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零四章 密议

第四百零四章 密议(1 / 1)

“极乐峰那边,现在议得怎么样了?”手里拿着一颗黑色的棋子,清虚在他的静修室里,和清峰真人面对面的端坐。“因为师叔祖不在。”旁边坐着的芮晔,目光微不可查的,扫了在棋盘上执白的清峰一眼:“所以阿笑他们分堂提出的行动方案,被常务长老团,以十二票之差否决了。此事我在也没有用。”清峰朗然一笑:“而且站在我的立场,也不会同意他的方案。现在和幽云谷翻脸,也太乱来了。而且,他的本意,就不在与此吧?小晔,谁问你这个了?”清虚摇了透头,有些无奈的,从棋钵中拿出一把棋子,投在了棋盘上。此局他的大龙被屠,局面已无可挽回。清峰学棋的时间,比他还要慢两年,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师弟在围棋上的天赋,的确远在他之上。当然,这也是因为是他的事务较多,远比不上清峰那么悠闲的缘故。“我是想问,在知道阿笑的真正目标,是月墟门之后,那些人有什么反应?还能怎样?”天华真人的唇角,浮起一丝满是嘲讽的笑意:“先是叫嚣着要把阿笑免职。不过在知道叶月镇已经被皓月分堂,以四十七人的代价拿下,并且几乎全歼当地月墟门驻守弟子之后,就是另一副嘴脸了。对于皓月分堂的嘉奖令,已经在我来这里之前发了出去。他们希望阿笑,能够在十五天后,把月墟门彻底击溃。”清虚也是一声哂笑:“确实是天真的可以,阿笑他若没有其他的目的,无端端的怎会去冒险攻击月墟门?这个门派里面。真正看清楚阿笑真实意图的,除了我们之外,恐怕就只有轩辕望和列山鹰那几个老家伙了。对了,还有闻人樱。这孩子。真不愧是我天阙门三十年内最顶尖地人才。不过看来,我这里现在,是留不住他了呢!现在不明白,等到半个月之后,他们就会明白过来的。”天华真人笑道:“至于闻人师弟,倒真的是让我很意外。竟然那么早,就已经知道阿笑,在打月墟门的主意。”清虚真人推开了棋盘。一声叹慨:“只要知道阿笑那孩子这些天地具体动作,想要推测出他的目的,并非是什么难事。我们是占着同属一个阵营的优势,像幽云谷那位妖王殿下,聪敏智慧绝不在任何人之下,这次却也被阿笑给瞒了过去。总之,小晔你是收了个好徒弟。通观他制定的整个残月计划。其实大多时候。都是在冒险。不过这一次,他可全是为了你。徒孙明白!”天华真人神色慎重的点了点头:“以阿笑而今的地位,我这个做师尊的,到底是不是掌教,都已无关紧要。而且即使月墟门和惊骇行省被他攻下,在他而言,也拿不到多少好处。你明白这点就好!我最怕地,就是你们师徒相忌。我知道阿笑的能力,让小晔你非常忌惮。不过你既想问鼎一教之主。那么就应有相当的器量。我希望你日后,不要和他的关系,弄得太僵。你们师徒合力,可护得天阙门数百年安稳,但若是一旦翻脸。只怕天阙门马上就有顷刻覆门之祸。”清峰欣慰的微微颌首。然后双目定定的看着芮晔:“那么这件事情的善后,你有什么打算?善后?”天华真人猛然抬起了眼皮。目中有些愕然。“师兄他是在问你,关于静海,还有河东那半个行省,被拿下之后地人事,小晔你有何建议?”清峰在一旁,笑着替清虚解释。“人事建议?”芮晔开始时还有些不解,但随即就睁大了眼睛,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神情和喜意。清虚这么说,无疑是在给他培植,只属于自己地嫡系势力的机会。“怎么,不知道怎么善后?既然如此,那么我就直接去征询常务长老团的意见了。”清虚真人故作怫然的挑了挑白眉。“不!”几个呼吸间,芮晔就已经恢复了镇定。“小晔以为,以静海行省,还有我们天阙现在的形势,想要让那里在战后安定下来,非明冬师叔坐镇不可。所以徒儿想请师祖均令,将明冬师叔从十万大山调回。”