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一十八 野心

第四百一十八 野心(1 / 1)

“老朽这些日子也曾百般试探过,但是妖力方面,她比之流羽,确实也只是强上那么一层而已。不过老朽以为,界主大人日后和她相处,平时还是要稍加注意一下的为好。其实刚才,不只界主大人,那位妖王可能更在您之前,发现老朽就在附近-姜笑依眉毛微挑、壶中仙是为了管理这个半位面空间,而被炼妖壶前任主人创造出来的造物。按照壶中仙本人的说法,他本身就被赋予不弱于仙界中等强者的实力,精通仙界的诸多手段,更是这个空间的管理者,和这里的法则融为一体。除非是炼妖壶的前任主人复生,否则的话,在这里,除了他之外,壶中仙就等于是无敌的存在。先前姜笑依之所以能够发现壶中仙,是因为其本身是这个半位面空间主人的缘故,壶中仙在这里的很多手段,对他都不起作用。而寒玄,如果只是单凭其本身能力的话,那么这个女人的实力,委实可怖——“其实我觉得她当时展示出的力量,应该更接近于蚩尤大人,几年前教给您的那种,更改规则的法门。”壶中仙手拂着颌下长须,沉思着道:“不过应该还没能完全突破,仅仅只是在这种力量的门外面徘徊而已。不过不可讳言的是,她现在已经看到了这扇门的存在了。原来是这样——”口里底喃着,姜笑依神情中带着一丝了然的收回了目光,对于寒玄万年前是被封印,而不是被诛杀,他总算稍微有些理解了。事实上,这一直都是他感到疑惑的地方。他以前也曾找机会,问过几次寒玄本人。可对方的说法,无非就是凭那些废物,也能杀得了我?”之类的嚣张言语。竟似浑然不将那次,围攻她的几名妖王放在眼内。可按照紫发少年的推测。哪怕当年持有雪魂珠在手的寒玄,实力再怎么强,也不可能在几名3s级高手的偷袭下生还。但如果寒玄是在被封印之前,达到现在这种程度,那么这个结果。也就不是不可能。“说实话,大人你们所处的世界,还真是有些奇怪!记得我以前就说过吧。像蚩尤大人,如果到了我原本所处地那个世界,即使比之我主人那种层次的人物,也只仅差一线而已。如果只是他一个特例,那也就罢了。可问题是,同等级数的强者,这个世界也多得吓人。像秋云愁体内的东皇太一。加上在越国发现到那两人,任何一个放到仙界,虽不足以称雄一方,却也都是各方势力要争相拉拢的强者。还有我们眼前地这位妖王。只要给她一点时间。就是第五位——关于这个,我也早就想问你了。这个空间的异常,你应该早就发现了吧?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姜笑依转过头。以质询的眼神,看着白发老者。“界主大人,非是老朽有意相瞒。而是以前真没有发现,因为没有对比。所以以为下层晶壁系位面,都是这个样子。也是直到最近,老朽才发现有些不对劲、”壶中线摇着头解释道:“比如化形,你们这个世界。只需要实力达到a级。实力等同于人类的金丹,就可以轻松完成。而在我们仙界。虽然飞升上来的妖族,基本上也可以做到。但在本位面长成的妖类,却必须在第一次渡劫之后,方才可以拟化人形,而且后二者,都远不如这个位面的妖族一般,拥有这么高的灵慧。再比如血脉,还有妖族任意控制各种属性能量地本能,在仙界,也只有达到中等实力的人类和妖族,才能拥有与之类似的能力。像你们这个世界,真人之境,就可以改变体内属性,放在我们仙界是绝无可能——原先老朽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听了这位妖王刚才的那一番话之后,心里倒是明白了一点。若真如那位大人所说,盘古这个人真地存在,而你们的先祖,确实是通过啃食他的血肉,而获得现在这样地能力地话。那么这个人,绝对是来自我们仙界以上的晶壁系。因为即使是我们仙界,对时间和空间的认知和掌握,也仅仅只是初步的阶段而已。更不用说,把光暗融为一体的存在——这么说来,这女人的说法,确实可信了?”姜笑依眼中闪过一丝异芒,对寒玄的话,他其实也只是信了七分而已。然而再对比一下仙界地情形,就连最后一丝怀疑,也被打消。若不是体内本身,就具有人类地部分基因。妖族也不可能那么早,就拥有能够化形的能力。而类似血脉地能力,需要到仙界中等实力以上才能拥有,更确证了在上古洪荒时代,确实发生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剧变、寒玄所述的,兽类啃食盘古血肉之说,是最可信的。壶中仙点着头道:“界主大人,我看九成是真的。不过其实这些都无关紧要。如果您所说的,把所有变异血脉完全融合的想法,可以实现的话,那么老朽劝您,在这方面也多下点功夫为好——哦?这是为何?”姜笑依转过身子,有些讶然的挑了挑眉。“大人您是不知道我们仙界的情形。像你们这些下界的飞升者,在下层晶壁系位面时,不是雄叱一方的顶尖强者,就是掌握一门一教的豪雄人物。然而放在仙界,却也只不过是比尚未第一次渡劫的修真者,稍强一些而已。在仙界那些真正强者的眼中,就连蚂蚁都不如。那些有同一道统的师门照料之人,境况还稍微好些。