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八戒看书 > 八荒诛魔录 > 第三百九十六 工具

第三百九十六 工具(1 / 1)

“英雄,你身上这是怎么回事,刚才和人动手了?你们去的那个地方,到底是谁能够把你逼成这样?”等沈英雄三人走近,正在跟素冰城说着话的姜笑依,却挑了挑眉,上下打量着沈英雄。尽管沈英雄掩饰得很好,但是以他如今神识的强大,却可轻易看出,牛角青年体内真气浮动,竟隐隐然受了些轻伤。“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伤而已,算不了什么。只需调息片刻就可恢复,不会影响到接下来的战斗。”沈英雄不在乎的笑了笑:“不过那个伤我的人倒确实可虑,金丹级的修为,却有不亚于我两年前的真气量。而且他的速度,更是达到六倍音速以上。猝不及防之下。除了你我和笑云之外,其他人恐怕都不是对手。甚至若是不用我在两年半之前,所使用过的那种能力,根本就无法将之击败。”他的话音一落,金阳狼背上的几人,不由都悚然动容。李道通和幽若兰这两个目击者,是惊讶于沈英雄的伤势。刚才若不是对方自己提起,他们几乎都没有看出来。对刚才那袭击之人的评价,顿时更升一层。而素冰城,却是直接惊讶于沈英雄所说那人的实力,在他们这群人里,沈英雄的战力,毫无疑问可以例入前三,就连他都无法敢言必胜的对手,可想而知,是何等的强大。“六倍音速么?”姜笑依也皱起了眉头:“那个人,身上可有什么特征?怎么说了?”沈英雄手托着下巴会议道:“交手的时间太短,而且他速度,也确实非常的快。所以没没看清具体,最令人映像深刻的。就是他的年龄了。虽然对方用幻术遮掩了相貌,但就他地眼睛和身形看来,应该只有十四岁左右。当然,也不排除对方,在这个年龄就使用了驻颜术。此外,在战斗的时候,他的周身会发出一种红色的,和太阳金炎类似的的火焰。能够将温度加到两万度以上的高温。拥有这等恐怖的火系能力,在血脉家族中,应该不常见才对。是这样啊!”姜笑依听了倒是轻松了一口气,其实先前听沈英雄说起地时候,他就已经差不多猜出是谁了,然而当时却不敢确定。若是放任这等级别的高手,留在自己分堂的地盘内,确实是极度危险。不过在轻松之后,他心内却又四一阵狐疑。如果是那人地话。确实拥有六倍音速以上的速度。而程及自东皇太一的护体金炎,特征也一如沈英雄刚才所说。可是他搞不清楚,对方为何会无缘无故的,就袭击沈英雄。说起来,其实他面前的这个,唇角已经有了些胡茬的牛角青年,其实还救过那家伙的性命。而且在此前,双方虽然都没有,在互相都清醒地状态下接触过。但是那个人。也应该从自己给地资料上,得知沈英雄他们的身份相貌才是。算了,不知道具体的情形,多想也是无益。这件事情,待今天的事情办完后。大可当面询问。略摇了摇头。姜笑依放弃了追根究底的打算:“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如果是那人的话。对你们应该没有危险。其实这个人,英雄你也见过的。这次对你出手,或者只是因为小孩子的脾气——”沈英雄的心中一跳,果然,是那个人吗?和自己同样,身为神级高手封印体地小孩——没想到,当年的那个昏迷的小家伙,实力几乎已经到了那种地步了。而现在,似乎也是阿笑暗中棋子的一员的样子——“对了!英雄,你们交手地时候,现场有没有目击者?之后又是怎么处置地?”姜笑依说着,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神情转为凝重。“当时确实是在闹市,不过靠得近的,都被我们交手所溢出地劲气震伤。直接目击者,绝不可能有人活下来。这方面,我已经确实。至于周围,事前倒是有几个东海财团。和皇族的高手在监视我和道通,但早在我们动手之前,就已经被那人所杀。”沈英雄仿似知道紫发少年在担心着什么,一脸敬请放心的笑意。“没有人看见就好。总之,那个人不是我们敌人,有机会我会介绍给你们认识。但是现在,大家就当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姜笑依的眼睛。带着警示意味的扫了李道通和幽云兰一眼,见两人都郑重的点了点头后,这才满意的收回目光,仰首望向了天空:“既然你们已经来了,那么就开始吧。冰城,准备幻术吧!恰好,云来了呢!”众人闻言一齐顺着紫发少年的视线看去,只见南方的天边处。大片大片的云层,随风涌动着,向北面飘过来,素冰城默默的点了点头,从姜笑依的身旁站起。她的空气掌控,除了空气中正常的,看不见的成分之外,也包括了掌握水蒸汽,这种可以折射和阻碍光线,但实际上已经属于小型颗粒化水液的气体。论及心灵类之外的幻术,几人中除了姬傲穹,就是她了。随着素冰城的法决,大量的雾气,开始在金阳的周边产生。而围着这只s级巨型金狼的,其他妖兽的背上,也有人做法响应。一阵整齐划一的元力反应过后,只是一瞬间,整个谷地,就被浓雾浓罩、当这个视觉系的幻术刚刚完成,一百六十只妖兽都齐齐展翅高飞,在雾气的遮掩下,纷纷离地而起。不多时,就已经和天空中,那些飘过来的云层融为一体。而在谷地里,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全部离去。当所有的妖兽都一一飞走。停留在地面上的十几名善后人员,纷纷以最快的速度,用晶石布下了一个小小地法阵。