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二十二 警惕

第四百二十二 警惕(1 / 1)

其实就盈利来说,这些港口的盈利,较之航运公司,或者其他皓月行省的强势产业,如矿产,汽车制造业之类的经济实体,是远远弗如。但是执掌这些港口码头,就掌握着控制海外贸易的权利、而之所以说是最珍贵,并非指的是商业上的价值,而是政治上的优势。一直以来,临海行省几大修真势力,形成的针对天阙门旗下实业的贸易壁垒,都是让天阙门和楚国皇室非常忧心的问题。天阙门的人愁的是无法拓宽财源,而楚国皇室则是担心税收。而在这个贸易壁垒,由姜笑依亲手打破的现在。却并不意味着这个问题。已经全部解决。事实上,参与到海外贸易的权利,非但没有向楚国西部的行省全面开放,反而卷入到天阙门内部各方,激烈的权势角逐斗争当中。真正控制海外贸易权利的,就是航海公司和这些港口码头了。航海公司多不胜数,而制造远洋轮船的话,只要收购稍有规格的船舶制造公司就可建造,寻找安全的航路在贸易发达的今天而言就更加简单。所以,这一方面是不可能做到完全掌控的。度支部倒是掌握着其中的大头,而因为联姻的关系,明心真人的态度更倾向于芮晔。但以她的地位,没必要为了芮晔和姜笑依,而不惜火中取栗。去得罪门内其他的势力。不过港口和码头的管制经营权,却都在皓月分堂手中。掌握了这些,货物和船只进出港口的权利,就在姜笑依的一念之间了。事实上这三年来,姜笑依也没少挥舞着这个大棒,封锁着以明欲为核心,所形成的利益共同体。以及天阙门内,其他对他们嫡系一脉。抱有敌意态度的的敌对派系。几乎是全方位制止,他们参与到与西大陆,以及燕越两国的海路贸易体系之内。这几年中。能够在公冶家覆灭之后,攫取到这一方面的红利地,也只有嫡系一脉,以及门内平时靠得比较近的人物。想要在这份蛋糕中分一口,那就必须得对他们俯首贴耳才行。月墟门的覆灭。虽然可以让姜笑依和芮晔,重新在下任掌教争夺中重新占据优势。但是海外贸易。这个可以挟制长老会内某些派别的利器,也会出现缺口。现在想要做到封锁,那就必须要取得明冬和方南,这两个沿海行省新任首座的合作才行。北方战事地负责人既然在这时易主,那么天华可以说是半边屁股。已经坐到的掌教的位置上。不过下任掌教争夺的落幕,并不意味着再封锁下去,是毫无意义。嫡系一脉和旁系,在天阙门内的权利争夺。在可以预见的几十年内,是绝不会轻易落幕的。双方都会尽全力去增加和收集筹码,持久的财力支撑,自然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而远离楚国二十载。可以说是出来乍到地明冬,只被姜笑依稍稍提点,就准确到意识到这些港口控制权的价值所在。“你心中有成算就好!”明冬皱了皱眉头。他也是嫡系中的中坚。既然明了因由,那么这件事就由不得他不操心。“你师祖和我即使师兄弟,也是至交,这次老夫能回来,也是靠你们师徒出力。天华的事情,我自然不能不帮手。不过,我素闻玄鹤这个人性格偏软。万胜天宫既然已经投靠我天阙门下。难保他不会在长老会地压力下屈服。这方面。还是要多加注意。师叔祖勿忧、玄鹤的耳根子软,性格优柔。这点我早已知道。不过这个人的最大有点,就是明时势,知进退。未来几十年天阙门地大势,都在我等手上。万胜天宫虽托庇天阙门下,但是对抗南天帝宫,需要地却是来自我皓月分堂的支持。这一点,玄鹤心中,不会不清楚。”姜笑依笑着安慰。其实对于玄鹤,会否如约履行协议的信心,并非是源自于他说的这些。双方之间,背后还有着隐藏在幕后,不为人知的交易。但是这一点,却不能跟明冬明说。“听说师叔祖大人这些年一向清苦自守,不过静海行省不比中州。在这里若是没有一些体己钱,很南控制得了局面。”语气一转,紫发少年一边说着,一边手向旁一摊。齐雄飞会意,将另一份文件,放在了姜笑依的手中。“这是弟子我私人为您准备的薄礼,本当在您正式膺任首座那天奉上地。不过弟子过些日子,却要奉命赶去北方,助老师他主持东北一线地战局。今日在这里,就提前交给师叔祖大人,还请您笑纳。”当这些文件,一一被紫发少年递到明冬的面前时,屋子地呼吸声,顿时粗重了几分。明冬身后的几人,都齐齐的露出惊愕之色,这些文件所涉及的产业,股价差不多有十三亿金元左右。若是单为明冬履职的那天而准备,这份礼品就不可谓不重,那里算得是什么薄礼了?而其中是最重要的,还有其中由皓月分堂和姜氏旗下几个银行,联合开具的那份,总额多达一百二十亿金元的贷款意向书。其作用不言自明,是为了给明冬日后大量收购月墟门名下的产业而准备。其实今日宴会中明冬所收纳的礼单,也都是价值不菲。但是这些献金,却都是要求有回报的,比不得姜笑依这般,纯粹是帮助性的赠送。明冬从翠云山入主静海,势必需要大量的财力,以重建自己的财力基础。而姜笑依的这份礼物,可说是雪中送炭。