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一十七 真相3

第四百一十七 真相3(1 / 1)

“正是如此!”寒玄微笑着颌首:“而且除此之外,我还发现了一个异常的现象。那就是时间,空间,光暗掌控,预言,复制,能力中和这六种能力、在最开始的时候,其实是在我们妖族中所流传。至少在我们东海龙族,残留的关于上古时代的记载里,就曾出现过两位,拥有神级能力的族人。而且现在,在我们龙族的分支血脉中,也不乏拥有时间和光暗掌控中部分能力的同族。不过,当洪荒时代开始之后的数千年,巫族在这个神州上出现之后,这六种神级能力,就再未曾在我们妖族之中出现过。而再后来,当你们人类出现在这个大陆上时。六个神级能力,又再次发生转移。无论是我们妖族,还是巫族,都无法获得。再结合神级能力,后代无法完全继承,而次神级能力,也是在能力者死后,在血脉相连者中隔代传承的现象。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断——所谓的神级能力者,其实不过是被盘古死后,分裂的灵魂碎片依附而产生。它们会自动选择,基因资质更接近于盘古的人来依附、因此才会出现,六个神级血脉,渐渐转移到你们人类之中的现象。而且,因为这些灵魂碎片,有着一部分,盘古关于力量的理解。所以灵魂内,拥有盘古灵魂碎片的人,能够不自觉的,操控时间和空间,这两种看来简直不可思议的力量,甚至还能将属性截然相反,互相排斥的光暗融于一体。你不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么?神级能力就不说了,次神级能力当中,预言,复制以及能力中和,其中无论哪一个,都是强大得过分。任意一种能力,只要突破到真一大成。几乎都是破坏平衡,无敌于世间的存在。简直就不像是,源自于这个世界本身的力量!可疑的,还有它们的遗传方式。三神级的遗传,从来都没有规律可言。我想这是因为,携带着这一部分力量的灵魂碎片,比较强大,无需依存血脉地缘故。而三个次神级能力,就要稍弱一点,需要和血脉互相依存。才会出现隔代,在后裔中出现的规律——”姜笑依听得眉头一挑,若是真如寒玄所猜测的这般,那么韦梦琪刚才所说。把全部变异基因融合于一体的最后一个条件,也可以达成。六个人的灵魂,是不可能融合为一体。但是如果,能够把藏身在他们灵魂本源当中地。盘古的灵魂碎片抽离出来,再组合到一起呢?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那些人准备了几万年的时光。到如今。想来即使有技术上的难题,只怕也应该已经解决了——“阿笑,看你的样子,似乎是相信了?”转过头,寒玄似笑非笑的,望着正沉思中的紫发少年。“嗯!虽然听起来有些荒谬,不过玄姐的这个推测。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姜笑依苦笑着点了点头。他之所以会相信,是因为高位修真者。以及2s级以上妖族地灵魂,在彻底消散之前,确实会出现灵魂分裂为碎片的现象。本来这种事情,由于灵魂碎片存在的时间上太短暂。他人看不出什么,也从来不会有人去在意。不过姜笑依,却是炼妖壶的拥有者。在炼化那些妖族灵魂地时候,所出现的碎片中,确实经常携有主人一部分本能,以及一些关于力量的理解。而早在几年前改造金阳那一次,就是把那只金雕,有关于对羽毛,飞行以及风系控制能力地本能,融入到金阳地灵魂之内。所以寒玄刚才所说的这个猜测,至少在理论上,有着相当的支撑。盘古是来自上层晶壁系位面,这一点几乎可以确凿无疑了。这个人类始祖的力量,也肯定远远强于洪荒时代,仅仅继承了他一部分血脉,就能傲啸整个神州的,那些所谓巫神和妖圣级强者。而灵魂碎片,长久的残留在这个世界,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在他而言,却未必没有这个可能。而且就他本人而言,也愿意相信寒玄地这个说法。“既然玄姐你认为你以前地对手,和现在藏在幕后的那个人,并不是同一个。那么关于那个组织地情报,我就不问了,不过,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这些事情,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为什么偏偏要等到,我能彻底控制你之后?因为阿笑你的年纪,实在太年轻了!”仿似早知道紫发少年会这么问一般,寒玄的脸上露出恬淡的笑意、“年轻?这又什么意思。”姜笑依听的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的看着白衣少女。“就是有些不牢靠的意思啦——”寒玄有些嫌烦的挥了挥手:“无论阿笑你平时,平时再怎么沉稳,再怎么诡计多端,可究竟还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吧?你们人类这个年纪,总是会有些好奇心的。我担心你会沉不住气,在知道这些后,去调查法阵的存在,和那些人的根底。就只是为了这个?”姜笑依愕然的睁大了眼睛,如果只是为了这个理由,而白白耽误了三年的时间,那可就实在太冤枉,太不划算了。不过旋即他又心中苦笑,即使早知道是这样,他在三年前,恐怕从寒玄的嘴里,也挖不出什么来。