此时若是以魂识去仔细查探,会发觉这里的元力反应,跟先前数千名修真者在此地聚集之时,几乎是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哐当!”豪华套房的门被粗暴的推开,当应舜臣怒气冲冲的。闯入其中的时候。却发现让他几乎被怒火烧昏脑袋的始作俑者,那位红发地少年,此时正穿着白色的浴袍。坐在客厅的落地窗旁。一边神情落寞地望着窗户外面,一边悠闲地喝着手中的葡萄酒。一眼望去,应舜臣顿时为之气结,大步走过去,一屁股在少年的对面坐下,然后应舜臣一把将桌上的酒瓶抢到了手里。“舜臣哥哥,你生气了?为什么?”红发少年转过头。仿似才发现应舜臣的到来的样子。“还问我为什么?”应舜臣猛地敲了一下少年的头。然后晃了晃手中地酒瓯:“你现在才十四岁多一点而已,这个东西,是你能够喝地吗?话虽如此,可是舜臣哥哥你应该知道,像你我这样的修为,无论是什么,都醉不倒我的。而且这种酒,本身的度数就很底吧?”少年用小拇指垫着,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高脚杯:“舜臣哥哥。你生气的原因,应该不是这个。是云愁做错了什么吗?做错了什么?你还有脸问我?”应舜臣的面容有些扭曲:“今天晚上八点到九点半钟的时候,你不在这个房间里吧?”秋云愁点了点头,连上地神情并不是很意外:“那时间觉得呆在这里太闷,所以出去透透气了。我有按和你的约定。没有被人看到。也没有被摄像机和监控法阵拍摄到的——那么你是不是去了这个城市的红灯区?”应舜臣继续追问。“没错!我是去了那里。”红发少年仍是一脸恬淡的样子。“那么你别告诉我,今天那里发生地事情。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从戒指中,拿出一叠相片,抛在了茶桌上。应舜臣看着秋云愁地眼神,凶恶的仿佛是想将对面这少年一口吞下。“我先前不是跟你说过了么,不要在这里惹是生非!而且还是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大地事情,你叫我怎么遮掩?那又怎样?”秋云愁淡淡的扫了桌面一眼,那上面的照片中,除了残片的房屋,和燃烧的车辆之外,就全是尸体的特写了。“我先前不是说过,有按你的吩咐做了吗?我始终没有被人看到,也没有被摄像机和监控法阵拍摄到的。周围的几个修真者和妖族都被我杀了,而且当时我也没有刻意去控制真气,周围的目击者,绝没有可能活下来、而且,这件事情,不用你出手,天阙门自然会想办法封锁消息的。问题不在这里吧?”应舜臣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云愁!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的身份,到底有多敏感。主人他又是冒着多大的风险,放你出来在外面走动?若是被那两个势力,知道你在这里出现的消息。你以为,他们会怎么做?那时候,不单单你自己保不住性命,就连我们和主人他,也都会被你连累打到。更别说为你父母复仇——不用说了,我知道的!”秋云愁神色黯然的转头看着外面,接着自嘲的一笑:“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想要发泄一下!放心吧舜臣哥哥,只有这一次,容我任性一回。以后再没有下次了!是吗?”应舜臣也是一阵沉默:“那么现在告诉吧,你发泄的对象,为什么是沈英雄,而不是其他人。你应该知道,沈英雄和主人他的关系才对。如果他今天有什么闪失,主人他绝不会放过我们的。无论如何,这次等主人回来,我们都需要给他一个过得去的理由。我明白的,可正因为这样,我才看他不顺眼!”秋云愁的脸,首次因为激动,而胀起了兴奋的红晕:“他和我,同样都是妖魔封印体吧?可为什么哥哥却可以毫无保留的信任他,让他以朋友兄弟的身份,呆在哥哥身边?而我的灵魂里面,却要被哥哥刻下灵魂烙印?我刚才已经试过了,如果一开始就全力出手的话,一百击内,我就可以把烧成灰!什么2级,根本就只是吹的!他根本就不配,当笑依哥哥的左右手!听我说,云愁!”看着红发少年有些竭斯底里的样子,应舜臣顿时皱起了眉头。任由秋云愁的情绪,再这样暴走下去的话,对他可不是一个好消息。“我记得你以前也说了吧?主人他在救你的时候,你是处于昏迷的状态。当时不了解你的人品行为,他不可能拿他的身价性命去冒险!至于沈英雄,早在了解主人的秘密之前,他们就已经有很深的交情了,互相之间的性情,都非常的了解。而且,他虽然和你同样都是妖魔封印体,但却有个能见得光的身份。你们之间,毕竟还是有些不同!我看得出来,主人他对你的感情,确实是真心的!他是真正,把你当成弟弟来照顾!弟弟么?是吧?”秋云愁苦涩一笑,神色间异常的落寞:“所以我也说了,只是一时忍不住,想要发泄发泄而已。并没有真的,想要把他怎么样。放心吧,舜臣哥哥,这件事情的责任,本就不关你的事,所以我会独自承担的。而且,我会好好听你的话的,当一个有用的工具——”nk"

热门推荐
希灵帝国 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大周皇族 前妻,再爱我一次 微爱 蜀山旁门之祖 我的老公是鬼物 医冠楚楚