其他的绝大多数,即没有继续修炼下去的典籍,也没有势力可以依靠,都不得不论为很难有出头之日的散修,以及他人仆役之流,比之在下界之时,落差可说是不可以道理计。很多飞升者,都受不了打击而沉沦下去,而在仙界蹉跎时日。像我前任主人那样的。可说是例外中的例外。而他能够在仙界傲视一时,也是凭着莫大的机缘,耗了数千年的时光,方才有死前那样的成就。大人您有现成地机缘,为何不试试——”姜笑依的眼睛微微一眯:“你是想说。如果融合了这些血脉的话,我到时候会变得很强,强到能够在仙界立足,对么?不是强到在仙界立足,而是获得能够在更上一层的晶壁系位面,也能称雄一方的实力!根据我们仙界顶级修真者地能力来推测,若是老朽猜得不差的话,那位盘古,即使在更上一层的晶壁系位面。也应该是不得了的强悍人物。您如果能够完全融合他的灵魂碎片,和遗留下来的基因,说不定,能够完整的获得他的力量。”壶中仙抬起头。以期冀的眼神看着姜笑依:“大人如今既然已经快进入真一境,那么无论您愿不愿意,迟早有一日。都是要飞升地。与其到仙界去受气。倒不如早早的未雨绸缪为好。而且,大人的愿望,是想要守护家人吧?可是说实话,以您父母那样的资质,是无论如何,也达不到真一大成境界地。即使您有炼妖壶,有无尽的灵丹供应。也只能做到延迟。而改不了最终的结果。但是,若您能够获得盘古地力量。或者事情会有转机也说不定——”说到这时,壶中仙又一躬身:“而且,界主大人您地魂力等级,进入第九阶,也不过是几年间的事情。足以凭籍炼妖壶,再控制几位妖王级人物。现在不之那两人,实力或有不及,但要追上,也不过只是十几年的时间而已。大人智深如海,不争一争,诚是可惜了!盘古的力量么——”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姜笑依一脸浓重地望着天花板陷入沉思。桌前明明积累了一大堆的文件,他却根本就没心思去处理。这一天来所知道的事情,已经足以让他用很长时间来消化和处理。不过让他最在意地,却是还壶中仙在他离开炼妖壶之前,最后所说地那些话。如果是单为自己,他可没兴趣去奢求什么。盘古的力量,在别人眼里再怎么稀罕,只要不会威胁到他地生活,他也不会去管,更不会去奢求那种力量。他这一生的目标其实很简单,就是能够过上平淡一点的生活,守护住至亲之人度过余生。虽然真一大成境之后,渐渐被这个空间排斥,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以他的阵道造诣,把飞升时间拖延个几千年,也并非是难事。那两个人既然能够做到,没道理到了他就不行。可是,壶中仙所说的,关于获得盘古的全部血脉,或者会让父母,摆脱无法突破真人境的桎梏的言语,却让他不想在意都不行。家人朋友能够长久的生活在一起,对于前生孤单一人的他而言,简直就是莫大的诱惑。至于说到这个晶壁系位面,只要自己的族人和亲朋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即使毁灭了,又于他何干?可是,如果要融合盘古的所有基因,就需要六个神级能力的血脉——那两个几千年前活跃过的绝顶强者,就如壶中仙所说,再有个几十年时光的话,也不是不能应付。而仲孙召奴和席白,虽然天资不差于他,但是想要对拥有炼妖壶的他造成威胁,却必须等到百年之后方可。可是幽若兰,他实在下不了手。无声的苦笑了笑,姜笑依微摇了摇头。杀了人家的哥哥,又把一心喜欢自己的妹妹,当做自己更进一步的踏脚石。这种事情,他果然还是做不出来。那样的话,他和畜生何异?而且永生不朽,也未必见得是一件好事。“阿笑!”正沉思间,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沈英雄兴冲冲的走进来,看见紫发少年正陷入深思中的神情,不由得微微一愣。除了在以前在学院图书馆的时候,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姜笑依的这副表情了。哪怕是在处至皓月行省,他们的形势最艰难的时候,也没见过紫发少年,这般踌躇不定的神色。“原来是英雄,这么急冲冲的找我,是有什么事吧?”姜笑依把思绪,从到底到底是毁灭这个世界,还是保持现状的思考中抽身出来时,已经是几秒钟之后的事。看到沈英雄,就站在眼前,紫发少年也是稍怔了一下。不过旋即就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轻咳一声,在椅子上正襟端坐。而对于对方不经自己允许,就擅自闯入的事情,却并没有什么不悦。在整个皓月分堂中,沈英雄是少数,有权利这么做的几个人里的其中之在想什么?是有为难的事情么,能不能跟我说说?”沈英雄却不答反问,一脸狐疑地盯着姜笑依的脸看着。“没事,只是最近我的这些动作,需要仔细回思一下。”姜笑依笑着把视线,依向了沈英雄右手拿着那份的文件:“你不说我也知道。让我猜一猜,是不是长老会,已经同意我们老师,担任北方战线的总指挥了?”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