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三百九十七 雨云

第三百九十七 雨云(1 / 1)

“——也就是说,天阙门那边聚集的人手,到现在还没有散去?”凌晨一点,天国大厦二十二楼宽敞的会议室内,气氛异常的凝重。“二十二个大行的凝液期,那个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是真想要和我们幽云谷全面开战不成?这是报复!我早说过的,两年前那件事情,我们不该任由手下的人去帮衬的!我早看出来了,那个小子是个睚眦必报的角色。吃了那么大的亏,他又怎么可能不报复?早知如此,昨天晚上动手的时候,我们就不应该选择退让的!和天阙门交涉了这么久,一点效果都没有!不错!从昨天傍晚开始,我们东海财团的实力,已经被整整削弱了两成。将近七分之二的分公司和下属机构,都已经处于瘫痪状态。如果他真的要对我们动手,我们拿什么和他斗?听说皓月分堂的首座,还有那个叫做方南的女人,已经回到过通定城的总部。不过只是在那里呆了半个小时,就没有一点异议的全都返回了。当初的目的,不但没有达到,反而暴露我们好不容易,在安插在他们旁边的内线。真是愚蠢之极!不能这么说吧?他们的行动,在昨天晚八点钟的时候就已经停止了,到现在为止,已经将近四个小时没有动作。交涉还是有些成果的。那有什么用?暴风雨前的宁静而已。接下来,一定是大动作。而且天阙门那位皓月分堂地次座大人,不是到现在。都是对我们的总裁避而不见吗?住口!暂时性的隐忍退让,是殿下的意思!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待结果而已。你们有什么资格,对殿下他的决断指手画脚?不是我们对殿下不敬,可是他老人家毕竟离这里太远。不了解这里的实情,我认为有以义务,纠正殿下对这件事情地看法!现在说殿下的判断错误。还言之尚早。我们在天阙门山门总部那边的活动,不是马上就有结果了吗?一旦他们总部,以长老会的名义施压,皓月分堂的那位次座大人,未必还敢顶着压力。对我们动手。他聚集了那么多修真者,却直到如今都没有丝毫地动作,难道不是在犹豫吗?听着会议桌两旁的那些部下们,在议论时所发出的嘈杂声响,赫云琴有些神经衰弱的揉了揉眉心。其实她若真的发火,也并非是弹压不住。可这样一来,当初召集这次会议的目的。根本就无法达到。虽说是以那位妖王殿下地亲信身份。出掌东海财团,这个幽云谷实力最为雄厚地分支势力。但她现在的想法,却更偏向皓月行省的本土势力——认为单纯的退让,只会助长天阙门的气焰而已。只有强硬回击,才能让天阙门,还有楚东妖盟的皓月分部,收回伸向东海财团的爪子。现在这样的情势,该顾忌事态扩大的,不是他们幽云谷。而应该是天阙门才对!这样地想法,并非是赫云琴在怀疑万里之外,那位殿下的智慧。而是天阙门的皓月分堂,这次所聚集的实力,给她的压力实在太大。不计算姜笑依他们那些。2s和s级地高层战力。光是那整整两千二百名地凝液期修真者。就已经足以把东海财团所属机构,全部都生生的推平!在两年前地时候。皓月分堂还没有这样的实力的。那时候的他们,加上总部支援的人手,还有跟随公冶程度和公冶彻,投诚过来的原公冶家成员,满打满算,也不过三千多人而已。其中的凝液期修真,甚至不到成员的半数——而这还是因为,皓月分堂的部分人手,是从天阙门除魔组呢调用的缘故。可是在短短的两年半之后,整个皓月分堂,凝液期以下的天阙门弟子,已经整整达到四千之数。只有一小部分,是原有成员的正常提升。其余的大部分,却都来自于大楚国内的散修。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像天阙门这样的门派,如此大规模的吸纳闲散修真的。不顾忌原本的出身,也不计较对方是否心怀测,只要加入,就委以和其本身能力相称的重任,以及和天阙门弟子同等的福利。更令人惊讶的是,对于这样胡来的举动,天阙门的掌教竟然也认可。而且还联合门中另一位真一大成,力压长老会,强行通过许可的决议。原本以为这样做之后,即使皓月分堂的实力,会在短时间内膨胀起来,也会让整个分堂变成一团散沙。但出乎意外的是,那个紫发少年,却将他们全部都有机的整合在了一起。整个分堂,远超外人意料的团结。而且,明明是大规模的,无条件的招收,那个紫发的少年,却偏偏没给人任何的可趁之机、别人是怎样的情况,赫云琴不知道,她只知自己势力培养控制的一些人类修真着,无论事前把身世资料,做得有多好,都没有一个,能够成功的混进皓月分堂。而且无一例外,都是有去无回。形势,已经于两年前的时候。完全不同了。在这里,无论是他们的东海财团也好,还是楚东妖盟也罢。所有的妖族和皇室,都处于绝对的弱势地位。天阙门对皓月行省的控制,比之公冶家的全盛时期,恐怕还要强上许多。那个人的能力,不能不让人感到惊叹。若是真的想要一意于他们为敌,那么现在地皓月分堂。