仅凭现在地瞬间移动能力,和空间坐标感知能力,没几个真一大成同时对他出手,对他根本就构不成威胁。此时的他,即使直面清虚,也是不惧。对方或者能将他击败,却绝不能致他于死地!令他头疼的,是现在他体内的异状。自从修为再次提高,魂力等级正式到达第八阶之后。他就感到,在自己身体内的结构,于其他的普通人,有着小小的不同、并不是有什么不妥之处,而是在他身上的经脉之外,依附着另外一涛,类似经脉系统的存在。无论是奇经八脉,还是十二正经,又仰或是其他的分支岔道。他们的旁边,都有着另外一条一模一样的经络。如果事情只是这样的话,那也没什么,顶多也只是身体有些不一样而已。但是经过仔细检查后,他却发现在这套他所不知道经脉系统内,竟然会夸张的拥有着金丹级顶峰的修为!而且在伪脉的三个丹田之内,都有着和此前他破丹结婴之前,一模一样的金丹存在。而这件事情,他在此之前,从头到尾都是不知情!除了隐藏在他内心深处的那个恶魔,他想不出是谁能够干出这种事来。也只有那家伙,才能够以心灵暗示的手法,让他每次在内视之时,下意识自动忽略过这条伪脉系统的存在。也就是见而不知,因为灵魂本源深处对意识施加的影响,让他的神识即使能够探查到,也回馈不到自己的主意识里。这次若不是魂力到达第八阶,挣脱这种暗示,恐怕直到死,他都不会察觉。他敢打赌,若不是这条伪脉实在太过脆弱的话。只怕那个家伙会在这段时间里,把这条经脉内的三个金丹,全都变成元婴也说不定!能够以潜意识指挥真气在经脉内运转,自己既然能够做到,那么对那个恶魔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其实他早该想到,早该发觉的。上一次在黑狱墟的时候,以他当时的修为,以及体内被重创的经脉。即使那个恶魔觉醒。也不可能战胜席白才对。那伪盘古之血所蕴含的,甚至更胜于太一真水药力,更不可能对他的身体毫无影响。那个恶魔的觉醒,和身材地变化,应该只是因盘古之血。而产生的一小部分变化。剩下的药力,并没用作用于基因,而是被那家伙在主脉之外,建造了一条只供他使用的经络系统。还有这几年,服用那些灵丹和太一真水的时候,也有些不对劲。由于有着承受力上限地限制,部分灵气无法作用的经脉内,而会由身体自然散发掉。但是他身体内排出的残余药性,比之姜笑云和沈英雄他们少得太多。原本以为是由于自己。对药性的利用率强过其他人,心里即使有怀疑时,也没往深处去想。可如今思来,其中多半又是那个人格做的手脚。否则的话。以自己的细心,不可能到那种程度都没有察觉!这十几天的时间,除了正常的修行和办公之外。姜笑依都在试图将这条伪脉。纳入到自己地管制之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神识一探入其中,就会遇到里面真气自发的抗拒。也不是没有想过,去将伪脉彻底摧毁了事。但问题他自己也没把握,这是否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其他什么不利的影响。特别是现在马上要北上,那就更需谨慎处理了。当然。除此之外。把条有着三个金丹地经脉暂时留着,还有着另一个更重要的理由。能够发现它的存在。是不是在表示,他和灵魂深处那另一个人格,正在融合?这套经脉,以及里面他所无法控制地真气地存在,确实让他忧虑。但是一想到这个可能,又让他发自心底的感到兴奋。“喂!阿笑,我说!你发呆也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时候吧?”天籁一般的女孩声音,在后面发出不满的嘟嚷。“在客人面前这样,真的是很失礼的。还是说,你真的是把我当成了自己地奴仆?很抱歉!刚才是想到一些事情。”回过神来,姜笑依好整以暇地把手机放入到自己的口袋里,然后转身到自己地办公椅上坐下。在他的面前,寒玄赫然穿着一身天阙门女性弟子的服装,一脸不满的坐在了对面。这情绪,也直接影响到了办公室中的气氛,不但让人觉得气温比外面底了好几度,那来自顶级妖王身上,毫不掩饰的威压,也令人产生一种在她面前俯首臣服的念头。紫发少年却仿如未觉一般,一脸模式化的笑意,把双手抱在胸前:“寒姐真是说笑了,即使是有灵魂刻印,我也不敢把您当奴仆使唤。就如您所说,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合作不是么?”狐疑的盯了紫发少年良久,寒玄哼了一声,露出无所谓的表情挥了挥手:“算了!不用跟我说这些好听话。反正你我之间的主仆关系,也不可能因为我不承认而有什么改变。你这样的态度,反而让我感觉自己是在无理取闹发泄情绪的小孩。”姜笑依闻言淡然一笑:“恰恰相反,我想如果我认识不到这一点,那才是真的蠢货呢!和流羽他不同,我想以寒姐的本事,已经随时都可以离开这个世界吧?灵魂烙印固然厉害,但应该还阻止不了你的飞升。而我的魂力等级,更不足以。影响不了另一晶壁系位面。它的存在,只是保证你在为我办事的时候,不会背叛于我。所以,不是如您想象的,大人哄小孩的那种形式,而是我真的很认同,我们的关系,是合作而不是单方面的奴役。”寒玄先是惊异的再次看了对面一眼:“真想不到,居然这么快就看出来了!呵呵,那么想必我的真正实力,也骗不过了你吧?很遗憾呢,我原以为还可以瞒一段时间的。不过如果是你的话,我也不会很意外。真是任何时候,都会保持足够警惕,绝不会有自我满足或者自高自大之类情绪的男人。不过也好,既然你已经自己看出来了,也免得费功夫给你解释。事先说清楚,绝对绝对不要命令我做什么超出能力极限,或者是让我反感的事情。否则的话,后果你知道——当然,这点我自然清楚。不过,如果是我让寒姐您对同族出手呢?”姜笑依的眼睛微眯。“同族的话,也不是不行拉!但我希望这种命令,尽量能免则免。当然,如果是必须我出手才能解决的情形,我不会留手的。”寒玄蹙了蹙眉头,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下再继续纠缠下去,语气一转道:“那么现在可以说了吧?让我穿这身制服的目的,是为得什么?我以为以寒姐您的智慧,当看到这套衣服的时候,就会想得很清楚了。”姜笑依微摇了摇头,并没有解释。而从炼妖壶内拿出了一个普通弟子所有的日月徽章,丢向了对面的妖王:“寒十月,是寒姐您现在的名字,出身楚中东川行省,去年二月,以金丹级散修的身份,加入天阙门下。现在的住处,是第五号大楼,第四层四三一号宿舍。这里还有一叠关于她的资料,还请寒姐您记牢了。”把那枚徽章握在手心,寒玄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之色:“怎么会?我以为,你会让我和流羽一样,在暗处活动的!”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