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二十三 选择

第四百二十三 选择(1 / 1)

罗翼开始还沉默着不做声,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内心中,却已认同了方南的说法。事实上,当流言在传播的时候,他就在怀疑了。他不信他那位师兄也没看出来,不过即使明知道这是有人在恶意传播。芮晔也不可能不介意。因为这所谓的流言,既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特别的夸大,而是在陈述事实。而当方南说到最后这一句时,他的神情终于有所变动,一脸惊愕的略抬起了头、“知道么?继明冬师叔之后,阿笑昨天已经向我提出,在我稳定住河东行省的局势之前,由皓月分堂在河东,增驻一千弟子的提案。当然供应方面,要由河东分堂负责解决。另外,据我所知,他似乎还有让皓月分堂,再次扩招三千散修的计划。翼师兄,你知道这意味这着什么?”不等罗翼回答,方南就就摇着头继续道:“皓月分堂现在的收入,供养一万余名弟子,已经是极限。他把三千人丢给静海分堂和河东分堂照顾、看似是帮了我们一把,其实真正目的,却是借地养兵!现在可不同以前,没有了贸易壁垒,皓月行省的经济总量在三年之内,就总共增长了百分之十七,这还是北方和苍茫道的战争在持续的情况下。有着四个特级深水良港的皓月,其发展力绝不是河东和静海可比的。可以想见,等到数年之后,河东和静海无需他助力的时候。皓月行省的经济总量,即使不用我们相助,也已足够再支撑三千凝液期弟子的开支。皓月一个分堂的实力,也将达到史无前例的一万二千人到一万五千人!更不用说,我和明冬师叔想要彻底控制手下这两个分堂,就无可避免的会让他的家族势力,渗透到河东和静海之内。到得那时,控制这个三个分堂的姜李二家。也将成为天阙门名副其实地第一世家!而阿笑的权利,甚至将全面凌驾于成为掌教的芮晔师兄之上,若是他愿意,甚至能够割分楚国半壁山河,于天阙门划地而治——那又如何?我虽然不知道他为何会如此处心积虑的扩张实力。但是我自信看人不会走眼。以姜笑依的性格,绝不致于会背叛门派,背叛芮晔。”罗翼深锁着眉头道:“倒是日后姜李二家实力太强,颇为可虑。不过此事,倒也轮不到我们来管。阿笑或者是不会主动做出什么出格地事情,可是我们的芮晔师兄,却不一定是这么想吧?即便他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他们两者之间相安无事的可能也是小之又小。别忘了,阿笑那孩子和和他的家族。也是我们天阙门现在,有数的世家之一!”方南冷笑着反问、“总之,若是有强敌在外,他们师徒之间还可精诚合作。可一旦在外的压迫力消失。这小小的天阙门内,可就未必同时容得了他们的存在。事先说清楚,虽然小妹我也赞同你们对那些人报复。可一旦他们师徒真地翻脸。我一定会选择跟随阿笑。而不是芮晔师兄。阿笑他早已经突破真人境的事情,我知道你也早已心中有数。在这个世界,唯有站在强者的身边,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不过我现在倒是很想知道,到那时候,翼师兄你究竟会站在哪一边?”罗翼一阵沉默,良久之后方才张了张嘴。然而这时远处传来地一声巨响。却把他的话音掩盖住。当二人注目望去时。却见下面谷底中,南侧作为元力吸收和转化枢纽之一的句芒定阵柱。已经光华黯淡。而周边地法阵回来,更是全部损坏。防御能量壁看起来愈发地薄弱。任谁看都知道,这是整个防御法阵,即将全面崩溃的征兆。“呵呵!还真是意外的答案呢!不过师兄你这样说,师妹我倒是觉得有点心安的感觉。”方南轻声一笑,御空而起:“看来这边已经没什么问题,那么师妹我就告辞了!告辞?你到那里去?下面的战事,你不参加吗?”芮晔的眉毛一挑,再次转过了头。“参加?根本就没有让我也参与进去的必要吧?既然都到了这一步,弥乱都不愿领着门人杀出来拼一拼,那么这一战地胜负就已经决定了。”方南一声叹息,皓月分堂这次战役一共动用四千人左右。其中两千五百名凝液期修真,以大五行阴阳乾元阵轰击地时候,本是他们最虚弱的时间。尽管是轮番进行,但是道力并不是那么容易补充。这部分人地战力,在这段时间里几可忽略不计。连这个机会月墟门都已经放弃,不能不说是锐气已失、“翼师兄,这里面的两千七百人,几乎将近半数,都已经被阿笑暗通款曲,剩下的事情,根本就不能称之为战斗。与其继续呆在这里,我倒不如先走一步。你知道的,齐雄飞已经替我安排好了几个酒会。这对我来说至关重要。再说河东分堂的组建,也必须要尽快着手进行才是。我们人数是占优势,但弥乱毕竟也是真一高手,里面真人境强者也有好几位,我觉得最好还是小心为上!”罗翼摇了摇头,一脸的凝肃之色。对于方南的散漫态度,显然甚为不满。“弥乱虽然强横,但是我们这边,可也不弱。姬傲穹他们三个人的法阵,即使同等级别的五行乾元阵,也不能抗衡。即使他们不行,不是还有她么?”方南向上一望,冲着天空中的黑衣人影努了努嘴。在那里,姜笑云也穿着一身,和姜笑依身上样式相同的黑甲,独立于四个五行乾元阵之外,当空而立。“以姜笑云的真人境修为,加上冰魄珠在手,若是不隐瞒她真实实力的话。除非是拥有同等级的神器。否则即使是再添两个弥乱,也未必是她对手。真搞不懂你,这种压倒性的优势,师兄你到底在担心什么?谨慎虽是一个上位者必须有的品性,但若是太过了,反而不是件美事。”