相比身后的几个亲信,明冬却不怎么在意,虽说这些年离开天阙门,他的族人没有人撑腰,早就把以前积累的财产败光。但是一个经济第二大行省首座的职位,本身就意味着海量的财富。甚至无需他开口,钱财就会向他口袋里滚滚而来。即使没有姜笑依的这份礼物,其他人到时也会相助,只是那时不可能像紫发少年今日这样,没有任何附加条件而已。比起姜笑依所送这些礼物的价值。他更看重的是对方的心意。甚至连看都没有看身前那些文件一眼。明冬目带忧色地看着姜笑依:“这事我也听说了。虽说阿笑你这些年在天阙门内,声望如日中天。有人希望你这个奇迹之龙,能够再创奇迹,打破北方僵局,并不算是什么很奇怪地事情。不过长老会的这个任命。老夫觉得还有些蹊跷。你此此北行,还是要多加小“弟子省得。”感受到明冬语中不加掩饰的关怀,姜笑依微微一笑,从沙发上长身站起。“师叔祖从南疆旅途奔波,一共坐了十几天的船,到了这里,又是这么一场宴会。到现在大概也到了需要休息的时间,英雄我让他留下陪陪您,我和齐师叔就不打扰了。这么快就急着走?”明冬有些讶异地也站起了身:“我有些事。还没来得及问你。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对月墟门动手?”姜笑依闻言不由和沈英雄相视一笑。月墟门覆灭地时日,就是静海和河东分堂正式宣告成立的时间。明冬性喜虚荣,偏偏又被流放到翠云山二十年之久。对于此事。竟是丝毫都不对他们掩饰自己心中的急躁。不过换个角度来看,对方也是没把屋内这些人,当成外人看待。齐雄飞也是一笑。代姜笑依解释。“真人尽管放心。其实月墟门现在,已经是裹里的差不多熟透的鱼。次座大人这几天之所以一直拖着没动手,只是担心一旦月墟门覆灭后,真人若是迟迟未至的话,长老会那边恐怕又会有什么变故。而今既然真人您已经来了,那么再无需有顾忌的必要。就在大人来不夜城接您的时候,已经下达了攻击令。最新的情报是一切进展顺利。或者今天晚上。首座大人您就可以着手,静海分堂地建立事宜了——”姜笑依一声失笑。微摇着头道:“没你说的那么夸张!不过翼师叔他们,已经攻到法阵的内存,却是事实、——到底是曾有三千年历史的顶级大派。光是句芒定阵柱。就收集了如此之多。加上叶月镇地那两根,总数差不多有六根。以我们秋叶祖师的聚敛能力,也是远远弗如。”尖峭的山顶上,罗翼看着身前下方处正在张开着地防御罩,言语中满是概叹之意。这里是环形山地峰顶,原本笼罩于月墟山外的第一和第二层防御罩,早在几天前就已经被攻破。现在只剩下内围处,守护着里面这一块洼地的防御阵。不过不比前两层,只是以能量晶石布就。内围法阵的核心,是以四根句芒定阵柱组成。无论是元力吸纳还是补充能力,都非普通的s级2s级法阵可比。皓月分堂布置了整整两千五百名凝液期弟子,结成四套大五行阴阳乾元阵轮番在上空轰击,有以三百余只饲养的b级妖兽不间断的狂攻了四天有余。守护在这块洼地上方地能量防御壁,仍旧还有着那么薄薄地一层。“我观月墟门这九百年来的历史,其实初期也算是人才济济,就是后面这几百年,人才地鼎盛,也非是公冶家和万胜天宫可以比拟。在决策方面也并无大的错处。若是能够正常的发展,那么不出意料,会再次成为楚国第一大派。只是运气不好,前有我秋叶师祖,后有笑依师侄。堂堂数千年的大派,竟然落到灭亡的结局。”方南初时的言语中,也满是唏嘘。但是接下来,语气却又一转:“不过也不算可惜,他们能灭亡在奇迹之龙手中,总算不是无声无息的消亡。我看我们那师侄,日后的成就只怕远不止此呢!迟早有一日,他会成为世人瞩目的人物。月墟门能成为他的踏脚石,应该足感荣幸才是。师妹,你这话是怎么回事?”罗翼眉头一挑,转头盯着方南,目中满是疑惑之色。姜笑依现在的声名,即使在整个神州范围,也是威名赫赫。按罗翼的想法,姜笑依的成就,应该是止步于此了。最多日后在九百年一期的打劫中,再发挥一番实力。轩辕望谋求百年而未可得的真人名号,在他身上,或者会成为可能。但若是如方南所言,姜笑依还会更进一步的话,那就势必要和他那位师兄、产生矛盾。忽然之间,罗翼的心中产生一丝不详的预感。许多以前未曾思考过的问题,忽而就浮现在了他的脑海内。以姜笑依现在的年纪,如今的成就,即使他没有野心,只怕时势也会推着往上走——“现在门派里的传言,我就不信你没有听说过。翼师兄你再怎么迟纯,也应该有个限度才对!你以为你和芮晔师兄想要做的事情,别的人就是傻瓜,全都不知道么?现在师兄和阿笑师徒联手,又有掌教撑腰,他们无可奈何。但是以那些人的性子,又岂会坐以待毙?现在门内的诸般流言,来历就颇为可疑,焉知不是他们所为?毕竟挑拨他们师徒相争,是最省力气,也是最聪明的做法。让芮晔成为掌教,倒不如换成更出色更理智的阿笑。而且如明冬师叔祖这些,以前师傅这一派系的中坚人物,也不是很欣赏芮晔师兄的所为。更重要的,是阿笑本人,似乎也有这个意思——”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