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零九章 流羽

第四百零九章 流羽(1 / 1)

“我明白你的意思。”古夏神情微凝,思索着道:“你是想要在战斗之前,把附近可能察觉到这里异动的妖兽和修真者,全部清除掉是么?事后即使有人觉得古怪,也不会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事情,顶多只会感到疑惑。不过这样一来,也太费功夫了吧?2s级的战斗引起的元力反应,高阶修真者的话,一千里外都能感受得到。我们真的能办到?办不到也要想办法。”工凡略摇了摇头:“即要不引起妖族注意,又要本身有相当的劣迹,而且还不能吃窝边草,必须是在天阙门势力之外的地方。算来算去,整个日耀行省,也只有下面那位符合条件了。独自一人离群独居,即使失踪了,短时间内,也不会有人察觉。放弃了这次,到其他的行省去,也未必能够找到这么好的目标——“你也觉得很难办对吧?”古夏苦笑着道。“所以我不是说了吗?那位的要求,也实在太刁了一点。喂!我说你们两个——”工凡和古夏闻言惊讶的回头,原本站在远处的那位,名叫流羽青年,也不知何时,竟然无声无息的到了他们两人身后。“这次的目标,就是呆在下面那个洞里面的家伙对么?啊?你说什么?”工凡开始还有些呆楞,没反应过来,不过旋即就心中一跳。难道说,流羽的神念,竟然可以丝毫都不受,下面那守护阵的影响?“我说——”流羽剑眉皱了皱剑眉,一脸的不耐之色:“你们这次要抓的,是不是下面的那家伙?““没错!”古夏点了点头:“不过事情有些难办,那家伙似乎发现我们到来的样子,一直躲在下面。想要在不引起元力反应的情况下,把他从那个古修洞府里面逼出来。只怕不容易、你这么问。可是有什么好办法么?办法?”流羽一声冷笑:“只不过是小小的一个妖将,一个中等修为的古修士留下地洞府而已,我用得着去动脑筋么?那家伙——”工凡和古夏的心头,还没来得及冒出狂妄这两个字眼,就见流羽的身周。忽然就染成了黄金一般的颜色。大量耀目的金炎,围绕着他地身体,熊熊跳动着。“——他还配不上!”随着话音的录下,流羽的右手往地面一按,高温的火焰,如倒灌的泉水一般,奔流着涌入地下。原本坚硬的砾石地面,瞬间就被烧成了如岩浆一般的物质。只是不到五秒钟的功夫,两人就听轰的一声巨响。一个焦黑地。看不清楚面貌的人影,带着漫天的碎石沙砾,从地下涌了出来。而那人影刚一跃出地面。身体的表面,就开始迅速地甲壳化。显然是开始兽化的征兆、然而,这位明显具有2s级妖力反应的妖将,在流羽地面前。也只是做到如此程度而已。当青年眉心中地。那第三只眼睛蓦然睁开,随着一阵青光闪过,那个焦黑色的人影,就如断线风筝一般跌落地面。仿佛是已经死一般,即使身体重重的撞在地面上,也没有丝毫的动弹、看着先前还让他们愁眉不展的问题,不过一分种。就被这位搞不清楚来历的金发青年。轻松的解决。工凡和古夏,不禁有些直言。如果搞不清楚流羽是怎么办到地话。他们还不至于如此震惊。可是刚才,他们尚在地面下方徘徊搜寻地神识,可是清晰得了解,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流羽竟然能隔着数千米的距离,以太阳真火,将地面下那个古修真留下地守护法阵,硬生生的烧穿,将整个洞府完全的烧毁。当然,如果只是这中程度的话,像他们这样的2s级的高手,也能够轻松办到。可问题是,流羽在破坏洞府的同时,还能够以火焰,在洞府的周边,布下一个包围网。炽热的温度,把和他们同为2s级的妖将,逼得无处可逃,只能上浮。而生为土系妖族,天赋的土遁术,根本就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这个几乎无法称之为战斗的过程当中。流羽都自始至终,都把自身的妖力,和因太阳真火而引起的元力波动,控制得恰到好处。即使近在咫尺的他们,也只能察觉到c级以下的,微弱反应而已。“就是这家伙对吧?”神色冷漠的,走到那黑色人影的身旁。流羽将之提起,然后像垃圾一般,扔到了两人的面前:“交给你们处理了,我先走一步。下次找到目标的时候,麻烦再用手机通知我,”看着流羽的身形御空而起,似慢实快的向远处离去,工凡和古夏两人,顿时间一阵面面相觑。“工凡,我看那家伙,说不定真的是3s的妖王,那也说不定。”看着远处天边,在视界中已经变成小黑点的那个人影,工凡脸上露出了深思之色、在2级的强者里,也有高下强弱之分。但是他们两人,勉强也可以算是,2s级别中的中段高手。可是这样的修为,却完全看不出那个人,实力的极限所在,这就未免太奇怪。“我也是这么想的,那种对妖力的完全控制能力,绝对不是妖将级的人所能拥有。”工凡拿出一管针剂,低下身子,将里面的液体,全部注入到了那昏迷的妖将体内。这是紫发少年,在来之前,给他们的东西。按照说明书上的说法,这药剂在理论上而言,只有进入身体达到一定程度,就连真一大成境,也会被迷倒。而一管这样的的液体,足以让他脚下的这位妖将,昏迷上十天时间。足以让那个人布置的接应人手,将之运回皓月行省了。古夏苦涩一笑:“有这样的强者为他效力,难怪那个人,对我们是那样的态度。