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四百零二章 二人

第四百零二章 二人(1 / 1)

听出紫发少年语中强烈的信心,身旁的三人,都纷纷愕然的向姜笑依站的方向望了一眼。那个弥成,好歹都是一个真人出窍期的强者,实战经验,也可称得上丰富。而素冰城的战术能力再强,从她展现出的修为来看,也只有金丹顶阶而已,即使加上她的空气控制和金属控制,也要比弥成本人稍弱一筹。看那两具术尸在房间了横冲直撞的势头,大概只要两分钟时间,就可以使得幻术失效。他们不知道,这紫发少年,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信心。素冰城手中所持的,是一把双剑。她的身形刚刚接近,神识从方才的爆炸震荡中反应过来弥成,就卷起了一阵暴风。两柄极品仙剑,迅速编织成一层层,密密麻麻的剑网,将那年轻男子裹在其中。那闪烁着青蓝色光泽的剑尖,如暴雨般刺向了弥成。“不错嘛!知道法术方面,是自己的弱项。所以以快速的帖身近战,来限制对方施展道法。”这次就连罗翼,也露出欣赏的色泽:“我承认这孩子,战斗天赋确实上佳。不过笑依师侄,你说她能够战胜弥成,我却是绝不相信。他们之间的察觉,是绝不可能以战术来弥补的。”仿佛是在印证罗翼的话一般,随着时间的流逝,弥能渐渐的,从先前被突然打击后的懵懂中恢复过来。迅速开始了反击,素冰城的剑确实很快。他来不及从空间戒指中拿出兵器,也无法在这样地情况下,完成道法。一双手拍。爪,弹,光是抵挡那些刺过来的剑锋,就已经很吃力了。更不用说是结印了。不过弥成看起来是处于下风,但是真人境的神通之一,就是不用道法,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操纵周边地各种属性和元力能量。很快素冰城就尝到了苦头。在两人战斗的附近,周边的元力,不时会在弥成的操控下,形成如火球,风刃或电流之类的,具有强烈攻击性的能量冲击。尽管威力上,一般只有b级左右。而身周总是有十根爆裂飞针环绕的她。也不是没有办法应付。但是接连的打击,却让素冰城方寸渐失,手中双剑地剑速,也慢慢的迟缓起来。“大局已定!看来,是是不用等到一分钟后,那家伙的能力,比我们预料中的还要强些呢!阿笑,你还不出手么?”方南笑着回望向紫发少年。“那可未必,我倒觉得南姐你这句话。说的太早了。不!或者说,这个词的意思,应该换一个对象。冰城她已经差不多要赢定了。”姜笑依依旧是那副淡淡然的笑容,目中地信心,丝毫也没有因为眼前地战局。而有所动摇的样子。“你说素冰城会赢?”罗翼皱眉看着前方的激斗。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下一刻,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身形剧震之余,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激赏。而此时方南,神色间也若有所悟,以不可置信的语气轻声底喃着:“原来如此!那孩子,从战斗开始到现在,竟然连一次空气控制能力,都没有使用么?若是她今日果能战胜弥成,那么这一战,绝对是不弱于你七年前,以筑基期实力斩杀金丹高手的经典之战。阿笑,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战斗天赋方面,能和你不相上下的人——姜笑依笑了笑,对于方南地赞赏,并不怎么在意。关于他在七年前的那场战斗的录像,被天阙门的高层奉为经典,私下在各大家族中传播的事情,他早就已经知情。至于素冰城地战斗天赋不在他之下地事实,更是早在当日黑狱墟内,两人间无需言语,心有灵犀的配合开始,他就已然了解到了。而且,素冰城所拥有地,可不止是空气掌控能力而已。她也同样,是用过仿盘古之血的人之一,而且所用的,还是经过韦梦琪这两年改进之后,百分之六十接近正品盘古之血的药剂。从中所得到的能力,迟早有一日,她会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旁边的弥能,却没有姜笑依那么淡然。他还是首次知道,那个有着冰蓝色长发的绝色少女身上,有着空气掌控能力的事情。刚才的恭维,虽然是发自真心,但其实心中和其他二人一样,并不怎么相信,素冰城能够完成差距这么大的越阶挑战。但如果方南所说都是真的话,那么也就是说,这场战斗的过程,从开始到现在,都一直是在那绝色少女的掌控之下。而弥成从头到尾,都是被人牵着鼻子走。若是没有别的什么变故的话,说是素冰城胜局已定,亦不为过。不过这一切,都没有得知姜笑依,在七年前以筑基期实力斩杀金丹高手来得震撼。和姜笑依被人广为传播的那些事迹不同,这件事始终都只有天阙门,那个高层小范围内知情,所以弥能也是第一次得知。他尽管早就知道,这位奇迹之龙,是修真界数千年来仅见的天才人物,一个十七岁就达到金丹顶峰的天才。但是也没有想到,这个少年的战斗天赋,也是如此的强悍。七年前,也就是说姜笑依只有十三岁,而筑基期,也就以为着当时的他连先天都没有突破。