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二十章 明冬

第四百二十章 明冬(1 / 1)

不夜城的深水港区,一号客轮码头处,万余人有序的静静战立着。看起来虽然是人山人海,把码头内有限的空间,挤得满满当当,但是整个空间,却非常的安静。而站在人群最前面的,就是姜笑依,沈英雄和齐雄飞三人。而此时身为皓月行省。最高权利者的紫发少年,此时正满脸的疑惑之色、“齐师叔,你不会弄错吧?我那位师叔祖,真的会喜欢这种场面?”也难怪姜笑依会感到奇怪,一般的高位修真者,虽然因为本身的地位和家族利益的关系,不得不插手攫取世俗界的权势和财富。但是性格方面,因为心境的影响,普遍喜欢安静,而厌恶喧嚣。就连姜笑依本人,也是如此。所以像遇到这种场合的时,哪怕对方的身份再怎么高贵,一般都是安排几个亲近之人,再加上一些同门晚辈弟子来接待就可以。像今天这般兴师动众的场面,是很难见到的。“大人,不会错的。按照我收集的资料,明冬真人在几十年前执掌中州行省的时候,确实是非常喜欢这种场合。这一点,我从英雄那里,也已经证实了。”虽然被姜笑依以师叔一词来称呼,但是齐雄飞却绝不敢自傲。仍旧是以正式投入紫发少年麾下之后,惯常的恭敬语气回答着。相比几年前初见,这位在修真者中,算是正处于黄金年岁的中年人,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傲气。确实,面对眼前这位小了他几十岁,有着绝世美貌的天才,换作任何人,都会感到自惭形秽。“真的是如此?”姜笑依惊讶的转头,看了看站在他左手边的沈英雄。“我父亲的这位至交,性格确实有点古怪。我听说师叔他平时比较严肃,但越是热闹的场合。他就越是兴奋,而且非常喜欢奢华的场面。此外,别人地巴结和恭维,也会让他很高兴、”沈英雄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头发。“竟然会是这样的性格——姜笑依感觉有些啼笑皆非,他以前在南疆的时候。可没看出来,那位看起来一副长者风范的老者,会这么地喜欢虚荣。“可是,不管怎么说。这个行程,未免也太铺张了点?”不满的来源,起自于他现在手里正拿着一张的清单。里面是明冬在停留在皓月行省这几日的具体安排,一共十几天的时间。却有将近六场超大型的酒会,吃穿住行都是比照大楚国那位皇帝陛下,前几次出巡时的最顶级质量、以紫发少年这几年锻炼出来的。在财务上的敏感,只是用眼睛一扫,就知道大概需要花费地金钱、那将是大约两亿金元左右,皓月分堂目前确实是天阙门中。除度支堂之外,最富有的分堂没错,但是即使有钱也不能这样乱花。这次出卖总部附近的地皮。再加上总部补偿。由岳母明心真人特别加过料的战争特别费用,皓月分堂地财务,正处于前所未有的最佳状态。不过姜笑依却直觉的认为,必须让皓月分堂,保持支撑一到两场大型战争地财力和物力。像这等根本没有必要地支出,他自然有些看不过眼。有这等闲钱,还不如用来囤积药物和道符。明冬的性格再怎么喜欢浮华。毕竟是曾经在天阙门独当一面的人物。想来也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和他生分。心意,只要尽到了就行。若是太过了,反而有些不美。齐雄飞察言观色,眼睛一转后,微笑着道:“次座大人,其实这次我们分堂根本用不着花一分钱,反而有赚。像这次在码头上接待,我们外事部是规定了名额,需要交钱的。在黑市中一票难求。光是这次卖出名额的收入,就有一千七百万金元之巨。而那六次大型宴会的请柬,虽然还未开始发售,但已经有人在黑市中报出,一百万金元一张贵宾级请柬的天价。托您和明冬真人地福,我们外事部这次算是小赚一笔姜笑依闻言不用思索,就已知其关节。虽觉有些无奈,但仍是用赞许地眼神,看了齐雄飞一眼。修真者一般都是深居简出,虽然掌握着莫大的权利。以及很多人地生死,大部分上层社会的富豪和权势阶层,却很难接触得到。虽然有心巴结认识,却跟本无门得入、这次能够近距离接触皓月行省实际掌控者的他,以及即将接掌经济仅次于皓月的,静海行省首座之位的明冬真人,可是难得的机会。也难怪这些人,会趋之若鹜。而且,对已经离开天阙门权利中心,长达二十载有余的明冬而言,也确实有重新建立自己的人脉的必要。这次的接待,确实是把双方的需求,都全部考虑进去了。“买票的,都是来自静海行省那边的吧?”姜笑依一边问着,一边随意的把行程表,丢入到自己的炼妖壶空间里。既然无需自己出钱,那就不用太在意了。“静海和河东行省的人确实占了大半,不过我们皓月的人也不在少数。我知道大人您很忙,所以准备都安排在第一场,第二场的酒会里。另外,还有几家财团的董事长,想要和您见面谈一谈,不知道大人有没有时间?还有,有可能的话,能不能让方师妹回来一趟?”齐雄飞看了看姜依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道。姜笑依刚皱起了眉头,就听身后一阵喧哗。他抬眼望去,只见远方一点白影,渐渐向这边驶过来。