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三百九十九 破城

第三百九十九 破城(1 / 1)

“那是什么?”地面上,郑泽仰头看着天空。然后眼睛里,慢慢的浮现出一丝惊色。在那上面的云层之下,两三个黑色的小点,正迅速下坠着。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黑点的数目,也愈来愈多。以他凝液期进化后的目力,极目望去。隐隐约约的,那竟然全是穿着天阙门制服,佩戴着日月徽章,手执兵器的人形,几乎下意识的,郑泽想要发声大喊,双手也在第一时间,迅速结着法印。然而这一切,都不得不在一道冰冷的器物,强力的穿入他的喉咙之后。停止了下来。以不敢置信的眼神,看了看从喉结处冒出来的,那一截闪烁着寒芒的锋刃。郑泽回过头,却只见刚才那位,和他一起巡逻的同门师弟,正神色冰冷的,从插在他脖颈处的匕首上,收回自己的右手。唇角蠕动着,似乎在说些什么,但是此时他已经无法听见。“对不起了!郑师兄,靠着天阙门这颗参天巨树,总比呆在月墟门这个漏雨的屋子里要好些。我知道,你有用生命守护月墟门的决心。但是师弟我,也有不得不叛门的理由呢——”冷漠的从戒指中拿出一柄长剑,李进又干脆的,将郑泽的尸身斩成了三段。虽然那把天阙门给的匕首,听说含有剧烈的毒素。但是修真者的生命,绝对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强悍。即使是致命伤。只要一个b级以上的回春术,就可恢复如常。所以,他不能不预作防范。也只有这样做,才能让他放心。彻底的断绝郑泽的生机,李进的身形并没有停留,而是迅速的向前方不远处驰去。在那里,有一个阵法枢纽。可以说是守护这个小镇地。双梦幻级防御阵地最脆弱的地方。这个防御阵虽然强大,但是听说只要摧毁了那里,整个法阵就会崩溃。而像这样的枢纽,在这个叶月镇内,一共有四个之多!至于像自己这样的叛门者,也绝不止他一个。他心里非常清楚,天阙门不会,也绝不可能。把所有的期冀,全都寄托在他一人身上。至少就李进所知,自己的朋友里,就至少有三到五个同门师兄弟,有明显的首鼠两端的迹象。行为也如他自己一般,异常地鬼祟——这是他自己长期观察所得,若非如此。他也不会这么干脆的。就下这样的决心。不过明知如此,他却没有消极怠懈的意思。自从在身后向郑泽,挥出那把匕首时。他已经无法回头了,除非是这个法阵崩溃,除非是天阙门顺利的攻入叶月镇。否则的话,独自呆在这里面,他根本就没有生存的可能。不!或者这个时间还要更早些。应该说,早在两年以前,他遇到那个女人。而为之迷迷糊糊地,挥霍公款地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不可能回头!除非是月墟门灭!否则,就是他李进的死!郑泽说的没错,那个奇迹之龙。真是有把人彻底逼疯的能力!真气从脚后跟喷出。周围的风流也自紫发少年的控制下,不断助推着他的身形加速。不过月墟门的反应。比预料中的还要快。就在姜笑依刚刚下降到,距离地面六百米地高度时。叶月镇的上空处的,就升起了一到金黄色的透明屏障。从上空处往下面看去,依稀可以看到在那屏障之后,那两个分处小镇南北两侧的句芒定阵柱,周围闪烁聚集着危险地电芒。这个叶月镇地守护阵,本就不是单纯的防御阵法。能够称得上是梦幻级法阵地原因,也在于它本身,在防御的同时,也具有一定的。向外攻击的能力。否则的话,那个设计者,也不会让姜笑依这个法阵宗师,也感到佩服。认为对方,是能和自己并驾齐驱的存在。了然一笑,紫发少年也不在意。依旧是自顾自的加速下坠。就在身形,和那黄色光罩接触的那一刹那,包括他自己以及身前方圆十丈内的空间,骤然被凝固了起来。能量屏障本身,以及在法阵中流动聚集的元力,也停止了运作。而这因为空间冻结,而引发的小小紊乱,却迅速引起整个防御阵的暂时崩溃。只是不到三息的时间,拦在姜笑依下方的金色护罩,就已经碎裂崩解。随着空间凝固能力的解除,紫发少年的身形,再次迅速的下坠。而在第一层护罩的下面六十丈处的地方,第二道金黄色的屏障,也恰时亮起。这时候姜笑依心神忽有所感,向下方处某个向他投过来的视线,回望了过去。只见下方处,在叶月镇地图的注释中,似乎是这个据点总部大楼的建筑物旁边。一个四十许的白发中年,正漂浮在半空中,头仰望着他。脸上满是具有嘲讽意味的冷笑。那家伙,好像是这个据点的负责人的样子。这个笑容,是在讥讽我不自量力吗?呵呵!还真是有趣!身形和第二道防御罩接触,再一次,姜笑依身周的空间开始冻结。于是毫无悬念的,这个金黄色的能量壁,开始崩解。不过,和下面那些人,预想中的情形不同。在这上方处的第一层防御阵,不但并没有在这个时间修复。而且连带着那两个句芒定阵柱,也失去了应有的效用。所聚集的元力,迅速消散,而那刚刚凝聚成形的电浆,亦因失控而爆炸了开来。而那白发中年的神情,只是短短的瞬间,就从略带着继续不屑的自信,完成了到惊慌失措的转变。防御阵的崩溃,任谁都知道这对月墟门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此时哪怕是月墟门总部来远,都已经无法挽回。