和金丹级的差距,无异是天和地。在那个年纪,将金丹高手斩杀,那又是怎样的天赋?就在四人心思各异的时候,前面那小楼屋顶上的战斗,也到了分出胜负的时刻。素冰城剑速的减慢,让弥成终于有了结印地时间。尽管时间上,只能够让他施展一个b级到a级的道法,但是却足以左右这场战斗的胜负!死亡冲击!大量地灰黑色。充满死气的能量,从弥成的指尖发出,然后以扇状,向前扩散冲击着。而与此同时,三道预先以自然控制力,事先准备好风刃,也直击素冰城的身后,封锁了她所有的退路。竟是一个凌厉异常,几乎无解的杀局!死亡能量介于土系和黑暗能量之间,天生具有强大的阴性腐败能力,被这样的能量直接攻击到,或者不会导致死亡,但是以素冰城地修为,也必将要为对抗这些能量的腐蚀。而耗尽全力。而后面的三道风刃。也同样如此,被击中时只会重创。然而在一方本身就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被重创,也就等于这场战斗已经结束了。若是常人的想法,此时定然会选择从上方,或者用土遁逃离。然而素冰城却是眼神一厉,身形不退分进,手中的剑不断的向前方,迎着弥成地指尖高速突刺。带起一波波地罡风劲浪。竟是硬生生的,在扇形的死亡能量冲击波内,打通了一条出路。以高度密集的风压,将迎面而来的死亡能量排斥到了一旁——这让弥成小小惊讶了一吧,绝色少女出人意料的举动。让他事先准备好的后手。都没能用上。不过旋即,弥成的脸上。又浮现出胜利在握的笑容。素冰城虽然突破了他精心所布地杀局,不过却是以巨大的代价换来的——那两柄极品仙兵,是接触死亡能量最多的,此时它们早已经腐朽不堪。不但比之先前足足短了二尺,只余下一把匕首的样子,也失去先前地光泽和绝佳地质地。这意味着力量的法阵已经损坏,比之凡兵,也有所不如。而素冰城地双手,也因为在刚才的冲击中,接触到死亡能量,原本冰肌玉骨一般的肌肤,大片大片的呈现出令人心惊的死灰色,这是坏死的征兆。不过最重要的,是现在的素冰城,距离他只有不到两尺的距离。对方不但已经没有了,可以用之于他真人级强度的身体对抗的武器,而且还是触手可及!两尺,以真人级的速度,绝对是他人反应不过来的眨眼之间!狞笑着挥出右拳,然而就在这时,弥成看见了自战斗开始的,第三个意外——已经处于绝境的素冰城,竟然对他露出一丝微笑。眼神中即不是绝望,也不是解脱,而是胜利在握的得意。而与此同时,弥成感觉身周的空气,在身前少女的控制下,忽而粘稠起来,然后再凝固。尽管时间只维持了零点一秒,零点一秒之后,凝结的空气,就在他的真气全力冲击下被打破。然而同样,一秒种的时间,已经足以发生很多事情了。素冰城现在已经到了他身后,而在经过他的身旁之时,两道冰冷的东西,从他腰部和胸腹中划过。他清楚的知道那是什么,素冰城原先的那两柄仙兵早已不堪用。从身体内经过的,是在蓝发少女凝结而成的两把空气刃!身躯自胸腹之上的上半截,缓缓脱离身体,向前倾倒。弥成的眼前,也越来越黑。空气掌控能力吗?原来如此,从一开始就在隐瞒着。输在这样的小鬼手里,还真是让人不甘心啦!不过,一切都不重要了——“冰城!”看着素冰城以空气刃,将弥成的身体分割。姜笑依第一时间,就以瞬间移动能力,来到了绝色少女的身旁。眼神里带着责备,轻轻的,却不容对方躲避的抓住了素冰城的右手,然后小心翼翼,以小刀刮去上面的腐肉。刚才在突破死亡能量冲击的时候,素冰城的双手,就已经受到重创了。而刚才勉强使用空气刃时,更让伤势加深一层,失去了真气的抵抗,那些死气所腐败坏死的区域,更加扩大,已然是伤及到筋骨。至少半个月内,素冰城是休想于人动手了。将一双素手上的伤势处理好,姜笑依又试图以回春术将之痊愈,然而以他的回春术修为,却是怎么样也无法办到。只得无奈地放弃,然后以气恼的眼神瞪着素冰城:“我发现你也太乱来了。知道打不过,向周围求助不就好了吗?何必这么逞强?”素冰城却低声一笑,身躯无力的靠向了紫发少年,把螓首埋入对方的怀里:“知道吗?阿笑,刚才我感觉真的好幸福。不过你误会了喔,其实我开始也想求助的。不过看到你站在旁边,突然就想试一试。因为我知道,无论我遇到什么危险,你都会把我救下的。”姜笑依顿时一阵哑然,想不到让素冰城如此冒险的原因,竟然不是发自少女心中的战意和自尊,而是因为自己。早知道如此的话,那时候不用顾忌,直接出手好了——温存中的两人,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三百米开外的远处,两双眼睛,正在向这边注目着。“凌香,这样的真的好么?”李道通一声叹息,回望着身旁的堂姐。“这有什么?如果是我受伤的话,阿笑也一定会这么对我。”虽然是这么倔强的说着,李凌香的嘴唇却有些发白:“总之,我先过去了。阿笑那个白痴,明明木系能力那么强,回春术到现在都是糟糕的不行。冰城现在的伤势,不赶快以回春术将死气全部驱逐的话,日后会很难痊愈的——”看着李凌香远去的身形,李道通再次轻轻的叹了口气。姜笑依刚才看素冰城时的眼神,和面对自己堂姐的时候,其实是不同的。或者,凌香她其实心里明白,却不敢去承认吧——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