叹了口气,姜笑依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情回去再说,我会仔细考虑的。现在你先想办法,让后面的人安静下俩。师叔祖马上就要来了,我不像让他一下船,就看到乱哄哄的场面。”白影越靠越近,在众人的视野中,也越来越清晰。总共二十三万吨,晶石驱动的豪华邮轮,在大海中只不过是沧海一栗。但是靠到近前时,感觉却如一头巨兽在向自己驶来一般。非常的具有压迫力。邮轮在码头边缓缓停下,姜笑依直觉的感到一股颇为锐利的视线,在望着自己的和沈英雄。他注目向左上方望去,却见那扇小小地窗户后面,一个人影正死死的盯着自己。万俟荣良?隐约记得是这个名字。姜笑依淡然一笑,就撇过了头,看向了楼梯口。这次随明冬北上的,还有部分在翠云山驻守的精英弟子。这件事,他是早已经知道的。不过万俟家地下任族长继承人,竟然也在其中,却是他没能想到的。当明冬真人在楼梯口现身的时候,并没有穿着姜笑依以前在南疆见过的道袍装束,而是一袭天阙门的制式服装。整个人仿似年轻了几十岁一般。不但额头上的皱纹不见踪影,而且还是满面红光。跟姜笑依以前映像之中,那瘦骨嶙峋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若非是清晰得感到明冬身周。那熟悉而又强大的真气场,他差点就以为对方,是在路上被人掉了包。看着上方。正在向下面俯视的老者。姜笑依心中微微一。至少从对方地神情看来,确实是对他们的安排很满意。虽然依旧是非常严肃的脸,举止之间一派宗师风范。但是目中的笑意,却是遮掩不住。“余等恭迎真人驾临!”随着明冬踱步而下,码头上万余人都是齐齐一躬身,一片山呼海啸地恭贺声响。姜笑依作为地位于对方,几乎并列的人物。自然无需如此。直到明冬走到近前。方才肃容行了一个弟子礼。“弟子姜笑依,见过师叔祖。““起来吧!你我辈分不同。身份却是相近,不可行如此重礼。”明冬淡然一笑,止步把姜笑依搀起,然后重重的拍了拍少年地肩膀:“小家伙,当初刚一见面,我就知道你这孩子,迟早有一日能做出一番,旁人难以企及地大事业。可是料不到,竟然还是低估你的能力。这次托你的福,我这把老骨头,总算是在有生之年回到北方——”姜笑依摇了摇头:“师叔祖说笑了,即使没有这次的事情,待得我老师成为下代掌教,也会让您回来助他一臂之力的。呵呵!可能如此吧!”虽是这么说着,明冬目中的那丝明显不以为然的神色,还是被站在人群前面地几十人敏锐地捕捉到。其实关于这样的看法,在天阙门和大楚国内已经很普遍。芮晔地能力虽然不错,但若是没有姜笑依这个弟子的帮衬,根本就无法问鼎掌教之位。明冬会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而且,身为陪伴十代掌教,在天阙门内执掌大权几十年的人物,他要比旁人看的更清楚些。没有姜笑依的这次,针对月墟门的行动拖延时间,芮晔的地位,确实岌岌可危。两人间的谈话,并没有持续多久。明冬就把目光看向了,站在姜笑依旁边的沈英雄。当青年躬身,刚想行一个子侄礼时。明冬却突兀的把沈英雄一把抱住。而姜笑依看得一笑,并不觉得很意外。早在几年前,带着沈英雄到南疆去寻找有苗族人的时候,他就发现明冬,对自己的这个侄儿,确实有着情同父子般的情感了。而据他所知,明冬家族中人口虽众,本人却并无自喜。这位老者,很可能是把沈英雄这个好友之子,当成了自己的亲生。那时看着沈英雄的眼神,即有着不能替好友代为照顾的内疚,又有着父亲般的慈爱。事实上,他在南疆所受到的照顾,更多是明冬真人爱屋及乌的结果。以前要顾忌各方看法,避免因为亲近十代之子,刺激到某些家族的情绪,而导致无法重回宗门的结果,明冬不能不克制自己的感情。其实不止是他,在形势最糟糕的时候,除了本来就和十代脱不了关系的芮晔师兄弟,就连身为天阙门掌教的清虚,也不得不疏远于沈英雄。既是避免刺激到某些人的敏感神经,也是为了保护沈英雄不受伤害。但是在嫡系一脉,已经重新在天阙门内,占据绝对优势的现在,却再无需去忌惮什么。倒是周围的人,看得很是惊讶。那明冬抱着沈英雄,头却仰首望天,目中微含泪意。显然是动情至深,勉力克制情感的迹象。他们知道沈英雄,身为皓月分堂的安全总监,实权地位仅在姜笑依和罗翼之下。但是却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年纪才二十许的青年,竟也被明冬这般看重。和姜笑依他们见过礼后,接下来是来自天阙门外,自发来此等候的普通人。虽说来的人很多,但是能够接触到明冬的,却只有最前面的那百十余人而已。都是皓月,静海和河东三省的财阀钜子,或者行政系统的头面人物。和这些人一阵寒暄之后,一行人就陪同着明冬,从预备好的通道,走出码头。在那港口外面,是一排长长的车队。今日看起来很多人是白来一趟,其实实情却非是如此。由于本身的财力地位所限,后面的人本就不奢望,能和明冬说上话,能够接触到前排的那些难得一见大人物,这个名额就已经物所值了。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