其实加上前世的时间,他现在已经四十余岁。办事的稳妥,绝不是毛头小伙能比。可是这一点,总不可能对对方明说。而且寒玄说的这些话,也早已经晚了。对那两个组织的调查,他早在几年前收服应舜臣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着手进行。“阿笑你这样的表情,该不会是已经在调查他们,而且已经有了些成果了吧?”看着紫发少年的表情,寒玄却破天荒皱起了眉头。“应该算是有些成果!”姜笑依微点了点头表示承认,然后笑着反问:“难道玄姐认为这样不妥么?我自信,已经做得足够小心了。当年我也是这样,在调查的时候。自以为对方不可能会察觉。但是结果,对方早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心中有数了——寒玄露出苦涩的表情:“阿笑,那些人的警惕性,绝对是你难以想象的强。他们之中。哪怕是最外围地组织,都几乎是时时刻刻,对周围发生的异常事物,保持着怀疑警惕的状态。任何形式针对他们的查探,都免不过被察觉的命运。特别是埋在地下地法阵,那绝对是不可以触碰接近的存在。而且,既然我以前的那个对手,已经被拉下马。那么你现在面对的人,将更加的可怕。阿笑。如果现在你还没有很深入的话,就及时收手吧!比起去查探他们的根底,我认为你现在,如何想办法。尽快在不引起他们注意情况下,增加手中的底牌和实力,反而更重要!”姜笑依淡然一笑。表面上露出谨受教的神情。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现在和万年之前寒玄所处地时代。不但时间不同,情势也是不同。他姜笑依的手段和谋略,自信不是寒玄可比。能够彻底看透他的,这个世间,也不过三四人而已。不过,那也是建立在,必须掌握到足够的。关于他本人。以及所属势力情报地情况下。而且,他的心灵能力。用在这方面,可以说是如鱼得水。绝不是当年,看不透也掌握不了人心的寒玄,可以比较地。寒玄好歹也活了万余年地时光,对于紫发少年内心的真实心情。如何看不出来?叹了口气后,她也不再劝,身体平平的飘向了对面那座山峰:“总之,该知道的你都已经知道,之后到底该怎么做,你自己好自为之!现在距离你突破第八阶的魂力,还需要三天时间。那么这段最后的时日,就让我再好好休息一下。”看着寒玄的身形到达对面地山丘,然后再次解除化形,整个人变成一条巨型银龙盘着山丘,脑袋低伏着睡下。姜笑依地眉心,却再次深锁了起来。刚才寒玄言语里夹带着的。那深深地失望,他并没有错漏。虽然很想理解为,是寒玄因为彻底的失败,而对那些人产生了不正常的心理阴影。可是直觉却告诉他,事情并非是如此简单。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的心里,总有些不安的感觉。仔细回想了一下,一直以来的过程,姜笑依眼中的神情,却又渐渐镇定了起来。至少,跟踪阴阳辟邪塔的那条线,他自信绝没有出任何问题!一个下棋者,若是对自己的棋步起了怀疑,那么他离失败,也不远了!至于其他的线索,既然寒玄说他们的警惕心很高,那么就暂时放弃好了。反正几年以来,根据从公冶家那里找到的资料,而安排的调查行动,到至今都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另外,今天从寒玄这里得到的,地下法阵这个新的信息,也可以暂时放到日后,再着手追查。可是,即使是这样决定,心里仍是不能平静。应该不是因为追查那些人的事情,已经露馅。那么,是其他的原因么-心中忽而一动,姜笑依停止了思索,看向了身后的某个所在:“壶中仙,你还要在那里呆多久?原来大人已经发现了。”随着笼罩着那个空间的水汽和元力消失,一个八十岁老叟形象的白发老者,从本来虚无一物的地方走了出来。“你到底在想什么?干吗这么躲躲藏藏的?”姜笑依的眉头皱成一个川字,并不想怀疑壶中仙,在背着她搞什么阴谋。然而方才这家伙的行动,实在有些鬼祟。“界主大人,老朽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在防备着那个女人而已——”壶中仙苦笑着指了指,已经进入低垂着眼睑,进入半沉睡状态的寒玄。“大人你可能不知道,在她刚进入到这个空间的时候,也曾和那个流羽一样,试图挣脱这个半位面空间法则的控制。不过不同的是,流羽从来都没有成功过。但是这个女人,却差点让压制她的力量松动。这在以前,可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情况。哪怕是比她高几个等级的妖族,通常也是毫无反抗之力的。所以我一直很担心,如果是前代主人的话,那就没什么事情。可是以大人您的修为,老朽却实在有些放心不下。不会吧?她有这么厉害-带着不敢置信的眼神,姜笑依回望着山那边的银龙。先前对寒玄的估计,也只认为对方的实力,是在真一大成境之上而已,但若是对方,真的如壶中仙所说,几乎能够挣脱这个空间,对妖族的压制力量。那么这个女性妖王的实力,就要重新估计了。炼妖壶,可是这个壶的前任主人,针对仙家的妖族而设计、没道理,连一个下届的妖族,也压制不了。哪怕这个人,是站在这个世界顶端的妖王,也不该如此才对。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