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一十六 真相2

第四百一十六 真相2(1 / 1)

“前辈,这似乎是一套残阵。”姜笑依看着地图,眼里露出疑惑之色。在这个地形图上,有很多圆圈和线连接。那些圆圈,应该指的是法阵,不过韦梦琪并没有划清楚,里面的具体结构。而另外那些让各个圆圈互相连接起来的线,应该是能量回力之类的东西,把这些法阵连接一起。看其形状和整体结构,应该是各门派护山阵常用的子母阵手法。尽管因为不知道,作为主体存在的,这些圆圈里面法阵的如何组成的关系。姜笑依弄不清楚其具体作用,但仅从其覆盖将近半大陆,密密麻麻的圆圈,就知其规模非小。按照这张神州地形图的比列,这些圆圈的占地,几乎相当于两个府县之地。如果它真的存在,那么其等阶,绝对将是超越现有阵道等级体系的存在。所谓的梦幻级,在这套残阵面前,只不过是渣而已!不过紫发少年很怀疑,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够布置下一套这样的法阵?别说那些圆圈里的子阵了,光是连接各个圆圈的能量回路,所需消耗的能量晶石,也是一个天文数字。而想要把它们,像地图上的那样布置完成,更是一个连当世七门六派中任意之一,都独力完成不了的绝大工程。寒玄摇着头道:“并不是残阵,而是一个完整的法阵。之所以只画出这些出来,是因为我在被封印之前,只查探到这种程度。另外那些子阵的位置,我虽然并不清楚,但是它们确实存在。我知道这有些令人难以置信,但是请相信我。这个法阵,即使直到如今,也好都在运转着。”姜笑依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了看身旁的白衣女子,见对方一脸认真的神色。不由皱起了眉头:“不是我不相信。可请问这个阵法的作用又是什么,那些子阵里面,又是什么样的结构。而且这么大的法阵运转,元力反应又怎么可能不被人察觉?”寒玄一脸就知道会是如此的神情苦笑着:“我不是阵道师,这方面地事情。也只是有一些粗略的了解而已。我只知道,它们是被深埋在五千米地面之下,并非是固定的。从我发觉起,就有两个子阵,因为地壳变化,而变换了位置。至于说到元力反应,并不是没有。而是相当的小,每个子阵的外面,也都有幻术遮掩。所以根本就没有人察觉。阿笑。你本身就是一个阵道方面地宗师级人物,有没有在运转这个法阵的同时,又把元力反应,降到任何人无法察觉的程度的可能。我想你是最清楚了!也不是没有——”姜笑依思索着道:“可是这也太匪夷所思了,想要做到这种程度,只怕每个子阵的花费。将近百亿金元以上。不过。如果是他们的话,以他们的财力,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请问玄姐,你知道这些子阵里面的机构么?那个时候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所以我都只是在法决它们的存在之后,远远用神识查探一下而已,所以并不很清楚。而且以姐姐在这方面地能力。即使当时弄清楚。到现在也记不得的。不过对它们的作用。我倒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寒玄笑着道:“说出来你也可能不相信,这个阵法。其实和这万年来,这个大陆上魂力消耗地增加,有着直接的关联。或者可以说,是罪魁祸首也不为过。这又怎么说?”姜笑依问的时候,心中忽而一动。想起神州大陆上魔气大幅增加地时间,和元婴再不能出窍遨游地时日,似乎正是处于同一个时期。即使有些差距,也只不过相差个几千年时光而已。考虑到阵法开始起效用的时间,完全可以解释得通——没有察觉到紫发少年。已经有些了然的神情,寒玄笑着解释道:“你应该知道,晶壁系的壁垒,是全属性的能量壁。任何属性的冲击,都会被它吸收转化,成为这个世界上的最纯净地元力。一般情况而言,除非是元力潮汐,高到洪荒时期地那个程度,否则的话,无论是妖族和人类,都无法对它造成伤害。不过——当初哪个因洪荒大战而造成地裂缝。是我们妖族的始祖之一女娲,以具有金木水火土全五行之力,以及集阴阳能量为一体的五色补天石缝补的。它不惧光暗属性的能量冲击,也不畏惧于五行。唯一的破绽,就是生物的魂力。而这个法阵的目的,就是为了吸纳修真者,以及巫妖两族强者的灵魂,进而冲击晶壁系壁垒的哪个裂缝——而也这就是九百年一次杀劫的由来,若是细水长流的话,对晶壁系根本造成不了实质性的伤害。只有把力量积攒在一起,当量变产生质变,才会起到效果。不过平时收集的魂力,即使不用,也会正常消耗的。因此他们平时,都是努力压制各种争斗的发生。而当人类修真者和巫妖两族强者的数目,从上一战中恢复元气,并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开始努力挑起各势力之间的矛盾,进行一次性的收割。所以我才说,若是这件事情被人知道,只怕全天下的修真者和妖族,都会为之疯狂的。若是得知自己,其实只不过是被人蓄养,等待时机一到,就被宰割的家畜。任何修真者,都会愤怒欲狂吧?说实话,我现在就很愤怒。”虽然是这么说着,姜笑依的表情却很平静。