罗翼一阵哑然。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一但有什么需要争辩的事情,他向来就拿这位师妹没辙。不过方南说的,却也并非全无道理。月墟门的那两件神器,早在前次大战地时候就已失落。否则的话。这几百年来,也不会连一个急剧衰弱的公冶家都没办法拿下。而姜笑云虽是伪2s级,但是持有寒魄珠的她,却完全可以说是2s级中的最强者。第八阶地风系和冰系能力,再加上冰魄珠在手,哪怕是3s级的妖王,只怕也不敢直撄其锋。真不知道,那个紫发少年,到底是从何处收集到这样的神器的。想想也觉得可怖。加上焚天昊日镜,姜家已经拥有两件神器。而据他所知,这几年姜笑依旗下的财团,也不惜工本。为沈英雄他们分别打造了一件,神器级别的兵刃。加上疯狂扩张实力的举动,也怪不得外人会认为。姜笑依的野心勃勃。“你没意见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一起相处了十数载,只看对方地神色,方南就知罗翼已经被说服了。笑着转过身,御空刚飞出数丈,她的身形突然一顿,又转过了头;“翼师兄,我知道你现在心里。究竟在打着什么主意。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哦。你那样也只是白费力气而已。现在你无论做什么,都已经阻止不了阿笑了。天阙门过不了这次大劫也就罢了。一旦安然度过,那么他们两者之间,就只能存一。本来针对月墟门的攻击之前,是阻止阿笑的最好时机,也是我给你和我,以及晔师兄最后地机会,但是你自己选择了放弃。现在再想扭转局面,小心弄巧成拙——已经无法无法阻止了吗?看着方南的身形远离,罗翼的脸上顿时露出苦涩地笑意。其实这一点,他心里也清楚,不过只是想尽尽人事罢了。却不料这个想法,却也被方南堪破。不自觉地,他又回想起方南刚才的那个问题。一旦姜笑依和师兄正式翻脸,自己到底该站在哪一边?和芮晔二十几年的交情,师兄弟的情分,自然没道理不帮忙。阿笑那孩子他虽然喜欢,却远比不上他和芮晔间的感情。可问题是,以那个少年的手腕和能力,哪怕自己整个天阙门,都站在芮晔的身后,也未必能够对付得了他。这并不是单指姜笑依地智商,也包括他地修为。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个孩子,只怕早在数年前,就已突破了真人之境了。以前被那件黑甲压住,但是随着少年修为的迅速增加,在他面前也就越来越难以遮掩。不到二十,就打破了血脉修真地桎梏。有着真人出窍,或者更在之上的修为。那么突破真一,或者大成,对那少年来说,想来也非是难事。拥有空间能力的真一强者,是亘古所未有。随能判断,那时他的战力,将达到何等恐怖的境界?而问题是,这样的天才远非止是他一个。姜笑云身上的黑甲,同样也已经无法完全遮掩她的实力。沈英雄绝不会对他师兄出手,但是其他如姬傲穹李道通之辈,在他们这些人看来,也都是百年难道一见的天才。而除了这些之外,他这些年,也隐约感觉到在皓月行省的暗处。正聚集着一股,只听命于姜笑依的势力。假以时日,那个紫发少年,真的会有颠覆大楚半国的实力。甚至独创一派,也非是什么难事。他即使出手相助,又能帮得了芮晔什么?不能不承认,在那个少年面前,恐怕芮晔即使再怎么努力,都只是徒劳而已。而就连在智慧上,远胜于他的方南,都已经明确的表示不会站在芮晔这一边,他又能有什么办法?芮晔肯退一步的话,双方倒是能够共存下去,可是以他师兄的性格,这种可能性少得可怜-当年在学院时,芮晔决定放过追究阿笑的心灵连接能力。这个决定,也铸就了他今日的地位。可时到如今,真不知道他那位师兄,心里到底是后悔多一些,还是庆幸多一些。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那种状况发生之前尽量阻止,避免让事态滑落到他最不愿意见到的地步。而如果实在阻止不了,他能想到的办法,就只有逃避了。以那少年的性格,不会束手就擒,但也不致于会把芮晔置于死地。反正,他这一生的愿望,就是以尽快的速度,飞升到另一个世界。去看看被人们称之为上层晶壁系的位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还有他们修真者所追求的极致,又是怎样的形态。可既然方南都说了,已经无法阻止不了,那他也没有办法。他现在的修为,距离真一已经只有一步之遥,所差的就只是心境上的修为而已。这次月墟门的事情之后,倒是有十几年的时间去修行。一想起这个,罗翼就不由忆起,姜笑依在几年前领悟不动本心的事情。即使以他的性情,心底深处也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丝轻微的妒意。传闻那种等同于大圆满境界的心境,需要亲身体悟过人生当中的,喜恕哀乐爱恨情仇等多达十八个类别的情绪。能够悟得这一境界的,可说是少之又少,只有有着丰富人生阅历的人方可得。了那时的姜笑依,分明才只有十四岁,从小就呆在枫林镇内,也不知是走了什么运气,居然在生死关头,悟得那种让天下所有真人境为之发狂的境界。“轰的一声炸响,再次传入到了罗翼的耳内。当被打断思绪的他抬起头,眼前那道能量壁障,已然消失无踪。而天空中的姜笑云,已如鹰一般,向环形山的最中央出坠下!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