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三百九十八 开始

第三百九十八 开始(1 / 1)

“好厚的云!”凌晨一点,月墟门的修士郑泽,此时正站在他所在这栋建筑物的顶楼边缘处,看着远处的天空感叹着。虽然是半夜,这种程度的黑暗,对修真者视力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是吗?”旁边陪同巡逻的另一名月墟门的弟子李进,闻言也转头,望南边了过去。只见在天边处,那里一团黑压压的云层,正在风的作用下,向这边涌动着。“确实呢!唔起来,今天晚上是要下雨了。走吧,不是还有一段法阵的运转情况没有检查么?这没什么好看的!”郑泽却皱起了眉头:“可是!你不觉得很古怪么?我可以感觉得到,那些云层里,有些元力反应。不是很正常吗?”李进再次看了南边一眼,然后失笑摇头:“你是从总部新来的,所以不知道。这是每年正常的气候变化罢了。我听说越国那边沿海,现在正在刮着台风。有潮湿暖流北上,是早在意料中的事情。不过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而已。安啦!凡是雷雨云,都会是这个样子。用神识噶觉,就像是有人,在那里面施展道法一样。但其实里面是在酝酿雷电,只是错觉而已。而且我们据点,不是还有元力监控仪吗?如果真的有问题,会提前报警的。原来是这样啊!”郑泽稍稍放心,也觉得自己有些多疑了,于是自嘲的一笑:“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总觉得有些不安,右眼皮也跳个不停。总感觉南边天阙门的人,好像随时都会打上门来似的。我以前在入门鉴定资质的时候,确定有低微的预言天赋。所以对心里的预感,一向都非常重视。这次确实是有些神经有些过敏了,让李师兄见笑了。是太紧张了吧?”李进理解的笑了笑:“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今天光是在边境处,和南边的天阙门就有了三起冲突。我们死了四个,天阙门也死了一人。也怪不得大家,会这么紧张。有时候,真怀念公冶家通知皓月行省地时期,虽然对他们的地盘很眼馋。不过平时都是风平浪静的,用不着这么紧张兮兮。谁说不是呢?”郑泽低声一叹。神色异常的无奈:“自从南边的那位,把公冶家击垮之后,这边的日子就越来越难过。现在就连本部驻守地弟子,也派了将近四成过来。为了重建这个据点的防御体系,也花了门派连续两年八成的预算。上面也在后悔,当时为何不帮公冶家一把。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那个五方雏龙之一的奇迹之龙,真是拥有把人逼疯的能力。李进神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其实照我看,这次地冲突应该只是偶然而已。天阙门现在正和苍茫道狗咬狗,不可能在这时候,再数一强敌。更何况,我先前听师叔他们说起,天阙门今天。不止是和我们有冲突而已。皓月行省的东海妖盟。就有二十几个分支机构,被天阙门的人扫荡。他们的皓月分堂,在总部附近整整集结了二十二大行,似乎是要对幽云谷全面动手的样子。没道理,又转过头来对付我们。就是因为他们的皓月分堂,整整集结了二十二个大行,才令人觉得可惧啊。没听说么?那可全都是凝液期的修真者。加上我们对面,总数将在四千以上。凝液期弟子地数目,合我们整个门派之力。也未必能够与之相比。话说是如此没错,不过没听说他们北上地消息。放心吧,天阙门聚集这么强大的实力,高层不会没有警觉的。再说了,即使他们全员北上了又怎么样?”李进自信的一声轻笑:“这里。可是有着双梦幻级的防御法阵。整整两千七百名通脉期以上的修真者。哪里能是四千名凝液期,能奈何得了的。即使那个奇迹之龙亲自。也未必能啃得下。只要能够支撑两个半小时,总部那边就可以进行支援。所谓万无一失,就是说的这种情况。希望如此!”点了点头,郑泽的目中,却仍有些挥之不去地忧色。“——呵呵!整整两千七百名通脉期以上的修真者,在这里驻守么?看来他们对之前公冶家崩溃的教训,吸取的很足呢!这么多的人,恐怕月墟门总部地护山弟子,也抽调了部分过来了吧?”就在下面那两名月墟门弟子所怀疑过地云层之内,姜笑依和沈英雄这几个这次行动的主事人,也在金阳地背上议论着。和先前从出发地起飞时不同的是,这里多出了一个神色惫懒的青年男子。而在他盘膝而坐的一双膝盖上,正平摊着一张地图。此时若是有月墟门的弟子在,必然会惊讶的发型,这张图上所绘制的建筑和地形,和他们用以对抗,南方天阙门威胁的叶月镇据点,几乎是一模一样,分毫无差。“没什么好奇怪的。”沈英雄一脸轻松的笑意。“公冶家以前,就是被阿笑各个击破,月墟门自然不会重蹈覆辙。这次他们放弃了皓月和静海行省边境处的,其余三个经营几百年的据点。