但这种神情,只不过是他用来掩盖,胸中那汹涌而起的狂澜的面具而已。寒玄刚才所说的话,实在太让了震惊。以至于他不得不,用这种方法来掩饰真实的情绪。尽管没必要在寒玄面前这么做,但是前世的杀手生涯。还有这一世的十几年时光,已经让他形成这种下意识的反应了。“不过我还有疑问,当初你只要把这件事情,泄露出去。也不至于沦落到被封印的程度吧?而且,魂力流失的这么严重。以至于连真一境地元婴,都无法离体存在三个小时以上。难道就没有人看出其中有鬼?魂力的流失是逐步增加的,那个人相当的有耐心。从几万年前开始布置,然后一步步的魂力流失程度,和元力潮汐低落同步,渐渐达到现在这种程度。所以没有引起任何人地怀疑。当然,也不是没有像我这样的人发现。不过估计,也如我一般,被他们人间蒸发了。至于说到,为何不把这件事情公之于众——”寒玄苦笑着道:“人都是有野心的。我那时候想从棋子跳到棋盘之外,也成为下棋之人,而结果你也看到了。其实在被封印之前,我也察觉到身边的氛围有些不对劲,也试图把我所知道的事情。大规模公布开来。但不知道为什么。到我被封印为止。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怎么会——,是信息渠道被彻底掐断,又或者是使用了什么瞒天过海的手法,隐瞒过去了吗?”姜笑依手支着下巴一阵沉吟。想了良久不得其解,只得摇了摇头,暂时把这个疑问放到了一旁。“那么后来了?你是在发现了这个法阵存在之后。才像我这次一样。知道我们血脉者的变异基因,可以以六个神级能力的基因片段为核心,全部组合起来的事情?”寒玄却摇了摇头:“别忘了,我毕竟是个妖族!你们人类即使肯为我效力,也不会尽心尽力。所以当时我手底下地实力,再怎么强大。也比不了你,不但拥有这么强的研究团队。妻子又是这方面的天才。其实我们妖族里面。并非是没有一些特别聪明的家伙存在。不过妖族太过久远地寿命,让我们的生活非常散漫。也没心思兴趣,把时光消耗在这方面。其实我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我找到了一个我们妖族的遗迹。从壁画和上古妖族文字中,所描述地一个有别于创世传说地神话,而猜测出来的。这个猜想,也是直到被封印万年之后的现在,才从你口里得到证实。哦?到底是什么样的传说?”姜笑依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至今他所听过的创世传说,除了在西大陆,那些各大神系的神明们。自封为创造世界之人谎言之外。就是流传在现在人类中,盘古开天辟地地故事了。在妖族之中,竟然还有着另一个版本,这让他真地很感兴趣。“比你们人类的神话,要残酷得多。”寒玄地脸上浮起一丝笑意:“在那些壁画里,其实我们妖族,早在洪荒初始,创世之前就已经存在。是一步步的进化到,现在这种程度的。那时候的我们,并不是没有力量,但是却远不如洪荒时代,任意一个成年的妖兽,都可以肩山移海那么来得夸张——直到有一天,一个垂死的,人类形态的生物,伴随着长达九个日夜的黑暗,突然而然的出现在这块土地上。当这个人类死后,附近觅食的兽类啃食了他的血肉,然后它们突然就获得了,能够理性思维的灵智,以及以前难以想象的力量。而且啃食的血肉越多,所获得的能力,也就越强大。顺便说一句,我们东海龙族,以及其他十几个神兽血系,似乎正是起源与那时候的样子。能够化形为人类形态,似乎也是自创世之后,方才开始的。而且,似乎化形的历史,还是在你们人类正式出现之前。然后了,伴随这些生物的繁衍,有着更接近人类形态的巫族,开始在神州上出现。再之后,你们这些,更加接近于那个壁画中生物形态的人类,也在我们妖类诸族,偶然杂交中开始产生。这个传说,阿笑你听出了些什么没有?”见姜笑依仍旧底着头,似乎正在消化着刚才她所说的那些言语。寒玄淡然一笑,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臆测:“在我们妖族,上古时代所用的文字里。盘古一词,和强大是同意的。相比你们人类的传说,我在那个遗迹里面,所看到的壁画和文字,可能更接近于当时的真相。我猜那个所谓的盘古,应该并非是这个世界本来的产物,而是来自我们所不知道的上层晶壁系。七日七夜的黑夜,应该是晶壁系壁垒被击破,而产生的天象——也就是说,晶壁系的破裂,并非是因为洪荒大战。而是很可能早在洪荒时代,就已经埋下了隐患,共工祝融他们所做的,只是使得这个裂缝,更加的扩大而已。真正的元凶,应该是强行打破这个晶壁系壁垒,而来到这位面的盘古才对——而我得出,血脉能力者的基因,应该可以融合的猜想。也是源自于那时——你是想说,我们血脉能力者的变异基因,还有你们妖族能够控制自然能量的能力,其实源头都来自于盘古对么?”姜笑依笑着接口:“最初那些兽类,吃掉了他的血肉,因为我们所不知道的变化,使他们事实上融合了盘古部分的基因,才获得了强大的力量。而随着他们的繁衍,这些基因,也遗传了下来。由于源自于他的血脉太过强大,所以才有迥异于你们,形态更接近于他的人类出现。呵呵!这样想的话,说是盘古创世,也未尝不可。自少我们人类,是源自于他。”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