他们甚至连还手都做不到。财团的形势,已经危如累卵。而幽云谷方面,又因为妖王的决策,而一点支援都没有。到如今为止,财团损失的,不只是被天阙门所杀的那些人而已。在这四个小时内,已经有大批的妖族。畏惧于天阙门的威势,而纷纷主动地退出了东海财团旗下。可以说,天阙门皓月分堂的那二十二个百人大行,每集结多一秒,就会给东海财团带来亿元以上的损失——自为幽云谷效力开始,她还是头一次面对,这种无力可施的情形。召集这次会议的目地,就是为了能够让下面不满的意见,形成一个统一的合意,希望能引起那位殿下的重视。不过身为殿下的亲信,和政策的执行者。她偏偏又只能做一些不明显的暗示。而不能暴露出自己真实地目地。那样做的话,东海财团或者能够保住。但她赫云琴,也必将失去殿下的信任。“大人!”不知何时,赫云琴那位名叫如烟的女助理,悄悄的走到了她的身旁、“怎么样?天阙门长老会那边,现在有结果了么?”转头看了看身后的少女,又望了望仍在争论中的那些实权部下。赫云琴皱了皱眉头,挥手张开了一个小小的音屏结界。人类地道法,对天地元气的亲和力。对自身真气的掌控力缺一不可。所以妖族除了自身的天赋能力之外,根本就无法使用。但是对他们这种2s级妖将级别,已经将妖力控制自如的人,自然不在此例。“好消息!这次殿下亲自出面,和清虚真人交涉。所以比预料地还要快。十分钟前。天阙门地长老会,已经通过强制皓月分堂。停止针对我们幽云谷行动的决议了。我想现在,皓月分堂应该已经收到,长老会最新地命令书。那么皓月分堂,现在又是什么反应。那个人,还是不同意和我们会面吗?”赫云琴的神色,并没有因为这个消息,而有所轻松。天阙门的长老会,明确的对那紫发少年的行动表示反对,并不代表着这件事情的结束。在天阙门内,外八堂都有着相当的临机自主权。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事事都听从总部吩咐,那么设置的分堂,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若是那紫发少年擅自所为,那还好解决一些。可现在问题是,就脸皓月分堂名义上的首座,此时也在立场上,和那位次座大人站到了一起。两者合力的话,足以对抗来自长老会的压力。她现在都甚至有些后悔,牺牲内线,把这件事透露给罗翼了。罗翼和方南的临时南下,固然使得皓月分堂暂时停止了,打击他们东海财团的行动,不过却也使得事态,变得更加的复杂。“目前还没有。”如烟有蹙起了柳眉:“会面的请求,我已经代您向那边,再发出过一次,不过还是没有结果。和我们接触的,仍旧只有那个分堂外事总监齐雄飞而已。听他的意思是说,罗翼和姜笑依已经决定联名向上面抗议,长老会的此次的决议。并请求长老会,重新就这次的事件,进行表决。他们也将派遣专人,赶赴总部,解释他们的行动方案和目的,而据我所知,皓月分堂的特使,也如齐雄飞所眼,现在已经启程。不过,令人奇怪的人,皓月分堂虽然态度还是那么强硬。但他们在通定城北面聚集的人手,还是和先前一样,即没有解散,也没有任何的动作。这样啊——“赫云琴沉吟着,脸上露出一丝忧色那个紫发小子,绝不会这么乖乖就犯,这早在她的意料之中。可是这特使的一来一回,天阙门长老会重新形成的决议的时间,必将拖延两天时间不可。而现在的形势是,每拖上一个小时,东海财团的人心,就要离散一分。哪里还能能够,等到皓月分堂正式放弃,对他们东海财团敌意举动的那一刻来临?不过,说起来,皓月分堂的举动,还真的很奇怪。以那个人性格,若真的是对他们有敌意的话,绝不会对长老会的意见,太过顾忌。多半会是先给他们一个雷霆重击,让战争成为事实,再和上面解释。如今即不散,也不打,行为确实启人疑窦。从某个方面说,妖王殿下对这次事情的判断,并非是没有道理——那个紫发少年,到底想要干什么?真的如妖王所说,只是试探而已?视线移向了旁边,显示这皓月行省局势图的水镜,赫云琴的脸上,闪过一丝深深的疑色。忽然一个异常大胆的想法,突而就跳入了她的脑内。“如烟,他们的聚集地那边,现在有什么于最开始的时候,不一样的情况没有?不一样的情况——”如烟有些不明其意,但是见赫云琴异常严肃的神情,还是试着去回忆:“似乎是没有什么变化。即使有,我们也不清楚。那个山谷的附近,有他们的高位修真者控制,我们和皇室的人,根本无法靠近。而且为了避免引发冲突,也是尽量在远距离进行见识。硬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就是现在那里,正在下着暴雨。下雨?怎么会下雨的?”没来由的,赫云琴感觉一阵心悸。“总裁你不知道么?”如烟有些讶然的眨了眨大眼睛:“今天中午的时候,有七级台风在越国登录,大量潮湿暖流北上。现在皓月行省内,除了不夜城有公冶家的气候调节工具外,到处都在下雨。”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