而且最关键的是。天阙门选择空降地方式。实在是大出他们地意料之外。原先人手的配置,是为了应对正面进攻,已经绝不可能在这个关头,强行调整过来。比起正面推进,空降的速度,无疑要快得多。而且,可以从天上这些,从云层中降落的天阙门弟子。都是五人一组的,以飞行符配合,有目地的的降落的行动方式看出来。对方是打定了主意,要趁乱把他们月墟地人分割开来,进行混战。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连结阵抵抗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即便是想要两败俱伤。都办不到!“姜——笑——依!”脚步刚刚踏在足在一个七层高楼的顶层。那个先前仰望着他白发人,就出现在了紫发少年的面前。那声音里,充满了咬牙切齿的意味。一边艰难的把声音从喉咙挤出来,一边似乎还在磨着牙。姜笑依眉毛一挑,看着对面的白发中年,露出友善地笑意:“可是弥能真人?正是某家!“弥能脸色如纸,神情间有些惊疑不定。并非是不想动手,而是因为刚刚靠近,他就感觉到身周地空间元力。已经被身前的紫发少年彻底的锁死。他就连一丝一毫,都控制不了。而且眼前这少年,明明是在笑着,但对方眼神里的韵味,却让他莫名的感到一阵心悸。感觉好像自己只要稍有动作。就会被杀死似的预感。“大约六个月前的时候。我就遣人跟你接触过。不过那时候,却被您直接拒绝了。听说那时候。你还当着我使者的面,骂我说是痴心妄想是么?”紫发少年笑了笑,信步走到了大楼的边沿,背对着弥能。竟是一丝一毫,都不把身后这位真一高手放在眼里。“本来我是想放弃地,不过考虑到阁下。毕竟是一百八十五岁就拥有真一心动修为的天才,到底人才难得。那么现在,我再给你一次考虑的机会。相信你也知道吧,公冶家那些个余孽,在我们天阙门的日子里过得不错。出身虽不是道法学院,但我们待之还是以公心。公冶成都和公冶彻,甚至还在我皓月分堂中,担任要职。而且,天阙门马上要再次扩张,不过人手方面,却不是很充足。这个时候,是很需要像阁下这样的人才地——”弥能地脸上,不断流淌着冷汗。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心里是越来越惊讶。刚才他已用尽全力,都无法从这紫发少年手里,夺得一丝周边空间元力地控制力。不是说,眼前这穿着一身黑甲的紫发少年,不过只是一个金丹顶阶的高手么?可是为何他会感觉对方这种,对空间元气的控制力,竟然还在真一大成境之上的样子?他是只有真一心动初期的修为没错,而且到达个境界,还不到十年的时间。但是没道理,连一个空间掌控能力,最多不过第六阶顶峰的人,也应付不了吧?而且,还是这样的毫无反抗之力。在这个少年的面前,感觉自己,就像是站在一个巨人面前的小孩那般,充满了无力感。如果是远距离的,以道法攻击可能会好些,可是自己刚才偏偏又太过自信,好死不死跑到这少年的身边。无法控制空间元力,无法使用瞬移神通,就连逃跑也是万难。“当然,条件方面,是不可能如六个月之前,我所开出的那么丰厚了。不过阁下,毕竟是有真一修为的绝顶高手,我们天阙门也不可能薄待。这样吧,你们月墟门覆灭之后,我那位明冬师叔祖,会过来执掌静海行省大权。不过如此一来,南边的翠云山首座为止,就要空出来,而接任的人选,现在很难确定。你去代他人家,戎守翠云山五十年。等杀劫过后,无论是进入长老会,还是但任一堂首座。都是顺理成章。这个条件,你觉得如何?”姜笑依一边说话,一边背着手看向南方。紧随在他之后,降低地面的,是他的妹妹姜笑云。厚厚的冰层,和急剧降低的气温,就在这女孩踏足地面的那一刹那,就开始向叶月镇的四周蔓延着。少女并没有对附近的敌人,进行攻击。但是周边几十里内,大量的冰属性元力,都在姜笑云的操控下,不断的向叶月镇方向汇拢过来。很快就将整个小镇,染成了雪白世界。而其余不断降落在地面的天阙门弟子,除了确实没有水属性天赋的人之外,也多数都在使用冰系的道法和符术。因为姜笑云所控制的冰属性元力的关系,都有一定程度的威力加成。就连展开五行乾元阵之时,也是有意识的,多用冰系法术攻击。就如他事前的策略一般,将处于混乱和不知所措状态的月墟门弟子,分割包围。然后在那些大行长的指挥下,不断的集中优势力量,小口小口的将之吃掉。整个战斗过程,就如教科书一般漂亮,完美的让人无法非议。“那么,这里我月墟门其他的弟子怎么办?”弥能说话的时候,感觉有些吃力。下这个决心,对他来说,确实非常的痛苦。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人生生剜掉一块似的,难受之极。不过现在,确实没有其他选择了,面对这个男人,月墟门根本就没有胜算。“我可以容许你保存二百人以下的亲信——”对弥能的回答,紫发少年仿佛丝毫都不觉得意外般,淡淡的没有任何表情:“不过其他人,我就只能说很抱歉!虽然天阙门很需要人手没错,但是一个坚强善战的团体,是用血来洗练的——”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