我现在总算有些理解了,族长大人,为何对他如此谦让。有那样的手下,确实没必要非我们不可。那个叫流羽的人,就是他地依仗吗?小夏。你若以为他是笑依大人最后的底牌,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工凡微笑着站起:“跟随那位大人这么多年,我多少有些了解他的性情。他是那种,喜欢把最强的底牌,永远藏在别人视野之外的人。这次既然是让我们,和流羽一起行动,让我们有苗一族,知道他地存在,那么也就是表示。那位大人现在的手里。已经有了更强的一张牌作为后盾。而且实力,一定在这位流羽大人之上!是吗?“古夏皱着眉,一阵沉吟不语。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超越了他以前的认知。他从来没想到。那位紫发少年,除了明面上的实力,以及手底下的暗藏的一些机械傀儡。和几个妖族之外。竟然还有着这样的强者。以前看那个人一副高高在上地面孔,像吩咐仆人似的,在差遣他们,觉得分外的不爽。但如今想来,却是理所当然。若是手中暗藏的力量,几乎能够和一个顶级大派相抗衡。那种神情,无论是谁。都有这个资格。而且。自知道流羽绝对是在2s级之上地强者起,他心里就隐隐有种不安感。固然。那个人的力量越强大,就越能够带给他们有苗一族,绝对的安全没错。但是,相对而言,他们这些人,对那位大人来说,不等于是可有可无么!他们这些年,帮那位大人办地事情,那位大人手底下地人手,同样也可以轻易的达成任务。并非是一定,需要他们不可。原本以为是利益交换,有苗一族为他办事,换来整个族群迁徙到北方的机会。却没料到,到头来,却只是那个人,单方面的施惠而已,难怪那位在吩咐人物时,自始至终,都是那样毫不客气的神色。也难怪族长和工凡,对他下达的任务,从来都不会拒绝。总是很努力的,想办法去办到。除非是他们有苗一族,展现出自己,必不可缺地价值,否则地话,这种关系,是世上最不可靠的。“是吗?已经是第六个了?速度还不错——那么请继续努力,我希望在十天之内,能够收集到八名以上地妖将。没问题吧?——其实距离远一点的话,就不需要太顾忌的,只要事后,能够不被查出身份就行。流羽的话,一般的2s级都没有问题。好了,那就这样!”当工凡的声音,在话筒里消失。姜笑依淡然一笑,在自己的手机上,按下了通话结束的按钮。工凡他们的速度,比他事先计划中的好要快。而且在言语中,似乎已经发现了流羽的真实实力的样子。不时用话试探着流羽的来历。那边的情形,一切就如他预料中的那样,在发展。有苗族内的异动,他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注意到了。在那个大族群内,同样有着温和派和少壮派之分。其中一部分对他固然心存感激,但是另一部分,却想当然的认为现在他们所拥有的一切,是通过为他办事而换来。只是利益交换而已,并不存在恩惠什么的。而且,还在酝酿着,伸手向他索要更多的利益。人心不足蛇吞象这个成语,并不只是适用于人类。这一次,他就是要让他们知道,他姜笑依,并非是一定需要他们不可!虽说这样做,有点对不起他们的老祖宗蚩尤,感觉有些负罪感。不过若不让那些人明白这一点。以后双方的相处,关系只会越来越僵硬。这是他所不愿见的,相信那位正在努力维持着双方关系的老族长,同样也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发生。真好奇,当知道原本以为是不可或缺的自己,其实对他而言,只是可有可无的人物时。那些人会怎么做,又是怎样的想法?笑了笑,姜笑依打开了身旁,韦梦琪为自己特制的计算机。不一会,在地下室中见过的,那个淡银色的傀儡图形,出现在了他身前的荧幕上。既然收集的妖将级的强者,已经增加到了六个,那么这个真人境傀儡的计划,就可以开始了。而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只是韦梦琪所设计的图纸而已。缺陷或者不足之处,需要组装之后,经过一系列的试验才能发现改进。至于战斗具体数据方面,那只有在实战时却却集了。他已迫不及待的,想见到这真人境傀儡的实体。之所以这么急,也是因为完全没有办法。那两个势力在几年前所留下的线索,他从来没有放弃追踪过。特别是阴阳辟邪塔那条线,已经由应舜臣主持,进展到了相当的程度。基本上,已经摸清了那两个组织的脉络。但是调查越深入,所得的情报,就越是让他们心惊、两个组织,光是已知的实力。就是他现在势力的十倍以上。当然,其实并不包括2s以上的高阶。不过既然基数这么大,那么在高层战力方面,他们的实力,也绝对弱不到哪去。而且,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两个组织的首脑,是几千年前,那两位惊才绝艳的人物。这么长时间的实力积累,绝对非同小可、所以,想要补足他们,在人手上的差距,就只有依靠这些真人境的傀儡不可!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