清虚和清峰相视一笑,都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静海分堂,必须从南边抽掉人手组建。明冬身为他们的老上司,担任静海分堂的首座,也是无可厚非。可是如此一来,那么空出来的翠云山首座,又怎么办?宗门里地2s级高手,可没几个愿意去那个鬼地方坐镇。还有河东行省,虽只有半省地盘,但无论经济人口,都不逊色于除皓月之外的外八堂。而且,还是在对抗苍茫道的最前线、一旦拿下,势必又是一个最顶级的分堂。那里的首座次座,你认为给谁才合适?”芮晔稍一沉吟,就有了决断:“翠云山那里确实难办,不过我听说月墟门地弥成,已经被阿笑收像,他虽然晋升真一才只有十几年地时间,但是毕竟是位2s级,身份正好合适。河东分堂方面,我师妹方南功勋卓著,堪当大任!至于两个分堂的次座,我以为师祖门下地闻人师弟,还有负责除魔庚组的明静真人,都非常合适。如果小晔日后知道,自己建议的两个分堂和翠云山的首座人选,和姜笑依在一天前和小翼方南他们说的话,还有对弥成的承诺一模一样。真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当芮晔离开,静室中两位老者的脸上,就如约好了一般,都齐齐的失去了笑意。“他永远不会有机会,知道这件事的。”清虚从自己的袖中,取出一份文件和几个黑色的晶石。当真气从这东西身上涌过,晶石和纸张,都齐齐的化为齑粉。看着飞灰在静室中飘散,清虚真人的神情,有些怔然。“若是他真的有气数成为一派之尊,那么对天阙门而言,实在是是祸非福气。阿笑的才能,绝不是他的器量所能够压制。我可以预料,最后的结果,只有翻脸一途。那对天阙门而言,简直是灭顶之灾。“你就真的不肯给小晔他一个机会?”清峰微一皱眉。“不是我不给他机会,而是别人不肯给!”清虚神色无奈地略摇了摇头:“何况小晔真正的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实在执著于复仇了。其实他才干人望都很不错,之所以会有这么多人反对,就是因为很多人看穿了他的心思。难道真的就让他,把我们门派辛苦积攒数百年的实力,全部葬送掉不成?总之,他躲不过这一劫的。即使能逃过,天阙门想要在下一次杀劫中生存下来,也非得像我那徒儿和阿笑那般的睿智之人执掌大局不可。你和我,都不行的!我明白!关于他的事,我以后不过问就是。”请峰神情悲苦地一声叹息:“只是总觉得,有些对不起他的师傅。芮晔能力不错,为天阙门做事也是尽心尽力。就这么放任不管,真的有些可惜——有何可惜?”清虚的目中,却满是毫无感情的寒意:“为了天阙门的延续,我那徒儿就连自己的性命也牺牲掉,又何况是他的一条性命?这次的杀劫,绝不同于寻常。所以能够执掌天阙门的,必须是能力最强的人才行!而现在门中,也只有姜笑依一个!也难怪师兄你会这么想。那孩子,确实出色到让人目瞪口呆。”清峰苦笑着微一拂须:“两年半的时间,就把整个皓月行省,经营成铁桶一般。分堂的弟子,更是发展到七千以上。单只实力而言,已相当于三个分堂的总和。难得的,招募了那么多的散修,到现在都没有出任何的纰漏。无论能力手段,表现都可圈可点,排除他的血脉能力者的身份。确实是天阙门下任掌教的最佳人选。不过我有一件事情,始终都很奇怪。哦?”清虚有些讶然的抬了抬眉:“这倒奇怪了,师弟且说说看,到底是何事让你不解?那日自从你在那孩子面前,点明了知道他私放玉龙寒玄之后。我以为以他的性格,绝对会拼命扩张实力,以备日后师兄你清算旧账之日才是。”清峰捻着胡须,陷入了沉思:“而他这几年的表现,也正如我的所料。可是这次对东海财团和月墟门出手,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