而把所有的人手,都集中在一处,看来是打定了主意,即使失地,也要存人。不给我们可趁之击了。”闻人樱点了点头:“现在的情况,确实有些难以下手。如果是像苍茫道这样的门派的话,只要潜入他们的境内,杀杀人放放火,足以逼得他们分兵。不过这种事情,我们在掌握静月行省的舆论力量之前,还是少做为好。不止如此,这个据点的阵法设计师,也非常的出色。为了防止阵法,因为我的空间能力而崩溃。他以两根句芒定阵柱,总共设计了双层的梦幻级防御阵。而且,最让人头疼的是。这个法阵还自带自我维护纠正功能。”姜笑依看着远处,淡淡道:“所以,即使第一层法阵崩溃,还有第二层在运转,而当我再解决第二层之时,第一层已经可以恢复。总之。确实是出自阵道宗师手笔的杰作。如果是按部就班的正面进攻地话,我现在手里的实力,很难在两个小时内,把这个据点拿下。即使我拥有空间能力,再没有让第一层防御阵失效之前,也无计可施展。可是他们没有想到。早在一年半之前,这个据点刚刚开始阵法改造的时候。阿笑他就想着要对他们动手了。而那位阵道宗师,也早已被我们买通。”沈英雄坏坏的笑着:“所以这一次的行动,看似非常的困难,但其实可以说所是一点难度都没有。唯一可虑地,就是在我们接近之前,被他们发现。这么早吗?”闻人樱不敢置信的看着紫发少年和沈英雄:“我以为你们是最近。因为天华真人的事情。才想要对月墟门动手的。正式策定计划,确实是长老会第一次阻止我那位师傅大人,接手北方战局的半年前。不过以阿笑的性格,又怎么可能不在事先,未雨绸缪一番?反正迟早,月墟门都会成为我们地敌人。”沈英雄解释道。“也就是说,月墟门覆亡的种子,其实早在一年半之前的时候,就已经种下了?”闻人樱呢喃着。猛然打了一个寒战,以见鬼了似的神情,看着姜笑依。“阿笑,幸亏我们现在是同门!我想我一辈子,都不想成为你的敌人。““老实说。半年前我听说的时候。也吓了一跳。”沈英雄苦笑着说道:“不过话说会来。闻人学长,我也很奇怪。你不好好的呆在天阙门总部。干嘛跑到这来?而且时间,还这么地凑巧?我地除魔甲组,所负责的,本来就是东部几个行省的事务。所以对你们东部的一些消息,向来比较灵通。当知道阿笑下达了召集令的时候,我就预感到你们必然有什么大动作。所以赶紧赶慢的跑过来。”闻人樱有些得意地道:“不过这次真是好运气。你们给明冬师叔和方南姐预定了首座的位置,不过分堂的次座,现在还没有人选吧?这次跟你们混点功劳,说不得也要捞个次座的职位当一当。”姜笑依闻言不由稍一抿嘴。他知道闻人樱,在他面前说出这么一番话,到底是打地什么主意。最近一段时间,争夺总部内三堂权利的明争暗斗,已经彻底的白热化了。除了包括轩辕家在内的,老牌四大家族之外。如今的姜李二氏,联合已经稍复元气地姬家,现在也插上一脚。为了争夺权利,可以说是已经不择手段。这样地情况下,明明拥有着相当的实力,但却努力保持中立地位地闻人家族,自然是备受各派势力的打击。不过也难怪,闻人氏本就是新兴不到五十年的家族,根基不稳,若是贸然参与这种争斗,只怕还没等分出胜负,整个家族就要崩溃。这个时候,从总部那个泥潭里跳出来,无疑是一个上佳的选择。更何况,一个新的家族想要崛起,必然要挤压其他家族的生存空间。可是如今,四大家族都是全盛时期,而剩余的空间,也被姜李二家所占据。在总部,闻人家已经没有更进一步的可能。而把家族的根基,迁移到新的行省。虽然很可能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但未来的前途,却是海阔天空。闻人樱很可能早就有这种想法,所以才会在知道他下达召集令之后,像闻到鱼腥味的猫一般,巴巴的跑过来。不过,在邻省拥有这么一个,对他们家族抱有好感,实力却又不强不弱的世家存在。对于姜家来说,也确实不是件坏事。姜李二家,现在也确实需要在门中,交结一些有势力的,比较可靠的盟友帮衬,以稳固自己的根基。所以没道理,去拒绝。“阿笑,已经到了!”前面响起李道通的声音。在金阳的肩膀处,他正眼神发光的,望着下方。三下转目,向下方看去。确实,他们现在,正是在叶月镇的上空处。这个原本相当繁华的小镇,早在两年之前,就已经被月墟门征用,成为他们新的据点。而因为普通人都已经迁离。剩下的,就只是月墟门的一些修真者的关系。所以从上方看起来,整个镇子比较空旷。“罗师叔那边,已经消息了吗?”站起身来,姜笑依拿出了一把连鞘刀。仍是月冥刀的式样,却在刀刃从鞘中拔出的那一刹那,引发着令人恐惧的元力反应。“看到云层到达这里上空的时候,罗师叔就已经在地面用暗号,联系过我们了。”站在前面的幽若兰点了点:“他说一切准备就绪,只要我们这边开始动手,他们就会行动。那么,我们还等什么?就一切按计划,行动吧!”嘴角淡然的一笑。第一个,姜笑依从妖兽的背部跃下。如俯冲的雄鹰一般,往地面上的叶月镇坠落、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